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都市我不是钟馗

第157章 搭伙(五)

特快列车咣当咣当地缓缓地驶出鹏城火车站,然后开始加速。

窗外的景物飞速地后退着,千篇一律的景致让人索然无味。

软卧车厢里,每个独立单元四个床铺,钟魁一行共七人,占了两个单元。汪龙、袁自立、韩亢和刘少云一个单元,剩下的三个钟魁、区新和赵倩在一个单元。

空出的铺位则放着行李,赵倩一个人的行李就占了一大半,她连帽子都带了好几顶,不知道她是来探险的,还是来拍写真的。

隔壁单元热闹的很,汪龙等人一上车就开始喝酒,天南海北地吹牛瞎扯。

这边单元则安静的很,一上了车,赵倩就和衣躺下,塞着耳塞听着音乐。

区新是她的下铺,此刻正靠着床头闭目养神。而钟魁则是背靠着被子,将一叠稿纸摊在膝上,奋笔疾书。

从刚上车的中午十一点,到傍晚太阳落山,又从太阳落山到夜半时分,其间赵倩在上铺行气用功、下床、吃饭、倒开水、上厕所和溜达很多次,他仍在与稿纸战斗。

赵倩目光不止一次瞄过来,很想知道钟魁在写什么,却没好意思问。

凌晨1点钟,乘务员过来换票,钟魁这才将厚厚的稿纸塞入背包,胡乱吃了几口,然后趁着列车抵站前还有二十分钟的时间,去厕所放放水。

见钟魁离开,赵倩从上铺下来,她迅速地打开钟魁的背包,将钟魁的稿纸迅速地浏览了一遍,表情很是精彩。

区新睁开了眼睛,瞥了她一眼。

“老爷子,你就不好奇他写的是什么?”赵倩将稿纸迅速地塞回去,回头问道。

“这样不好,此非君子所为。”区新摇头道。

“嗯,老爷子,我是可小女子啊。孔老夫子不是说过嘛,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赵倩嫣然一笑,“他原来是在写武侠小说,你说他是不是位作家?就是不知道他的笔名是什么,有机会一定要认真拜读下他的大作。”

“哦?”区新略微惊讶,“这也不是很奇怪,现代社会修行归修行,人人都有自己的职业。汪龙经营一家贸易公司,颇有资产,袁自立采药谋生,还且挣的还不少,韩大个子专门替人打抱不平,有时候做些黑吃黑的买卖,刘少云则开了几家健身馆,至于你,就更不用我说了,恐怕比他们几个都要有钱。财侣法地,如果连自己都养活不了,何谈修行?”

“老爷子,我只是很好奇他的来历而已,难道你就不好奇?他这个‘钟无名’的名字,一听就是假的。”

“仅仅是好奇?你是不放心他吧?”区新的话一针见血,“我们几个虽然都有自己的秘密,但也算是有根有据有来历的,只有他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

赵倩咯咯一笑:“一个来历不明的人,你们还这么信任他?”

“完全信任还谈不上,但也不至于认为他对我们自身有什么不良企图,知道他需要我们就足够了。在凤凰山时,我们曾经结伴而行,对他已经有了最起码的信任,真到了危险的时候,他这样的高手才是我们的依靠。”区新淡淡地说道,“与其说信任他,还不如说我对雷老虎有信心,他跟秦盟主的时候,我早就回老家吃老本了,没跟他打过交道,但这个人还是很靠谱的,他认可的人,人品上一般不会太坏。”

“我怀疑他出自那神秘的天师门,老爷子,你以前听说过天师门吗?”赵倩问。

“江湖中自称天师的倒有不少,大多属坑蒙拐骗之类的货色。至于天师门,我闻所未闻,不过或许是这个门派太过隐秘的缘故,大约是钟天师一脉。正如我以前也不知道你们几个一样。”区新道。

“呵呵,我算什么角色,值得你老人家放在心上?”赵倩道。

区新则道:“不,时移事易,如今是修行的好年代,这位钟小友不也是横空出世吗?除了他,如紫阳观的赵兴扬都是年轻一代杰出的修士,秦盟主的孙女秦若寒更不必说了,先天真凤的身脉,真令人羡慕啊,这都是大时代到来的端倪。我那一帮儿子、孙子和曾孙子们,要是有一个像样的,我何必跟你们年轻人走上这一遭?

这次咱们去探险,说不定也会有大机缘呢,凤凰山就是个明证。你们可以指望个人境界上有所裨益,而我只是为我们区家的后代赚点本钱而已。所以,劝君莫等闲,白了少年头!”

赵倩听了这话,连忙正色道:“那就承区老爷子的吉言了,希望能有所收获。”

两人正说话间,钟魁从厕所回来,隔壁汪龙等人也准备好了,全都站在过道上,等着列车驶入城市。

这里是潭州,湘省的省会城市,这里也只是他们歇脚地,离钟魁等人要去的地方还远着呢。

出了火车站,众人打了两辆出租车找家星级酒店准备住一晚。正在酒店大厅登记的时候,刘少云在后面碰了碰钟魁胳膊。钟魁回头一看,只见一个姑娘走了进来。

那姑娘一身户外野营的装扮,戴着鸭舌帽和一副大口罩,背着大背包,看到钟魁投过来的目光,她明显一愣。

正是秦若寒,她用那幅大口罩和鸭舌帽遮掩着自己的面容,刘少云这家伙仍然能够认出来。

不要惊奇刘少云的眼神好,而是秦若寒绝世的气质很难遮掩住。

出于礼貌,秦若寒取下自己的口罩:“钟师兄,很巧啊。”

如果说同龄人当中,能给秦若寒留下极深印象的,恐怕就是眼前的“钟无名”了。她一向孤傲而清冷,不是她眼高于顶,而是来自于对自身实力的信心,同龄人中几乎没有人能够让她多看一眼。

钟无名则是例外,更何况对她有救命之恩,这让她一直耿耿于怀。当初在凤凰山若不是钟无名及时赶到,她的孤傲和远大抱负恐怕也成了过眼云烟。

正如站在山巅之上的勇者,是看不清山脚下的蝼蚁,也不关心蝼蚁们平凡的喜怒哀乐,他或她只能看到站在对面绝峰之上天涯孤客的伟岸。

“真的好巧啊。”钟魁心里真是被惊到了。

“听雷浩京前辈说,你们要去探险,问我感不感兴趣,所以我就来了。不知你们愿不愿接纳?”秦若寒道。

钟魁还未答话,韩亢跟刘少云两人异口同声地说道:“欢迎欢迎!”

赵倩翻了翻白眼,区新、汪龙跟袁自立倒是没有立刻表态。钟魁指了指酒店大堂的沙发道:

“不好意思,我有个急事,需要打个电话,你先休息下。”

钟魁走到酒店外面,掏出手机拨了雷浩京的电话,拨了好几次却没人接。他只好又拨了雷云的电话:

“雷叔,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雷云听上云一头雾水。

“我们现在在潭州,秦若寒怎么找上门来了?”钟魁质问道。

“哦?我不知道啊。”雷云讶道。

“你不知道?她自称是你家老爷子通知她来的。”钟魁道。

仿佛感受到钟魁平静语气中隐含的愤怒,雷云道:

“哦,我想来了,是我们家老爷子安排的,你可不能怪我哦。再说给你们多一个高手,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吗?”

“可我怎么总觉得你们父子是商量好的?提前打个招呼很费事吗?湘西之行,还有谁知道?你承诺过的,还算数吗?”

钟魁不由得抬高了声量,连珠炮地发问。

“没有、没有,爹想做的事情,需要跟我这个儿子打招呼吗?至于承诺,当然算,我保证!另外这事是经过最高当局特别批准,别的知情人是不敢泄露的,孙如海也不行,这一点你要放心。”

雷云还在解释,钟魁却把电话挂了。

回到酒店大堂,众人把目光聚集在钟魁身上。秦若寒不是普通人,自身实力不说,秦家传人的名头就让众人肃然起敬,众人自然是希望秦若寒能够加入。

“欢迎秦小姐加入我们的团队。”钟魁语气很是平淡,表情看不出喜怒,但是人人都能听出来他有些不爽。秦若寒则道:

“请钟师兄放心,我不会拖后腿的。”

“承蒙你叫我一声师兄,咱丑话说在前头,一切听指挥。秦师妹!”钟魁将“秦师妹”三个字咬的很重。

秦若寒心中略感惊讶,以为钟魁对自己不请自来有什么成见,只是点点头表示认可。

众人在前台登记了下,各到各的房间休息。

第二天一早,众人在餐厅集合,吃过早餐,都被钟魁叫了他的房间。

钟魁的房间的床上、墙上,摆满了各种地图,学者、诗人、旅行家的笔记,连矿业公司早年找矿时手绘的草图都有,还有历代地方志的影印本,重要的地方被钟魁用红色圆珠笔单独标记出来。

显然他为了此次探险,早就做了不少功课。

“我们的目标是湘西的大山深处,具体地点未知。那里尽是山高林密,人迹罕至,已知的确切线索,是一座苗寨。

根据地方方志记载,那座苗寨的名字这百年来屡次更名,现在则叫朱家寨,当然这是汉语音译的名字,其苗家的名字一直没改过。

朱家寨是那一片深山中方圆百里内唯一的寨子,也是乡间公路的终点。所以我们在抵达朱家寨后的行程主要靠双腿。”

“那座朱家寨有什么特别吗?”汪龙问。

“在苗语中,‘朱家’有蚩尤后裔的意思。”钟魁答道。

众人讶然:“跟蚩尤有关联?”

“根据历史文献和苗人自己的口传历史,苗人是蚩尤的后裔。”钟魁道,“苗人先民历史上经历过数次大迁徙,他们原本居住长江上游蜀中,若干万年前,因为受到远古羌人南下的挤压,而不得不东迁至长江中游,在那里,他们号称‘九黎’。九黎部落很是强大,他们甚至击败了南方的炎帝部,直至来自黄河上游的黄帝部东移南下,九黎在逐鹿战败于炎黄联盟。”

“嚯嚯,苗人祖上还是很牛逼的,逐鹿之战原来说的就是他们啊。那么我姓刘,难道我祖上还是皇帝呢。”刘少云插话道。

“我读书少,中学时历史教科书上好像说过,匈奴的王也自称姓刘的。”韩亢抬扛。

“你这是跟我过不去,要不咱俩出去单练?”刘少云道。

“走就走,谁怕谁啊?”韩亢可不怕他单挑。

“呵呵,团结、团结,约法第三条。”

刘少云可不会真的去找揍。

赵倩这时说道:“这么久远的历史,臆测的成份多一些,不要说蚩尤,黄帝甚至都很可能是一些传说而已,不是指单某一个人,更可能是后人对先民群体的崇拜而已。”

钟魁见秦若寒若有所思,问道,“秦师妹有什么高见?”

他年纪本比秦若寒小一天,但现在他是钟无名,所以秦师妹倒是叫的挺顺口。

“赵师姐说的,从道理上说没错,上古时代的历史太过久远,连史学家们也是各说各的理,我甚至看到过有说蚩尤就是炎帝的说法。”秦若寒道,“我认为更加可能的是,无论是黄帝、炎帝,或者蚩尤,是上古时代的强大修士。正因为他们是超级英雄,所以才被后裔所铭记,渐渐地被神话加以崇拜,以至我们后人分不清这是神话还是真实的历史。”

钟魁点点头:“这也有道理。不过,这与我们此行的目的无关。这座朱家寨,大家要注意,我能找到的有关它的确切资料,可以追溯到初唐,说曾有士人游历到那里,受到当地土人的款待,在宴会上士人遇到了一位仙人,他喝的大醉,醒来时已经身处它地。一座至少拥有一千三百多年历史的苗寨,没有被战火、仇杀、瘟疫和自然灾害所摧毁,应该有其存在的特殊理由。”

“我们用什么身份去那座苗寨?即便朱家寨的苗人是普通人,我们外人贸然过去,也会引其他们的警惕。”秦若寒问。

钟魁打了个响指:“这是个很好的问题。”

他从包中掏中一份盖着红章的介绍信,道:

“这是燕京社会科学院开出的一份介绍信,我们是一支科考队,主要考察当地的生物多样性。区前辈是位德高望重的老教授,担当顾问,其他都是副教授、助教组员,我是领队,同时也是区教授喜欢的学生。”

钟魁又道:“我给你们两个小时时间,去采购一些必要的装备,比如户外服装,登山靴、帐篷、睡袋、水壶、驱虫剂、野餐器具和干粮之类的,酒店对面正好有一家这样的店。我已经通过酒店租了一辆小巴车,上午十一点我们准时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