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武侠江湖岁月催

第32章 真身

杀尽反剑宗的夜晚,留白坐上屋顶静等天明,他想知道天明以后的齐云镇会是什么样子。

是暴乱?还是欢呼?

他们迟早会发现府衙名存实亡的真相。

然而出乎留白的预料,天明后的居民们发现门禁大开,不约而同地选择收起刀剑,宛若无事地继续正常生活,仿佛从未发生过封禁、鬼将军降临的事情。

他还看到总掌柜从甄夫人的宅院中搬出,住进临近的客栈。

酒楼饭馆也在以飞快的速度重新展现生机,鬼将军那次现世留给人们留下的唯一影子,便是居民们会在茶余饭后的即兴谈论。

留白曾在酒肆里安静坐听。

除了听出鬼将军变成新一道的传说以外,并没有什么深刻推究的内容。

过了几日,齐云镇迎来新的镇丞以及新的捕快,但不清楚究竟是谁发现了真相、并上禀到吏部。对此居民们大嚼舌根,都觉得前任镇丞被杀一案值得玩味,同时雀居在府衙中的两名无赖也被戳破虎皮,新任镇丞来到以后,留白没有再见过他们。

过后,府衙的政务被重新捡起。

发文招募本地的悍勇们任职捕快,也公示出新任镇丞的就任公文,并且着手料理新一轮的户藉点查。

至于旧镇丞和旧捕快们的死亡案件,还有早期一十三起命案的遗查侦破,甚至包括封禁期间内的所有命案、盗窃案、人口失踪案、勒索案,全部不了了之。

有消息称,是新任镇丞不作为,不愿意耗费人力物力,去收拾残局。

但也有人称,封禁内的事情本就不该去追查,因为查到最后的结果,也只能是不了了之,因为法不责众。

“感觉还是很不可思议,明明前几天还在担心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现在却能在太阳底下打盹了。”

安顿好众多老人以后,秦雪君也暂时空闲在甄夫人的宅院里面。

她从旧仓库中找出了一条躺椅,擦洗干净后,一连两日坐在屋檐底下小睡。

“没心没肺的…多好!”

易凡趴倒在屋檐上,睡眼迷离,不住地打着哈欠。

近几日的赋闲时光,已经逐渐让他的嗜睡本性复苏起来,每一个日夜他都要睡足八个时辰。

而他现在与秦雪君的最多交集,便是在睡醒后的无聊闲谈。

“我听说上回偷东西的小子,偷胖子的东西偷上瘾了,偷了米面后,又把银票也给偷走了。现在胖子急红了眼,拿刀到处要找人拼命呢!”

“还不是你怂恿的?不过也好,那胖子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人。”

“亏我给的好主意,可到现在也没有人来和我分赃。”

“…话说留白去哪里了?今天还没看到。”

“可能是留下来没什么事情,所以先走了吧。”

“什么?”秦雪君猛地竖起身子,“他就算是想静悄悄地离开,也会和大娘子说一声吧?不行,我得去问大娘子落实一下!”

说完,火急火燎地走开了。

两眼迷蒙地望着空空的庭院,易凡忍不住又打了个长长的哈欠,打完后,心里开始暗骂齐飞扬等人,骂他们只会打铁,一刻也不肯多留下来陪他喝酒。

再转眼看看远处仍被钉得密不透风的和兴酒楼,易凡坐起身子,盘算着能用怎样的价格将其卖出。

“来的时候身上拢共带的是三千两,现在快见底了,要不要去府衙要一点呢?”

回想起甄夫人考虑将酒楼置办成客栈,然后用所得来的钱财去接济城中孤独籍的老人们,易凡虽然觉得欠妥,但也暂时没有可行的方法。

“但是留白那小子说的,如果能购买一定的田地,让老人自行去从事农桑,再加上开客栈的银子帮衬着点,或许能更有用。也罢,我给府衙那边写一封信吧!让他们置办五十亩地出来,安顿这些老人,不能什么事情都由大娘子一个人往肩上扛。”

想着,易凡立刻书写了一道信笺,盖上自己的随身印章后,从容地潜进府衙,丢在明堂高案上最显眼的位置。

只要府衙中还有一个人不是瞎子,就势必能够看见。

“又一天要过去了。”

在和兴酒楼顶层的小屋中,留白解开盘住的双膝,低头看向身前铺着的羊皮书卷,他坐在桌子上,对着阴阳诀的心经又是枯坐了一整天。

在长风镖局做客的时候,残剑客曾经教导过他,一个人若是在武学上有所成就,势必会影响那个人的一切,包括那个人的说话方式、写字笔法,以及为人处世的风格。

基于此,他在地下重新挖出了阴阳诀的皮卷,并且潜心研究其上的字眼构成,企图深入探寻阴阳诀上除心法以外的东西。

整卷心法,由刚劲强势的笔法写成。

通篇携有男子吞吐宇宙苍穹的霸道气息。

所以第一眼摄入,便觉得气势恢宏,不同凡响。

可经过数日观察,留白发觉其中蕴含的不仅有男子的落笔风骨,还有女子的阴柔笔触。此法在书卷上并不显著,而是潜藏在男子的字体中,像是用临摹的手段在男子的字体上再写下一遍,所以在部分勾折处显出了女子的娇柔之美。

“难道是公孙夫妇先后写下的?”

察觉到其中的端倪,留白喜不自胜。

他用阴属功法细细渗入到书卷当中,仔细体悟其中两种字体的差别。

阳属霸道、阴属谦和,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公孙夫妇也无法更改其的天赋属性。

然而,留白除却这两道字体以外,还望见了最底下的一层书绣。

似是用清水写成,不曾留浮于书卷表面,但却真实地留下了残缺的字眼。

那便是留白近日以来一直在研究的东西。

“公孙夫妇的刚猛、柔和,在字眼中多有体现,我看着他们留下的手稿也有了许多的感悟,这些都可以作为精进武学道路的宝藏。只是那卷残篇,我看得支离破碎...甚至隐隐觉得,那残篇怎么有点像是心法写成以后才添上去的?”

苦恼着脸色,留白伏低身子看向书卷。

此时天光垂向黯淡,屋子内的角落已经是乌压压的一片。

“如果真的是写成于心法以后,那公孙夫妇二人的手段何其高明。可是又为什么不肯用其他的皮卷再写一张呢?难道是未完成的推想?如果是按照这个思绪,的确从残缺的字眼上看,那层字体更富有变化,也更富有困惑。男子的字体中带有点柔和,女子的勾笔里也有点强势。”

思考万千间,有破风声停落在外面的窗户边上。

“当当当...有人在家吗?”

“请进!”

收起皮卷后,留白从容应道。

“果然是在这儿!”易凡笑着钻进窗户,“我说你最近在忙什么呢?神神秘秘的。”

“整理一下心得体会而已。”留白笑道,“不知不觉天就黑了。”

“嗯,确实是,一练起武来,就容易天黑。”

“没有睡觉,找我是有事情吗?”

“有,想问问你准备什么时候离开齐云镇,另外离开齐云镇后又准备去哪里?”

“还没有想好。”留白从桌面上跳下。

“有够轻描淡写的。”易凡不满地说道,“能不能坦白一点?你说要抓花盗,现在花盗没了,你留下来还有什么意思?”

“有!”点点头,留白坚定说道,“幽蓝魅影和鬼将军,没有弄清楚他们的真身,我感到很遗憾。”

“所以你是准备留下来了?”

“也不会一直留下来,过些时间还是没有弄清楚的话,我就会离开这里。”

“好吧!那就让你再留一些时间。另外告诉你,秦雪君那个小姑奶奶,刚才可是一直在找你,再找不到你,估计你今天晚上就别想有饭吃了!”易凡坏坏地邪笑着,看着留白变了脸色以后,突然又反应了一声,“奇怪,怎么还没有动静?”

“什么动静?”留白怔怔地问道。

“和你没关系...按理来说,往常这个时辰早该来的呀。”伸手摸进自己的胸口,易凡在印章上确认了一遍,确信自己此行并没有带错印章,“难道是哪些庸才不认字?”

低低地嘟囔过一声,易凡在屋檐上又多等了两个时辰,但是依然没有见到有府衙中人赶过来。

心生疑窦下,他又潜身回到府衙,进到明堂的案桌前查看那封信是不是还未被人动过,但是桌面上空空如也。

“有古怪!一定有古怪!没有一个官员敢在看到我的印章后不作为,除非他是不想活了!”

念着府衙中的古怪,易凡小心地在府衙中的重重屋宇里面穿梭。

他要探明一下,这片官家之地是否又生出了什么异常的变化。

他看到,院子的草地被人掀翻过,赤黄的土色还露在上方;还看到有捕快在院子中巡查,目光明锐,不是一般散勇该有的神采。

“怎么回事?难道这回吏部派来的是个重要人物,所以安排了高手过来保驾护航?”

打量许久以后,易凡悄然退了出去。

他感到府衙中的一切都有些异样,但又说不清楚是基于什么理由来怀疑。

“可是不认我的印章,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站停脚步想了一想,易凡决定再次回去观望一下新来的镇丞,他要看看这个敢于无视他信笺印章的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翻身上墙,易凡才刚附上墙头,又猛地藏下了自己的脑袋。

他惊奇地发现,院子中竟然有一众蓝色长衫的怪人正和府衙中的捕快有说有笑地从房间里走动出来。

“那不是留白说的幽蓝魅影的真身吗?”

确认地再看一眼,易凡确信,那就是留白曾经见到过的怪客,披着蓝色长衫,头顶上戴着的是垂有黑纱的斗笠。

“他们怎么会出现在府衙里面?”

“那么先走了。少爷现在用不着我们,我们应该回去好好地练练杂技,等到少爷有需要的时候,再来一场精彩的演出。”

摆摆手,蓝色长衫的怪客们卖弄着自己的绝学,从袖中抓住一把米粒,吹一口气,生出袅袅的云烟,而后手掌朝向墙壁的方向,云烟便自主朝着墙壁扑去,速度快得如利箭一般。

易凡连忙从墙下躲开,闪避到一旁的巷子里面。

但见云烟扑在墙壁以后,朦朦胧胧地好似透出一条通往仙境的道路,里面金碧辉煌,有仙鹤游转的痕迹、还有一角华丽的殿堂楼宇,但再深处,便看不清了。

怪客们列队走进当中,最后一人走过以后,云烟便消散不见。

这时易凡再赶到墙壁边上,伸手触摸墙壁,发现完好如初,并没有任何的异常。

“怎么回事?那些人是怎么穿墙出来的?从他们的对话里面,能听出他们是专门耍把戏的,难道用的是障眼法?”

转转眼色,易凡又生出了想法。

“如果用的是障眼法,那他们一定没有走远。”

竖起耳朵倾听,易凡顺着最近一处的动静起身追赶过去,消消十数个眨眼,便赫然见到有一行蓝色长衫的怪人,正在酒楼外面悄悄用水壶偷酒。

“少拿一些,不要耽误了赶路。”

“没事,少爷说了最近用不着我们,让我们找个地方好好休息。”

“万一喝多了酒,别人撞见怎么办?”

“怕什么,稍稍耍一点手段,就能把他们吓退!”

“原来真的是他们在耍的手段,我还当是鬼怪突然现世了。”蹲低在屋顶上,易凡紧密地关注着怪客们的一举一动,现下他已知道,府衙中的那些人和这些怪客都听命于一位“少爷”,可那位“少爷”想要什么、想做什么,他都还不得而知。

“且听听,看他们喝酒后会说些什么。”

“真香呐!好久没有喝酒了!”怪客们兴高采烈地往水壶中斟酒,一边不时地用手掌挽起酒水放在嘴边用舌头舔舐,很快,一坛子老酒见底,怪客中有人掏出几个铜板丢在了桌面,“哈哈哈哈,还给老板赏了点酒钱!”

“给他就算是对他的恩宠了,要不然,连这几个铜板他也没有!”

“小点声!该赶路了!”

“走!找个安静地方喝酒去!

怪客一行在腰上系好酒壶,跨着脚步便往城外走去。临近门关的时候,他们也没有停步,往门关上摆摆手示意,再度施展了云烟开道的把戏,走进雾蒙蒙的世界。

易凡见状,连忙越过墙关,出到城外闻声尾随追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