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都市我不是钟馗

第165章 龙潭

龙潭的所在恰如一个天然地瓮。

除了朱家寨所在的龙首山后山山势较缓以外,另外三面山势峻险直立,无路可通。这处湖泊大概除了朱家寨的苗民,千百年来外人从未涉足此处。

龙潭水面面积并不算太大,大约有两个足球场大小,形状并不规则,远远看上去潭水呈青黑色,深不可测。

潭边立着一块古碑,上面原本应该有图腾文字的,历经岁月风雨,如今已经不可辨识。

韩亢掬了一把潭水,惊道:

“这潭水凉的可以啊!”

众人纷纷试了试水温,那潭水明显要比气温低的多,在这个中午还有些燥热的季节里甚至有些刺骨冰冷的感觉,十分古怪。

“你真的要下水?”刘少云问钟魁。

另一边,几个苗人站在山头上向这里观望,并不过来。钟魁回头冲着秦若寒道:

“秦师妹,借你的凤龠剑一用。”

秦若寒闻言,将凤龠剑抛给钟魁。钟魁握剑在手,踏步向潭水走去。

距离对面山壁足有百米之遥,钟魁只是中间足尖稍触水面,看上去就像是在水面上滑行,身影极为潇洒和飘逸。

江湖中能越过如此宽度水面的高手并不少,但大多只能如水上漂一样,连续借力,才能办到。像钟魁这样能只需借力一次,并且能刻意保持慢速的则极为罕见。

人在水面上,他甚至还能分心,仔细观察水面之下的动静。

“厉害!”

韩亢和刘少云二人极为羡慕。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潭边围观的几人当中,秦若寒的轻功身法最高超,在她的眼里,钟魁看似平滑的动作,其实包含了太多的技巧,只是她的绝对实力要弱的多,借两三次力也能办到,但绝没有钟魁这样轻松写意。

钟魁借助对面山壁上一块突出的岩石,悬在山壁上观察水面。

毫无动静。

右手轻轻一挥,一道剑气从凤龠剑剑尖喷涌而出,强大的力量刺破水面,直入潭底。

寂静无声,这潭水极深。

剑气抵达了潭底,力量并由潭底扩散并回返,掀起一股巨浪,可见这一股力量的强大。

钟魁并未停止,连续挥舞着凤龠剑,一股又一股强大的力量将潭底彻底搅动起来,浊浪夹杂着无数条大小死鱼翻滚着。

此时钟魁停止挥剑,屏气凝神,认真地观察着又趋于平静的潭水。

蓦地,潭水更加剧烈地翻滚着,一个庞大的黑影大水面下浮现出来。

那是一头巨大的怪兽,形似巨蟒,头有双角,眼如灯笼,利牙如剑,身如铁桶,全身披着呈金黄色的皮肤。

与真正的蟒蛇不同,这怪兽有腹鳍和背鳍,甚至在它抬起上半身时,钟魁还看到它长有类似于鳄鱼的双足。

这便是朱家寨苗人口中所宣称的龙了,也是传说中的蛟龙。

这龙的脾气不太好,应该叫暴龙才是。

因为自己的地盘被侵犯了,蛟龙从水中一跃而出,竟有三丈有余,张开巨口,往钟魁停留处狠狠地咬去,巨口还未抵近,便有一股浓烈的腥臭扑面而来,钟魁几欲呕吐。

见蛟龙来势汹汹,钟魁不敢托大,急忙变幻身形,平移十余米。那蛟龙一击不中,却击的壁石粉碎,力量惊人。

蛟龙一次次跃起,双一次次地落空,钟魁仗着轻盈飘逸身法,即使在悬崖绝壁上,仍然轻松以对。

然而就在钟魁以为蛟龙只有这一简单粗暴的时候,蛟龙一面狠狠地用獠牙扑向钟魁,同时又突然出其不意地甩出龙尾。

钟魁刚刚躲避獠牙,他悬在半空中,看准了下一处落脚处,却不想龙尾甩了过来。

匆忙中,天师剑法第一式勇者之剑祭出,此剑式大有有去无回之势,狠准地击中迎面而来的龙尾。

剑非凡品,而凝聚强大真元之力的剑气更是切金断玉的利器,钟魁自信当世高手之中,没有人能够硬接这一剑而能全身而退。

然而那龙身的肤质如坚韧的铠甲,丝毫不见变化,强大的力量仍然余势示减,将钟魁狠狠地撞向绝壁。

山石崩裂,气血翻腾,饶是钟魁真元深厚,并且已经一剑卸去蛟龙大部分的力量,也差点吃了大亏。

容不得钟魁犹豫和感叹这蛟龙的强大,蛟龙一击着手,身子还未跌落潭中,竟也能在半空中腾挪巨大的身躯,妄图连击钟魁。

钟魁一时火起,猛提一口真元,将自己的乾坤步发挥至极致,在方寸之间不变地变幻身形。

手中的凤龠剑不断挥出,一个呼吸间,他挥出七剑,剑剑击中龙身,那龙身坚固的鳞甲仍然不见丝毫损伤,只留下一道道白点,这反而激起了蛟龙的血性,更加疯狂地攻击钟魁。

在蛟龙的眼中,钟魁这个生物虽然渺小,但又极为强大和灵活,让它全身力气毫无用处。

双方一番火拼之后,钟魁站在绝壁上,蛟龙则在潭中直着上半身,抬头看着他,现场竟然一时冷寂了下来。

正在这时,龙潭对面的秦若寒突然喊了起来:“钟师兄,对付它的眼睛!”

被秦若寒提醒,钟魁醒悟过来。

蛟龙如果有弱点的话,它的双眼应该是它唯一的弱点。

峭壁上长着一颗矮松,钟魁突然抓起一把松针,往蛟龙的双目掷去,那根根松针恰如一根根钢针,带着慑人的威力。

蛟龙晃着脑袋,靠着头部坚硬的角质和强大的力量,硬生生地将大部分松针拍飞。

然而钟魁的暗器手法可不是这么容易躲的,偏偏有几颗松针划过一道弧线,从它的脑袋后面绕了过来。

这蛟龙已经生精了,它下意识地闭上了眼晴。

几乎在这一刹那间,钟魁抓住战机动了,从高高的峭壁上一跃而下,祭出了一剑。

仁者无敌!

这一剑是钟魁修行以来最匠心独运的一剑,仿佛沟通了天地自然,令这秋水与长天为之色变。

即便是隔着龙潭百米之外的秦若寒等人,也能感受到这一剑的磅礴威力和巨大的压迫感。

蛟龙猛然睁开了双目,它仿佛也被这一剑的气势所压迫,眼睁睁地看着凤龠剑自上而下,向自己迫来。

钟魁甚至能看到这条蛟龙心生怯意。

然而风云突变,平静的潭面下突然伸出一只粗壮的触角将钟魁的右脚捆住,并借此将自己往水下拖拽。

惊骇之下,钟魁不得不将这凝聚最强力量的一剑,斩向那只触角。

一斩而下,绿色的汁液四溅。钟魁看到一只庞大的如巨型章鱼的生物正快速地潜入水中。

而恍中神来的蛟龙也乘机迅速地潜入水中,居然逃走了。

钟魁回到潭边,众人这才惊魂稍定,方才那一番人龙大战,虽然从开始到结束的时间只有七八分钟的样子,但其中凶险和惊天动地让他们暗自心惊。

尤其是方才钟魁祭出的那一剑,如果不是另一头生物的突然出现,钟魁绝对可以得手了。

众人明知道钟魁的实力比自己强大,仍觉得还是低估了钟魁的实力,看向钟魁的眼神多了一份敬畏和臣服之心。

区新的拐仗就是他的武器,使的一手好棍法,拐伏中又暗藏钢剑,他也是使剑的高手,年轻时这把暗剑曾救过自己很多次。他笑着对韩亢等人道:

“看来你们需要一把趁手的兵器,那两个畜生可不是赤手空拳能对付得了的。”

其他人当中,汪龙使的是一条平时充作腰带的钢鞭,袁自立则是一把不错的砍柴刀——他平时是真的用来砍柴。

至于韩亢和刘少云二人,兵器并不擅长。

“我看苗人的开山斧就不错,我得找一把。”韩亢道。

刘少云道:“我得找把苗剑。”

钟魁把凤龠剑递到秦若寒面前,秦若寒道:“钟师兄你先用着。”

钟魁摇摇头:“不必了,还得谢谢你提醒我那头蛟龙的弱点,不然我还得费不少力气。以凤龠剑之利,居然伤不了它的身体。下次如果遇上它,就不会便宜了它,还有只大章鱼。”

“它们躲到水里,不冒头也拿它们没办法。”秦若寒道。

钟魁回头的看了看刚才苗人观望的地方,此时苗人已经离开,大概是去报信去了:

“苗人好像并不觉得意外,或许他们说的没错,明天就是中秋节,中秋之夜这座龙潭就会消失,那便是我们直捣龙潭虎穴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