首页书城历史三国之农民崛起

第47章 曹操的悸动

这次的雪灾可不是个例,几乎覆盖整个长江附近及长江以北地区,当然也包括了其他诸侯的地盘,例如曹操的兖州,袁绍的冀州,刘虞和公孙瓒的幽州等诸侯都或多或少受些影响。

…………

兖州东郡濮阳城太守府……

太守府前厅之中,左手边坐的是荀彧荀攸戏志才李密等一众文臣,右边坐的是曹仁曹彬夏侯惇夏侯渊侯君集等一众武将。曹操则是满脸愁容居中而坐,今年的雪灾太过突然,事先可是一点准备都没有。刚刚又听了荀彧对各地灾情的汇报,让他原本难看的脸变得更是难看。

听完汇报一声长叹之后,曹操终于开口说道:“至董卓入京以来,这几年,天下诸侯混战不断,使得多少百姓流离失所无家可归,好不容易去年消停了几个月,安顿了下来,现在又是天降大雪。你们听到刚才文若(荀彧字)的汇报,到现在已经有五百三十五人冻死,一万多户受灾无家可归。你们都说说吧,这些灾民该怎么办?如果还向前几天那么救济灾民,兖州府库又拿不出那么多的粮食。真是愁死某家了。诸位可有什么法子,帮灾民和某家度过难关?”

荀彧首先站起身来说道:“禀明公、诸位大人、将军,昨夜学生与志才(戏志才字)公达(荀攸字)玄邃(李密字)他们商量了,原本我兖州一地缺粮五万石,现在还得再追加五万石,一共缺粮十万石。”

听到如此多的粮食缺口,即使是曹操也是心里不爽,更别说曹仁曹彬曹洪等一众将领了。正当曹操感到孤立无援的时候,曹彬起身说道:“大兄,不如修书一封,让父亲变卖家产田地,以度难关。”

曹操说道:“不可不可,那些家产大部分都是父亲留给你的啊!怎能因为某家就把家产田地卖掉,再说,就是现在去卖,这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啊……”其实曹操心里早就想让自己的父亲曹嵩变卖家产支持他创业,只是碍于曹彬的关系迟迟不能下定决心,直到这次灾情爆发,给了他一个说服曹彬的契机,又在昨夜让戏志才与曹彬通了一下气,然后就有了大堂上演了‘双曹卖田捐粮’的好戏码。

在座的都是人物,如何看不出即使现在一刻不停的开始着手卖家产,没有个半年也不可能把家产田地变成钱粮,可以说是远水解不了近渴。看着自己的主公都把自己的家产都捐出来了,作为下属,他们自己在没有一点表示肯定是说不过去的。

就这样荀攸荀彧叔侄俩,李典、乐进、许褚等豪门出生的官员,一共捐了一千七百石粮食和铜钱二千三百贯,戏志才、满宠、程昱、于禁、侯君集、典韦等寒门出生的官员,一共捐了五百七十八石粮食和铜钱七百三十五十贯,而李密、翟让、王伯当、单雄信等这几个当过山贼的家底比较厚点,捐了五百石粮食和铜钱五千贯,曹氏兄弟和夏侯氏兄弟一共捐了三千石粮食和铜钱八千贯。等众人捐的差不多的时候,曹操当场宣布满宠为赈灾总督粮官,有先斩后奏之权,夏侯渊领兵三千为赈灾总监察官,在赈灾期间只听满宠一人调遣。

开完会后,曹彬拿着曹操的亲笔书信连自己的家都没回就走了,毕竟变卖家产可不只是说说就完事的,必须要有实际行动,毕竟钓鱼也得先有鱼饵呀。

有了曹操变卖家产和兖州大小官员的带头,兖州的大小氏族豪门地主当然也得积极响应捐钱捐粮的赈灾活动,总之曹操的兖州政府利用这次灾情一共搞到了粮食十二万五千三百石,铜钱五万三千三百贯,牛十五头,羊七百三十只,猪一百二十二头,鸡鸭等家禽更是不计其数。

用过晚饭后,曹操把戏志才荀彧二人叫到家里来,曹操首先打开话匣子说道:“文若(荀彧字)不愧是有‘王佐之才’,一条计策让州府白的了十万钱粮。”

荀彧接着说道:“明公谬赞了,若无明公心胸,志才之谋,如此雕虫小技岂能成事。”

戏志才听到荀彧的赞美,连忙打趣道:“文若(荀彧字)现在越来越不厚道了啊!居然打趣起我来了,这次捐献如果不是主公和你荀家率先带头,怎么会有如此效果。干嘛非要把我扯近……”

俗话说: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当曹操听戏志才说道荀家及荀家对兖州各世家豪门的影响力时,他心里在想:不错,如果这次没有荀彧叔侄带头捐献钱粮救助灾民,最后的钱粮可能会少七成左右。世家豪门确实可怕,门生遍布天下的世家尤为可怕。

看到戏志才与荀彧正在斗嘴,曹操知道在辩论上,荀彧这个谦谦君子还是稍差戏志才一筹,连忙接着说道:“志才你就不要打趣文若(荀彧字)了,文若脸薄,斗嘴哪是你的对手。再说了,具体细节还是你完善的。”

荀彧看到曹操帮自己说话,等曹操说完也连忙反击道:“好你个戏志才,就能欺负我这等老实人。看看,明公也看不下去了吧。”说完众人大笑了起来。

曹操三人相互打趣了片刻之后,曹操又正色的说道:“现在兖州之地,已被我等尽数掌控,不知文若有何教我?”

荀彧也收敛了刚才的笑脸说道:“禀明公,以现在的情况与局势,明公只能是‘奉天子以令不臣’,等待时机,一统北方,还政于陛下。”

曹操听完最后的还政于陛下,眉头一皱心里很是不爽,只是没有表现出来。连忙问道:“哦?何解?”

荀彧答道:“论基础,明公现在只有兖州一地,兖州人口不过三百六十万,然袁绍的冀州一地人口可是高达九百八十万,荆州刘表人口高达七百七十万。论大义,荆州刘表、益州刘焉、幽州刘虞都是皇亲,即使是袁绍袁术兄弟凭借袁家四世三公的名头也比明公强上许多。论实力,冀州袁绍有步军三十万、骑兵三万;南阳袁术有步军三十万、水军四万、骑兵一万;右北平公孙瓒有步军十五万、骑兵五万、更能调动幽州附近乌桓匈奴骑兵三五万不等;然明公现在有步兵十五万、骑兵一万。所以明公只能牢牢抓住天下大义,才能弥补现在的不足之处……”

荀彧把曹操自身的长处短处说了个大概,又把‘奉天子以令不臣’的优缺点细细的介绍了一通,再加上戏志才的从旁解答,曹操算是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在解答完毕之后,曹操又留他们二人吃了一顿宵夜,最后曹操又问候戏志才的病情,这才让自己的车夫架着自己的马车送他们回家。

戏志才、荀彧走后,从内堂出来一位十五六岁的少年来到曹操的面前,先行礼然后问候道:“父亲。”

曹操看到少年来到自己面前,原本板子的脸上露出来些许的笑容,接着少年的话答道:“原来是昂儿,俩位先生与为父的对话,想必你全听清楚了,说说你自己的看法。”不错,这位少年不是别人,正是曹操的长子,文武双全的曹昂。

曹昂知道这是他父亲对他的考验,先是认真的思索了片刻,然后答道:“是父亲,孩儿认为,文若先生所说的‘奉天子以令不臣’看上去是为了父亲和咱们曹家的基业,其实是为了大汉朝廷和刘姓皇权。但是志才先生并没有提出反对,看来这条路对现在父亲来说是最适合最稳妥的。”

听完曹昂见解,一脸欣慰的曹操说道:“不错,小小年纪就能看到这么深远,我儿也是麒麟子。”

听到曹操对自己评价,曹昂很是高兴,只是在评价中用了一个‘也’字,让他心里有点不舒服,于是疑惑的问道:“父亲为何要用一个‘也’字,难不成还有……”

曹操答道:“吾儿不服天下人的气度,好,好,好,我曹孟德的孩儿就得有如此气魄。只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懂否?”

曹昂郑重的答道:“多谢父亲教诲,孩儿谨记。”

曹操知道现在的曹昂肯定是没有听进自己的告诫,毕竟还是个孩子嘛,曹操也懒继续得理会。然后曹操就荀彧的‘奉天子以令不臣’的战略方针与曹昂进行了详细的讲解与讨论,在讨论中曹昂聪明机智更让曹操喜欢。等曹操父子俩讨论的差不多时,已经是丑时刚过快到寅时了,最后父子二人同塌而眠。

…………

坐在马车中的荀彧、戏志才二人,也对‘奉天子以令不臣’的战略方针进行了深刻的探讨。戏志才说道:“文若,说句大不敬的话,秦失鹿,则天下共逐之。难道这天下十三州只有刘家人可坐呼?”

荀彧怒道:“大胆,大汉天下如此,皆是朝廷之中奸人当道,并非陛下之过,明公要想以最快的速度荡平宇内,必须要有皇权及世家大族的鼎力相助。志才之智,天下无双,如何看不清这其中的利害。”

戏志才对荀彧责问,只是微微一笑,然后说道:“曾经有人说道:天下之害,首先是为害世间贪得无厌的世家大族;其次是为超脱于律法之上的皇权天授;再次才是贪腐成性的贪官污吏,最后才是不服教化的异族叛逆。你觉得如何?”

荀彧听到戏志才把世家大族定为天下大乱的首害,当然又是怒不可揭的对戏志才说道:“放肆,是谁说的,简直就是一派胡言,要是没有天下世家,光武帝有何能耐重整大汉江山。要是没有这天下世家…………”

戏志才看到气急败坏荀彧,连忙打断他的话,说道:“停、停、停,又不是我说的,当然我也不与你争论,三日后,主公让我出使一趟扬州,那样我就可以当面向那个人讨教一二。等我从扬州讨教回来,在于你辩个高低,让你心服口服。”

荀彧自己心里明白:单单他们以诗书传家的颍川荀氏还有良田数万亩,庄园数座,仆从千人,更不用说别的世家大族的家底。正当荀彧在冥想之时,马车停了下来,戏志才下车了,当马车再度开启之时,车里只有荀彧一个人的时候,荀彧也在扪心自问,难道世家大族真是天下之祸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