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55世纪官方旗舰店

第2608章 蟾宫折桂 墨玉如意

画面中的两人竟是花儿的养父、养母。
   “你——你到底是谁?你把我爸妈怎么样了?”花儿哭腔吼道。
   “庄小姐,你不要激动。只要你按照我们说的去做,你爸妈是不会有事的。”
   “我爸妈都是老老实实的本分人,你们想要什么尽管冲我来,请你放了他们!”花儿眼泪夺眶而出,哽咽着恳求道。
   “只要庄小姐一切都按我们的指示,您父母会得到妥善的照顾。最后忠告您一句,不要惊动任何无关的人,不然的话,我们是不能保证二老安全的。”说着对方挂断了电话。
   “喂!喂!喂!”花儿冲着手机急吼,突然腹中一阵痉挛,疼的她扶着墙壁蹲下身子。
   薛平正找了过来,一把扶住了脸色苍白的花儿,急切问道:“芊羽,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没,没事。”嘴上硬撑着,腹部传来一波一波的阵痛让自己几乎喘不上气来。
   “你到底怎么了?我送你去医院!”薛平一把将花儿横抱起来,发疯了似的往外面跑去。
   “保佑我的孩子千万不要出事,千万不要!”花儿昏过去之前嘴里一直默念着。
   再次醒来,自己已经在医院的病床上了,这下想走都走不成了。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薛平伏在床前问道。
   “孩子?我的孩子!?”当触摸到隆起的小腹时,花儿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我,我是怎么了?”
   “别担心。医生说你受了些刺激,只是动了胎气。我看到你去接电话了,是谁打来的?出了什么事?”薛平警觉的问道。
   “没,没事。只是个普通朋友而已。”花儿敷衍着将视线移到了一边。
   见她一脸的倦容,薛平也没有多想,说道:“你现在的身体状态不合适坐飞机,等康复了,再回去吧。”
   花儿嗯了一声,闭上了眼睛。
   “好好休息吧。”薛平起身出去了。
   花儿拿出手机,找到先前的那个陌生号码拨了过去,却打不通了。随即又打电话给了叶兰。
   “哟,花小妞,你还记得给我打电话啊,打你原来的号码竟然都空号了,赤裸裸的玩失踪啊,我还以为你真的从此隐居山林了呢。”叶兰在电话那头嗔怪道。
   “少废话,我问你,我爸妈可在家啊?”
   “阿姨叔叔不是去旅游了吗?有些日子没见到他们了。怎么了?”
   “没事,你忙吧,我挂了。”
   “喂喂喂,你这个没良心的,冷不丁的打个电话过来就是问这个啊,也不关心关心人家。”
   “行啦,别矫情了。你不是还好好活着的嘛,那就可以了。”
   “您老人家现在在哪里呢?小草这几天一直问我来着。”
   “我在北极看企鹅,我还有事,先挂了。”在叶兰没反应的前一刻,花儿果断的将电话挂断了。
   实在没心情和闺蜜闲聊,萦绕在心头的事情犹如一团乱麻,剪不清,理还乱。
   究竟是谁?他们怎么会找到自己父母的呢?花儿揪心的苦苦想着。
   他们不想自己离开曼德勒,为什么呢?难道是有人要对付耿少凡?花儿猛然想到一个人,立刻起身下了床。
   “护士,我要出院。”
   “庄小姐,薛先生交代了您现在还不能出院。”
   花儿不听护士的阻拦,病服都没来得及换,急匆匆的出了医院大门,拦了辆的士,扬长而去。
   十几分钟后,花儿站在了“曼德庄园”大门口。低着头要往里走,却被守卫叫住了。
   “喂,喂。站住,这位小姐,你?”从门卫室里出来一个挺着大肚子的胖子,看到花儿,着实的一愣,又忙揉了揉眼睛,确信自己没有看错,眼前站着一个踩着拖鞋,穿着病服,拎着个粉色皮包,披头散发的女人。
   “你,你找谁?”胖子语气有些胆怯的摸向别在腰间的警棍。
   “我,我叫庄芊羽。我来找薛良玉先生。”花儿认真的重复了一遍,将每一个字都说清清楚楚,自己的这身打扮确实太容易让别人误会自己是从精神病医院跑出来的病人。
   “你,你找薛先生做什么?”胖子的警惕依然没有半点松懈。
   “你不要误会,我这是刚从医院里出来,没来的及换衣服。”花儿上前解释道。
   “你,你别动!”胖子将警棍握在手里,紧张的指着花儿。
   “你真的是误会了。算了,我也懒得跟你解释。”花儿说着向里走去。
   胖子急了,吼道:“你站住!你要是再往里走,我可要报警了。”花儿装死不理他,继续走自己的。
   前面又跑过来两个守卫,胖子大叫道:“快抓住那个女疯子!”
   什么?女疯子!花儿顿时火冒三丈,这该死的胖子,眼睛里是长疮了吗?再怎么说自己也是个美女,就算自己穿的有点非主流,那也不用这么诋毁自己吧。
   花儿气沉丹田,扎稳了马步,将那飞扑过来的两双大手反扣住,运用了“耿氏擒拿”将两个人高马大的守卫摔翻在地。
   胖子见状忙吹起了哨子,尖锐的哨声吸引过来几个守卫。
   “快点,快点来抓住这个女疯子!”
   花儿心一横,老娘不发彪,你当我是病猫啊,将脚上的拖鞋甩到一边,三下五除二又将四五个守卫打倒在地。
   背后的胖子挥着警棍大吼着冲了过来,被花儿回头狠狠的瞪了一眼,吓的僵在了原地,“你这是中——中国功夫吗?”
   花儿冷哼一声,拿手指点了点他,“听清楚了,我不是女疯子!我只是来找人。”
   这时,从远处又跑过来一群黑衣墨镜保镖,他们都是近院守卫,个个都是格斗高手,花儿曾见识过他们的厉害,心里不禁开始犯怵。
   “哈哈,快抓住这个女疯子!”胖子又兴奋起来,花儿回身一脚将他踹倒在地上。
   “我叫你丫的瞎说。”花儿骂了一句,想再离开已经有些迟了,呼啦一下被他们围在了中间。
   一辆宝蓝色的玛莎拉蒂敞篷跑车鸣着笛开了过来,在人群旁停了下来。
   驾驶座上一个红裙墨镜女子,长发披肩,瓜子脸蛋,肤白唇红。
   她微皱着眉头,看了看花儿,摘掉了墨镜。
   花儿朝左右看了看,确定她是在看自己后,也凝视着她,有点眼熟仿似在哪里见过。
   胖子像找到救命稻草似的从地上爬起来,扒着车门,说道:“薛小姐,您可回来了,这个女疯子来找茬!”
   花儿听的真是火大,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我再说一遍,我不是女疯子,我只是来找人。”
   女子冷脸看了看胖子,淡淡的说了一句,“她是我的朋友。”
   胖子的下巴差点掉在地上,“啊?!”
   女子又转脸对黑衣人们说道:“你们也很闲吗?薛家养你们不是为了欺负女孩子的。”
   黑衣人们整齐的向花儿恭敬的鞠了一躬,花儿还真是有些糊涂了。
   “庄小姐,上车吧。”
   “啊?”花儿纳闷的应了一声。
   “庄小姐,不记得我了吗?我是薛凤凰。”女子理了理头发,提醒道。
   薛凤凰?花儿猛然想起来,她就是那个婚礼上的那个白纱披身、美丽动人的新娘子。
   花儿忙打招呼,尬尴一笑,“哦,薛——薛小姐,你好。我——我来找薛良玉。”
   “上车吧,表弟去了公司,说不准中午就回来了。我正巧也有些事想和庄小姐谈谈。”薛凤凰淡淡一笑。
   花儿秀眉微皱,感觉气场怪怪的,她找自己谈什么?明明是她抢了自己的老公,怎么反倒像是自己成小三了。
   决不能输了正室范,想到此,花儿昂首挺胸,优雅一笑,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看不出来,庄小姐,你挺能打的嘛。看来我们家的那些守卫真该换人了。”薛凤凰抿嘴轻笑着说。
   什么意思,难道是希望自己被他们五花大绑的扭送警察局吗?!花儿心里冷哼着,嘴上却礼貌的说道:“薛小姐见笑了,我只是跟着电影上学了些样子罢了,倒也真是把他们吓倒了。”
   “庄小姐真是无师自通啊。”薛凤凰爽朗一笑。
   车子绕过偌大的花圃,喷泉广场,来到一栋豪华的似城堡般宏伟高大的别墅前。
   薛凤凰下了车子,对花儿嫣然一笑,做了个“请”的姿势,“庄小姐,欢迎您来我们薛家。”
   花儿也礼貌性的颔首微笑,跟着她往“城堡”里走,不禁开始惊叹薛家的奢华富贵。
   先不说这房子每一寸建筑的精雕细刻,光是来来回回的佣人都有三四十个,客厅装饰的更是富丽堂皇。
   “要换鞋吗?”花儿在后面不确定的问道。
   “没关系,他们会打扫的。”
   不记得跟着薛凤凰穿过了几层门,只是感觉像是走进了皇宫般迷炫,沿途走廊摆着的古瓷花瓶,雕塑画像,每一件都是价值不菲。
   终于在走廊的尽头,转角进了一间金玉豪华的客厅,豁然开朗的感觉让花儿眼睛稍微有些不适。
   有四五个女仆迎了过来,毕恭毕敬道:“大小姐,您回来了?”
   薛凤凰应了一声,将手里的包递给了一个女仆,说道:“我先生回来了吗?”
   “还没有。”
   薛凤凰转脸对花儿说道:“庄小姐,我去换件衣服,你先坐会喝杯咖啡吧。”说着转身上楼去了。
   “哎,你……”
   “庄小姐,您请坐吧,您喝点什么?”佣人问道。
   “果汁吧,谢谢。”花儿也不再推辞,一屁股坐在了柔软的天鹅绒沙发上。
   抬头望向天花板,心脏立刻漏跳了半拍,闭上眼睛再睁开,确定自己出现幻觉。
   在白色的天花板上,密密麻麻的贴着大大小小的照片,都是耿少凡与薛凤凰的亲密合影。海边嬉戏,单车浪漫,烛光拥抱,夕阳亲吻,一幕幕像一把把刀子插进了花儿的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