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古言神探王妃:王爷独宠小萌妃

第91章 冯府疑云

“这这是怎么回事!快、快去请、请......”

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儿冯俊才一时也不知该去请谁了。堂下人皆满如见厉鬼般,满面惨白。

“老爷要不请个仙姑道士过来看看,小的知道一个仙姑可灵了,之前富豪张家的公子突然魔怔了,说自己是什么玉帝的女婿,妻子是玉帝最爱的女儿,他是奉命下来带天兵天将来捉妖的,捉完妖他就可以回去当玉帝了!最后他家人把这仙姑请来了,这仙姑说他被妖魔给缠上了,烧了道符,给灰煮成水给那小子服下后没多久便好了,而且现在啊还发达了去当官了呢。”

张家的事自己之前也有过耳闻:“真有那么神?那还不快去请来!”冯俊才催到。

“诶,小的这就去。”之间小厮跑出去一会又回来了。

“这是怎么了?仙姑这么快就请来了啊?”

“不是老爷,那个请仙姑得心诚,每个表示仙姑请不来的,小的囊中羞涩怕请不来。”说着还做出了要钱的手势。

听此冯俊才不禁发怒:“你个没见识的,我还能占你便宜不成!”说完便把一袋钱掷向那小厮。

小厮拿了钱也立马跑一刻也不敢停。

“何来仙姑,不过是那画符纸的朱砂啊能治这癫狂病罢了。”沐依然与一同躲在角落里看这一切的莫澜说到。

“哦,沐少这你也知道?”怕隔墙有耳莫澜便不敢叫沐依然真名。

“之前在书上看过罢了。”

“既然你知道你怎不去拦着他们啊,莫不是你知此事有古怪?”

沐依然不回话了,只示意莫澜看向那棺中的女子与一旁站着的满面惊慌的冯俊才,和那叫阿莲的不住啼哭的那名夫人。

莫澜想了想又自顾自道,“也是,一夫人在自己家中暴毙,死状也不那么好看。这丫鬟小厮居然一个都没发现,最后还是隔壁的一妇人发现的,而且这家人居然也没报官就这么准备给人下葬了,甚是奇怪。”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整个冯家都不对劲。”

果然拿钱好办事,一会儿功夫那小厮便把所谓的“仙姑”给请来了。那仙姑身材瘦小一看年纪也不小了,黄斑皱纹也布满了整张脸,岁月的痕迹在她脸上尽显无遗。

没想到这仙姑体格不大这脾气倒挺大,一进堂屋见到了人便大声嚷嚷了起来:“请本仙过来作何啊,本仙原可在炼丹呢,这丹一炼成,最次也能让人长命百岁啊,这被你们给叫来了我这丹要没炼成可都是你们的错!”

倒没想到这屋子里的其他人被这矮小的仙姑这一副颖指气使的样子给唬住了,冯俊才恭恭敬敬的上去把事情给说给了仙姑听,末了还又掏出了一袋钱塞给了那仙姑。

一旁的沐依然见了啧啧感叹:在这种时代这种装神弄鬼的人可真赚钱啊,不过也是这边人见得少,没见过厉害的。想着沐依然脑中突然闪现出一副场景,只见一男子突然变成了一条巨龙,十分威武,紫色的闪电与暴雨也随之而来......

莫澜见那仙姑有了动作立马去暗呼沐依然,却见沐依然愣愣的,双目无神,不知道在干什么“沐少?沐少!你发什么呆呢?你该不会也魔怔了吧,快看那人。”

“你才魔怔了呢。”思绪被打断,沐依然只想着这场景似曾相识,却想不起来自己究竟是在哪里见过便也不想了,只觉得自己可能是在那部电视剧里见过吧。后便去定睛看这仙姑在作何妖不去想这个了。

只见仙姑走到棺边,先拿出一张符,一把桃木剑,把符弄到了剑尖上,从冯夫人的头到足见扫了一遍后,又绕着棺木正一圈反一圈的走,边走口中还念念有词的“天灵灵地灵灵,一天三朝过往神。过往神,有神灵,鬼使神差下凡尘。冯梁氏并蒂你阳寿已尽,不要再对俗世凡间有何留念了,你若有何话要讲便可上本仙身,你若要祸害人间本仙定饶不了你!天灵灵地灵灵”。走完两圈后,剑尖的符纸突然燃烧了起来,那火光却叫人慎得慌。

那仙姑也仿若被上身了一样低着个头发发出了幽幽的令人感到汗毛耸立的话语:“老爷啊,妾身嫁给您七年有余,您待妾身并无不好,更可以说是对妾身是千般好万般好,但妾身却至今未能给你们冯家添个后,即使老爷您不说,妾身也知道您还是怨的,妾身也觉无颜见爹娘,更无颜见冯家列祖列宗......妾身去了,望老爷您安康一生,无忧烦扰......”

“娘子啊,是我对不起你啊......”

“好了,逝者已去,本仙要回去继续炼丹了。”

“仙姑慢走”仙姑一句话将一旁发愣的冯俊才唤醒,他又拿出来一袋钱,“等您仙丹炼成希望您能多关照关照啊。”

仙姑睨之,仿佛是在目测这囊中之物是否和她心意,有够“诚心”:“放心,你家刚受过灾,看在你够诚心的份上本仙姑也得给你几颗。”

“多谢仙姑了,仙姑慢走啊”有对着一旁的小厮道,“还不快替我好好送送仙姑。”

目送着仙姑远去,莫澜蹙起了他那好看的眉,这时沐依然突然脑中有了一道熟悉的声音:“沐依然你有没有感觉到不对劲啊。”

沐依然转头向莫澜看去,惊讶的睁大了眼,这时声音又道:“这是千里传音,只有传方与被传方才能听见的,我是感觉我们被那叫阿莲的夫人给盯上了,不放心才用的这个。”

沐依然挑了挑眉示意他继续,“刚那仙姑做法之时所有人都在看棺木那边,却只有她时不时的朝我们这边看,若我们在棺木那边这还好说可能我看错了,我们这可与那棺木有段距离且在那夫人的右侧也有段距离,还是个不显眼的地方,这没事看着我们这边干什么啊。”

说着莫澜还摆出了“我很厉害吧”的表情,沐依然见此还回了个“你最牛逼”的表情。

“我觉得那仙姑也有问题,妇人的闺名可不是那么容易别外人所知道的,也不是能随意传,随意说的,这仙姑一开口就不仅把冯夫人的夫姓,娘家姓都给说出来了,连闺名她也说出来了,这还不奇怪?而且我之前看那冯夫人流血的样子比起说什么妖神作怪,反倒更像是妇人小产......”莫澜闭上眼都能回想起小时候母后在他眼前痛不欲生,脸色发白,平时华贵的长裙被鲜血染红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