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武侠江湖岁月催

第33章 舍弃掉的一切

齐云镇十数里外的小树林里,一众蓝衣怪人席地坐着。

他们从随身的背笼里面拿出烧鸡和兔肉,放在火堆上炙烤,稍稍一泛出肉香味,便连忙用匕首挑下来切块,丢在荷叶里面供众人享用。

一手抓着兔肉鸡肉,另一手上还拿着水壶灌酒,很快场间的气氛就由笑声转成了谈话声。

“费了那么多的手脚,总算是拿下了齐云镇。少爷说了,按他的估算,每年十万两的雪花银是少不了的。”

“十万两?少爷每年收的佃户租金都不止那一点点吧?”

“你们不要小看了当官的权力,尤其是这种边疆的官员。我曾经听过少爷和镇丞算账,每一年,剿匪用的银子就要花掉五万两,你想想单单是这一笔,就能让我们拿到多少的好处?”

“剿匪,是剿响马吗?”

“对!”

“可是那些响马要怎么剿?”

“谁说要剿了?派点人出去装模作样的走一圈,再杀几个流浪汉,换上衣裳,说他们是响马有谁敢不同意?然后又能领功、又能领赏,明年还能接着剿匪。大不了还换个新花样,说今年的响马不好剿,没有脚力,要朝廷多拨个两万两买马,然后花个五千两买点老驴病马什么的,放在马圈凑数就成。”

“这当官的油水还真不少啊!”

“那还用说!我和你们说,其实那些老驴病马什么的也都可以省下。你出去,穿着官服,对人就说是朝廷下旨要求剿匪,要各村各驿都捐献马匹以作军资,一个大子不花就能带回来一群好马!然后再和朝廷求点喂马钱,银子呐...是哗哗地滚过来的!”

“少爷做的真是一桩好买卖啊!我们兄弟熬了这么久,总算是有出头之日了。”

“来,走一个!”

喝酒声咕咚咕咚作响,易凡在一旁听得心里直痒痒。

伏低身子,他顺着风声继续潜听。

“说起来那些响马也挺有本事,在极夜村做了那么大的一票,居然一个人也没有被抓住。”

“嘿嘿嘿,都是自己本地的村民,熟门熟路,那些外来的官兵一碰上黑色的天就瞎了眼,怎么能够追的上?”

“可是人眼熟,马不一定眼熟啊?再说了,极夜村天天都没见阳光,就算是本村的也不一定认路啊!”

“小子,所以说你不懂其中的门道。”

“德哥,您知道?”

“我当然知道!这个事情还是少爷亲自告诉我的。”

“那德哥,您跟我们说说呗!让大家也听个新鲜。”

“好说!”咽下一大口酒,被称作德哥的蓝衣男子说道,“其实那些响马用的路子也很简单。他们每次出去带的都是母马,一边还把小马都放在驻扎的营盘上。等到干完了买卖,由着母马自己走,母马挂念着小马,自然而然就回到营盘上去了。”

“高!实在是高啊!那些土路子居然还能想到这样的妙法?!”

听到众人不再提及“少爷”的事情,易凡按捺不住心中的困惑,于是走了出去,极为平淡地坐入人群当中,伸手拿过鸡肉兔肉,和其他人一般模样地啃咬起来。

众人纷纷停住手头上的动作,凝重地看着易凡渐渐狼吞虎咽的样子,相互递转着眼色。

“朋友,你从哪里来?”

“路过,看你们吃得开心,聊得也开心,所以过来陪你们一起。”易凡抹了下油腻腻的嘴唇,转头看向身边一人,“别愣着呀,抓紧吃,凉了再热就不好吃了。对了,你壶子里面还有酒吗?”

动动眼色,有人向水壶中丢进一粒药丸,而后递向易凡。

“来,喝我的酒吧!”

“不喝,你的酒里有毒。”易凡笑着打飞递来的酒壶,“德哥是吧?不知道有没有荣幸,能听你讲一讲你们少爷的故事?你说他收佃户们的租金,又说五万两是小意思,我想来想去,附近符合这两个条件也只有一个人。”

“杀了他!”

脸色猛然骤变,怪人们展弄拳脚,尽数朝易凡扑去。

易凡冷笑一声,单掌掀动披风,右手暗藏在披风下挥动招式,却看到披风过处浮起一阵云烟,一众怪客居然言行不一致,丢下他慌忙跑了。

“还以为能逃得掉吗?你们的障眼法已经被我看穿了!”

大声叫嚣着震动树林,易凡竖起耳朵再度闻听风声。

但他只听到有股疾劲的风声在朝自己凑近。

忽地一个转身,易凡左掌挥出,和破分枝叶落下的来人撞到一块。

对手身体颤了一颤,倒退回身后在地面上颠了两颠。

易凡则不动如山。

站往前面一步,易凡眯眼看着对方说道,“朋友,你又是什么人?和他们沾到一块没有好处,还是早点离开吧。”

“我的任务是看住他们,让他们不会有事。而你的出现是为了抓住他们,我不能让你得逞。”

“可凭你是拦不住我的呀!”易凡笑着说道,“还是别白费力气了。”

“那要看看你能不能穿过我了!”

双手晃荡,对方的手中突然多出数十道乱叶飞刀,扑簌着向易凡打来,发出咻咻的锐利风响;冷叶没有畏惧,纵起身形在上空摘下一节树枝,手中气息涌动,催得树叶片片如铁片般坚硬,当朗朗一阵碎响,易凡挥舞着枝叶将飞刀尽数弹飞出去,而后信手向后丢纵,被摘下的树枝贴回到树上,创口愈合如初。

“好武功!看来我是拦不住你了!”

口中叱咤着说话声,对方明知不是易凡的对手却仍扑了上来,易凡无奈,只得分开双手摆出阵势,二人身形相接,易凡让身将对方送到身后,继而回转脚步猛力一掌,盖在对方后心。

对方呜咽了一声,栽倒在地面没能再站起来。

此时,再闻听四周的风声动静,蓝衣怪客们已经不知所踪。

“张文印...你藏得够深啊!”

斩获到这道讯息以后,易凡无法再安坐下去,他迅速潜回镇子上,将方才自己遇到的事情逐一告知甄夫人、秦雪君还有留白。

三人揣摩了片刻,明白到前因后果。

甄夫人说道,“张文印据我所知,是从来没有离开过齐云镇的,那他是怎么找到那些会耍弄云烟异象的奇人异士?”

留白说道,“而且他那么有钱,有必要为了贪图区区几万两的银子,去做这么危险的事情?”

易凡想了想,觉得二人的话语也有些道理,“看来还是得到张府去走一趟才知道。虽然经过上次的事情知道他不是个普通人,可是现在看起来,未免也太不普通了。”

秦雪君附和道,“那就去张府走一趟!”

迈步走出宅院,留白三人跃动身形冲向半空。

月色皎洁明亮下,镇子上的一切都被他们看得分明,三人朝着张家府邸的方向一阵闪身后,忽然被后方的点滴光亮吸引去目光。

但见府衙内,点点幽绿色的光芒升上天际,在远处幽暗的映衬下,如萤火虫般,零零碎碎,但又不乏一点点的光亮。

“那是鬼火?”

“好像是!”

“过去看看!”

三人改变方向,换朝府衙的方向冲去身形。

偌大的府衙内,无数点幽绿色的火光从院子中逃逸飞出,冲向高空,有的是从地底的土壤中冒出、有的则是从房内沿着窗户穿出,还有些则是从院子里的水井里面发出来的,留白数了一数,约有数百团火焰正朝向空中飞去。

目睹着团团火焰,秦雪君忍不住问道,“没有看见尸体,是又在毁尸灭迹吗?”

“也许是被我撞见了不该撞见的,所以他们才临时决定这样。”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去找张文印!一定要快,我要弄清楚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咬紧牙根,易凡对这名说书先生嘴中蠢笨不堪的富家少爷感到无比痛恨,他从未被人戏耍过,可张文印给他的感觉却是对方成竹在胸,而自己是茫茫无知的一条虫子,被困在竹林里面找不到逃脱的方向。

披着夜色急速奔走,易凡用尽平生的气力花费在赶路上。

留白和秦雪君都追不上他的脚步。

留白甚至得频频停下脚步,携带秦雪君一程,而后才能徐徐跟上他的背影。

但是这样的状况并没有维持多久。

很快,易凡将二人远远甩在了背后,独自一人来到张家的府门外。

眼前,张家府邸的院门大开,像在等待来客一般,易凡缓下步子朝里面行走,他听不到、也看不到任何一个活人的动静,仿佛这是一座鬼宅,没有活人居住留下的生气。

越往里面,越是宁静。

宁静地能令一只小小的蟋蟀沸鸣整座庭院。

易凡来到前时来过的账房屋子,又去到带有银湖的别院,遇见了同样在搜索人息的留白和秦雪君,三人相互摇了摇头,示意都没有发现有活人的影子。

易凡恨恨地说道,“怎么回事?难道又是得到消息,望风而逃了?”

留白跟着应了一声,“看样子是被你撞破以后,他在第一时间就离开了这里。”

“登登登登......”

踩走瓦片的声音从附近传来,三人同时举目过去观望。

发现有一名鬼脸的甲胄士兵登临在房屋的顶端,望着三人,蹲低身子后抓起一片瓦片丢在了他们的脚下。

现下,鬼脸士兵的身躯没有如七重高塔般魁梧,他丢的瓦片也真实地发出了一声碎鸣。

“你是来接我们的?”易凡手指着自己,向鬼脸士兵发出疑问,“还是说,你是想和我们打一架?”

“三位,我家少爷吩咐了,怕你们又以为我们在耍弄烟鬼杂技,所以先行让你们知道我们的存在。”

“烟鬼杂技?”

“异物志记载,南海有一贝类,大如屋宇,其名为蜃,其张口吐气之时能凝成仙镜,照现仙人仙域,有渔民不解,近前观之,渴望能一睹仙颜,却被其合嘴吞下,凝成宝珠。我们所使用的烟鬼杂技,便是南方异人根据此事演化出来的手段。”

“那张文印现在在哪里?”

“少爷不愿意见客,正在和将军饮酒。他托我向三位转达,他没有残害百姓的心思,所以还请三位不要继续追查。”

“如果单听你一句话我们就要罢休,那等他真做了不可饶恕的事情以后,我们是不是该自杀谢罪?!”

“少爷说了,他愿意给出一点诚意。”鬼脸士兵从身后取出数道木匣,扬手丢给了三人,“三位请看!”

止住秦雪君用手去抓取的动作,留白掌中凝结内力,将木匣上的活扣轻轻解开,翻开了内里的物件。

只见内里一沓沓堆放着的,尽是张家的田地字契。

“这是......”

“这是少爷家中所有的田地字契,拿着这些字契,你们随时可以领走张家的所有田地房屋。”

“他张文印不爱财,那又为什么要夺取齐云镇?!”

“少爷说了,这是他的私事,还请几位不要再追问,另外...”顿一顿,鬼脸士兵指向一处屋宇说道,“二十丈外的那处小院,右侧书房的书柜后面有道暗门,推开暗门后有条地道通往地下,底下关押着张建德。”

“张建德?张文印的父亲?”秦雪君咂舌道,“他不是自己躲在家里吃斋念佛吗?”

“少爷让他在家,他就在家。少爷让他吃斋,他便吃斋。”

“你是要我救他出来?”易凡皱着眉头怒道。

“少爷说凭借易凡易公子的能力,安张建德一个罪名让他永生被关押在牢里不是难事,少爷厌透了这个人,再也不想和他发生一丝半点的关系。”

“他张文印把我当成了什么人!”

一声平天怒吼,易凡纵上屋顶,伸手便要去抓那名鬼脸士兵。

鬼脸士兵见势不妙,早有安排般地脱去盔甲,纵身一跃,跳入银湖池中遁进水底。留白没有抓住对方,在银湖池上观望许久也没有发现有水泡出现,顿时恍然大悟。

水底下,肯定还有另外一条出路!

“看来张文印是舍下所有的东西逃离了出去。”没有及时反应抓住对方,秦雪君也懊恼道,“还被一个小喽啰跑了,真是可惜。”

“真是奇怪。”此时,反倒是易凡开始安静清醒了起来,“我之前想着要向府衙讨一些田地安置老人,可是府衙没人回话,反倒是张文印把自己的田地全部送给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