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4章 不如和离罢

一旁马氏看的眼泪哗哗的,头发对于女子来说是多重要的东西,看着地上散落的全是头发,马氏的心都疼了,单手捂着嘴巴哭着说道“晔小子,你要相信小七,小七妹子不会是那种人。”

自己真是一点用都没有,帮不上半点忙,就光看着小七妹子被张氏欺负,这种时候,张氏居然还要扭曲事实,真是太可恶了。

张氏眼睛一瞪“哼,她不是那种人?村里的人全看着了,你还能说什么?马氏,我看你也跟她是一伙的,两人背地里还不知道干了什么勾当呢。”

“你....张婶,你怎么能这么说。”

张氏冷哼“怎么,被我说中了?没话说了?”

“我....”马氏语塞了,实在是不知道要怎么反驳,这些事情他们明明就没做过,被张氏这么一说,好像她们还真的有什么阴谋了一样。

陈晔皱着眉头,此时心里全是宁小七,听着耳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住了,转过身对着张氏咆哮了一声“娘,你就别在这添乱了!媳妇是什么人我知道,不需要别人来议论。”

张氏吓了一跳,退后两步,还想说啥,但看着陈晔恶狠狠的瞪着她,心里有些害怕,只能嘟囔了几句之后走了。

“我这是在让你看清楚,她们两个,没一个好人,你现在不信,以后可别说我没提醒你。”

说完,张氏转身走了,周围的人,看着张氏有了,也都纷纷的散了。

陈晔皱着眉头,双手紧紧的握着,看着院子里一地的头发,心都疼了,沉默着吧头发一丝一丝的给捡了起来。

马氏有些担心“晔小子。”

陈晔摇摇头“马嫂子,今天把你牵扯进来不好意思,时间也不早了,今日便不留你在家里吃饭了。”

马氏摇摇头,看了看陈晔,又看了看屋里,轻叹了口气,眼里有些无奈“没事,那我今天就先回去了,你好好照顾小七妹子。”

陈晔低着头,专心的在捡头发,点了点头。

马氏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刚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就想了起来,转身说道“晔小子,刚才的事情不是小七的错,都是你娘欺人太甚了,小七妹子没有想要伤害你娘的意思。”

陈晔深吸了口气,把头发都捡起来之后,轻声说道“我知道。”

“你明白便好了,我就先回去了。”

看着马氏走了之后,陈晔沉默着捡起被宁小七丢在一旁的剪刀,敲了敲门,声音有些沙哑“媳妇,开门好吗?”

宁小七在屋里使劲的哭,就是不敢发出半点声音,听到陈晔的声音响起,宁小七咬牙,看着此时自己的样子,头发短的短,长的长,宁小七双手抱着自己没动。

她真的不知道要怎么面对陈晔了,心里不断在想,刚才那一幕陈晔是怎么认为的,会不会认为是她想伤害张氏。

这会听到陈晔的声音,她的心,居然在颤抖,她一直扮演着一个好妻子的形象,这会突然让陈晔看到这一幕,肯定会觉得不可思议吧,肯定会认为她之前所有的一切都是伪装的吧。

在....张氏与她面前.....恐怕...陈晔....也会选择....张氏吧。

宁小七的目光慢慢的暗淡了下来,第一次,对于陈晔,她有些不自信了。

听着屋里一点响动都没有,陈晔脸色煞白,四肢冰凉,四处看了看,跑到后面的窗口,看着窗户没关,陈晔一下子就跳了进去“媳妇。”

进屋里,看着宁小七脑袋埋在双手间,靠着门一动也不动,陈晔心急了,放下手中的东西大步的跑了过去“媳妇,你怎么样了,哪里受伤了。”

任由陈晔怎么样,宁小七始终不肯抬起头。

陈晔眼底更加心疼了“媳妇,你别这样,有什么话咱们直接说好不好,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可以打我,怎么样都好,不要不说话好不好。”

宁小七照样没有动作,过了片刻,陈晔将什么话都说尽了,宁小七才缓缓的抬头,看着陈晔双目有些空洞,嘴唇都被她咬出血了,宁小七就这样看着陈晔,半响,叹了口气悠悠的开口说道“陈晔,不如.....我们和离吧。”

当宁小七说完之后,突然想起来,他们甚至是连拜堂都没有,有些自嘲的说到“不,和离应该是夫妻之间才会如此....咱们...连拜堂都没有,怎么需要和离。”

“媳妇。”陈晔瞳孔紧缩,第一次,宁小七直呼他的名字,看着宁小七此时的模样,原本一头及腰的长发,现在有些的,只到了脖颈边,宁小七双眼通红,还有些肿,嘴唇还有淡淡的血迹。

陈晔一下子就慌了,一把抱住宁小七“不,媳妇,要是我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你直说,你打我也好,骂我也好,不要离开我好不好....媳妇....”

身子被陈晔死死的抱住,宁小七感觉自己都有些喘不过来气了,眼前慢慢变的模糊,整个人都晕了过去。

感觉时间过了好久,宁小七仿佛突然之间又回到了小时候,那种被表妹远离的孤独感,自己永远只有一个人时的孤独感。

她讨厌那样的日子,可是现在....她却无力去反驳些什么,自己只能昏昏沉沉的,过一日,便算一日。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耳边听到好像有人在叫唤她。

这是谁的声音呢,谁....会那么亲切的叫她的名字呢,宁小七挣扎着,想看到是谁在叫她。

那声音,让她有些想哭的感觉。

宁小七缓缓的睁开眼睛,在看到陈晔一张大脸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宁小七心里一痛,扭过头不再看陈晔的脸。

看着宁小七醒来,陈晔面上一喜,连忙说道“媳妇,你醒了,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

宁小七摇摇头,翻了个身,背对着陈晔。

她现在这副狼狈的样子,不想被陈晔看到。

同类热门
  • 伊统天下伊统天下岚婉儿|古言搞笑杀手宫千伊穿越到圣王朝成为圣女,却被血煞老人带到山上拜师学艺,10年之后,王者归来,天下统一。
  • 念念不忘:异世之旅很欢喜念念不忘:异世之旅很欢喜碎想想|古言立下决心要探查当年真相的洛念念,瞒着亲哥,哄着小伙伴,来到一个荒茫的小山村,谁知中途小睡,一醒来,山间小路变康庄大道。洛念念一脸懵逼,还没缓过神,就被一匹贱马喷上一脸鼻涕!洛念念果断抬手,把它好一顿眫揍……结果,惹上某妖孽,无奈签下不平等条约,从此,洛念念跟着他打打闹闹,踏上了异界的旅途,PK灭渣打小怪,赚钱发明秀智商。一不小心,发现了一堆熟人,难不是还能组团来异界参观?那她搭上返程车票可好?……某次无意发现一个惊天大秘密,她已不知不觉陷入了一张神秘大网,wait……这网和她有点熟!【尊敬的旅客,您好,本次列车即将出发,全旅程轻松愉悦,有钱赚,有帅哥!……乃披着古风外衣的浪漫青春之旅!】
  • 花月正春风花月正春风青栀未白|古言旧时笛声金戈隐,梦回方知乱苍生。曾经是江南郡首富之女,衣食无忧;曾经是乌衣堂杀手之一,心狠贪财。遇见他之后,命运慢慢发生变化,开始和过去一一道别。小三?打走打走。还来?叫上人,继续打走。然而隐藏的事情浮出水面,是选择家族,还是爱情?三年又三年,雾云山庄外车如流水马如龙,不知他是否还会回来,陪她看这场花月正春风。
  • 沧澜之境沧澜之境继然如此|古言一曲乱世的葬歌,一场江湖的博弈,一世江湖的飘摇。她说,这一生愿意一辈子跟随阁主,死生无异。她本可以不加入这场纷乱的争斗,而这却与她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直到那年她偶遇沧澜阁阁主。三国之争,还是为了一己私欲,争夺遗留的九州至宝,使人起死回生。江湖,朝堂,各路势力聚集。这天下之大,有你就好。
  • 侯门遗女不好惹侯门遗女不好惹青衣辞|古言她穿越到侯府一名已被掐死的女婴身上,然后被第一美男抢回家,丢在深闺而人人知。君不见,萝莉成长路上,狼烟滚滚,万男奔腾……。后来烟雨里遇见他,江山跌落了一地,谁拾谁收……。--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他朝两忘寒烟水他朝两忘寒烟水薇檬|古言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永远相识相知却不能相恋。在此生无法触及的彼岸,卸下所有记忆,花为黄泉。“邢希澈!你再跟着我我就不客气了!”"你尽管来吧,我喜欢你对我不客气!"“你究竟怎样才肯放过我?”“这辈子,休想。”
  • 冷傲王爷莫生气冷傲王爷莫生气沐之泪宇|古言她本是女皇嫡女,可是父后却含冤而死,自此从一个快乐开朗的人变成了一个冷漠孤傲的人。 “王爷,又有人来刺杀您了。” “又来?通通杀了。” 他本是宋府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小公子,可是父亲含冤被赶出家门,自此过上了苦累不堪的日子。 当他遇到她, “王爷,挽挽感觉好幸福,和天下最最最了不起的王爷在一起。” “嘴甜!!!” 可爱小人抚着一只白绒小猫,突然抬头好奇地看着她, “王爷,您还有其他身份?” “嗯?谁告诉你的?” “妖咪偷偷告诉我的。” “……”这只傻肥猫??? 本文[1v1]宠文。
  • 帝姬太子妃帝姬太子妃言情欢|古言穿越成帝姬,阴谋不离身。出使东陵,危险重重。变态太子,扬言要娶。笑话!看她如何扰乱这一滩黑水!纤纤玉手轻轻拨,看她宗政凰如何笑傲于世间。只是,谁能告诉她,这个穷追不舍的变态太子该怎么解决!
  • 北冥有鱼:养条鱼来修个仙北冥有鱼:养条鱼来修个仙n奶酪块|古言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诶,你就是转世的鲲吧”某仙曰。某鱼懵逼。“既然君上把你交给了我,那就要好好照顾呀”某仙曰。某鱼依旧懵逼。
  • 江河隐梦江河隐梦落想想|古言她是整个国度德高望重的公主。 贪玩成性,琴棋书画略懂皮毛,诗词歌赋略知一二。 他是朝中御史的义子。 文武双全,貌相过人。生性温柔认真却有时极不正经。 一次宴会,他让她免遭皮肉之苦。从那以后,不管顺逆,事事都有他。可不知不觉间,她一次又一次地陷入他的温柔中。当她把一个真正完整的自己交给他时,才发现自己落入一个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