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8章 十里香重现

马车上,一个活泼的少女将车窗掀开一点,看了一眼嫣然阁外面的一身盛况:“嫣姐姐外面好多人啊,嫣然阁怎么还没有开门啊。今天这次卖的衣服据说很好看呢,好像还有一件与莲花有关的衣服呢,好想看看啊。”

另一个一身淡紫色华服的女子从书中将头抬起,道:“在这蹦蹦跳跳的成何体统,一点规矩都没有。周瑶瑶早知道就不带你来了。”

周瑶瑶一听立马安静的坐了下来:“嫣姐姐我错了,我只是想萧世子也那么喜欢莲花,到时候等姐姐你穿上了世子一定能第一眼就看见你的。而且萧世子还借书给你呢,一般人萧世子理都不会理的呢。”

听此,慕容嫣摸了摸手中的那本书,脸上露出了一点娇羞的意味:“好了,接下来你不能再吵我了,我要安心看书。等嫣然阁开门了你叫我。”

沐依然与角木走到了那条花街柳巷,因为还是白天,所以这条街上的一家家店都没有人,店门都开着,只有几个跑堂的坐着打哈欠。

等他们走到南烟阁门口时,只有一个小厮过来招呼:“两位公子,我们还没开店呢,您要不还是晚上来吧。”

“我要见你们老鸨。”沐依然拿出一锭银子来。

“好嘞,两位请坐在里面稍等啊,小的这就去。”小厮拿了钱笑嘻嘻的就去了。

在沐依然与角木在等老鸨时看了一下南烟阁的内部摆设,如果不知道这家店的真实面貌的话,进来一看会觉得这是个高档茶楼的。

“不知两位是要干什么啊,这个点我店里的姑娘都还没起呢。您这么急啊?”老鸨扭着腰调笑着说。

“我们是来问你点事的,你知道杨三儿吗?”

“杨三儿?就那个卖包子的?两位要找他的话就应该去他的包子铺找他呀,来我这南烟阁做甚。来人,送客。”说完老鸨屁股一扭就准备赶人。

沐依然把老鸨手一拉,顺手塞入几张银票:“还劳烦老鸨您帮我们把那些接待过杨三儿的都给我们叫来。等我们要知道的后,还会给你的。”

有钱就是大爷,老鸨接过银票后,笑的花枝乱颤的扭着腰就去叫人了“大爷您慢等,小马快给二位爷上酒。”

“茶就行了。”

“好嘞。”

茶上来后,当沐依然品茶并在赞叹着南烟阁虽是烟花之地但是这里的茶也是挺好喝时,老鸨带着一个衣着特别普通的女子过来了。

“爷,这就是之前接待过杨三儿的秋桔我给您带来了。”

“二位爷好。”秋桔娇羞的道。

“我想知道你接待杨三儿时他有没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

“不寻常的地方吗?没有啊。唯一特别的地方就是杨三儿他来了会自己带熏香来,不论屋里有没有点熏香他都会用自己带来的。”

“熏香?他有给你吗?”

秋桔摇了摇头:“杨三儿从来不给碰那个熏香的,就连我之前问他哪买的他都不回答我。”

听此沐依然万分沮丧,但秋桔又突然说:“不过上次因为那个香实在太好闻,我就偷偷的趁那个香没燃尽留了点,我这就去给你拿过来。”

待秋桔把香拿过来后,沐依然点燃闻了闻立马把香熄灭。又问秋桔:“那他点香后你有什么感觉吗?”

秋桔羞涩的点下头:“之后就是办事了,但是奴家其实到第二天一点感觉都没有,没有和以前跟客人完事后第二天的感觉。总感觉怪怪的。”

沐依然拿出几张银票给老鸨:“多谢老鸨你,我希望这次谈话除了我们四人外无人知道。”

“公子你刚说什么了吗,奴家现在老了记性不太好啊。”接过银票后,老鸨按了按太阳穴然后立马离开了。

“这是给你的,这个你们老鸨不知道的,放心拿着吧。”

“谢......谢谢爷。”

当沐依然转身要走时:“这位爷我之前几位在别的楼里的姐妹都好像伺候过杨三儿,但是她们在不伺候杨三儿后的一段时间里就不见了。”

“那你能告诉我她们分别是谁,在哪个楼里吗?”

“是怡红院的小红,春风楼的黄莺。不过爷,她们与秋桔一样都不是什么有名的角,都和同一个楼的姑娘不亲近。我们是因为被卖来之前在牙婆那里互相照应所以才相熟的。不知道能不能帮到爷。”

“多谢。”

出了南烟阁,角木对沐依然道:“小姐属下总觉得刚刚那香的味道闻起来很熟悉,总觉得在哪里闻过。”

“十里香,缘月。不过是把香精炼成了香饼罢了。”

同类热门
  • 浮尘虐世浮尘虐世狐灵希|古言红尘旧事……重生辗转.身份重重……她说:遇见你是我这一生最大的过错,为了你我负了世人也付了他……
  • 军医穿越:绝色高冷妻军医穿越:绝色高冷妻叶雅轩|古言她是来自二十二世纪的军队御用女军医,手法精炼,拿起手术刀无比的精准。一次部队遭到敌军偷袭身为军医的她上前线救死扶伤,谁料踩中了地雷的她来不及闪躲整个人被炸的尸身全无。本以为自己死定的她醒来后看着自己身旁的医药箱和周围的环境,她整个人都都呆了,这尼玛是个地方啊?!!
  • 小狐狸虐夫记小狐狸虐夫记亦生YO|古言一个是魔界皇子,一位是九尾神族公主,一个性子沉稳一个最初单纯善良,性格不同的两人偏偏最后走到了一起,经历三生三世的生死分离最后还会走到一起吗?
  • 妃常帅气,王爷太欠妃常帅气,王爷太欠琉璃依琼|古言一次相遇,人生的转折点出现了。妖孽恶魔的富家少爷碰上了面瘫冷漠的面具少女。二次相遇,皇宫宴会他替她解围。妖孽恶魔的王爷替这个冷漠不爱言语的王府小姐解围三次相遇,选亲宴上他选了她。某人的眼里只有一闪而过的疑惑。某王爷竟然选了这个冷漠不爱言语的少女。初见面他是被魔兽追击的“落魄”少年,她是冷漠旁观的面具少女。再见面他是英勇无比众民拥护的战神王爷,她是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天才小姐。小片段:“你给我”【ps,本文男女主身心干净,一生一世一双人!!】
  • 绝品女王之惊宫绝品女王之惊宫风千舒|古言上官惜若的爷爷二十岁生下上官惜若的爷爷,五十岁的时候当上皇帝,生下儿子上官志权。同年上官惜若的爷爷已有三十岁,生下小儿子上官石埠;十年后上官惜若的曾爷爷去世,享年六十岁,同年上官惜若的爷爷四十岁登上皇位,上官志权十岁,上官石埠十岁;十年后上官石埠二十岁生下上官惜若,同年上官志权二十岁,上官惜若的爷爷五十岁;而这时二十岁的上官石埠妻子生下上官惜若,皇帝为了保住上官家的高贵血统,秘密将上官惜若送出宫外,直到十六年后,皇帝六十六岁去世,十六岁的上官惜若被迫回朝主持大局,当上小皇帝。【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我家国舅多纨绔我家国舅多纨绔村口的沙包|古言臭名昭著的风流纨绔孟小国舅弄丢了未婚妻,从此自暴自弃盯上了情敌。 ——是你抢了我媳妇,那就别怪我抢了你! 恶少当前,女扮男装的某人毫不犹豫地转身饿羊扑虎:我等你很久了! 孟小国舅:(?`?Д??)!!好一个似曾相识的女流氓…… 标签:江湖、市井、解谜、逗趣,非宅斗非朝堂
  • 消失在地平线的那端消失在地平线的那端看透景色|古言年轻的悸动,酒醉后的表白,时过境迁,谁能铭记?昔日,一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公主,一个夜来香般的优质王子。七年后的那一次酒会,回眸间浅笑的容颜似曾相识,却早已物是人非。七年前的暗恋,因为怯弱,两人就此错过;七年后的追逐,她却已经不是原来的她,他的深情不知能否唤回心中的她?亦或者那一句不爱了,就让一切画上句点……他束缚着她,明明不会爱,却一定要她在他身边,所以每次弄得彼此伤痕累累,他也想她能分一点点爱情给他,可是他要怎么做?一次次的错过,一次次的受伤,两个截然不同却同时深爱自己的男人,她害怕,她胆怯,她想逃离,可是能逃开吗?她又该何去何从?
  • 相思劫了又劫相思劫了又劫一叶西|古言爱而不得,此为相思第一劫,得而不守,此为相思终身劫。 她原本是长安城内数一数二的小恶霸,有着令人艳羡的家世和未婚夫。而他是身份扑朔迷离的废柴世子爷,一场父辈蓄谋已久的阴谋将二人的命运绑在一起。 他问:娘子喜欢星星还是月亮? 她答:喜欢月亮,因为月亮只有一个。 他说:哦,那我与娘子不同。 她问:有何不同? 他笑:我喜欢娘子,因为娘子也只有一个。 她说:日月同辉必有一劫 他摇了摇头:分明是为夫对娘子的心天地可表日月可鉴…… 阿琰,我脚冷了。 可她再也遇不到像他那样愿意替自己暖脚的人了。
  • 大小姐出三倍聘礼大小姐出三倍聘礼木木向|古言她,一个横行霸道的皇亲国戚。 每逢上街,路人都对她退避三舍。 “你假公济私,中饱私囊,其罪当诛!” “我是太子姑姑。” “你疯言疯语,欺善怕恶,不容于天!” “我是当今圣上的妹妹。” “你……你个后台狗!” 时懿瞟过去一眼:“就是靠背景怎么了?不服你也靠啊!” 所以,隔壁的翩翩公子,要不要考虑入赘豪门? 聘礼我出三倍!
  • 宠妻无度:腹黑王的金牌宠妃宠妻无度:腹黑王的金牌宠妃公梓|古言她,21世纪王牌杀手,一朝穿越却沦为世人唾弃的废物。他,惊才绝艳,却金玉其外腹黑其中。两军对垒,硝烟弥漫。他说:这江山,她要,我夺!她弃,我毁!她说:你赢,我陪你君临天下!你输,我与你再创盛世江山!另附甜蜜小剧场:“本公子听闻爱情最好的距离是你在我心上,而我在你……”翻身,扑倒某男:“身上。”“你确定是身上,而不是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