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古言农女要翻身:四叔,娇宠小甜妻

第79章 被黑幕

听见楼小西的话中年男子脸色十分失望,一安却拿起楼小西写下字研究了一会儿,才说这种字他从未见过,更不是古书上所有的,也许这丫头碰见的人是一个世外高人也不一定。

毕竟一个人的字体自成一派就已然成了世上最顶尖的存在,大多是流传千古的不世之材,就是世上的大儒都是临摹先人的帖子开始练笔,像这种自创体系在历史上根本是凤毛麟角。

所以一安才会认为楼小西所谓的先生才是不出世的高人!

听见一安的话他的主子这才明白为什么楼小西会表现的这么古怪了,穷人家的孩子会识字本就是让人惊讶的事情,更何况这丫头还能出口成章,再加上那种新奇的字体,让他已经信了几分。

只是道可惜了没有与她的先生相交。

门外被敲响,来拿纸张的白衣少年收起诗词退了出去。

白衣少年端着手里的纸张往玄号房去,却见一间厢房骤然打开,里面的人出来时和白衣少年撞在了一起,少年手中托盘掉在地上,撞人的男子一顿,上前捡起了地上的纸。

白衣少年正要告罪时却听门内有人走了出来,入眼的是女子的绣鞋。

“二哥,怎么了?”

女子声音清脆如黄莺出谷,带着疑问和惊讶,见到二哥手里的诗词眼睛一闪。

“这是……”

男子看了一眼白衣少年询问对方这诗词是哪号房出的,得知是黄字号时眼神忍不住闪了闪,看了一眼妹妹若有所思的脸让白衣少年等等,他这里也有诗词让他一同带走。

黄字号内。

随着时间过去一安忍不住皱起了眉头,看着依然不动声色的主子垂下了眼,暗中希望今晚千万不要出什么差错才好,要不然真是在自寻死路了!

直到听见老者郑重道。

“接下来这首诗词是老夫今晚心中唯一的花王赋,乃是少有的绝世之作,废话不多说,诸位且听我道来。”

老者的话让下面的人一阵骚动,有失望的,有兴奋的,有好奇的,就连二楼的好些窗户也打开了一些关注着。

“国色天香,幻化虚澄,饰缀锦川。

看黄英紫蕊,飞扬神采;

青烟翠雾,点染斑斓。

丽影娉婷,英姿窈窕,宛似琼瑶宛似仙。

销魂处,令百芳失色,艳却人寰。

东风不负朱颜。

怎笑我,多情亦枉然。

惜三春万茎,齐来笔底;

一时百种,难上毫端。

漫雅寻花,超凡览胜,豪气徒生吟啸间。

何须叹,且香游宇外,艳盖云天。”

老者年过半百,气势恢弘,念道最后一句的时候已然激动的胡须乱颤,双眼微红,极力想要表达自己心中的豪迈洒脱之情。

念完只见楼下徒然安静下来,那些原本没有被念到诗词不虞的人或者被点名之人都愣愣的看着老者,心中连连品咂这首夺得桂冠的诗词,有的人恍然,有人疑惑,有人与老者一般激动,最后只听一人站出来问道。

“敢问先生此诗是何人所作?”

“哈哈哈,这首诗词的主人乃是当朝尚书之女张大小姐今日的佳作,江山代有人出,才女之名实至名归!”

“没想到她竟然能写出这样的诗词!”

李翩然听见下面的人对张意这般赞赏眼里闪过晦暗,淡淡道,让身边的人把窗户关上,转身出门去了天字号房。

然而此刻在天字号房里的秦国公等人已经停止了讨论江南的事,对这首诗词也十分肯定,与萧四郎赵大人两人讨论这首诗词。

对于刚才下面的情况也看入眼中,认为其中有几个人还是不错的。

见孙女进来,秦国公笑着安慰道。

“看来这张家女娃对这次百花会早有准备啊!不错不错,有心了。”

任谁都能听出秦国公话里有话,张意本就是尚书之女,以往才名在外在京城已是拔尖的贵女,一般人家根本不够不上,就是配皇子也配得上,再加上这些日子太后娘娘常常召张思明这闺女进宫,多多少少还是传出了风声来。

只怕这张家闺女的心比天高啊!

要知道当今可是最看重有才学的女子。

因为大夏先祖是从马背上打下的江山,对于儒家那一套很是不喜,所以大夏自建国来女子的地位有所提高,女子一样能上马杀敌,做男人能做的事情。

就好比当今太后这般,垂帘听政数十年,当初先帝在世的时候凭着先帝强硬的手段太后够不着皇权,可是先帝一死,当今从兄长手里接过皇位,太后就借着秦相的手把持朝政。

除了当今性格柔然信奉儒道外也有太后性格强势的关系,如果不是皇位上必须是男子,只怕太后早已登位。

但也因为太后没有登位,才让朝中大臣对太后干预朝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也是因为朝中权贵有一半是支持太后的,另一半南人则是站在皇上这边的。

“哗啦一声”棋盘上的棋子带着怒气散落在地,中年男子看着地上的棋子冷然吩咐一安带楼小西离开。

楼小西就这么愣愣的被一安带出了赋韵楼,直到坐在马车上看着手里的荷包才回神来,神色震惊复杂,她没想到参加百花会竟然会遇见黑幕。

难道那人就不怕被人当众揭穿?

不过想到能进赋韵楼的人都不是普通人,对方肯定是知道他们的身份才敢这么做!

楼小西叹了口气,不过打开手里的荷包后让她顿时欣喜的抱着荷包躺在马车软垫上,张嘴无声大笑,又忍不住拿出来看了看,居然是两张五百两的银票和好几颗金花生,一颗最少也值几两银子。

这是一安上马车的时候塞给她的,让她管好自己的嘴巴!

楼小西赶紧把银票贴身放好,又把装着金花生的荷包藏在身上,她没想到她今天的运气竟然这么好,一首诗词换了一千两银子和几颗金华生,这可是想也不敢想的好事。

不过她又想到如果今晚没遇上黑幕,她其实也有这么多银子拿的,这么想着这银子她收的心安理得。

只是她不知道,在今晚银子才是最不值钱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