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古言异能农女有点田

第62章 流言

进屋给沈逸倒了杯水,宁小七就忍不住问道“沈公子,你们这次来是??”

沈逸对着宁小七微微一笑,从怀里掏出一张纸递给宁小七,宁小七打开一看,这不就是那日自己给沈逸的衣裳样板吗?

沈逸把这个拿给她看干嘛?宁小七有些懵了“沈公子,这是??”

“宁姑娘,在下这次来是特地想请教宁姑娘这图上的一些细节的,宁姑娘可有时间?”

“你的意思是你要做出来?”宁小七有些意外,她还真是没想到沈逸真的会想去把这衣裳给做出来。

沈逸笑着点点头“其实当天宁姑娘走后,我便差人着手在做了,不过当时做起来并没有遇到什么麻烦,所以便没有来打扰宁姑娘,这次来,是因为沈某有一事不解,想请教请教宁姑娘。”

宁小七点点头,把图纸摊开在手中“好吧,你们现在是感觉哪里不是很明白。”

“这一处.....”

一个上午,沈逸都坐在院子里头与宁小七交谈,就连一边十五看着看着都入了神,两人安心的听着宁小七给他们解释。

宁小七说的让人很简单易懂,就算是新手也能够明白过来是什么道理。

沈逸面上的神情,从进了院子之后就没有消停过,不是表现的惊讶就是吃惊,甚至到最后他看着宁小七,脸上都激动的红润了不少,整个人看起来精神了许多。

直到宁小七给他解释完种种之后,沈逸还一脸意犹未尽,看着宁小七的目光,已然是完全变了。

他还是第一次与一女子交谈甚欢,最主要的是,他与宁小七处在一块时,宁小七没有在意其他的,而是很认真的在告诉他,将他于一个普通人一样对待,没有露出那种伤人的神情,这才是让沈逸觉得最舒心的地方。

这么多年来,他没少因为自己的双腿而被人嘲笑过,被嘲笑的多了,他也就慢慢的习惯了。

直到遇到宁小七,宁小七没有因为他的双腿而如何如何,一直都是以一个平凡人对待他,这让他完全没了与别人在一起时的束缚感,沈逸轻声叹了口气,小心的吧图纸收了起来,感叹道“宁姑娘,为何我感觉你什么都懂?”

宁小七尴尬的抓了抓脑袋“沈公子太看的起我了,我也就是刚好凑巧懂了那么一点点。”

沈逸心里暗自点头,宁小七的性子不骄不躁,这一点很是让他中意,抬头看了看天空,此时太阳已经快要升到正中央了。

沈逸觉得有些可惜,时间既然过的这么快,才聊了这么一会,便经快到晌午了“宁姑娘,那今日我们便不打扰你了。”

宁小七点点头,目送着沈逸走了之后,转身回屋里做饭去了,在宁小七进屋之后,一旁的小路上,一个穿着粗布衣裳的妇人从路边的草丛里跳了出来,看着宁小七眼底满是厌恶。

妇人拍了拍自己身上的衣裳,扭头看向已经走远了的马车,眼睛里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转身朝着村子里走去。

毛茸茸没在家,宁小七就直接烙了张饼子,再煮一碗地皮菜汤,午餐便算是吃了。

现在天气越来越炎热,宁小七皱着眉头,转身回房里拿了张凳子,把纸跟笔拿上,开始想花样。

接下来的几日,每日沈逸都会来,每日都会把自己不懂的跟宁小七说,让宁小七为他解忧。

沈逸本来自己便是做衣裳起的家,对于衣裳来说,更加是哪些不好哪些还行一眼便能够看透。

但是经过了那一日跟宁小七谈了之后,他回到了店铺自己钻研,还真的如宁小七所说的那样。

他就跟个找到了知音一般,每当自己一有空,便直接差十一去宁小七家,听着宁小七各种各样的建议,沈逸不得不感慨“宁姑娘,你若是男子,必定能够有一番作为。”

就是可惜了是女儿身。

若不是因为宁小七是女人,沈逸一定会请宁小七来他身边帮他,依照宁小七的才能,一定能够成为他的左膀右臂。

宁小七听到沈逸的话,微微一笑,没有反驳,在这个男尊女卑的时代,就是如此,但是她并不打算妥协。

再跟沈逸唠了一会,沈逸就起身告辞了。

沈逸走后,宁小七把院子清扫了之后,就打算进屋了,一转身就看着马氏一脸惊慌失措的跑了过来,面色有些苍白,宁小七连忙跑过去扶着马氏“姐姐,怎么了?这么着急。”

马氏喘了几口粗气“小七妹子,不...不好了,你婆婆带着村里一群人来找你来了。”

宁小七一楞“找我干嘛?”

扭头看着转角处张氏黑着脸,手里还拿着扫帚,一脸生气的大步走来,宁小七有些懵。

马氏面上着急,但是又不知道怎么说出口,那样子的事情,让她怎么说出来。

张氏三两步的就走了进来,看着马氏冷笑了一声,接着死死的瞪着宁小七“好你个贱人,我们家晔小子哪里对不起你了,你居然还敢在外头偷人。”

张氏这话一出,后头村里看热闹的,也都慢慢的走了过来,都是在小声议论着。

宁小七皱眉,看着张氏“娘,你说什么呢。”

“别叫我娘,我看着你都恶心,自己做了啥事不敢承认?亏晔小子对你那么好,却没想到,你是个这样的。”张氏眼睛一瞪,面上生气,内心却是在偷笑,终于让她抓到了,今天她一定要把她给卖了。

“我...”宁小七有点头疼,双手揉了揉太阳穴,看着张氏问道“娘,我怎么了?我怎么就对不起相公了??”

“你到现在还不承认,我问你,这几天每天都有一辆马车停在你们家门口,还有两男人,那两个是干啥的。”

宁小七一楞,随后心里有些懊恼,该死的,她居然忘记了,在这个保守的年代,女子跟男人独处那是不行的,顿时头又疼了,无奈的解释道“娘,我在镇上揽了些活计,那两人来,是有问题要问我的,我们之间没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