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36章 对阵截教

“请抽到甲签的势力派人上台比斗!”玄都大法师看各方势力都抽到了自己的签,并回到自己的席位之上,立即开口道。

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抽到甲签的居然是巫教和妖教这两个死对头。

而巫妖此次的带队之人分别是祖巫巫十三和妖师鲲鹏。

得知对方就是自己的对手之时,眼神均是一亮,时隔十万年,是时候战上一场,看看对方有何长进。随即均是派出教中最强修士应战!

妖族走出乃是一中年褐发修士,一脸阴冷,身着一墨绿色道袍,周身妖气弥漫,显然是道行深厚的大妖。

巫族同样走出中年修士,身材甚为魁梧,茂密的黑发如同雷击一般,根根径直,赤裸着上身,下身被不知名的兽皮覆盖着,一股煞气萦绕四周,亦是巫教中的大巫。

两人走到广场中间,尽管都恨死对方,但还是各行一个修士礼,表示打招呼。

“妖族,冉锐!”

“巫族,相柳!”

接下来自是没什么好说的!

一股妖气冲天而起,转眼间蓝天白云已是妖云密布,充斥着种种阴翳之感。同样凝厚无比的煞气充斥天地,杀机之重,肉眼可见。妖气与煞气一东一西,互不相让。

这时妖族的冉锐率先开口道:“妖应天地交合之气而生,为天地之子,妖之道,吸日月之精华,夺天地之造化,妖法无穷无尽,弱肉强食,适者生存!故道为亦是如此,道无常,妖有形,大可遮天蔽日,小可藏于芥子之间......”

同一时间,相柳同样开讲巫之道。

“巫乃盘古正宗,为盘古父神后裔,生而掌控天地规则,修肉身之道,悟通无上巫术,上得九霄,入得黄泉,纵横八荒六合,以杀止杀,吾等身死,如灯灭,回归父神怀抱,不入轮回,但死亦何惧,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此乃巫也!道便是逆,杀出生路,故道有常,在吾等手尔......”

两者所讲之道,可谓针锋相对,互不相让,天空之中的妖气和煞气随着二者所讲演化出种种道形,同样挣抗不休!

斗道之凶险,比之斗法还要凶险异常,若是被对手的大道说服,就算侥幸不死,亦是大道有痕,日后再无寸进,甚至随着时间的推移修为倒退,至于最终如何,全靠各自机缘,若是得大机缘,自身大道涅槃重生,好处自是数之不尽,反之难免身死道消!

所以修士一般要么斗法,要么论道,甚少有斗道的存在,而次打着论道大会的旗号,居然举行斗道的比试,显然别有用心。

冉锐和相柳的比斗可谓是十分激烈,毫无留情之意,最后妖气化成冉锐的本体,乃是一遮天蔽日的九眼黄羊。

而煞气则是化成相柳的本体,蛇身九头的巫态。

本体演化大道威力更上一层。这场比斗,足足耗时三日之久,实在是双方太过了解对方,很难短时间分出胜负。

忽然,天空的种种异象消散一空,而广场之中冉锐和相柳,同时一口精血喷出,显然是身受重伤,谁也不比谁差,但却可以恢复,只是恐怕接下的比斗无法参加,必须静修调养自己的道伤。

这时玄都再次来到场中,等二人稳住伤势,才对着冉锐和相柳微笑道:“二位道友,均是道法精深之辈,此局算是平局可好!”

二者一点头,算是默认,随后又运转一会儿功法,才走下广场,毕竟受伤太重,不能立刻移动。

而鲲鹏和巫十三则是狠狠地对视一眼,显然为没有击败对方而不服气,但好在自己这方的人员受伤虽重,只需静养就可以了。否则就亏大了,那可是经历过天地大劫的精锐。

玄都看见两人下去,便开始宣布下一场比斗:“下一场,请抽到乙签的双方势力派出弟子出场比赛!”

率先到达广场的弟子,乃是从截教的所在的席位走出,紧跟着便是从武道门的席位走出的弟子,无数道目光并没有看向有圣人坐镇的截教弟子,反而是看向武道门,这个成立不久的门派,同样亦是本次的论道大会中最大的黑马,太令人好奇。

而在场围观的修士何止百万,若是加上人族之人,更是数之不清,按理说就算擂台再大,亦不可能容下如此多的修士和人族众人光看,但是人教弟子早已在广场四周布置无数的空中投影之数,将广场上的一切映得一清二处,真是不得不令人怀疑,别有用心。

蓦然将,一阵欢呼自广场之下的人族欢呼而出:“武道门!必胜!邱地横武仙必胜!”

这是人族在为圣师的门派加油,更是在为经常出现在人族的邱地横加油打气!

而同样参加比斗的截教弟子却是少有人为之欢呼,大部分还是修道中人,由此可见武道门是多么的深入人族,难怪那几位圣人无法安坐,甚至主动前往人族传道。

截教派出的弟子,乃是通天教主亲传弟子,赵公明,祭出的乃是先天灵宝五颗五行珠,看来的教主的小翅膀却是改变不少,但个人的命运依旧无法动摇,上世赵公明就是用珠子的,这世其的十二颗定海神珠早已别教主收走,可现在居然还是在用珠子,只是换了一件先天灵宝罢了,命啊!而两人如此明显的落差太过巨大,就算是赵公明心性再好,亦是面色一沉,打定主意要好好教训对手一番。

而武道门派出的弟子,乃是阿宝的首徒,邱地横,乃是人族修士,面目清秀,身材略胖,与冷峰近乎同时拜师学艺,只不过冷峰是拜石敢当为师,而邱地横乃是拜阿宝为师,其实力绝不逊色冷峰丝毫,只是其嘴上的功夫要略强一些,还有一点邱地横并不是其本名,乃是其武号,教主成立门派之后,对弟子的名字做了要求,按天、地、玄、黄、宇、宙、洪、荒等依次下传,而其乃是二代弟子,所以用地字定武号,其真名为邱泽田。

“截教,赵公明!道友有礼了!”

“武道门,邱地横!道友有礼了!”

随后两人均是盘膝而坐,立即开始比斗。

赵公明因为之前憋着一口气,一上来就是全力以赴,打算好好教训对方一番,顿时三花聚顶,五气朝元,上清仙气,缭绕四周,深厚无比。

反观邱地横,只有一股意志凝聚在四周,常人根本无法看见,场中更是一片哗然,但却无法影响到其自身丝毫。

“上清大法,截取天道生机,为众生寻求一线生机,功德无量,观心之道,须是内观其心,心无其心。外观其形,形无其形。远观其物,物无其物。三者既悟,惟见於空,观空亦空,空无所空。所空既无,无无亦无。无无既无,湛然常寂。寂无所寂,欲岂能生。欲既不生,即是真静。真常应物,真常得性,常应常静,常清静矣......”

同样邱地横同样开始述道:“武者顶天立地,世之大丈夫也!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同类热门
  • 我真是大妖王我真是大妖王常书安|仙侠一千年以后的西游世界是个什么样?一个地球捡破烂的屌渣被一个老头忽悠带着三本蓝皮书穿越到了西游世界。悲催的落在了妖族地盘,成为了白骨精的徒弟,被其逼着前往花果山捣毁圣佛金身盗取圣佛舍利。从此踏上一条充满传奇的逆天之路。拳轰新天庭,脚踏旧地府。闯过女儿国,入过广寒宫。当从一代天妖王手中接过妖族大旗的那一刻,他被视为人族有史以来最大的败类。且看一个小人物如何在夹缝中求生存,最终登临巅峰。白骨洞(骨迷群):172771068
  • 至尊帝仙传至尊帝仙传一叶仙舟|仙侠一个平凡的少年因为机缘进入修仙界,认真修炼,打败强敌,最终成为修仙界的最强者,获得永生。
  • 步步惊凰步步惊凰浅小宴|仙侠作为四海八荒唯一一只五彩神凤,凤妩向来活得恣意。只是再恣意的生活也有被打乱的一天。比如,凤妩鞠躬尽瘁的养了夙渊这个小祖宗三万年,然后夙渊这个小祖宗吃里扒外的被天后家的小凤凰勾走了。三千年后凤妩出关,面对失去凤丹的三公主,出现动荡的天柱结界,以及不知所踪的夙渊仙君……当一层层迷雾揭开,三千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真相又是什么?
  • 碎镜天下碎镜天下酒糟|仙侠一丝情缘导致它借人身化形,让这本该无情的妖物踏上了一条时而温馨、时而悲凉、时而妖邪当道、时而人杰辈出的大路之上。他额头生镜可摄乾坤,他身长晶藤千变万化,他眼现天道看破万物,他悟情修行攀爬不停。上古有神种,降于天地间,童谣有云:万古一镜入世来,吉是凶来君莫猜,只叫一镜摄天际,生死由镜天难拆。
  • 渡仙桥渡仙桥柒月花开|仙侠仙与魔并立的时代...........当由天才变为废柴时,巨大的反差陨落了诸多潜力无穷劲的修仙,修魔者。任他千般嘲笑,却充耳不闻。天才的尊严容不得他人践踏。永不言败。任世间万般法术,坚信自己是最厉害的。修仙漫漫.....一旦踏上,决不回头。古雷仙陨落的秘密,修仙文明的悲哀史,是他们自掘坟墓,还是天道如此.........经历三重性格,经历三种人生,最后怎样冲破层层阻隘,走上那通往无上大道的独木桥.......
  • 这个土地很牛这个土地很牛东亭枫|仙侠三界崩溃六道乱,妖魔鬼怪到处窜,神仙凡人各参半,当个土地真困难。额......好吧,其实这就是一个小土地神混迹都市降妖伏艳的故事......
  • 仙殃仙殃罗猪猪|仙侠天之下仙有殃游寰宇极太虚不求长生苦,只教痴情不被多情误,修真小文一枚,多多包涵。
  • 妖战于野妖战于野带刀小书生|仙侠这是一个天神、人类、魔族、鬼怪并存的时代。这是一个以捉妖为乐,以杀妖为荣的时代。这是一个没有妖的时代。但是我,恰恰就是一只妖!我可能是这个世间,唯一一个独立、自主的妖。未来的时代,一定是妖的时代。我为妖时,神州万族,一切众生,皆在妖下。我为妖时,念我名号,有冤得申,有仇得报。我为妖时,一切外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 刹那仙途刹那仙途禾百川|仙侠执笔信手写天下,落字断句言生死 大道漫漫三千规,只取一条成洞虚 雷惊天地龙蛇蛰,金身渡劫求长生 盛气光引炉照烟,万象壶中炼洞天 小道士方明踏上了寻求长生的路途,长生!何其艰难,与人斗,与妖斗,与天斗,三灾九难,古往今来多少大能前贤死在了这条路上,又有谁知道,长生才是最大的骗局。 新手上路,前方高能
  • 花千骨之梦若桃花花千骨之梦若桃花一梦解千殇|仙侠你是世上最温柔之人,也是最无情之人。为了你,我一无所有。这满身的伤痕,都是拜你所赐。你我之间,早就恩断义绝。我努力了那么多年,却从来都是不懂你的。现在,不需要懂了,也不想要懂了。高尚情操?这仅仅是一个词?还是奉献出自己幸福,牺牲了自己的一切的人才会有的一种感觉?我此生心系长留,心系仙界,心系众生,可是却从没为她做过什么。我不负长留,不负六界,不负天地,可是终归还是负了她负了我自己。可是,明明是自己一手将她推给白子画的啊,可是,明明早就知道她会爱上白子画,可是,明明知道那爱的下面,是万丈深渊......为什么还是不顾一切的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