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39章

“阿枫,你醒了?”白迎雪首先高兴地说道,完颜枫伸手缓缓拉住迎雪的手,眼中含着宠溺:“雪儿,你终于想起来了。”白迎雪含泪点头“阿枫,我想起来了,我全都想起来了。”众人都高兴地看着二人紧握的双手,眼中闪着泪花。随后,迎雪又为完颜枫诊了确定他已经不会有生命危险,这才继续和众人聊之前的话题。

就在众人对南宫浩和吴老爷的关系猜测不定的时候,阿迭奇却突然说道:“王上,你可记得那下人来禀报吴老爷时,说的是什么了因师太啊,那应该是一个尼姑的名字吧?”

完颜枫一愣,也隐隐想起来好像有这么回事。一旁的白迎雪听到阿迭奇的话微微发了一会儿呆,看着阿迭奇说道:“你确定你没有听错吗?”阿迭奇摇摇头:“卑职确定,而且那名家丁并没有刻意放低声音。”梅香这时也出了声“姑娘,的确是这样的,当时我们都在吴府大厅。”

“了因师太?”白迎风喃喃地道,林婉仪却两眼一亮“迎雪,你可还记得那次南宫浩带咱们赏梅时去的那个道观?那里的住持是不是叫了因?”白迎雪点点头:“婉仪,你没有记错,我刚才也是想起了这件事,而且,我记得南宫浩当时说了因曾是京城的大家闺秀,是他母亲的好姐妹,家道中落才出家为尼的。”完颜枫却听得脸色一白。

那日小树林里吴老爷和那人的对话让自己以为吴老爷是祖父的人,可如果介绍南宫浩去吴府的是了因师太,那么这件事便有点不对。要么是吴老爷已经背叛了祖父,和南宫靖勾结在一起了,所以南宫浩认识吴老爷;要么那日小树林里他们之间的对话是刻意的,他们知道小树林里有人,故意说那些话,可是,这样对他们有什么意义呢?除非他们知道小树林里的人是自己,但自己自认轻功并不差,更何况那日的自己也是易了容的,梅香的易容术很高明,他们不会认出自己的;再或者,吴老爷本身和了因师太也的确认识,可是事情有那么巧合吗?

白迎风注意到了完颜枫突变的脸色”完颜枫,你可是想到什么了?“完颜枫把自己那日在小树林里看到的和听到的,以及自己刚才想到的对众人说了,说完还给了迎雪一个歉意的目光,而迎雪他们听完完颜枫的话也是充满怀疑。迎雪更是自动忽略了老王上想要自己命的信息,而是想到那日遇到的黑衣人,虽说是同样的衣着,但很明显是两拨人,如果一拨人是老王上的人,那另一拨又是谁的人?

众人探讨了一个多时辰,依然没能探讨出所以然来,看完颜枫也有点累了,白迎雪便安排好完颜枫接下来要用的药,告诉完颜枫自己要回去看看父母。众人这才惊觉白迎雪已经恢复了记忆,是该回去见过父母了。梅香出去吩咐了马车,白迎风骑马,三个女孩坐车,往白府而去。

白迎雪下了马车,站在白府的大门前,之前来到这个朝代之后的一幕幕便在脑海中浮现。父母对自己的好,哥哥姐姐对自己的好,老胡胡妈以及小玉对自己的好,如电影一样在脑中滑过,迎雪泪盈于睫.她拾阶而上,缓缓站在白府大门口,扣响了门环,一下、两下…门环的响声一如她此刻的心情一般沉重。

上一章第138章
下一章第140章
同类热门
  • 倾心许倾心许咩了个咩|古言这是一个关于成长的故事。《论异国生活如何造就二皮脸皇子之楚墨宸从心机正太变成厚脸皮腹黑的堕落之路》这是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故事。《腹黑皇子楚墨宸成功扑倒冷情郡主云沁雪之两人不得不说的闺房秘事》额……怎么画风不对。其实,我是一部正剧。男主腹黑女主聪明,有虐有甜有心机,正常取向1v1
  • 风逝泪若隐风逝泪若隐逆颜v|古言——你在哪,我就在哪,就算背叛全世界,我也要在守你身边。这是他对她的承诺。蠢蠢欲动的世界,无穷无尽的欲望,绝处逢生的感情,阴谋无处不在。当双眼被这个乌黑的世界蒙蔽,你还是你吗?我还是我吗?——如果可以,我真想抛下一切,和你浪迹天涯。这是她说过的唯一一句情话。只是,芳华殆尽,伊人是否还在那灯火阑珊处?你可知,风逝去后,泪也隐藏了。待到洗净纤尘,尘埃落定,且看她轻袖飞扬,舞出一段可歌可泣的绝美神话。
  • 暴君盛宠:皇妃无争暴君盛宠:皇妃无争颜笑笑|古言麦灵灵可悲的穿越了,还是因为玩儿游戏玩儿穿的。本以为她可以借这一世好好的享受一下装的滋味,却没想到穿越成不争宠的冷宫弃妃。从此她就走上了推销官棱翰的道路。“这可是皇上的玉佩,谁要?!”麦灵灵撑着脑袋,手里拿着某种马送的玉佩,眼睛瞪得大大的,不屑的看着一众妃子。官楞汉则是在御书房拼命地打喷嚏。她,被人针对。“皇上,臣妾是亲眼看到灵妃把肖妃推下莲花池的。”宫中肖妃一派的孟答应楚楚可怜的跪着求皇上降罪。她,面无表情的看着宫棱翰不解释。那一次,他赐她20大板和门禁15天。“朕没想到,朕如此宠你,你还是选择背叛朕。”他眼眶通红,手紧紧的掐着她的脖子。第二次,他不分青红皂白降罪于她。她为什么还是舍不得。
  • 蜀锦嫁衣蜀锦嫁衣女曌|古言愿得一心人,携手共白头。月痕就想遇到那个人,相约白首。舒放啊舒放,你此时在干嘛?天气转凉了,你是否添衣了?边疆的饭食粗糙,你是否吃得好?这日日的等待,竟荒芜了匆匆时光。我的嫁衣已成,你何时归来?琴弦换了几次,离歌唱了几回,连梁间的燕子,都成双成对,何时是你的归期?秋风起,黄叶落,瘦了伊人君知否?慢慢等,细细说,思君念君君未还。时间过得这么慢,你何时来到我的身旁。南山之巅种下桃树,现已成林,长成思念,待君归来,共看十里桃林艳艳!嫁衣的一针一线,都缝进了我对你的真情。待你归来,十里红妆,只为君披上嫁衣。沙场初肃,寒风呼啸;骐骥归期,终有君来!月痕在十里桃林,等啊等,最终没能等到嫁给舒放的那一刻。
  • 快穿:npc都爱我!快穿:npc都爱我!玖阑夜大人|古言施光知狗血的被雷劈中而狗带了!更狗血的是她和一个傲娇、腹黑又没有节操的系统成立了契约!从此她的使命就是:以女配之姿,斗白莲,虐女主,扑倒男主,扑倒男主!修仙界斗嫡姐,女尊夺嫡大战,西方世纪吸血鬼各种世界的穿越,禁欲师傅、腹黑王爷、神秘公爵、霸道总裁系统在手,男神我有!
  • 废柴逆天:朕的江湖妃废柴逆天:朕的江湖妃芸绫咛|古言天空一声巨响,舞台射台“哐啷”登场,把海政文工团的演员尹筱晓一下砸到了古代,死里逃生成了七秀坊掌门唯一的弟子。她只想逍遥快活的做个小弟子,却不曾想一夜之间门派覆灭,她要担负起整个门派的荣辱兴衰……他说:“我会一直护你周全,直到生命的终结。”她信!哪怕面对门派覆灭,面对整个江湖的追杀,面对尔虞我诈的后宫,她始终相信,他会一直在。“对不起,我来晚了。”他见她伤痕累累奄奄一息,自责内疚。她微微一笑:“不晚,我知道你一定会来。”【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绝世傻妃不好惹绝世傻妃不好惹于妃|古言前生,她是一个父母双亡,被家族赶出去的孤女。在无家可归的处境下,她决定凭借自己的努力,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然而,天意弄人,竟然在她坐在江边想出路的时候,被一个傻小子误会成想要跳江轻生,扑上来救她。然后,她非常壮烈的被推入了江中。再然后,她莫名其妙的变成了相府傻小姐……前世人,今生事。当她卷入风姿妖娆的后宫中,看她如何在尔虞我诈的后宫中斗智斗勇,生存下去。(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乱世权宠:王爷醋劲有点大乱世权宠:王爷醋劲有点大心随所愿|古言一纸赐婚,她穿上了嫁衣,本打算暗戳戳的下个小毒,让病弱的夫君见见阎王,好做个逍遥寡妇。 哪成想竟意外的收获了温润貌美老公一枚。 只是, 南宫嫣然看着眼前满身酸意的狗皮膏药,仰天长叹。 说好的身娇体软易推倒呢,说好的温柔大度惹人疼呢。 怎么就变成了个大醋缸、缸、缸…… 这是假的吧、假的吧,假的吧! …… 醋缸日常一: “你们关系很好?” 某女一愣,低声嘀咕,“什么眼神。” “嗯……” 从牙缝中挤出的一字,阴森森的有些冷,某女一个哆嗦,讪笑着开口,“诶呀,就是从小一起偷鸡摸狗的破关系,不好,不好。” 醋缸日常二: “你看了他。” “哈?” “你看了他……”某男委屈,酸味一时飘香十里。 某女咬牙,“他那时才五岁,五岁!” 醋缸日常三: “他公然像你表白。” “哦。” 某男抿嘴,翻了的醋缸已经飘香万里,“他公然像你表白!” 某女白眼一翻,点了点某男手中提着的人形物件,“哦。” …… 古言为主,穿插玄幻情节,不喜请绕道,么么哒
  • 相公太腹黑:娘子乖乖就擒相公太腹黑:娘子乖乖就擒醉小|古言欧阳璃有三大爱好,美男、美食、美酒,最大的梦想是打败那个黑了心肝的人。可是被欺负的却总是自己,只能跑路了。可怎么逃跑都不安生呢?看着眼前的红衣美男她只想说一句,“太坑爹了”看着各式各样的美男,吃着美食,品着美酒,欧阳璃感觉最快乐的事。可是,美男不是我的,美酒是偷来的,美食是美男的,她自己什么都没有,连衣服都是借的。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仰天大骂云腹黑,但是现在连天都看不到。从此以后,欧阳璃收集美男的过程就开始了,没办法,打不过他,就只好整一堆美男气死他,多好的一个主意,一人一拳也要打败他,云腹黑你给我等着。
  • 兰陵王:仙狐篇兰陵王:仙狐篇丸子杀手|古言一千四百多年前,北齐、北周两王朝相争,北齐传奇英雄兰陵王和天女杨雪舞之间有一场缠绵悱恻、唯美动人的爱情故事,但。。。我们的主人公是杨雪舞小时养的一只天狐,且看此狐如何帮助天女和兰陵王取得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