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2章 八方密卷(九)

“你把他放下来!”我的心止不住颤抖。

邓高继续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做么?”

他的声音变得愈加尖利,阴冷。他的阉人属性,在这一刻暴露无遗。

我无力而厌恶地阻止他向我夸耀这个奇思妙想般的刑罚,“低声嘶吼,“我不想知道。”

我不忍往窗里多看一眼,而重山断断续续气若游丝般的痛苦呻吟不断刺激我的耳朵,让我几近崩溃,他每天就是这样被折磨的么?

“让我进去看他,你把他放下来!”

邓高再次把我逼到窗口,“你看,他比我想象中可笑多了!有一天,他就是这样装死,企图逃出天牢,连我都差点被骗了。我可急了!我心想,要是他死了,我拿什么引你回咸阳呢?所以,我只能变得更加小心,没事就把他拎起来看一看,这样,我就知道他到底是不是真的死了。”

他肆意大笑。

幽暗的烛光照在他脸上,一半黑,一半亮。

“你简直就是魔鬼!”我一声大吼,感到自己的声音在颤抖。

可邓高却纹丝不动,无动于衷,沉浸在他自己的扭曲里。

我厉声质问,“这就是你再三推脱不肯让我见他的原因吧?”

邓高不屑一顾,转而忽一脸谄笑,“早知道你是唯一入过地宫的人,当年我就不该一念之差,让你们逃走。”

“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他忽然往前朝我逼来,一脸狡猾。

我下意识往后退两步,狠狠瞪着他。

“你不想知道大公子到底是怎么死的么?”他“呵呵”笑起来。

我的头嗡的一下炸开。

邓高紧逼道,“你是他的未婚妻啊,应该要知道的。”

我不停摇头。

那一刻,我觉得自己才是被邓高关在这座牢笼里面的人。

“我问他,把八方密卷托付给谁了,他宁愿咬断舌头也不肯说一个字。我只好让他知道那杯毒酒有多可怕,我要让他亲眼看看和我作对是什么下场,灵均宫上下百余人,全部在他面前一个一个倒下,七窍流血,肠穿肚烂,全都,死不瞑目,是真的死不瞑目!一双双眼睛,都睁着,还淌着血——”

“邓高!”我疯了,不顾一切朝他扑过去,“为什么你要杀他!他是先帝最喜欢的儿子,先帝那么信任你,你却杀了他最心爱的儿子!”

邓高死死扣住我的手,面目变得狰狞起来,“信任?不过是把我当成高兴时就赏,生气时就罚的玩物而已!我这一副不人不鬼的身躯,拜谁所赐!凭什么他生下来就是君,我生下来就要做奴!”

我不屈地瞪着他,泪流满面。

“他最后一口气,居然是警告我不要打八方密卷的主意,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怎么从他心爱的儿子手上保全我的性命,伯辰上位,我就只有死路一条!你懂吗!”

他的双眼瞪得如铜铃一般,布满了血丝。

我不再怒吼,而是痛心道,“你承认矫诏了?”

邓高一把甩开我的手,甩甩衣袖,不屑道,“现在追究有没有矫诏还有什么意义呢?”

我忍不住冷笑,泪水混杂着心酸一齐涌出。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大公子会死在邓高手上了。

好人会死是因为有恻隐之心,会对敌人手下留情,以致后患无穷。而坏人,只会对他的敌人赶尽杀绝,为的高枕无忧。

我上当了。

邓高是故意打击我,只要我表现得越脆弱,他越能将我操控。

等我明白这一切,便再也不怕了。

我麻木地擦掉眼泪,收起一切悲愤,咬牙道,“你的这些丰功伟绩,我一清二楚不必赘述。”

我在心中暗自发誓,“你一定会不得好死!”

邓高肆意笑起来,道,“老夫看出来,你比大公子聪明。他犯过的错,你是不会再犯的。如果,”

他忽然将语调拖长了,贪婪道,“你肯将八方密卷交给老夫,那么,不仅赵重山的罪既往不咎,还赐你乔家世袭侯爵,如何?”

我立刻心领神会,老狐狸终于露出马脚了,怪不得赢桑和霍沂都防着你。

哼!

“八方密卷是东秦的,也就是当今陛下的。交给你,于理不合。”

邓高便道,“老夫身为禁卫军都统,掌管内宫一切事物,又兼郎中令,辅佐朝中大小政务,可见陛下信任。由我亲自将八方密卷呈给陛下,再稳妥不过了。”

我便冷笑道,“不知陛下听了大人方才一席话,会作何感想。”

邓高便又翻脸,凶狠道,“如果,你想要赵重山活着出去,就按我说的办。”

我不由得看了一眼铁窗,冷冷道,“那你先放我进去。”

邓高答应了。

铁门一开,我忙奔到重山身边,一边托着他的头,一边急切地呼唤他的名字。

他气若游丝,眼皮微微颤动。

“快把他放下来!”我急了。

邓高便将他重新放倒在地上。

我轻轻抱起他的头,试着将他唤醒,“重山,你醒醒,是我,我来了。”

我的眼泪滴在他深深凹陷的脸颊,他微微动了动嘴角,喉咙里吐出一两个字,“清,华。”

他艰难地撑开双眼,可眼神迷离,我看到他用尽全力抬起微微抬起一只手,到了半空忽然垂了下去,我一把将他的手紧紧握住。

“我是在,做梦么?”他躺在我怀里,似呓语。

“不是梦,你好好看看,真的是我。”

“你怎么来了?”他每说一句话,都要用尽全力。

“我来救你。”我尽量让自己显得平静,不慌张。

他没有回答,似乎又昏迷过去了。

“重山,重山!”我很害怕,不断唤他。

忽然他好像有了力气,艰难地从我手上爬起来,便把我往外推,“我,不用你管,你走!”

他的手推在我身上,力量太微弱了,根本就动不了我,可他一遍又一遍这样做,眉头痛苦地拧作一团。

“怎么了?”我哭着问。

他垂着脸,喃喃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你不是,收到我的休书了么?”

我心一沉,颇受屈辱,哽咽道,“收到了。”

他幽幽道,“那便意味着我们,桥归桥,路归路。”

我的眼皮一沉,数行泪一齐滚落。

“你还来干什么?你走吧!”他又推我,说完这句话,就又倒了下去。

我忙把他重新扶起来,红着眼道,“我懂了。可我,还是要救你的。”

他像一头生病的暴怒的狮子,对我狂吼,却没有什么声音,只能拼命地张牙舞爪,其实也不过是瞎晃几下而已。

“救什么救,你都自身难保了!你走,我不想看见你!”

铁链嚓嚓作响。

这一幕,似曾相识。

我泣不成声,想了许久,在他耳边道,“我拼了命要救你,是因为不想孩子一出生,便没有了爹。”

同类热门
  • 君心楼之泊尘梦君心楼之泊尘梦梦醒已|古言我,沈君烈,江湖第一公子,君心楼圣主,18岁便成江湖霸主。就在这年我离开君心楼,江湖再此掀起一场腥风血雨,暗处的敌人又会上演什么戏码,离开君心楼让君涟引出敌人,为利益,牺牲的是什么?是亲情,是友情,还是爱情,如果一个人的婚姻都能成为筹码,那我就是那个筹码种下的孽,颜涵楚,洛轻瑟,叶梓杺,只可惜身在泥潭不可自拔,接近我,你又为的究竟什么?阴谋直到知道我的故事开始……战,终归田园山水…….
  • 穿越之娘子有才穿越之娘子有才流沙|古言她一个现代高智商青年难道还玩不转穿越的生活?被虐?她可以忍。被羞辱?她也可以忍。但是共事一夫?对不起,姐忍无可忍!N年后他厚颜无耻地来说她是她妻?她好像没这印象。她是他孩的娘?那是,可那又怎滴?谁规定孩他爹就要和孩他娘在一起?萌娃说,爹,我很同情你,但想和我娘在一起,不好意思请排队。(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莫王绝宠:穿越之爆笑璃妃莫王绝宠:穿越之爆笑璃妃xu洛溪|古言穿越,萧璃儿表示很无语,自己不就是捡到个免死金牌嘛,都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呢!就来到了这个历史上没有的王朝,虽然很伤心回不去见爸妈了,但也没办法,那就看我萧璃儿怎么在古代混的风生水起吧!——不过……这人是怎么回事,老管着她,不让她做这也不让她做那,于是萧璃儿忍不住破口大骂:“你怎么管那么多,连我爹都不管我,你是我谁啊!”某人勾唇一笑,妖孽非凡,“为夫当然是你的夫君了。”萧璃儿……
  • 空余一座城空余一座城苏陌箬|古言“可可,朕不许你离开朕。”莫离抱着秦可可,紧牵着她的手。“皇上可可不会离开,可可会变成太阳,会一直陪着皇上的”秦可可看着眼前的莫离,伸出另一手,笑着想把莫离的样子记在灵魂里,终究没成功。“不,可可,你给朕醒过来,你看看朕,看看朕啊,朕还没去你的家乡看过,你说过你会带朕去看得啊,你醒来啊。”莫离紧紧的抱着她,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莫离却如常人一般,痛哭着。平民甲:“听说了吗?两天前皇后去世,皇上退位于太子了。”平民乙:“不会吧,我咋听说皇后也不是死,只是患病,皇上退位寻找名医救治皇后啊。”坐在角落里喝酒的人捏着手里的香包,苦笑着,“可可,我如今不是皇上了,可以去你家乡了”窗外的太阳更鲜艳了。
  • 穿越大唐之夫荣妻贵穿越大唐之夫荣妻贵墨妖|古言十八岁便穿越,睁眼时已经在大唐。历来流放之人才呆的岭南荒蛮之地,难得一个宁静的小村庄。一个酒坊主的小女儿,季淑曾经以为这会是一篇种田文。却谁曾想,一朝事破,她沉默少言的少年夫君竟然是海内沉冤、无人不知吴王恪的嫡长子!
  • 第一夫人嫡女毒妻第一夫人嫡女毒妻云芙颜|古言第一次见面,她安安静静的看着他,他冷冽警告,“小丫头,别想把将军府拉进这趟浑水里。将军府,你动不得。” 后来慢慢接触,她生气的看着他,“别想拿吃的收买我,我不吃这套。” “哦?你不想吃点心,难道想吃我。” 他凑近她的脸庞轻声说道,就像情人之间的丝丝窃语。 到后来他对着被他挑于马下的紫衣男子说道,“这万里河山归她,而她,归我。” 最后的最后他把她压在床上,“阿暖,即使这世上有千千万万个与我有缘的人,我会选择你,也只会选择你。”
  • 赌妃难求赌妃难求应悦尘|古言明明是正室的女儿,渣爹却不闻不问,小妾女儿欲飞上枝头,对她痛下杀手。黑白无常勾错魂,当她炮灰来凑数。来世,我要十赌十赢……十赌九赢吧我要身强体壮!……借尸还魂还要求这么多,我们尽力吧我要逆天改命!……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 宠冠六宫:本宫要退货宠冠六宫:本宫要退货炫天舞|古言赵莲穿越系列的第一部。赵莲:喂喂,某系统的客服吗?我要退货,我明明订购的是终生无忧穿越皇后套餐,为什么我却穿成了侍女啊?客服:接通中,您排在第九千九百九十九位,请稍后。赵莲:我靠,你们(……(……*……%&*()&……*&(*&%&*((……*赵莲:既然系统靠不住,又穿不回去,那就只好我手动变成皇后娘娘了。用我无敌的美貌……喂!为毛皇帝还这么丑啊!不行,我要退货啊。客服:接通中,您排在第九千九百九十九位,请稍后。
  • 将军家的小娇娘将军家的小娇娘女王不在家|古言阿烟知道,虽然萧正峰现在不过是个三等武将,可是将来却是要封侯的,位极人臣,权倾朝野,那是谁也想不到的风光。她是没想到这一世,这人竟然来自己府中求亲。这算好事,还是坏事?阿烟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不是吧……嫁给一个粗鲁的武夫,她还真有点怕呢……
  • 王爷勾勾缠:俏妃别想逃王爷勾勾缠:俏妃别想逃火山火兰|古言刚穿越就要成亲?怎、么、可、能!!三十六计走为上计逃婚??既然女主都逃了,那他安凌王不逃的话。太没面子吧,那就一起出逃吧。逃婚路上遇美男,纠纠缠不放。非但可以拜师修炼,升级打怪。还俘虏到了一个绝色王爷!【情节虚构,请勿模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