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5章 绝对不会让你离开我身边

陈晔有些沉默了,看着宁小七的背影,有些不知所措,叹了口气坐在床边,过了半响,才悠悠的开口说道“媳妇,你怎么说我都好,但是....我绝对不会让你离开我身边的,一晚上没吃饭现在肯定饿了,陈伯说你身体不好,不能吃辛辣的,我去给你煮点粥。”

感觉到陈晔出去了,宁小七的眼泪又忍不住的流了出来,她何尝不是吧陈晔放在心里了,可是呢....之前那一幕,每当自己睡着便会在脑海中浮现出来。

她真不知道现在还要怎么面对陈晔,张氏突然的让她有些害怕了。

是不是以后不管张氏说什么,陈晔都要忍着,就因为他口里的那个孝字??

她真的是快受够了,就因为他口中的那个孝字,她们还要走多少弯路,轻叹了口气,宁小七又闭上眼睛睡了过去,她现在这幅模样,连她自己都不想再多看了。

直到陈晔在她耳边轻声呼唤,宁小七才悠悠的醒来,眼角还有未干的泪水,让陈晔看了一下子心就跟个被针扎了一样“媳妇,起来吃点东西。”

宁小七点头,沉默着撑起身子坐了起来,让陈晔扶着她下了床,看着桌上满是一碗米饭的粥,宁小七看了看陈晔“你吃了吗?”

“吃了,刚才厨房做的时候就吃了。”陈晔讪讪的笑了笑,眼睛下意识的看像别的地方。

宁小七叹了口气,眼底有些酸涩,陈晔不适合说谎,让人一眼便看透了,宁小七有些无奈,坐下对着陈晔说道“再去拿只碗把,这么多我一个人也吃不完。”

陈晔连忙摇头“媳妇,不用,我刚才吃了很多,这些都是给你吃的。”

“去拿碗。”这句话宁小七几句是用命令的口气说出来的,陈晔整个人都是一楞,看着宁小七一脸认真,点点头乖乖的去厨房拿碗了。

宁小七给陈晔倒了一大半,她还是头一次见人能把粥煮成饭的,粥里头还放了不少肉。

“唉唉...媳妇,可以了,够了,其余的你吃。”

“嗯。”

一顿饭下来,陈晔都是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宁小七,宁小七露出这样一副模样,他还是第一次见,不知道为什么,虽然不爱说话了,但是媳妇就是媳妇,心里还是关心他的。

吃完后,陈晔麻利的吧碗筷给收拾了,又拿着他们昨日换下来的衣裳想出去洗,刚走到门口,陈晔就有些犹豫了,转过身子看着坐在桌子旁的宁小七,一脸幽怨的说到“媳妇,我去洗衣裳,你....不要跑。”

......她能跑到哪里去?

宁小七有些无语的点头,看着陈晔出去后,在屋子里翻了翻,找到一面铜镜,看着镜子里头的女人,头发一边长一边短的,看起来很是怪异。

宁小七微微的叹了口气,找了剪刀,把另一边也剪成了及肩的短发,剪了之后她还给自己剪了个刘海出来,甩了甩脑袋,宁小七看着镜子里头自己一头短发,穿着古装还真是有些不搭。

古代女子把头发看的很重,宁小七就显的有些随意了。

看着一旁她昨日剪的那些头发都有被陈晔好好的收起来,宁小七叹了口气,啥时候陈晔能够明白,自己不是在跟他闹别扭,而是真的在思考一个问题。

以前陈晔到底是怎样过来的,可能是因为从小便被张氏没有给过好脸色看,所以到现在,都带着那些个坏习惯。

不管张氏如何说,如何打骂,他都忍了。

但是...她忍不了了,之前她认为自己只要跟陈晔在一起,其他的,不管什么都能够一起克服,但是....现在好像并不是如她所想的那样。

陈晔太包子了!

让她现在都感觉到了脾气在爆发的边缘,想发火,但是一面对陈晔那张讨好的脸,她就忍不住心软。

这是病,得治!

宁小七深吸了口气,把头发找了跟绳子绑起来,好好的收了起来,坐在一边等着陈晔回来。

这陈晔没有等回来,倒是来了一个她意想不到的人。

“宁姑娘。”

一辆马车停在了宁小七家门口,马车上十五麻利的跳了下来,一脸激动的跑了进来,一走进屋子,在看到宁小七的时候,整个人都是一楞,之后便是一脸惊悚,指着宁小七的手都有点颤抖。

“宁....宁姑娘.....你这是...怎么了。”

宁小七微微一笑,擦了擦眼睛“这天气热了,留那么一头长发有些热了,我便将它剪短了。”

十五还是有点接受不了,在一边楞着。

被十五这么一直瞪着,宁小七还真有点尴尬了,抓了抓脑袋笑着说道“十五,今日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一听宁小七问起,十五猛的敲了敲脑袋“瞧我这记性,宁姑娘,你上次给我们主子的衣裳图样,已经卖出去了,而且还卖出了高价!!”

十五一脸激动,他还是第一次见着一件衣裳能卖出那样的高价,那是他跟着公子五年来,见过最贵的衣服了。

对于衣服被卖出去,宁小七一点都没惊讶,只是笑着点点头“你就是特地跑来告诉我这个的??”

十五有些郁闷了,一脸神经兮兮的凑过来说道“宁姑娘,你不惊讶?你不想知道卖了多少钱?”

宁小七摇摇头,卖多少钱那是他们的本事,她有什么好过问的。

.....好吧,十五认输了,从怀里掏出十两银子放在桌上“宁姑娘,这是我们家主子要我带给你的。”

“这银子我不能要。”宁小七皱着眉头,本来当初说是算是对她们这么照顾的答谢了,宁小七怎么可能还会要别人的银子。

十五看着宁小七不要,忍不住撇嘴,心里忍不住想着,这怎么什么事情都让主子猜到了,主子吩咐他送钱过来的时候,就跟他说过,若是说是答谢,宁姑娘肯定不会要,这...这猜的也太准了一点吧。

“宁姑娘,这钱不是因为别的,我们家主子打算多做些这样的衣裳,所以这十两银子,便算是从你这把图样给买来,这样对你对我们主子都好。”

同类热门
  • 倾城绝恋之梦回千年倾城绝恋之梦回千年颜玉如雪|古言如果命中注定只能天人两隔,那么我只能愿你一世安好。————寄语
  • 萌妃来袭:摄政王束手就擒萌妃来袭:摄政王束手就擒椰梨帅比|古言只因那命格先君老头为了报别人的恩,竟将她原本的现代身份转成丞相府被人推下水的倒霉二小姐,成为了一枚为了利益而投出去的棋子,一道圣旨,将她许给了那帅气却对女人讨厌到不能看一眼的太子!婚嫁当日,那夫君却是当今朝廷上的摄政王。“涟漪,新进的簪子要不要?”“要要要!”“涟漪,宫里送来的香粉要不要?”“要要要!”“涟漪,今晚要不要?”“我要!我要!我就要!”椰梨帅比16年贺新甜文——《萌妃来袭:摄政王束手就擒》
  • 红颜挽君心红颜挽君心暮梓馨|古言初入皇宫,她满是无奈,本以为在这风腥血雨的宫廷中了此残生,却得知自己的枕边人是自己幼时的竹马,到底是命运的安排还是天意弄人。遭人陷害,远走他国,这次该为自己而活……他,一国之君,面对着各路诸侯的蠢蠢欲动,他不惜冒险,以选妃之名,将重臣之女选入皇宫,却与她纠缠在一起……她是他的青梅,却成了她的皇嫂,只要她幸福,他愿意守护在她身边,可望着她一次又一次的受伤,他决定倾尽全力带她离开……
  • 绝色毒妃:废材三小姐绝色毒妃:废材三小姐林芊羽|古言她,是21世纪的极品毒医,人称毒医圣手。可一朝穿越,成了慕容家的废材三小姐,身为王府嫡脉却被世人唾弃,被亲人毁容,未婚夫却带着新欢来退婚!哼!如今她一定要他们千倍奉还,看她逆天改命,欺她伤她者,一个都不会放过!可这个跟屁虫是怎么回事?她只不过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救了他一命,就赖上她了?一天,某人将她抵在墙上,蹭着她如玉般的肌肤,说:“想你了”“对不起,我们不熟!”“跟我不熟,那这样呢”说罢,他一把吻上她的唇,“你无耻”裳儿一脸怒气的说道,“我还有更无耻的呢!”沈沐宸把她拦腰抱起.......
  • 赌妃难求赌妃难求应悦尘|古言明明是正室的女儿,渣爹却不闻不问,小妾女儿欲飞上枝头,对她痛下杀手。黑白无常勾错魂,当她炮灰来凑数。来世,我要十赌十赢……十赌九赢吧我要身强体壮!……借尸还魂还要求这么多,我们尽力吧我要逆天改命!……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 逃嫁公主:冷王太霸道逃嫁公主:冷王太霸道清水也消魂|古言一场离奇的穿越,她与他的追逐,逃的戏码不过只是一个笑话,兜来转去,都是一个他,‘他’就是他。她与他的命运早已注定,她就是为他而来,为他而生。她有时迷糊,有时精明,有时又很痞气,鬼灵精怪,令人哭笑不得,又想让人紧抓在手,永不放手!他邪魅冷酷,俊美霸气,疼她入骨,宠她无度。“靠死,竟被他耍得团团转,哼......”不可原谅,想要娶她,再说吧!现在姐很不爽,先玩个够再说!“再见!”......潇洒的挥挥小手,明月伊头也不回的溜走,她要游江湖去了,嘿嘿!!
  • 重几许重几许碾沉|古言一凛玄毛绝壑丛,千寻幽碧认重瞳。云巅独啸霜晨月,大野孤行雪地风。我只是想在下一个以后的某一天里再次遇到你,重几许,也愿意寻觅残影,说声:好久不见
  • 相思绝诀相思绝诀萧兮筱|古言“绿杨芳草长亭路,年少抛人容易去。楼头残梦五更钟,花底离情三月雨。无情不似多情苦,一寸还成千万缕。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她,被抛弃,被拾起,爱着的却一直是他;而他,背叛了她。另一个他,视她为掌上明珠,她却没有发现。泪落下,只剩滚烫的爱意,无尽的相思...
  • 庶女惊鸿,聆朔月凉庶女惊鸿,聆朔月凉吃掉猫的鱼|古言被接回府,却是为了实行更大的阴谋,换脸!那剥皮之痛,舒长清咬紧牙关“若我不死,必叫你尝那剥皮抽筋的痛苦,让你生不如死”原以为就这样去了,没想到一睁眼,她成了护国公府庶出四小姐,朔月!复仇之路,困难重重可她无所畏惧。他本是无欲无求,异性王的夜北。为了她,他愿意舍弃一切。她说:“我已无心,只想报仇”他说:“不管你曾经经历过什么我都爱你!那些曾欺你,辱你,害你的,我必让他们千倍奉还!”她嗤之以鼻,可当她看见他为救她而受重伤时,她的心不由的抽痛“为什么,你……好好当你的异性王不行吗?”她泪流满面,原来他早已走入了她的心中。他说:“纵然江山似锦,可没有你,那活着有有什么意义!”暝夜北上,聆朔月凉!
  • 惊世重生:一梦君故里惊世重生:一梦君故里拾欢儿|古言拾一梦,国家地下特工组组长,一朝魂落重生于万苍大陆南昌皇室,腹黑无厘头的她,演就了世人眼中臭名远昭不学无术玩世不恭的败家公主,性格怪异且野蛮无度。 含金汤匙长大的她,是整个南昌国人心中国之珍宝,尊贵如祥云。 她要天上的星星,好,南昌国倾国摘之。她要耗国力大造公主府,行,倾国库造之。她要烧皇宫?行,烧了再修建即可。 啥?她烧死了皇帝最疼爱的皇子和妃嫔?一切从简,葬入皇陵。 这一切的荣宠背后到底是真的集万千宠爱于她一身,还是有双手掌控着她的人生? 她自答:如果真是集万千宠爱于她一身,她便还这宠爱于世间,护这大陆繁华万年。若这宠爱只是为了操控她的人生,她便弃了自己,毁这大陆消于人间。 扮猪吃老虎?行,让她来比比到底谁能扮到最后,吃掉那只老虎。 虚情假意?行,让她来告诉他们谁才是虚情假意的鼻祖。 道貌岸然?行,让她来教教他们道貌岸然这四个字怎么写。 都爱戴面具?可以!她会亲手把那一张张面具撕成萝卜丝儿,看他们还如何往脸上戴。 玩阴的?她奉陪。玩阳的,若是不怕死的太快,她也一样奉陪。 开玩笑,比智商?谁怕谁! 可惜,条条阴沟过,却在大河里翻了船。 当阴险狡诈的她与暗藏黑心的他对上时,‘英雄’终究难过美人关啊!。她问:如果我要端了这南昌,毁了这万苍你要如何? 他答:只要你活,其他人都葬身也无妨,包括我。 看她如何用智慧破开层层身世之谜,解开万苍千年之咒,劈开沟壑与他走在一起。 再看他如何用计谋将她虏获,让她情归故里且此生不悔,为她谋得一室两人三餐之地。 本文:女强+权谋+宠文+温情+专情+腹黑 ———————————————————————————— 喜欢此文的粉粉点收藏,让君梦带给你们不一样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