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仙侠君子有匪思无邪

第81章 怀疑人生

“唉,这地方本来也没什么人啊,鬼啊的,明显明显呗。咱们也没其他办法不是?”蓝玉倒是心大,但是她说的也不无道理。

玄兮想了想瞅着这个“烧饼”道:“行吧,那接下来怎么走,去哪里?”

“你的伤怎么样了?”玄兮还是很担心蓝玉的伤情。

“好像没感觉了!”蓝玉刚刚打架的时候还挺疼,后来烧饼变身惊呆了,忘了这茬事,再后来——

蓝玉挽起袖口,看着雪白无痕的胳膊,大家都惊呆了~

“唉,我伤那?”蓝玉反复的睁大眼睛看着自己刚刚受伤的胳膊,伤哪?

“嗷呜嗷呜~”烧饼一脸邀功笑的和个二傻子是的,一点也不符合现在这身装扮,你对得起圣兽这个名字吗?

“它刚刚舔你了?”晴姐问道。

“好像有这回事。”蓝玉回忆了一下,好像是刚刚激动的时候烧饼趁机舔她来着,不过以前蓝玉也被烧饼舔过手啊,没什么特别,所以也没在意。

晴姐得到答案再转身看着玄兮:“如果我没猜错,它就是传说中的圣兽吧?”

玄兮看着她们俩若有所思,但是也没必要隐瞒了,都看见真身了,点头道:“对。”

“烧饼说圣兽?你说它是圣兽?”蓝玉虽然绝的烧饼很大只很厉害,但是圣兽唉?传说中乱世才出的救世主啊?就这个家伙,天天围着她打转,怎么看也没救世主那气质啊?

玄兮解释道:“虽然它很没出息,但是它确实是一只圣兽。”玄兮也很无奈,这也没养宠物的经验,当年从天而降,就掉下一只小可爱,后来知道这家伙居然是圣兽,但是看它那样子有那么喜欢自己就养着了,是不是自己养的方式有误区?把圣兽给养残了啊?玄兮现在有点怀疑人生。

“它的唾液有超强愈合。”晴姐一脸淡然的说着。

“我怎么不知道。”玄兮以前也专门研究过圣兽,但是史料记载的不多,所以她也不知道怎么让这个家伙变回原来的样子,现在晴姐这么说,只会让玄兮更加怀疑自己。

一旁的蓝玉则是一脸崇拜,忍不住上手摸了摸烧饼脖子。

烧饼居然还害羞了,能在搞笑点吗?

“烧饼,谢谢你哦。”蓝姐说的烧饼都不好意的啦。

玄兮一脸便秘的摸着良心问自己到底是不是不适合在继续养烧饼了。

这时大家都看着晴姐,等着她说话。

“先离开这片森林吧。”晴姐虽然什么也没跟玄兮她们解释,但是大家心里也有数,这事没这么简单,这地方现在确实是个是非之地,多在此逗留没任何好处,反而多生事端,等出去调查清楚一点在回来也行,不急于这一时。

大家继续往前走,倒回去和穿过去路程差不多,虽然这里很古怪,但是杀了那些恶兽应该也没什么大问题了,倒回去太没面子不是。

“嗷呜嗷呜。”烧饼这意思这让她们都上来,自己带着她们几个飞过去。

“你确定?”玄兮总觉得它不靠谱。

“嗷呜。”烧饼昂着脖子一脸坚定的回答。

“咱们三个人,它还飞的动吗?”蓝玉也不放心。

“嗷呜嗷呜。”烧饼俯下身子,示意她们只管上来。

“行吧,应该可以。”玄兮一个飞身跳到了烧饼背上,接着蓝玉和晴姐也做到了烧饼的脊梁上,还挺舒服的,这毛好软哦,三个人坐在烧饼背上一点也不挤。

她们坐好后,烧饼一蹦就冲上云霄,飞的不是很快,但是很稳,果然这是天性,不学也会飞,还飞的挺稳。

“这坐骑好,能带你飞,还能替你打架。”蓝玉倒是想的开,真乐观。

玄兮一脸鄙夷:“哼,是啊,还能帮我撩妹子。”

回过头来玄兮骑到烧饼的脖子上,两条腿耷拉下去,和骑马似的,然后双臂环抱着烧饼的脖子。

“你这小混蛋,不,现在是大混蛋。”说完玄兮狠狠地用手拍了下烧饼的脑袋。

这一掌下去,烧饼嗖的一下变成了小混蛋,毫无防备的四只从天而降。

刚刚还被玄兮骑在脖子上的烧饼突然变回原型,这小烧饼不会飞啊,可见速度的往下掉,玄兮反应到也快,一俯仰向下加速飞过去捞起烧饼放到肩膀后面的袋子里。

“这怎么突然变回原型了?”蓝玉说着一边稳住身形平稳降落。

“找到开关了。”晴姐还是一副淡定的表情,慢慢的往下飞,可帅了。

着陆以后,因为都会飞,也没多大问题。

“大家都没事吧?”玄兮和烧饼下来的早,等蓝玉和晴姐下来以后,玄兮还是有点不太放心她们俩个人,所以上去询问。

“我们没事,你们怎么样?”蓝玉抖了抖衣袖反问道。

“我们没事。”玄兮说着回头看了看爬在肩头已经老实了的烧饼。

“这是怎么会事,你动它那里来?”蓝玉问道?

玄兮无奈的挠着额头回答:“我拍了它脑袋一掌,然后我好像就找到了它变回去的方式。这主要是我以前也拍过头,没什么问题啊,赶巧了吧!”

“以后小心。”晴姐难得的关心,让大家措不及防。

三个人观察了一下这地方。

“这些树和刚刚的可不太一样啊。”蓝玉观察的很仔细,这越走这些树的颜色就越深,到了这边几乎所有的树都是黑色的树干墨绿色的树叶,好阴森的感觉啊。

“前面好像有个别院。”玄兮向前望去,确实是有个院子,好像还不错的样子呢。

“这里应该树整个森林的最深处了,怎么还有人在这住?走,过去看看。”蓝玉这好奇心强,烧饼虽然变大了,但是还是一副小孩子心气,也屁颠屁颠的跟着蓝玉过去了,玄兮和晴姐在后面相视一笑也跟了上去。

这里这么干净整洁,怎么真的有人在这里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