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都市我不是钟馗

第163章 良民

子夜时分,区新等人相继醒来。

众人一阵唏嘘,颇为后怕,他们都算是老江湖了,轻易地着了别人的阴招,甭说有多郁闷。

而赵倩的失踪或被掳走,也给众人心头上加了一份沉甸甸的压力,只能告诫自己多加小心。

冷月低沉,晨风习习。

东方已显出鱼肚白,钟魁盘膝坐在崖边的一颗古松之下,心无旁鹜,如果内视他的丹田,他的真元越来越浑厚,在丹田之海中的气旋越来越庞大。

真元按照固有的路线运转,洗精易髓,冲刷着经脉,令经脉更加的强壮和富有活力。强壮和富有活力的经脉反过来又会加速对天地灵气的吸收和转化。

钟魁内外达到一个很微妙的平衡,对灵气的吸收效率极高,他并不比别人勤奋,虽然在修行方面也从不懈怠,但天赋使然,让他能做到事半功倍。

修行就是不断强化对天地灵气的吸收和转化的过程。

一阵晨风刮过,松林摇摆着发出沙沙的声响,无数松针随风飘散。

一根松针悄然落下,落在钟魁的膝上。

钟魁手捻着松针,轻轻地一挥,那松针仿佛随风而动,摇摇晃晃地往一棵古松树飘去。

如果有人细心观察,一定会发现那棵松针居然整个儿没入古松的树干。

此时的钟魁,神识最为敏锐。

蓦地,身后传来一阵极有节奏的声音,这声音在嘈杂的白天或许会被忽略,但在这寂静的清晨,却极为清晰。

那是一种脚踏在石阶上的声音,声音的主人此时的脚步很是轻快。钟魁回头看到朱阿婆背着背篓在山林间行走着。

即便知道她已是年近八十岁的“老人”,钟魁也觉得眼前的面面极为赏心悦目。

朱阿婆的脚步轻盈,如山中的精灵,一边轻声哼唱着不知名的歌谣,一边在山林中采撷还带着露水的菌类,她的发梢还插着不知从哪摘来的紫色野花。

“朱阿婆,你今天看上去很高兴啊。”钟魁迎了过去。

“当然了,因为今天我们家的百灵鸟要回来了。”朱阿婆笑着道。

“哦。朱灵儿中秋要放假了吧?”钟魁想起朱寨主曾提到过的他的还在县城读高中的掌上明珠。

“是啊,小灵儿最爱喝松茸鸡汤了。”朱阿婆侧着身子,将背上的竹篓展现给钟魁看,里面放着不少还沾着泥土的新鲜松茸。

这是一种珍贵的菌类食物,通常生长在松树林与阔叶林杂生的沙质土壤中,越是古老的松树林里,根系发达就越有可能找到这种菌类。

钟魁以为只有在神州西南海拔较高的山区才有,没想到这里也有,或许品种不同。

“阿婆,我帮你一起挖吧?”钟魁想起了松茸的美味。

“那多谢阿弟了。你还没吃早饭吧,我这里有块糯米糍粑,给你。”朱阿婆从背篓中拿出一块糍粑,递到钟魁面前。

钟魁管她叫阿婆,她却称钟魁阿弟,也无所谓对错了。

钟魁犹豫了一下,或许是朱阿婆那依然纯真的眼神,让他把食物接了过来。

“吃吧,很好吃的。”朱阿婆盯着钟魁看,仿佛祖母在看自己的孙辈,这让钟魁觉得很是怪异。

捡一根松枝,拔开地面厚厚的松针,泥土表层露出一个圆圆的脑袋,挖开松软的泥土,一整颗松茸便冒了出来。

这活计很简单,但要有耐心寻找。钟魁在家乡也时常到山里采集各种山菌,也算是经验丰富。

如果遇到的只是一颗小松茸,朱阿婆不忘叫钟魁把泥土和松针、落叶填回去,说过几天这里仍会长出一颗大松茸出来。

每找到一颗松茸,钟魁都献宝似地递到朱阿婆面前,尤其他还走狗屎运地找了一大片长满个体饱满的松茸,朱阿婆开心地欢呼起来,只有这时候才让钟魁想起她还停留在十八岁。

秦若寒远远地看着二人在松林里忙碌着欢呼着,心里还想着昨夜钟魁对自己的“不敬”。但看到钟魁像是在哄小孩一样哄着朱阿婆开心,秦若寒心中的幽怨似乎也少了几分。

她是一位聪明的姑娘,明白不是所有人都应该迁就自己。再换位思考一下,自己遇到朱阿婆,至多只会礼貌地问一声好而已,然后各走各的道,不会如钟魁这样放下身段,她只会端着。

那一边,朱阿婆在钟魁的帮助下,采了满满一篓松茸,开心地邀请钟魁中午到她家作客。

钟魁一口答应,他很想“深入了解”一下朱寨主一家。

太阳出来的时候,盘瓠庙前一阵悠长的牛角号声传来,家家户户苗人都走出自家的房子,向庙前汇集。

男子们都穿着坎肩,半敞着胸膛,特意展现他们发达的肌肉。朱家寨的苗人都是气血旺盛之辈,无论男女老幼普遍要比山外的人身强力壮,钟魁亲眼见到还在襁褓中的婴儿,被他的母亲放在盛着古怪药汤的大瓮中洗浴。

类似的药浴方子,钟魁也有,而且效果极好,赵雪就是一个例子,只不过她还另外常年服用补血益气的丹药。钟魁猜测,这里的苗人也应该有类似的口服丹药。

虽然这些不能让这些苗人成为修士,但足以让他们个个身体强壮气力非凡。

巫师又跳起了傩舞,与上次不同,这次他的动作庄重而严肃,隐隐有股泰山压顶的气势。

又像是两军阵前,黑云压顶的盛大压迫感。随着他的跳动,这种感觉越来越是强盛。

他的每一个动作仿佛都有一股强大的感染力,扰动观者的情绪,加速心脏的跳动,莫名增加人们的勇气。

“听说山鬼又出现了,还把外来的客人掳走了一个。”

“小时候便听说过山鬼的可恶,原来都是真的。我太爷爷的两个妹妹,据说都被山鬼掳走了。”

“盘王早有谕旨,山鬼不灭,苗人不兴。”

“是啊,山鬼是我们苗人的生死仇敌,这次一定不能放过他们。”

苗人在窃窃私语,一股名叫仇恨的气息在这些精壮和不乏血气之勇的苗人当中酝酿。

巫师在庙前跳着傩舞,此刻他就是神灵在人间的代理人。

千百年的口口相传和耳濡目染,让所有苗人都相信,盘王的意志不可违背,否则灾难、疾病和厄运将降临人间。同时也让他们相信,盘王将赋予他们无穷的力量,去战胜任何敌人。

这或许是朱家寨这一支苗人能保持自己族群繁衍至今都不被兼并和同化的根本原因。

宗教仪式结束,朱寨主振臂一挥,苗人男子争相上前。

家有幼子的不要,刚刚婚配的不要,家中独子的不要,即便如此,朱寨主也召集了足有二百名精壮男子。

这些苗人男子大多是家中次子,而且都没有娶妻,看上去无牵无关。那些没有被选上,则如丧考妣,垂头丧气。

钟魁等人在旁围观,也看得心中震憾。也幸亏这支苗人族群规模有限,其中也只有少数一些人达到低阶修士的实力,否则就要让天下修行门派汗颜了。

朱寨主又给这二百名勇士,每人发了五颗朱红色的丹药,吩咐每天吃下一颗,中秋那天吃两颗。

正当钟魁等人暗自寻思这是什么灵丹妙药时,朱寨主一声令下,众勇士一哄而散,连围观的苗人也走的一个不剩,没有人逗留和喧哗。

钟魁等人目瞪口呆,苗人的纪律性又让他们叹为观止。

“让几位客人见笑了。”朱寨主迎了过来,仍是那副笑容可掬的模样。

“寨主,你拥有一支军队啊。”区新调侃道。

“区先生千万不要这么说,我们是良民。”朱寨主正色道,“我还代表苗人去燕京开过大会呢。”

说虽这么说,只是区新的话让朱寨主心中有些感叹,这要搁过去,这里就是一个独立王国,他就是正儿八经的苗王。

现在他在外人眼里只是一个寨主,就相当于山外一个大号的村长而已,时代不同了,即便力量再大十倍,他也不敢跟政府公开对抗。

正如他的三叔所说,时不我待,如果将来外部的力量全部进来,他们这群苗人将永远也得不到他们一直守护的珍宝。

更何况,这珍宝也只存在于千百年来的口口相传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