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游戏王者荣耀之英雄无敌

第39章 龙纹

“魔由心生,执念越强,魔性越强。放下过往,放下一切,放下杂念!记住修炼御龙决需要内心无任何杂质,否则御龙决那至刚至阳的性质会受影响。”

随着敖烈略带磁性的声音响起,傻二慢慢心沉静下来,算是开始了御龙决的修炼。御龙决的修炼最低条件就是最强大魂师!

这足以见得这御龙决的修炼条件的苛刻,光是这一点就让许多人望而兴叹。

·······

百魂山脉之中,一个头戴冰冠发饰,脚床白色长靴,拥有着惊为天人脸面的女子站在平静的湖面之上,看着湖中镜面默默发呆。

虽然是面色平静,可是看到其默默握紧的小手足以看出此刻内心的不平静。

而其一旁站着一个牛头人身,身上的肌肉像铠甲一般均匀的散布在其身上,足以见得他肉身的强大!

这两个人站在湖面之上,有点美女与野兽的感觉,事实上也确实如此。这两个人正是冰王和力王。

而此时的湖面上显现的正是傻二被那大魂师野兽逼的狼狈不堪的那一幕。

显然镜面之后的事情在这里彻底被屏蔽了!

这时牛头大汉也不禁紧张的搓了搓手,额头上的冷汗也冒了出来。

这紧张到极致的气氛,使得场面十分的尴尬。

力王想离开这个地方,但是他却不敢,他怕他一离开少女会发疯的和他拼命!

这时突然力王看见少女一脸平静的看着他,那个意思是给她一个解释。

可力王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毕竟是傻二自己去生死角斗场,并且那里是他所不能控制的地方。

“自己怎么就鬼迷了心窍答应让他去那种地方”力王在心里喃喃道。

这时力王也歪嘴对少女笑着说道:“不着急,那小子一看就是天选之人,必定吉人自有天相的。你不用太担心了,那个你饿不饿啊?我有点饿了,你要是想继续等的话要不要给你送点东西吃?”力王自顾自的说着。

这时少女的眼神突然变的冰冷起来,弄的力王有些潸潸闭了嘴。

少女掌心凝聚冰元素,湖面也紧接着结了冰。而少女此刻的眼神也冰冷到了极点。显然她怒了!

“我要杀了你!魂技:寒冬之怒!”空气瞬间被冻结成一个一个个小球,而这些小球瞬间凝聚成了一个庞大巨兽的爪子!

只见力王被瞬间拍中,顿时力王像是撞飞的炮弹从一个山体穿入又从另一个山体穿出,连穿三座大山之后,力王整个身体镶嵌在了第四座大山之上。

随着一声巨响,一座山体直接坍塌了下来。

这冰王的魂技竟然如此恐怖如斯!

半饷过后一个咳嗽声响起

“咳咳”

一个牛头从地面上窜了上来,摇了摇头把头上的泥沙摔了下来。

“这娘们如此发疯!还好我老牛身体强壮,要不然就被拍成了肉饼。”力王悄悄道。

要知道百魂山脉的大山都是经过千年的风吹雨淋,冲去了泥沙,留下的可能都是些铜铁金银的山体,而力王竟然被魂技打中,并且连穿三座大山还能若无其事的站起来,足见其肉体的强悍与变态之处!

兽族兽王,妖王可不是和人类那样凭借着关系就能封王的!兽族崇尚武力,要当上兽王必须经过不服者的挑战!兽王不仅仅代表着拥有强大的力量,并且代表着兽族的荣耀!每一个兽王都是圣人水准!

而当上妖王更是要经过千辛万苦,要经历一次次血战,战到无兽敢战,战到没有人敢对其生出觊觎的想法。

因为每一个妖王最低都是超凡水平!

当然兽王,妖王是有好处的,要不然怎么可能那么多魂兽拼了命想当上兽王,妖王?兽王,妖王不仅仅拥有自己的领土,更重要的是可以接受其他兽族的朝贡,修炼资源更不用说,而且妻妾可以从领下的兽族中随意挑选。其好处多多不言而喻。

可是身为兽王也是危险的,不仅仅要无时无刻不接受挑战者的挑战,而且是人类高手,鬼族高手关注的对象。

当然十大妖王例外,妖王可统领十大兽王!所以妖王更加恐怖!力王也正是排行第三的妖王!

······

就在这时不知道为什么力王总感觉自己后背发凉,心里毛毛的感觉。

“你说什么了?!哈?你说谁发疯?”一个冰冷的声音传进了力王耳朵里。犹如一噗冷水浇在身上。让力王有些发凉。

顿时力王发出杀猪般的嚎叫大喊道:“快跑啊,要杀牛了啊!”

力王之所以要跑,当然不是因为他打不过冰王,毕竟他排行第三,而冰王排行才仅仅第十。

只是因为弄丢了傻二确实有一部分责任在于他,所以他有些自责,所以由着冰王如此。

而且也不知道傻二是死是活,毕竟他确实像极了祖先预言中的人,他牛头人一族还要靠这个预言中的人来复兴!

······

一个山洞之内,一个少年裸露在空气之中,其盘坐的石头早已被汗水给淋湿,并且这石头整体通红其上还有些裂痕。

此时少年浑身通红如火,其眉头之上带着汗珠还未滴下就直接被汽化!

少年周身浮现着茵茵水汽,把此刻的少年包裹其中,有些隐隐约约之感。

这时突然一道龙吟声从少年体内响起,接着一道龙形条纹从少年的肩膀上长了出来!

它钻出的那一刻,少年臂膀破了一道裂口,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原样。

龙形条纹,在少年周身盘踞,犹如鱼一般在少年身体各部分游走,每次游走少年都会发出嗡嗡的声音,显然受着极大的痛苦。

最后龙形条纹,在傻二左臂之上停留了下来,化成了一道类似纹身似的东西。不仔细看还不一定能看出来。

“呼”

少年长舒了一口气。

“还不错嘛,居然能忍受住烈阳的炙热煎熬。”敖烈不由夸奖道。

在它看来,傻二此时变的有点出乎它的预料,毕竟那种疼痛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忍受的,它想象中是傻二痛的龇牙咧嘴,大呼小叫的。可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只有傻二知道之前的那种痛苦确实钻心入骨。如果不是因为之前经历过黑暗长安城的痛苦,说不定少年早就大叫起来。

就在傻二仔细感应体内身体时,这时敖烈有些羞怒道:“快把衣服穿上!”

这时傻二吃发现自己的衣服早已在刚才的修炼中化为了虚无。

傻二不由苦笑,现在去哪里找衣服?

“敖烈你是母的嘛?我们都是兄弟了,我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傻二讪讪道。

“谁跟你是大兄弟?你全家都是大兄弟!”敖烈不满道。

傻二哈哈大笑,这时他才确认,敖烈真有可能是母的,之前只是它太会伪装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