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九游会网站数字货币

第502章 虚空圣龙

褐芒直劈而下,朝着天一头顶的金光破入,‘嗤’的一声轻响,就有如一块织的密密实实的绸缎被割裂了开来。
  台下一阵惊呼,却看见那道道金光一阵摇曳,被那褐芒劈开后却不消散,反而有如波浪一般又转身涌上。
  那褐芒入内之后,顷刻间便被围了起来,去势却是越来越无力,终是在离天一尚有半尺多的距离外被挡了下来,微微的一跳之后,便化出了原形,却是一二尺来长的飞剑。
  看这飞剑先前的气势,也乃是件极好的法宝,却被天一徒手接下,台下顿时掌声如雷,天一面露得色,方想拱手致意,却听见头顶处传来一声声霹雳炸响,顿时火光大作,一股巨力随着滚滚热浪涌来,顿时震的他气血翻涌。
  天一暗叫一声不好,已是运起全身的灵力,头顶金芒大作,将他整个人都护了起来,但那力量就好似一座小山正从头顶压下一般,重若万斤,己不是人力所能抗,饶是他十二重金光衡天界厉害,却也难以支撑,重压之下,金光未散,但身上的骨架却发出了啪啦啪啦的声响……
  台上,顷刻间便烟雾弥漫,一声声如雷般的巨响还不断的自那烟雾中传来,其中,还有点点金芒闪动,周道儿早已跳到了远处,捂起了耳朵笑嘻嘻的看着。
  许久之后,烟雾才慢慢平息下来,无人知晓方才究竟发生了何事,但只见那巨大的石坪上此时已出现了一个数丈宽的大坑,一道道尺宽的裂痕自坑边蜿蜒而出,将那石台分割的有如龟甲一般。
  此时坑内仍是烟雾弥漫、尘土飞扬,却也看不出那坑究竟有多深,但台上,除了那得意洋洋站在一旁的周道儿外,天一竟然已踪影全无。
  周道儿颇为不满的看了看面前的大坑,用脚跺了跺地面,嘴里嘀咕着:“还道玄心宗与那得意门搞出来的玩意总是童叟无欺、质量保证,却没竟然是这样的豆腐渣……”
  远处清风观坐处,渺空同赤峰子一起大大的松了口气,满脸的担忧顿时化做了一幅立马便要欢呼雀跃起来的神情。
  而那些原本还在那为天一鼓掌叫好的太乙观门人此时却个个哑了葫。只是个个脸上都露出了不堪置信的神情……
  就在此时,台上又生异变。
  那台中央的深坑内,忽然烟气翻腾,滚滚尘烟中,一道七彩毫光冉冉升起,毫光背后,天一慢慢的钻了出来,但见他,发髻披散,衣衫褴缕,原本洁白如玉的英俊面容此时烟熏火燎满脸是灰,整个人就好似跌到了火场中一般,狼狈不堪。
  周道儿也好似吃了一惊,蹭蹭蹭的连退了几步,待看清楚天一的模样,却又忍不住笑出了声来,但很快便敛起了笑容,换成了一副崇拜的神色:“前辈真是厉害……连我这霹雳霹雳霹雳都奈何不得您……”
  天一脸上顿时泛起一阵潮红,但他修为高深,养气功夫也是极好,顷刻间便按耐住了怒色,冷笑道:“渺空门下果然英才辈出,好手段……看在你师祖面上,我已让你一招,如无其他手段,便尝尝我这‘转瞬千年’吧……”
  方才被周道儿用暗器偷袭,天一一时不察,险些便出了糗,幸好天一所修的太乙护身经原本便是防御极强的道法,到了十二重金光衡天界之后,寻常外力已不可伤,加上那暗器虽然威力刚猛,但效用却并不持久,这才安然无恙。
  太乙观原先虽无法宝,却依旧能在仙道之中历经千年,依旧威名赫赫、长盛不衰,大半靠的便是这仙道中可称一流的道法。
  但就算如此,那暗器所发的高温却是防之不住,天一自己,虽然灵力、修为半点无损,但皮肉上的苦处却仍是吃了不少,更别提那一身衣裳了……
  原本想老来俏一把……现在只怕是成了老来疯了……饶是天一修心功夫了得,面色不改,但心中却早已怒火炽狂,狠不得将对面这小子一把抓来掐死才好……
  此时却哪里再会托大,一声说罢,手心中那团七彩毫光顿时飞跃而起,在空中光芒大作,这仙器果然不凡,顷刻之间,周道儿面前数丈之地,皆被彩光所耀,一团雾茫茫的毫光之中,一点黑色急旋而出,初时只有半尺来宽,片刻之后便已涨到半丈有余,就有如一张巨兽张开了大口一般,发出一声声尖锐的啸声,朝周道儿猛扑而去。
  周道儿面色一紧,身子一晃,已掠出数丈开外,这石坪宽达五十余丈,原本二人站在正中,离那台子边缘尚有二十余丈远,但他如意渡身法了得,眨眼之间,已然掠出十余丈,到了台边不远处。
  天一面色一讶,周道儿上台之时已显摆过身法,但仙道诸派身法,那些姿态曼妙的却大多并不实用,就如那东海碧乐岛所使的一般,光是好看,对敌之时却不堪大用,但周道儿此时一动,却立马让他看出了不同来,方才这一掠,只怕有三瞬之速,已抵得上一件上好飞剑的速度……
  此时,天一已完全收起轻敌之心,虽然仗着仙器,自诩必胜,但却也打起了十足精神来,手指微微一抬,灵力到处,那‘转瞬千年’如影随形,紧跟周道儿而去,飞舞之中,那团彩芒更是不住膨胀,越发庞大,彩芒中央的黑光也已有丈许来宽。
  一时间,北蛮温暖中还带着些炽烈的阳光都被这彩芒夺去了光泽,众人眼中皆是这五颜六色的光芒在飞舞跃动,直到此时,方能看清,彩芒中央那黑色光芒其实乃是极深的蓝色,正如巨蟒般探体而出率先朝着周道儿飞扑而去。
  黑芒扑的极快,周道儿却也不慢,一追一逃之间,已到了石坪边缘,天一心中却是有喜有忧。
  喜的是,照比试的规矩,只要一方被逼下台去,此方便告认输,此时周道儿已被逼入绝地,除了与自己的仙器正面一博之外,再无转圜余地,然若真个正面对上,这奸猾取巧的小子又怎会是自己与仙器之敌?此轮比赛便能轻松拿下。
  忧的是,这小子的身法快到如此地步,竟然和自己仙器相比也不逊色,此时已到了石坪边缘,只要他往下一跳,认输之后,自己便不可继续追杀,自己这灰头土脸的模样,却又找谁出气去?
  点点浮彩霞光中,周道儿已然避无可避,那‘转瞬千年’所化毫光铺天盖地涌上,当中那‘巨蟒’般的黑光已然迫近至面前,就算在台下,都能看清那黑光中央划出了一道淡淡的裂痕,转瞬之间便露出了腥红的颜色,裂痕一起,四处的空间好似被撕裂了一般,四周空气都泛起了一道道奇异的波纹。
  那道弯弯的裂痕,就有如一抹诡秘的微笑,让人心生寒意,这仙器,也真的有如活物一般,如此狰狞可怖……
  周道儿回身一看,似乎被吓傻了一般,眼见那黑光已扑到他面前,依旧愣愣的站那不动。
  天一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意,他已用足灵力将这‘转瞬千年’之威提到最大,只要这黑光一触,刹那间,面前这可恶的小子便会被蚀精腐骨,化成一堆空荡荡的烂皮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