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武侠江湖岁月催

第34章 束发

张文印消失以后,像是从世间彻底勾去了名号,销声匿迹,再也没人撞见。

而齐云镇的丑闻则还在继续。

人们发现到访齐云镇的“镇丞”以及“捕快们”都是虚假的,还有禁墙上的士兵也是冒名顶替的,一时之间众多数人都感到慌张,他们在质疑新来到镇丞会不会又是假冒的骗子?

“你说这回是真的吗?”

“不知道,反正能给银子就行。”

“也对,真的假的无所谓,银子能不能到手才是要紧事。”

耳旁听着居民直言不讳的话语,秦雪君倍感心寒之余想要去和对方理论一番,被易凡和留白双双拉住。

易凡开口说道,“别去了,没有意义的。”

秦雪君气恼着应道,“可他们说的话太难听了!什么叫有银子就行了?难道别人要你跪下,跪下就会给你赏钱,然后你就可以像条狗一样地跪倒在地上?”

易凡说道,“你没看见家里养的都是狗,没有狼?狼是在外面和敌人拼杀出来的,所以有傲气,家里养的狗最多是表面凶一点,你给点吃的它就会对你摇尾巴。”

留白也劝道,“雪君,算了,人各有志。也许过些时间,他们就会对今天自己的想法感到羞愧。”

愤恨地挣脱二人的手臂,秦雪君低着头,一言不发地朝宅院走去。

留在站在后面望着她的背影,感到有股闷气郁结在自己的胸口,难受极了。

易凡两眼无神地望着天空,伸手抓抓自己的头发,也感到了无能为力,“野兽总是独来独往,那些可爱的羔羊们倒都是成群结队,关心着一日三餐,算了,算了。”

留白没有接话,同易凡默默地跟着秦雪君的脚步往回走去。

他在想为什么平头百姓总是看起来可怜,可有些时候又看起来极其可憎?

借着张文印留下的地契田契,甄夫人妥善安置了镇上的孤独籍老人。

同时她还隐下其余的田契地契,吩咐三人不能泄露此事,以免养惰了佃户的脾性。

易凡和留白时常潜入张府,想看看张文印是否有偷偷回来。但是一直没有遇见。反倒是张文印主动托来一份书信,讲明张府若是显出无人的景象,齐云镇必定大乱。

于是仆人和佣工重新冒现,打理着张家的屋舍田地,催收着新一季的收成。

但命根依然是被留白几人捏在手中,那些田契地契只要不归还,张文印的所有举动便是在帮他们做工。

很快,时间晃过了半月。

齐云镇一成不变。

留白逐渐失去了耐心,他想要涉入江湖里面,找寻其他凶手的下落。左思右想过后,他向甄夫人辞行。

留白走进客堂说道,“大娘子,我在这里打扰了很久,也是时候离开了。”

甄夫人微微一笑,“留白,你现在走了,会不会有点仓促?一个是我还没有将银子还给你,另一个是雪君和易凡对你有了感情,你要走,他们不一定会同意。”

留白动动眼瞳说道,“大娘子,我也很舍不得他们。可是我还有该做的事情没有完成,所以实在不能久留。如果我没有事情的话,我也会像易凡一样游荡人间。但是既然不能,但是既然肩上还有重担,那就要把身上的职责做完才行。

这时,秦雪君从门外走进说道,“留白做的没错。男子汉大丈夫,该做的事情不去做,还能指望他上心做点什么?”

留白向秦雪君轻轻一笑,“雪君没有出去吗?”

秦雪君挑了张椅子坐下,“本来是要出去的,可是走出去没多远,看到的都是一张又一张的笑脸,就想回来躺着睡觉了。”

甄夫人笑着说道,“还是不能接受那些人的安逸是吗?”

秦雪君像泄尽力气的皮鼓,变得软绵绵地说道“是呀!我觉得他们接受得太快了,和我想的完全不一样。而且,大娘子,我听有人在说张文印消失的事情,还说张文印要是真的死了、没了,那他们就不准备把租金交出去了。”

甄夫人凝重地点点头说道,“生于忧患,死于安乐。齐云镇经历过战火的人每一年都在减少,年轻的后生长成以后,大多都是在忙着耕种田地,对于张家积怨很深。其实从较大的方面来讲,张文印算聪明,也算是仁至义尽,他向租户征收合理的租金,既让租户不会饿死,也让自己的租金收得安稳。唯一一点的不对,就是城里的年轻后生都想过他的生活。”

趴在桌面,秦雪君闪着水汪汪的眼睛说道,“这么说起来的话,张文印其实倒也挺好,反倒是城里面的那些年轻人不争气了。”

讲到这里的时候,甄夫人小心起身去合上了屋门。

随后转过身子,向两人继续说道,“问题点到了根子上,要理清楚就像要拔起一颗老树那样盘根错节。当然最大的原因,还是怪那些后生不争气,不争气的来由,我也很清楚。

见着话题偏转到其他方面,留白自然是明白到甄夫人不愿意让他现在离开。

略略沉吟后,他暂时放弃离开的想法。

秦雪君则在追问,“是什么原因呀?”

笑了笑,甄夫人清清嗓子说道,“试想一下,如果你身边周围那些有志气的人,明明很努力,但是一直一事无成,你会怎么想?会不会感到灰心,觉得努力也没什么用?”

甄夫人的话语一出,留白立刻想到当时初进齐云镇时遇见的那名堂倌。

秦雪君想了一想,说道,“确实会挺难受的。”

甄夫人又说道,“如果那个人,还比你有才华,比你还努力,但还是一无所有呢?”

秦雪君吓得连连摇头,“那太可怕了!我可能会直接放弃吧!”

甄夫人笑了,“的确!比你有才华,比你还有天赋的人都不能遂愿,人第一时间就会怀疑自己。会自己向自己发问,如果那么优秀的人再努力也都没有意义,那自己的努力不是更像一句笑话?”

秦雪君眸光一动,“大娘子,你是说?”

甄夫人直接将话挑明,“齐云镇,是边陲重地,早年前不断遭受战争的困扰。安定下来也是十数年的事情,相较于附近其他的城镇,已经算是得天独厚。朝廷有扶持边疆的心意,所以优待迁民,只要肯在边疆居住,就会给出极其丰厚的补贴。”

秦雪君问道,“朝廷做的不是挺好?”

甄夫人说道,“问题在于,朝廷不希望每个人都过来领完银子,后脚便提起走人。所以要求落户的迁民不得擅自离开,一旦逃离,按叛国罪论处,另外落户的士子也不能任意向外任职,需要首选户籍地,扶持当地民生。”

皱皱眉,秦雪君又问道,“很好呀!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这时,留白才插话道,“地处边陲的话,当然是重武轻文。只是近些年一直没有战事,所以纵然有一身本领,也无用武之地。但是从文,却没有实际的用处。因为数千名的士子去争夺数十个文职,没有抢到的人只能是被饿死。”

甄夫人笑道,“看留白颇有感触的样子,是遇上过那些怀才不遇的秀才?”

留白叹道,“遇上过一名堂倌,是教书没有学生,所以只能在客栈中努力活着。”

甄夫人点点头,“是的,所以多数从文的士子被迫离开书卷。至于那些会点三拳两脚的年轻人,生活还好些,充当捕快、护院,或者其他零零散散的能靠一点拳头过活的生计。”

留白补上话道,“但都不是长久之计,可是从事农桑的话,需要有田地,田地又被少数人捏在手中。”

秦雪君听完又咬牙道,“果然张文印还是可恶的!”

甄夫人和留白都笑了,甄夫人说道,“土地不是老百姓想守就能守住的。今天捏在张文印的手上,明天给了别人可能还不如捏在张文印的手中。据我所知,张文印放弃掉一半的土地以后,开始时是老百姓自己握着,可是短短两三年后,被别人买去,多出了一些地主。”

秦雪君有些错愕,“怎么回事?张文印安排的?”

甄夫人说道,“买卖田地是很常见的事情,连朝廷也只能管制说不能屯田过多。或者是因为一时饿了,或者是因为被蒙骗了,又或者是手气输了点,总之,自己手里的田地很容易被挥霍干净。”

秦雪君听着倍加苦恼了脸色,“没想到里面还有这么多的门道。”

留白笑道,“常说守业更比创业难。以前没什么感触,现在却是懂了。”

甄夫人说道,“人便是这样,很多道理不需要懂,时间到了自然就明白了。”

嘟嘟嘴,秦雪君胸间恼火的气息被浇灭了一半。

她从未想过这方面的事情,所以当甄夫人说破以后,忽然发觉自身的遭遇还是极为不错的,没有朝廷禁令的困恼,也没有野心不得以施展的苦楚。

难怪会有人愿意得过且过,只在意眼前的一日三餐。

那是因为真正地穷苦过。

再看看留白的神色,留白并没有因为不能离开而感到煎熬,秦雪君突发奇想,说道,“留白,要是你没有什么事情的话,陪我到处逛逛好吗?”

留白微微一愣,“要去哪里?”

秦雪君说道,“我想去附近的镇子和村子看看,看看他们是不是也和齐云镇一样,都在受着同样的困扰。”

留白点点头,“好,我陪你。”

甄夫人展颜一笑,示意二人可以先行退去。

留白回房简单收拾了衣装,领了一对黑色的绳结绑在手上,随后看了眼还在熟睡的易凡,没有吵醒他,静静退了出去。

宅院门口,秦雪君已经打点妥当,正在等他过来。

留白问道,“我们先去哪里?”

秦雪君漫不经心应道,“走到哪里,就是哪里吧!”

留白点点头,“好。”

二人走向外方,沿着街道一路小走,秦雪君看向街旁两边的店面,打量过店中的器物,当看到有间卖着皮具的老店时,秦雪君停下脚步,向里走了进去。

留白转步跟上。

他看见,店中摆设的都是些镶嵌着铜环铁片的护具,颇有些军旅的气息。

见到有客人进门,正在板凳上打磨皮具的店家站起身来。

店家是一名五十余岁的老人,两鬓斑白,面容慈祥,他看着秦雪君的眼睛在护手上胡乱扫视,嘴角呵呵一笑,开口迎了上去,“小姑娘是想买对护手吗?”

秦雪君抬起眼,认真打量着店家。

店家先是坦然对着她的目光,随后和蔼地开腔,“小姑娘放心,老人家从前是给军队里的将军打磨皮具的,有独门的秘方。现在退下来了,偶尔还有些将军会来找我买皮具。”

秦雪君颇为满意地说道,“现在不打仗,我用不到那种上战场的护手。”

店家恍然大悟,“明白了,明白了,小姑娘是想找一对给江湖人用的护手。”

秦雪君对道,“是的,最好是不要带铁皮铜片,带着那些太重。”

店家笑笑,“是、是,江湖上的人都喜欢灵活一点,这样方便他们用剑或者是用刀,不像军人冲锋陷阵,爱直来直去。”

低下头颅往自己的小店中看了一圈,店家从偏底下的柜子里取出一道木匣。木匣上漆着花彩,上面落了不少的灰尘,是许久没有拿出来动过。

店家说道,“这几年不打仗,我也准备了一些没有带铁片的护手,之前还没有做好的时候有人来问,等做好了反倒没有人来了。”转过身,店家看向留白,“是给他买的?”

留白吃了一惊,一时忘了回答。

秦雪君认真地点了点下巴,转身帮留白把双手的十字结松开,将原来朝里捆束的十字结,改成朝外捆束,“试一试吧,看看合不合心意。”

留白木讷地看着秦雪君为自己戴上护手,望着这双浅棕色、由手腕连上小臂一拃的皮甲,心中喜欢极了。

以至于连皮甲上浅浅的虎纹,他都没有留意到。

抬起留白的双手,秦雪君笑道,“挺合手的,看来没有白跑一趟。”

店家看着也喜欢,许久没有客人在店里买到合适的物价,顿一顿,他想起当时打磨这对皮甲的时候,还配过一条腰带和一道束冠,仔细回忆了下存放着的位置,顺手也取了出来,“本来都要忘了。当时还顺手弄了条腰带和束发的皮套,今天客人满意,老人家一并送给客人好了。”

秦雪君听了喜不自胜,“真的吗?来,留白,我给你束上。”

低下头,留白迟钝地让秦雪君为自己束上了发冠,他笨拙地像一只大棕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