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游戏王者荣耀之英雄无敌

第34章 黑暗长安城

兽潮早已远去,能在这恐怖的兽潮中逃离,简直是一种奇迹。然而奇迹就是这样发生了!

“大魂师一段!”傻二喃喃道。

但接着这个看起来刚毅的少年却突然间鼻子一酸,两行泪水不直觉的流了下来。

“为什么我如此难过?难道是因为那梦中的女子?熟悉又如此陌生?”

傻二知道这一定是不属于他的情感,但却又是他真实的情感,感同身受一般。

虞渊中没有了风的气息,傻二却感觉在这里好像有了点不一样。

“轰隆隆”

大地突然抖动了起来,接着那远处倒流的大河又突然间流了下来!

大河奔流不息,连绵不绝。不管前方是何物都会被其撞的粉碎!

那种勇往直前让傻二动容了,这是一种怎样的浩瀚力量啊!

天空此时也响应了起来,电闪雷鸣,把这虞渊瞬间变成了人间炼狱一般的恐怖!

河水仿佛是从天上而来,垂直落下,不知其流向何处,也不知其源头所在。

这时傻二看着这磅礴的气势,惊呆了。似乎有所悟,只见他拿起一根树枝,闭上了眼睛。脑海中回想着当时河水的浩瀚。身体竟不直觉的舞动了起来!

接着一声清冽潇洒的声音从傻二的喉咙中发出。

“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还不复回!”

身体慢慢流转,周围的树枝似乎像是观众一般也不自觉摇动了起来。

随着一招一式的舞出,傻二的身体越舞越快!周围的树枝也越摇越频道。

“嗡嗡”

似乎剑一般的声音在空中响起,这时傻二手中的树枝仿佛变成了一把利剑!连着空气都被这“剑”给刺的发出玻璃一般的切割之声。

如果是一把真剑简直不可想象!

这时不远处一个黑色的影子,在迅速靠近。当他看到一动不动的傻二时,一口裂开的嘴巴,不自觉的发出“桀桀”的笑声。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这黑影在傻二周边转了一圈,似乎在观察着傻二为何在这傻站着。

“肯定是被老祖吓傻了,要不然为何一动不动?嘿嘿”

“也好让老祖给你解脱”说完这个自称老祖的鬼物,抬起惨白的手往傻二抓去。不由还发出“嘎嘎”的笑声。

就在其手快碰到傻二时,只见傻二一双漆黑的眼眸睁开。

“噗”

鬼物像遭受了重击一般,倒飞出去,顿时地面上被砸出了一个大坑。可见傻二这一击的威力。

“怎么可能!”鬼物惊讶到。

这时傻二一个闪步到达了鬼物的面前,这种居高临下的王者姿态让鬼物有些新生恐惧,仿佛面对的不是一个大魂师一段而是一个王者一般!

但也只是一刹那的恍惚,鬼物便清醒了过来。从那一击就可以看出,这个少年已经不是自己可以对付的了。

只是他想不明白的是为何这么短时间内,傻二成长的如此之快!

“既然栽在你身上,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吧。”鬼物说道。

“我不杀你”傻二淡淡道。

“那你是想怎么样?”鬼物道。

“告诉我这里是什么地方?我观察这里的生物都是死气沉沉的,为何没有丝毫生机?”

“你不杀我?”鬼物有些庆幸。能在这里存在本来就是一种奢侈。

每天这里存在着太多杀戮,妖,鬼,魔互相征伐,为的就是在这里生存下去。另一种形式的生存。

“这里是虞渊”鬼物淡淡道。

虽然脑子里知道这里是虞渊,但真的确认之后还是有点震惊。

“告诉我更多关于这里的东西!”傻二用命令式的口吻问道。

鬼物有些犹豫,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也没有任何办法,只能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这里是鬼,妖,魔三族生存之地,我是属于鬼族一类。原本虞渊之中三族互不干扰,和平共处。因为虞渊本来就是资源匮乏的地方。人类称这里为‘废土’。”

“不知何时三族平衡被打破,接着无止尽征伐杀戮爆发,三大族损失都很惨重,但是三大族却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

突然大地发出了巨大的声响,大河之中的巨兽像是看到了什么害怕的东西一般,踏着巨大的步伐狂奔起来。不仅如此,就是那些森林中的野兽们也是发了疯一般,逃离那块地方。这时傻二一座巍峨巨大的城池从地面拔地而起!

“轰隆隆”

“怎么可能!居然是黑暗长安城!”

鬼物像是看见了极为恐怖的东西一般惊慌的大吼起来,他那本次就点惨白的脸色变得更加恐怖渗人。也不顾傻二什么反应,也发了疯的狂奔起来。

“长安城?”傻二喃喃道。

“钟馗是你嘛?”像是独自对白又像是碰见了多年朋友一般。

这时他突然脑海中蹦出了一个关于长安城的故事。那是一个关于地狱判官钟馗的故事。

然而

关于长安城,学者之间流传着这样的传说:子夜时分,无人敲击的暮鼓回响,叩开那扇神秘之门,那里隐藏着过去的辉光。

这个传说记载在天书中。天书,承载着智慧和历史。所有记载中,最令人着迷的是关世上曾经存在的十二种奇迹:是的,奇迹。就像毁于后羿之手的日之塔,以及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东风祭坛,它们力量的强大,足以改变整个地区的面貌。

是否夫子知晓了这些奇迹的秘密,才委托墨子大师重建长安。据说,这座伟大的城市,被机关城墙和元气炮守卫的雄城,奠基于一块从上古便存在的基石之上。它是驱动长安城所有机关的力量源泉,堪称长安的心脏。

那扇“门”就安放在这基石之上,蛛网密布,风尘仆仆而又毫不起眼。人们自“门”前来来往往,丝毫没有察觉“门”之后,一个造物从很久很久以前开始,便注视着长安城的一举一动。

它沉默聆听着。有人在安放着魔道的封印,有人在偷渡危险的机关,有人在计划诡秘的阴谋……所有都逃不过它的耳目。它永远冷冷地,冷冷地注视着人类来来去去,观察着长安城主宰的更替和日起月落。它不为人间的琐事而动摇,不插手凡人的争论和阴谋。它永远记得自己存在的意义,自己的使命,是守护那块基石,以及建造在这座基石上的城市。也许它不仅是长安的第一个居民,也是长安真正的主人。只要处于长安的城界之内,就没有人可以抵抗它的力量。因为它的力量与长安的心脏紧紧相连。它在,长安就在。

它出现在人类眼前的唯一时刻,是午夜子时。它开始巡视它的城市,清扫任何被它判断为魑魅魍魉的生命体:那些试图破坏长安的家伙们。它庞大的身躯之中,贯通到远古的混沌,足以吞噬任何反抗者,并将他们扔入永久的黑暗中。没错,这才是长安之鬼的真面目。远远目睹它身影的人类以讹传讹,视它为“鬼”。殊不知,在它的眼中,试图挑战它,挑战长安城的家伙,才是跳梁小鬼。

“垃圾,就该呆在垃圾桶里。”

钟馗你还是那么公正不阿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