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言 haowin实用app下载

第4938章 老人就不需要爱情了么

“对了,忘记你已不是霍可儿,而是秦国的‘准皇后’了,也忘记了你是我的‘人质’,是要用你来换北疆的土地的。”他的目光瞬间如霜刃,这个女人为何非要激怒他!“不知这位‘准皇后’在大秦皇帝的心里分量如何?能抵多少的北疆土地?”
  在看到秦国未来皇后是可儿的时候,他就真的忘了早先的真正目的,以皇后为诱饵来换大秦江山!现在自己要做的是强大匈奴的地界,巩固单于的地位,儿女私情早就被他抛到脑后。唯一想要的就是强势的权力,剩下的也只有统一大漠的野心!
  “单于,你太不了解大秦皇帝了,你可知大秦后宫妃嫔多少,成千上万的美女,少了一个女人对于他来说,就如不见了一件衣裳。大秦皇帝怎么会用一件衣裳来换大秦江山了!”她沉静地看他,淡笑道。
  “是么?就算是‘准皇后’也如衣裳一般吗?”他亦沉静地注视着她。
  “是!”她果断的答道。“所以请单于不要徒劳!”
  “可儿!”他若有所思,低念她的名字,“对蒙策来说也是很有分量的吧!”
  听到他的这句话,她心里被重重击了一下,一时怔住无语。可儿和蒙策?她真的与蒙策发生过什么吗?对了,蒙策现在应该也在北疆了?
  “你没有失忆?”为什么一提到蒙策,她就心事重重。他极力抑制心中的愤怒,冷冷道。
  “单于,你绑的是阿房大秦皇帝的女人,想要的是大秦的江山,蒙将军与我、与这何干?”她紧抿着唇,平复心情,不能让他看出半分窘态!更不能让他用自己来要挟蒙策。
  “是么?那我看看秦国‘准皇后’在皇帝心中的分量重,还是在蒙将军的心中的分量重呢?哈哈!真有趣了!”他目光雪亮,怒色勃发,笑声里隐含恶恨!
  不,不能让他得逞!
  “我以为匈奴单于是个勇猛无比、光明磊落的血性男儿,打仗、征地靠的是真本事,要堂堂正正跟他在沙场院上决胜负。却不想你也是一个阴险的小人!若是你匈奴先人用知,必会以你为耻!”她故意讥讽。
  “是的,我本就是一个小人,用的都是见不得光的阴毒手段。你的激将法对我没有!”他早己听惯了旁人的嘲讽凌辱!人的本性也是会改变的,只有在死亡边缘走过的人才会知道,成为强者多重要,但成为强者一定要不择手段。
  他冷冷的俯视她,唇边的笑意冷的令人不寒而立。连可儿也看不起他了吗?看不起他不择手段夺来的王者之位吗?
  他上前捏紧她的下巴,俯身逼近。
  “你干什么?”她对于这突如其来的举动错愕了,惊慌向后退了一步。
  “我就这么可怕吗?”他震怒了,蓦然厉声大笑,“你这位秦国‘准皇后’不会还是处子之身吧!”
  “啪……”她羞怒,不及多想扬手甩上一记响亮的耳光。
  冒顿未料到,愣住,双目盛怒,脸颊浮现红印,“你好大胆!”他一字一顿的说着。凶恶的目光充满杀机瞪视着她。
  良久,他又大笑起来,“你果然是我认识的霍可儿啊!你知道打我你的下场如何?”
  她并不惧怕地回视他。
  “那就是你失去了你的自由。要关在黑房里渡过,直到用你去交换河套以北的地界。”他的眼眸被怒焰熏得赤红。“警告你,不要想逃跑,不然我不保证会不会杀你!”
  “你认识的霍可儿,可是怕死之人!”她嘴角笑意浅淡。
  他半晌无语,眼底一片冰凉,仿佛有无尽悲衰,无穷失意。本来是想让她在这里好好生活,没想到却发展成现在这种地步了。
  “好,我会成全你!”说完愤愤地转达身离去。
  接下来,她就被人带进了黑房,一连两天再也没出去过,除了送饭的,也再没有人进来。
  “上将军,匈奴有密函!”一个黑甲士兵从军营外飞速冲进来。
  蒙策正在与费斯、乌诺克商议进攻匈奴布阵之事。
  他眼眸越发幽黑,深不见底,似笼罩一层浓雾,“呈上!”匈奴此时送来密函,三十万大军来势汹汹,匈奴不知道也难,只是为什么要送来密函,是求合?但冒顿不是这种人,何况他才当上单于不久,怎会求合。他心里隐有不测这感!
  蒙策打开密函,骤然起身,“送密函的人可在!”神色惊喜交加。
  “是,还是营外等候!”
  “上将军,密函所为何事?”费斯与乌诺克都看向蒙策。
  “冒顿要用可儿换黄河以北之地!”蒙策低笑了一声,如斧削般的轮廓俊朗无比。至少现在知道可儿的下落,而且也来到北疆,暂时应该是安全的。只是不知是真是假。
  费斯和乌诺克不同的表情,发出一样的问句,“真的吗?”
  “把送密函的人带上来。”蒙策深遂的双眼仿如深雪渐融,如果可儿真的在冒顿手里,他会不惜一切将她带回来。
  很快一个身材彪壮的大汉进来,一身兽皮短裙,短靴,侧腰配着短刀。双眼炯炯有神的看着蒙策。
  “你回去告诉冒顿,如果可儿真在他手上,那他的条件我可以答应。但是我要先看到人。还要可儿一定要毫发无损。不然,匈奴可就要永远的消失在草原上了!”他颇有深意的说着。
  想到这长途跋涉的颠簸,可儿一定吃了不少苦,他蹙眉如剑的目光看着匈奴大汉。
  待匈奴大汉退出帐营,乌诺克边忙上前,“上将军,真的要用黄河以北的疆土换可儿姑娘么?”黄河以北的这片疆土可是他们血战了多少年,了多少战士的命换回来的,怎么就此轻易的让给冒顿。
  “疆土失去总有一天我可以夺回。”心爱的人失去了就再也不会有了。
  “可是,总要向皇上禀报,由皇上来决定吧。如果皇上开罪可是要满门抄斩的!”早就说红颜祸水!一点也没错,为了个女人,连江山都不要。
  “来回禀告圣上,时间太长了,我蒙策让给他的疆土,就自然会由我蒙策要回来。还要命令是我下的,皇上怪罪下来,也是我一个之罪。”现在他只想要可儿早点安全的回来,他深深体会到失去她,自己比死还要痛苦!至于冒顿他是完全不放在眼里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