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古言重生之世子宠妻记

第143章 世子爬闺房

“小姐,有人!”珠儿警惕的站到夏浅珺身边低声道。

凌琰并没有谨慎的悄无声息的出现,反倒是故意弄出些许动静,寻常人或许察觉不到,但珠儿这般有武艺的却能察觉。也是给屋子里的人一个提醒,毕竟是姑娘闺房,贸贸然闯入的话真成贼了。弄不好还被认为是采花贼。

此上是凌琰心思,但最后一句,是端砚随从大人腹诽所出。

夏浅珺正倚在桌边给老夫人做抹额,这抹额快做好了,她正在勾边,后窗处的动静她也听到了,自服用那黑色疑似魅灵珠的珠子后,她的五官感知能力很灵敏,加之与珠儿习武,只怕比珠儿听得还要清晰。

“去看看,”夏浅珺心中也多了警惕,朝珠儿使了个眼色,自己悄然移到阴暗处,所幸此时绿罗她们去用晚餐未在室内。

珠儿点头轻轻走到窗前,却见一身紫衣的凌世子立在窗前,“凌世子!?”

夏浅珺在里面听了,眉头微皱,从阴暗处出来,想了想,让他在窗外更容易被人看见,“请世子进来。”

是凌琰?

果然,一身紫衣袍服的男子轻灵翻过窗子跃进室内,端砚则隐在外面暗处,他家世子居然如此冲动,实在是,从未有过,若是回去告知那三只,定然能让他们惊住。

“浅珺妹妹,”凌琰含笑立在窗前,映着窗棂上爬上的几朵黄色蔷薇花,宛若画儿一般美妙。

看着眼前的清妍少女,一身杏黄秋衫常服,黑发简单挽起,斜斜插了支玉簪,婉约伊人,凌琰只觉心中情动。

“世子,”她清脆的嗓音打破凌琰的打量。

珠儿已经去内室门口把着,以防有人突然到内室来,眼睛却密切注视着这边动静,以防凌琰唐突到夏浅珺。

“浅珺妹妹就不请我坐坐吗?”他自然大方的说道,仿佛就像再正常不过的场景,丝毫没有闯了小姐闺房的别扭。

“世子真是轻车熟路,请坐吧,”对于有人突然闯进闺房,夏浅珺还是气愤的,即便对方是认识且评价不错又出手救过自己的凌琰。

凌琰啼笑,这可真是冤枉他了,这是他第一次做这种事,听了夏浅珺略带情绪的话不由有些后悔此举唐突了她,“只因浅珺妹妹今日繁忙无法出府才贸贸然前来,还请请见谅,是我唐突了,”说着,做了个大大的揖赔不是。

夏浅珺素手翻转倒了杯茶,“即已经来了,世子就坐下喝杯茶吧,虽然凉了些,但只能请将就。”

凌琰不是来喝茶的,待他坐下,夏浅珺开口问道:“世子所为何来?”

凌琰看了眼门边的珠儿,“一来为了你的丫头,二来是有些问题请教。”

珠儿听凌琰如此说,便从怀中取出那环形玉佩,这是珠儿的家事,夏浅珺也不好过问,便对珠儿道,“你来,我出去与绿罗说声让她过来守着。”

绿罗过来时听到小姐房中居然有男子的声音,吓得脸色都白了,夏浅珺轻声道,“你在外面守着,别让人进来。”

绿罗见小姐面色平静,这才缓过脸色,郑重的点点头。

夏浅珺再进去时,凌琰才开口,他觉得这些事情夏浅珺还是了解的好,毕竟收留张雪绯的风险不小,弄不好就要被牵连进去。

“一切皆因震威镖局所押送的西沐进贡货物而起,西沐在进献大批珠宝珍玩的同时,勾结了大皇子派系,将押送路线时间告知,大皇子派出宣锦负责将货物劫走,并血洗了震威镖局,并做出是同行竞争所为的假象。”

等桌上的微凉的茶水彻底凉掉,凌琰将张氏一门的事情讲完,珠儿的心也凉透低了,原真是皇家子弟争端所为。

张雪绯大哥临终前虽也说过是与皇子有关,可那些显示出来的假象还是让张雪绯希望是同行竞争,这样她才有可能有朝一日手刃仇人。可皇子们尤其是大皇子是皇后所生,权贵滔天,她如何去为屈死惨死的家人报仇。

夏浅珺听了却吃惊凌琰如此清楚宣锦与大皇子的关系,那么他是不是也介入在这皇子争权中?

她重生回来,是要报母亲被害之仇,但更多的是渴望安宁的生活,虽然知道有些妄想,可皇子争权的斗争她却不想沾染。

尤其是她想到前世宣锦求娶自己,恐怕不仅为了娘亲留给她的丰厚嫁妆,更为了侯府成为大皇子的助力。

她更不想沾染皇子争斗,不管是哪个皇子得势,都免不了血雨腥风,且若是站错了队,更会丢了性命牵连家人。

想起前世皇子争夺的惨烈,她应该机会与父亲谈谈这些事情了。

凌琰看见夏浅珺神色凝重,道:“浅珺妹妹,此事过于重大,珠儿又是你身边伺候的,万一引起人注意,会为你和侯府带来祸端。”

凌琰觉得珠儿,张雪绯最好离开她,但他只能隐晦建议。

夏浅珺浅笑,“谢世子好意,珠儿就是我身边伺候丫头,不是什么张家女杨家女。”

说起来,珠儿与自己也算是有同样仇恨的人,宣锦!

一句话表明了态度,凌琰见她坚持,道:“你能约束好也可,”又对珠儿道,“当初你大哥托我时便是让我照顾你,他要你好好活着,至于仇恨,有时不一定非得要亲自动手,看着仇人过得凄惨没有好下场比复仇配进自己性命更值得。”

夏浅珺诧异的看眼前俊美男子,慵懒中带着洒脱,如清风朗月,没想到他与自己想法一样,出乎她的意料。

珠儿看了眼自家小姐,低声对凌琰道:“世子放心,之前小姐已经劝过我,她跟您说的一样,我会记住大哥的话,遵照大哥的意思好好活着的。”

凌琰眼中闪过惊喜,浅珺妹妹竟与自己想法一样么,这是所谓的心有灵犀一点通吧。

他的目光里喜悦甚多,毫不掩饰的直直射向夏浅珺,夏浅珺不由脸上发热,嗔看珠儿一眼,多嘴。

珠儿虽是习武之人,但也是心思细腻,居然发现自家小姐与凌世子之间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主要是凌世子看小姐的目光太热烈,再联系凌世子这两次对自己小姐态度和今日贸然造访,她隐约觉得自己看出些什么。

凌世子既然是大哥临终前托付之人,人品定是好的,不过别是自己看岔了。话已说完,她悄然后退几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