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516章 他的确想杀了你

慕攸宁沉浸在夜冥绝热情似火的柔情中,好似要被他融化了一样。

就在她飘飘欲仙,昏昏沉沉的时候,就听不远处传来韩云柔的声音:“萧景瑜,你干嘛捂我眼睛啊?”

这突如其来的声响,将沉迷中的两人拉了回来。

夜冥绝松开慕攸宁的唇,有些不悦的皱了皱眉,他一个回头那凌厉的眼风透着寒气朝着那破坏了气氛的两人飞去。

躲在院墙后面的萧景瑜,不由的打了哆嗦,就听夜冥绝冷厉的声音道:“出来。”

萧景瑜满是无奈的看了韩云柔一眼,然后松开了手。

韩云柔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她昨夜受了惊吓,犯了病,醒来后就看见萧景瑜在守着她。

因为担心慕攸宁的安危,他们就想过来看看,哪料走到这里,就被萧景瑜给捂住了眼睛。

也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萧景瑜也是很无奈,他没想到会撞到夜冥绝和慕攸宁,情急之下就捂住了韩云柔的眼睛,却一时大意,忘了捂住她的嘴。

然后他们就这样被人发现了。

萧景瑜只能硬着头皮和韩云柔一起走了过去,他轻咳一声,努力让自己保持轻松自然模样,温声道:“慕姑娘,你没事就好。”

昨夜之事,是他始料未及的,他和韩云柔本来在大殿内诵经,结果就被一群僧人给袭击了。

好在夜冥绝赶得及时,不然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慕攸宁想到因为自己连累了他们,有些愧疚:“都是因为我,害你们受苦了,你们没有受伤吧?”

萧景瑜摇了摇头。

一旁的韩云柔想到昨夜的惊险,还有些后怕道:“慕姐姐,是我不好,如果不是我要来这里,就不会发生这些事了。”

慕攸宁的确也想到了这个问题,按照韩云柔的说法,是有人引导她来这大慈悲寺,看来所有的一切都在对方的预谋中。

他们所有人,都成了棋子,若说无辜,那应该是萧景瑜了,他是被她硬拉来的。

慕攸宁敛住心思,笑道:“不关你的事,都过去了,幸亏你没事,不然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向你哥哥交代了。”

韩云柔听她这么说,越发的自责,她吸了吸鼻子道:“应该是幸亏你没事,不然凌王殿下估计会杀了我。”

自从摄政王逼宫失败之后,凌王死而复生的消息,以及他和国师之间的关系,整个西越是无人不知。

甚至有人说,凌王冲冠一怒是为红颜,所有的一切皆是因为凌王要为慕家洗冤所谋划的。

夜冥绝冷笑一声,阴森的声音道:“他的确想杀了你。”

韩云柔打了个激灵,看向夜冥绝,顿时被他身上气魄所震慑住了,她只觉得这气势和这张脸真不搭。

明明长的俊美绝伦,偏偏给人一种危险的感觉。

她咽了咽口水,缩着脖子退到萧景瑜身后,拉了拉他的衣袖小声问:“他是谁啊?”

萧景瑜耸了耸肩道:“他就是凌王殿下。”

“啊!”

韩云柔吓得双腿一软,魂都快飞了,她脑海中一片凌乱,不是说凌王戴着一块白玉面具,容貌丑陋吗?

可眼前这男人明明美的不像话好不好?

他们确定是同一个人?

同类热门
  • 半月缘半月缘声如铃塞|古言原为公主的她,经人迫害,家园被毁,亲人被害,侥幸活下来,失忆的她流落异乡……
  • 田园小医女田园小医女林锦|古言她不幸穿越,代姐出嫁,照顾瘫痪的男人不说,还要养着一个小包子。他沉默寡言,想要给她自由,却不想她不离不弃的陪在他身边。那时,他便想,她就是他的全部,世间对错全都不管,唯娘子命是从。--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丞相大人,吉时已到快来拜堂丞相大人,吉时已到快来拜堂七里珊瑚|古言沐音音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女侠,因为她曾经凭蛮力举起过一只名为“大名”的鼎;叶丞香是吴国“赫赫有名”的丞相大人,因为有一次皇上无意中看到了他的名字,大吼一声:“有个性,朕喜欢!”花灯会上,凑热闹的沐音音一眼就看中了台上侃侃而谈的丞相大人“这就是我的菜啊~”
  • 落雨三千落雨三千静穆水惑荼|古言叶的离去,不是因为风的召唤,而是因为树的不挽留。当叶无忧失去落雨纤的的时候,他才知道,有些事总一开始就错了。可是当一切从头开始,他依然选择放她离开,他说,有些事是命。偏偏,她不信命。偏偏,就认了命。
  • 穿越之庶女为妃穿越之庶女为妃白静轩|古言昨天晚上临时接到一项紧急任务,到这里追捕某个境外恐怖分子的成员。没想到一到就遭到了对方的埋伏,显然有人出卖了他们的消息。于初秋同去的所有队员都没有能活着出来,她却仗着高人一等的搏斗本领和敏捷准确的枪法得以幸存,不过也身受重伤,她在获救之前就昏了过去,结果穿越了。【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四朝妃后四朝妃后慕容瑞娭|古言某天,大臣终于忍不住问云笺:“皇后娘娘,您觉得皇上是怎样的一个人?”云笺浅浅一笑,扇子半遮羞怯的容颜:“皇上啊,他十分爱笑......”大臣:早朝上总是绷着脸的那是谁?“他害羞的时候特别可爱......”大臣:卧槽,面瘫也会害羞!可爱?“他最喜欢吃我做的糯米甜糕......”不给吃就扮可怜。大臣:皇上最不喜甜食,这是谁传的!忽然云笺发现遗漏了最重要的一点:“他的手工活很好。”大臣:“手工活?”恍然大悟,“皇上亲手做制弓弩却是无人可比拟。”云笺轻摇手中团扇,脸上但笑不语然而内心却无比得意:皇上他的绝活就是——刺绣。
  • 冥府恋爱纪事冥府恋爱纪事忘途思蕊|古言阴阳使蒋晟竑:“没事塞个女娃娃过来,这不添乱嘛?” 孟婆:“你那不是一直很乱嘛。” 蒋晟竑:“那我随便折腾了你别心疼。” 孟婆:“随意。” 蒋晟竑:“那不是你选定之人吗?!”(抓狂)“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随便!” 孟婆:“随便一点好。” ………… 蒋晟竑:“你好好好学,叫一声苦就把你赶出去!” 水黛:“是……” 各种课业,各种刁难…… 这个女娃娃好像还不错,糟了,是心动的感觉…… 蒋晟竑:“吃荔枝吗?很甜。” 水黛:“……不吃。”一般有毒。 蒋晟竑:“今天要去城郊走走吗?” 水黛:“不了,课业还没做完。”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往日造的孽,这下子怎么挽回小美人的心? 五殿主阎罗王之侄蒋晟竑漫漫追妻路……不怕,咱时间长得很……
  • 美人有毒:王爷溺宠太撩人美人有毒:王爷溺宠太撩人天紫|古言她醒来后,一天做了三件坏事:第一,诱拐了只猴子做导航,第二,忽悠了俩强盗的口粮,第三,扒了某男的衣服当豺狼!猴子把她当主人,强盗把她当女神,某男人抓住了某个小女贼,说:“扒了我的衣服,就得对我负责!”某女冷哼一声,“我救了你一命,就是你的再生父母!”某男低低一笑,“那我得好好‘孝顺’你!”
  • 乱世朝廷乱世朝廷寒冰之皞|古言男主付东流穿越时空,回到古时。练武功,得美女,却发现惊天秘密!但他还是平静下来,最后成为国君。
  • 神棍医妃:王爷,别乱来!神棍医妃:王爷,别乱来!梨阿九|古言大喜之日,新婚之夜帝景容一脸温柔,“小烟儿何故如此痴情的看着本王?”某神棍:“王爷您印堂发黑,恐有血光之灾啊!”某王爷笑的温柔,“小烟儿莫怕,大喜之日,自然是要见血的。”顾芷烟目瞪口呆的看着替她宽衣解带的某人,弱弱的道,“王爷,说好的假成亲的……”“嗯,”帝景容扬唇浅笑,“不这么说,寡情如烟儿,又怎么肯嫁给本王?”她本是神秘医药世家的最有天赋的继承人,一朝穿越,来到这异世,本想安度过一生,不想却招惹上了妖孽摄政王,从此过上了斗智斗勇的……有子有女的……好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