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古言霸妾横行王爷莫怕

第175章 木槿花语?(熙雪篇)

纪雨凌恨不得立刻就将黄淑雪那贱人碎尸万段,要不然难解她心头之恨,明明这一切都应该是她的,都是黄淑雪那贱人坏了她的好事,她一定要让黄淑雪消失,一定要尽早的拔了这颗眼中钉。

秀儿看着纪雨凌这个样子有些害怕,现在的纪雨凌就像是疯了一样,将所有的东西都扔在地上摔的粉碎,她从来没看过纪雨凌像如今这般的生气。

秀儿一直都知道自家娘娘的心事,自家娘娘从未进宫之前就一直憧憬着皇后之位,也为了这个位置做了很多的事情,有多么的渴望能够登上这个位置,却不想精心策划的这一切都被黄淑雪抢走了,依自家娘娘的性格心里已经恨极了淑妃娘娘。

纪雨凌向来都是想得到什么就要得到什么的主,从小到大都是如此,只要是她想要的东西,就算是千方百计不择手段也要得到,所以她是绝对不会放弃的,谁要是同她争,那只有死路一条,她就要了谁的命,她绝对不允许她想要的东西眼睁睁的被别人抢走,她绝对不同意。

看着自家娘娘动了这么大的气,秀儿赶紧劝说道:“娘娘您消消气,气坏了身体不值得。”

纪雨凌气急败坏的说道:“现在这种情况如何叫本宫不生气,本宫筹谋了这么多年,就是为了有朝一日登上皇后之位,却不想让黄淑雪那个贱人登上了皇后之位,本宫绝对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本宫一定要让那个贱人好看。”

纪雨凌周身都散发着杀死,眼睛里充满了愤怒的表情,恨不得立马就将黄淑雪除掉,这样她的心情才能好受一些。

从黄淑雪入宫的那一天起,纪雨凌就知道黄淑雪将是她路上最大的障碍,几次三番派人想要除掉黄淑雪这个眼中钉,但是每一次都失败。

要么就是有人救她,要么就是有人甘愿为她去死,也不知道黄淑雪的命怎么这么好。

这一次她亲自动手,一定要将她除掉,她就不相信这一次黄淑雪还有那么好的运气。

秀儿恭敬的说道:“这皇后之位一定是娘娘的,除了娘娘以外没有人能更适合这个位置,娘娘定然会夺回属于您的这一切,娘娘又何必生这一时之气。”

纪雨凌的情绪才算是缓和了一些,和黄淑雪那个贱人生气确实不值得,早晚有一天她会拿回属于她的一切,她们两个走着瞧。

这么想纪雨凌才觉得心里好受了一些,但是还是怒火难平,只要一想到黄淑雪,怒气就忍不住的往上升,恨不得将黄淑雪挫骨扬灰。

自然黄淑雪不知道纪雨凌的想法,但是也能猜测到纪雨凌现在一定怒气冲天,恨不得马上就除掉她,她现在就等着纪雨凌动手呢,纪雨凌越是生气越是想杀了她,她越是觉得开心,这样就说明她的计谋成功了,成功的激怒了纪雨凌。

对于黄淑雪来说纪雨凌越是恨她,越是有所行动,她越是不害怕,不但不害怕,还很期待纪雨凌的下一步动作,这样她才能尽早的抓住纪雨凌的把柄,将纪雨凌绳之以法,只有这样她才能觉得安心,九泉之下的喜儿才能安息。

黄淑雪和纪雨凌个怀着心思,只不过两个人都不知道下一步对方要走哪一步棋,互相都在观望着,谁也不敢轻易的走出这一步,生怕一步错步步错,到时候满盘皆输,满盘皆输都不是大事,很可能会搭上性命。

两个人都不是贪生怕死之人,但是又都不甘心死在对方的手里,才会一直僵持着,迟迟没有行动,就是等着找到合适的机会,然后将对方除掉,最好是不要牵连到自己。

小桃一路小跑来到清林苑,黄淑雪的吩咐她不敢怠慢,最重要的这可是关键时刻,要是有什么闪失,可能就会丢了性命,所以格外的谨慎小心,生怕到时候会有什么差池。

小桃进到清林苑便看见在院子里打扫的翠儿,赶紧上前对翠儿说道:“翠儿姐姐,我想见王爷。”

清瑾向来喜欢清净,所以清林苑一直都是由清瑾和翠儿两个人居住,没有其他的仆人,院子里的大小事物也都由翠儿一个人处理。

翠儿看到小桃如此着急立刻说道:“王爷在后院,你跟我来。”说着就朝着后院的方向走去。

小桃跟在翠儿的身后来到了后院,就看见清瑾正在修剪木槿花的花枝。

这是喜儿生前亲手为他在后院种的,他一直都很宝贝,定期会为这些花修剪花枝,每次看到它们的时候就会想起喜儿,就好像是喜儿还陪在他身边一样。

如今他还是没有办法相信喜儿已经死了,即使看到了喜儿的棺木,他仍旧没有办法相信喜儿已故的事实,他总是幻想着有一天,一回头的时候喜儿就在他的身后,笑着看着他告诉他她还活着,虽然他知道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是内心还是无比的期待着。

还记得那天喜儿弄的满身都是泥土,清瑾看到满脸满身都是泥土的喜儿嘲笑的说道:“看你弄的满身都是泥,就好像是掉进泥坑里一样,脸上也都是,像一只大花猫。”

虽然嘴上嘲笑喜儿,但是清瑾还是掏出手绢帮喜儿将脸上的泥土擦掉。

喜儿趁着清瑾不注意的时候用满是泥的手在清瑾的脸上蹭了一下,然后笑着说道:“让你笑话我,这下子你和我一样了。”

清瑾不但不生气,反倒笑着说道:“你这小丫头,还真是一点都不吃亏。”

喜儿傲娇的说道:“那当然了。”

喜儿每一次和清瑾在一起的时候都会觉得很轻松,有很多时候甚至忘记了他的身份,两个人就像是朋友一样,相处的很自然很愉快。

说实话很多时候喜儿更喜欢和清瑾待在一起,不会觉得很累,也会暂时忘记那些不愉快的事情,更不会去想那些心烦的事情。

清瑾看着地上的小树苗问道:“你这种的是什么树?”

喜儿笑着说道:“我这种的可不是树。”

清瑾更奇怪的问道:“那是什么?”

喜儿笑着说道:“这是木槿,落叶灌木或小乔木。叶卵形,互生;夏秋开花,花钟形,单生,有白、红、紫等色,朝开暮落。栽培供观赏兼作绿篱。树皮和花可入药,茎的纤维可造纸,象征着温柔坚持和坚韧,传说在上古时期,有三株木槿花,非常迷人。花开的时候,满树都是烂漫的鲜花。这一年,引得“四凶”,也就混沌、梼杌、穷奇、饕餮来争夺。三株木槿见状便枯萎了,“四凶”只得垂头丧气地离开了。后来,木槿就被舜所救,花开如初。木槿仙子为了报答舜的恩情,便令木槿开得比以往还要茂密。木槿的象征意义中,也多了报恩这一个。”

喜儿觉得为清瑾栽种此花在合适不过,正好符合她现在的心情,清瑾真的帮了她很多,但是她却没有什么能为清瑾做的,唯有以此来表达她的谢意。

真的很感谢能遇到清瑾,她为有一个清瑾这样的朋友而感到开心,不管她遇到什么困难,清瑾永远都会毫不犹豫的帮助她。

清瑾点着头笑着说道:“不知道它什么时候能长大,什么时候能开花?”

喜儿笑着说道:“来年夏天的时候应该就可以开花了。”

清瑾笑着说道:“好想看看开花是什么样子的。”

喜儿笑着说道:“花团锦簇,非常漂亮。”

记得尚书府的花园里就有木槿花,一到夏天的时候花团锦簇,美不胜收。

清瑾笑着说道:“那到时候开花的时候你一定要来陪我一起看。”

喜儿笑着说道:“好。”

如今花开了,而你却不在了,花有重开日,人无重生时,如今你我天人两隔,想要一同赏花怕是不可能了。

喜儿,花开了,你看到了么?多想与你一起看着繁花盛开,花团锦簇的景色,安安静静度过此生,只你一人就足以。

他想要的不多,只想要牵着喜儿的手一直到老,直到满鬓花白,但是却永远都不可能实现了。

花开花谢几时休,昔日挚爱已不在,约定花期来赴约,花期已到人未到。

花开花谢一年又一年从来没有停歇的时候,但是心爱之人已经不在了,就连曾经约定好一起看花的誓言也已经兑现不了了,除了一个人在这里看着这些花感伤以外,还能做些什么?

小桃和翠儿看着清瑾的背影,觉得有些萧瑟,即使背对着她们两个也能感受到悲伤之情。

自从喜儿去世之后,清瑾消瘦了很多,让人从背后看着都觉得有些心疼,翠儿想尽了一切办法,但是清瑾仍旧振作不起来,每日就是面对着后院的这些花发呆。

翠儿自然能够明白自家王爷心里的感受,这么多年以来自家王爷一直驰骋沙场,早已将生死抛在了脑后,也从未惧怕过任何的事情。

她自小就一直跟在王爷身边,对于王爷满满的爱慕之情,只是她自知自己身份卑微配不上王爷,这样能够一直陪在王爷身边照顾他,她就已经觉得很满足了,从不敢奢望太多。

王爷英俊潇洒,气宇非凡,城中有很多女子都青睐王爷,也有很多王孙贵胄来府上提亲,将自家千金的画像送到王府来,王爷一个都没有看过,甚至有甚者还将自己的千金送到王府小住,王爷却没有一个中意的,后来就躲到了宫中。

那个时候翠儿就在想到底什么样的女子才能得到王爷的青睐?才能入得了王爷的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