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2章 流言

进屋给沈逸倒了杯水,宁小七就忍不住问道“沈公子,你们这次来是??”

沈逸对着宁小七微微一笑,从怀里掏出一张纸递给宁小七,宁小七打开一看,这不就是那日自己给沈逸的衣裳样板吗?

沈逸把这个拿给她看干嘛?宁小七有些懵了“沈公子,这是??”

“宁姑娘,在下这次来是特地想请教宁姑娘这图上的一些细节的,宁姑娘可有时间?”

“你的意思是你要做出来?”宁小七有些意外,她还真是没想到沈逸真的会想去把这衣裳给做出来。

沈逸笑着点点头“其实当天宁姑娘走后,我便差人着手在做了,不过当时做起来并没有遇到什么麻烦,所以便没有来打扰宁姑娘,这次来,是因为沈某有一事不解,想请教请教宁姑娘。”

宁小七点点头,把图纸摊开在手中“好吧,你们现在是感觉哪里不是很明白。”

“这一处.....”

一个上午,沈逸都坐在院子里头与宁小七交谈,就连一边十五看着看着都入了神,两人安心的听着宁小七给他们解释。

宁小七说的让人很简单易懂,就算是新手也能够明白过来是什么道理。

沈逸面上的神情,从进了院子之后就没有消停过,不是表现的惊讶就是吃惊,甚至到最后他看着宁小七,脸上都激动的红润了不少,整个人看起来精神了许多。

直到宁小七给他解释完种种之后,沈逸还一脸意犹未尽,看着宁小七的目光,已然是完全变了。

他还是第一次与一女子交谈甚欢,最主要的是,他与宁小七处在一块时,宁小七没有在意其他的,而是很认真的在告诉他,将他于一个普通人一样对待,没有露出那种伤人的神情,这才是让沈逸觉得最舒心的地方。

这么多年来,他没少因为自己的双腿而被人嘲笑过,被嘲笑的多了,他也就慢慢的习惯了。

直到遇到宁小七,宁小七没有因为他的双腿而如何如何,一直都是以一个平凡人对待他,这让他完全没了与别人在一起时的束缚感,沈逸轻声叹了口气,小心的吧图纸收了起来,感叹道“宁姑娘,为何我感觉你什么都懂?”

宁小七尴尬的抓了抓脑袋“沈公子太看的起我了,我也就是刚好凑巧懂了那么一点点。”

沈逸心里暗自点头,宁小七的性子不骄不躁,这一点很是让他中意,抬头看了看天空,此时太阳已经快要升到正中央了。

沈逸觉得有些可惜,时间既然过的这么快,才聊了这么一会,便经快到晌午了“宁姑娘,那今日我们便不打扰你了。”

宁小七点点头,目送着沈逸走了之后,转身回屋里做饭去了,在宁小七进屋之后,一旁的小路上,一个穿着粗布衣裳的妇人从路边的草丛里跳了出来,看着宁小七眼底满是厌恶。

妇人拍了拍自己身上的衣裳,扭头看向已经走远了的马车,眼睛里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转身朝着村子里走去。

毛茸茸没在家,宁小七就直接烙了张饼子,再煮一碗地皮菜汤,午餐便算是吃了。

现在天气越来越炎热,宁小七皱着眉头,转身回房里拿了张凳子,把纸跟笔拿上,开始想花样。

接下来的几日,每日沈逸都会来,每日都会把自己不懂的跟宁小七说,让宁小七为他解忧。

沈逸本来自己便是做衣裳起的家,对于衣裳来说,更加是哪些不好哪些还行一眼便能够看透。

但是经过了那一日跟宁小七谈了之后,他回到了店铺自己钻研,还真的如宁小七所说的那样。

他就跟个找到了知音一般,每当自己一有空,便直接差十一去宁小七家,听着宁小七各种各样的建议,沈逸不得不感慨“宁姑娘,你若是男子,必定能够有一番作为。”

就是可惜了是女儿身。

若不是因为宁小七是女人,沈逸一定会请宁小七来他身边帮他,依照宁小七的才能,一定能够成为他的左膀右臂。

宁小七听到沈逸的话,微微一笑,没有反驳,在这个男尊女卑的时代,就是如此,但是她并不打算妥协。

再跟沈逸唠了一会,沈逸就起身告辞了。

沈逸走后,宁小七把院子清扫了之后,就打算进屋了,一转身就看着马氏一脸惊慌失措的跑了过来,面色有些苍白,宁小七连忙跑过去扶着马氏“姐姐,怎么了?这么着急。”

马氏喘了几口粗气“小七妹子,不...不好了,你婆婆带着村里一群人来找你来了。”

宁小七一楞“找我干嘛?”

扭头看着转角处张氏黑着脸,手里还拿着扫帚,一脸生气的大步走来,宁小七有些懵。

马氏面上着急,但是又不知道怎么说出口,那样子的事情,让她怎么说出来。

张氏三两步的就走了进来,看着马氏冷笑了一声,接着死死的瞪着宁小七“好你个贱人,我们家晔小子哪里对不起你了,你居然还敢在外头偷人。”

张氏这话一出,后头村里看热闹的,也都慢慢的走了过来,都是在小声议论着。

宁小七皱眉,看着张氏“娘,你说什么呢。”

“别叫我娘,我看着你都恶心,自己做了啥事不敢承认?亏晔小子对你那么好,却没想到,你是个这样的。”张氏眼睛一瞪,面上生气,内心却是在偷笑,终于让她抓到了,今天她一定要把她给卖了。

“我...”宁小七有点头疼,双手揉了揉太阳穴,看着张氏问道“娘,我怎么了?我怎么就对不起相公了??”

“你到现在还不承认,我问你,这几天每天都有一辆马车停在你们家门口,还有两男人,那两个是干啥的。”

宁小七一楞,随后心里有些懊恼,该死的,她居然忘记了,在这个保守的年代,女子跟男人独处那是不行的,顿时头又疼了,无奈的解释道“娘,我在镇上揽了些活计,那两人来,是有问题要问我的,我们之间没啥。”

同类热门
  • 妖王独宠:王妃有毒妖王独宠:王妃有毒今夕又何年|古言星际世界秦家家主秦锦颜,因为一把绝世宝剑而来到异世。从此,她有了美丽娘亲,儒雅父亲,妹控哥哥。 病娇十五年,一朝病愈,从此天下横着走。 多了个傲娇师傅,包子弟弟,要是再来个妖孽夫君给她来宠宠,那就更好了。 这是一个由妖狐血脉引发的故事。 一个被判定活不过二十岁的人如何与天争命。历经千辛万苦,当发现真相时该如何抉择。 秦锦颜:天下负你,我送你一个天下。 萧云修:我只要你,你就是我的全世界。
  • 十年宫阙:宫女录十年宫阙:宫女录为谁系花铃|古言一个罪臣之女,入宫为宫女落到如此田地。哪怕再心高气傲,也只得在主子面前低头哈腰。身份,金钱,利益,亲情乃至生命,漫漫人生无数次抉择若一步错便如此一错再错?卖主求荣与爬上龙床到底哪个最见不得光彩,是安稳重要还是复仇重要。一切尽在十年系列之宫女录。
  • 邪医狂妃邪医狂妃雪九|古言身为盗墓头子,与生俱来拥有非凡的能力,一朝穿越,绝顶医术再加狂妄邪气的性格,王爷,你受得了吗?【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鬼王独宠:高冷腹黑小邪妃鬼王独宠:高冷腹黑小邪妃林筱冰|古言她,是21世纪的高冷杀手,在一次任务中穿越了。他在人前是一位不可一世的鬼王,可对她却各种卖萌撒娇装可怜。。。
  • 小子站住有种你别跑小子站住有种你别跑鲁家丫头|古言倒霉时候,喝水都塞牙。莫名其妙的穿越没有高官夫人小姐公主,王妃可以做要才华没才华,要身材没身材。捆擦那呦!没关系看姐姐我捧着碗,走遍天涯一遇到一个心地善良活泼开朗的小公子嗯!长得不错,吃两把豆腐什嘛!情敌太多斗不过?哎!甩了跑路去。。。。深山老林里躺在血波中的妖孽上挑的桃花眼紧闭着妖孽美男救还是不救?救他!不救他!救他!不救他……
  • 寒暄一顾寒暄一顾七思小木|古言他是人称辣手摧花惹桃花的风流王爷,而她却是面若桃花心如蛇蝎的冰冷美人,两人相遇将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呢?“王爷,您可以离我远点么?”某女一脸嫌弃的样子,用一根手指戳了戳身旁红色衣裳的男子,压低嗓音提醒一下。“小凌儿,这可怪不了本王,你身上太香了,这身子忍不住就凑过来了,喏~。”某王爷露出无辜的表情,煞有介事的样子。“额……”某女一头巨汗。命运之轮的逆转,不再是那温情的画面。“姑娘,本王不认识你!”言语之中尽是冷漠,一袭红衣扬长而去。“言璟轩,你给我想起来,我绝不允许你背叛我,我说过,如若你有了别的女人,上穷碧落下黄泉,我也要杀了你!”一道撕心裂肺的悲鸣划过天际,一位白衣女子追逐一抹红色身影而去。
  • 菩提一树灭菩提一树灭梨花落烬|古言——由歌曲《菩提雪》改编是深爱还是阴谋?是别离还是重逢?恩恩怨怨兜兜转转……只求来世能为你添茶续香……若来世有缘,我在菩提树下等你可好?
  • 萌穿:太后未及笄萌穿:太后未及笄花楼恋歌|古言她是天才,十七岁就大学毕业,她是美女,随时担任校花一职,她是萌女,装乖卖萌神马的最拿手了谁知谁知……客串走场秀就走穿越鸟,最郁闷的是穿成一个十三岁的小太后看着这面黄肌瘦的小身板,她彻底爆发鸟:“你们这是摧残祖国的花朵!”某男不阴不阳的说:“摧残?太后你真的想知道什么叫摧残么?”某女打了个寒颤,立刻认识到要识时务为俊杰,眼睛一瞪腮帮一鼓立刻卖萌:“皇儿啊,母后是开玩笑的……”“太后今年芳龄十三,朕二十三……”哇哇,原来是个纂位帝啊!情况不妙,必须逃宫!逃宫路漫漫,前有悬崖,后有追兵,还有一个痴傻的太上皇在拦路:“小梦梦,你要去哪里?你不要我了吗?”某女纠结了:“你是谁?我为什么要你?”“我是你夫君……”
  • 神医公主千千岁神医公主千千岁晴了一夏|古言她是尊贵的东锦萧公主,亦是穿越时空而来的异世客,重活一世,她只愿能当一世米虫,无奈,生于皇族,她有躲不开的争斗,弃不了的责任;本是小萝莉,却被迫带着拖油瓶弟弟流落江湖,凭着一身高超医术,开医馆,当首富,建帮派,所做的一切,都只为着,完成当日许下的誓言!【本书甜中带酸,复仇非主线,欢迎大家阅读。】
  • 宠妻无度:摄政世子妃宠妻无度:摄政世子妃唐四锦|古言核引爆,被炸到骨灰都没了,一代首领被自己队友坑了一把。没想到峰回路转,附身到了小郡主的身上。这位不要命的郡主偷窥某位神级人物洗澡?夙淮只想seegoodbye,逃得九霄之外。岂料一脚踩断树枝。从此开始了无绝期的抗战道路!然而你追我逃无限循环。我丢盔弃甲,你趁胜追击打得措手不及。‘十年抗战’无果,无奈她束手投降:“爷饶命。”他扬眉:“衣服脱干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