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仙侠缘起仙魔

第100章 完

阿弥陀佛,想不到施主为了救自己心爱之人也是可以割舍一切,贫僧佩服。比起世间那些只懂得追逐名跟力的人,施主的人品要比他们高尚的对。

要想救醒这位女施主说难也不难,如今施主也必备了救醒这位女施主的条件。那就是用进你全身内气真力以耗尽的代价来救醒这位女施主。只是要想救醒这位女施主的话,施主你怕是如今九重天的修为都将付之东流,即使这位女施主醒来以后怕她的一身修为也将不顾存在了,事到如今这种结果如何取舍全在施主自己了。

廖空禅师的话让周围不少的人听了都为止动容,想来有谁会愿意为了救人将把自己好不容易修来的一身本事付之东流呢,即使这个人是自己的至亲,自己也不一定全都愿意的吧,这可是需要大勇气的。

可是萧墨寒的举动确是让在场的人无不感到动容。

萧墨寒转过身来看着远处马上就要结尾的战斗,感觉此时的战场已经根本不需要自己的帮忙了。因此萧墨寒就在当场把花落雪的身子盘坐在地上,而自己也是坐在了她的身前,并把自己的一双手掌与花落雪的手掌相对。然后就见萧墨寒的周身气流涌动,只见肉眼可见的内力真气由他的双掌之间经过游走到花落雪的全身。

萧墨寒的取舍精神让现场的所有人为止动容,这一刻现场所有的人都忘记了魔门在修仙界谣传种种的恶劣事情,有的只是眼前的萧墨寒为了自己心爱之人的付出。

现场的人都在平心而论如果把自己换成是萧墨寒的话自己会如萧墨寒这样选择么?很多人的答案都是不会。

哎!想不到莫寒这小子竟然会为了花落雪散尽这修来不易的修为。

哎呀!老左你叹气个什么,那丫头为了莫寒这小子都敢追逐万丈深渊之中。此时莫寒小子为他散尽修为又算得了什么,这才是我魔门的好小子,我觉得我老高没看错他。

哎就你老高话多,我左中旗不也是没有出手阻拦么,难道你还不能让我感慨一下么。

叶羽和花欣语看着近前的萧墨寒正在为花落雪散尽修为想救她醒来,在听的耳边传来左中旗与高云鹏的话,两人虽什么话也没有说,但是两个人的心里也是非常的触动。

这魔门小子真是感舍的,就凭这一点魔门中人也绝非大恶大非之人,如这小子这般为心爱之人所付出的一切,我罗再道就舍不得,只凭此时我罗散人也不得不佩服这个小子。

阿弥陀佛,现在贫僧明白这位施主为什么能练成魔门至高修炼心法御魔决了?

师傅,为何?

廖空禅师的话勾起了无色的好奇之心,此时不光无色一人好奇,即使身旁的罗再道与其他几人也都把目光看向了聊空禅师,从他们的表情之中不难看出他们也对此事的好奇。

呵呵,御魔决以心入魔,不入魔就修炼不成此法,只是真的要以心入魔却又难免被心魔控制自己的心智,这就难免让自己走火入魔变成一个没有心智只知道杀戮的魔头。但是让自己的心入魔又不让自己失去心智这很难,但是这位施主为心爱之人入魔,又因心中记挂心爱之人不让自己的心被心魔所控制,这真的很了不起,也很伟大,常人很难做到,此乃真情大于天。

聊空禅师的话让身边的几个人变得不在言语,此时的几人心中也是动容,话说世间真情无处不在,谁的心里也都有难以割舍的情怀,只是要如萧墨寒这般深情的怕还真是找不出几人来。

杉杉仙子与魔主的合力很快的就打败了欧阳烈。此时的欧阳烈披头散发,一身的长袍也是变得凌乱不堪,甚至从他的身上还有多出流血的伤口。

欧阳烈看着现场的所有人,在看看前堵后拦的魔主与杉杉仙子,此时他知道自己败了,败的彻彻底底,他知道他再也翻不了盘了。

哈哈,魔主想不到啊,想不到我欧阳烈费尽心机还是败在你魔门手里了,不过这都不是你魔门的功劳,这只怪杉杉出手帮你和廖空禅师的出面不让罗再道的出手,还有就是我如论如何也没想到你魔门这小子竟然也突破了,甚至还是靠你魔门从古到今都难修炼成的御魔决突破的。想不到我欧阳烈费劲心机还是败了,败的彻彻底底。

哼!多行不义闭万劫不复,你之前的恶事做多了,报应是迟早的。

哈哈,魔主你也别得意,你魔门当年死在我手里的人不计其数,甚至百年前你魔门从辉煌走向覆灭也都是我的功劳,即使我今天身死道消我也是不亏。

哼,我今天就杀了你为我魔门死去的先辈报酬。

哈哈,魔主你想杀我,你做梦吧要不是杉杉杉杉出手帮你你耐我何。

欧阳烈的话让魔主找不到反对的词,因此此时他也不想在跟欧阳烈废话。

欧阳烈把目光看向了杉杉仙子痴情的眼神就像年少的小伙子一样,这位一百多岁的老人至今也都深爱着眼前的女子,只是杉杉仙子确不正眼看他。

杉杉,你我从小一起长大,我对你痴情已久,只是奈何你从不对我另眼相看。甚至你心爱之男人也是因为而死,不过此番我落败也不需要你亲自动手。

啊~

欧阳烈说道这里就举头向天一声大喊,这一举动让得魔主萧少阳和杉杉仙子也是一阵警戒,以防欧阳烈又想起什么妖鹅子。然而众人只见欧阳烈大喊之后就全身穴位爆破开来,欧阳烈自废修为又震断了自己的心脉,眼看着要活不了了。

欧阳烈死了,死的也凄惨惨烈,欧阳烈自断筋脉而死让在场的人不少人感觉到震惊。所有人都没想到这位御剑宗的宗主算计了这么多最后还是难逃一死。

欧阳烈死了,杉杉仙子看着他死去的遗体回想很多,悄悄的,杉杉仙子离开了,没人发现她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只是从此以后世人再也没有见到过她。

魔主看着此时的萧墨寒一声叹气,但是他并不想阻止萧墨寒的举动,因为在他心里他也觉得他儿子做的对。

…………

会武大会结束了,最后的结果让所有人都没有料到。虽然魔门是最后的胜利者,但是魔门在打赢了御剑宗等人以后就再也没有找过其他人的麻烦,也没有想着再找其他人报百年前的仇恨。修仙界也从此进入了难得的和平阶段,人们也不在吧魔门当成邪魔外道看待,修仙界所有人也都知道以前对魔门的看法那也只是谣传。

御剑宗还是御剑宗,只是此时的御剑宗正在举行宗主登记大点,这次被选为御剑宗宗主的确不是欧阳浩然,此时的欧阳浩然也因为萧墨寒的气劲所伤虽然保住一命确全身修为尽失,甚至连头脑都变得混沌,此时的他就有如一个人普通农家的痴呆小儿,平常生活都需要有人特意照料他。

御剑宗此次坐上宗主之位的张凡也是感慨良多,他上位的第一件事就是改革御剑宗所有人高傲的性格。

北地百花城外一条激流的小溪之上一个人蒙着面部的女子转过身来看着身后的黑衣男子,女子扯下了自己遮住脸庞的棉布微笑的看着这个男子。女子的脸庞虽有一块坏掉的痕迹确也不影响女子的美貌。

平时有如木头人的叶羽脸上也是露出了浅浅的微笑,他漫步上前保住了眼前的女子,二人乘着激流的竹筏而下欢声笑语的看着两岸激流而过的景色。

长白山下鬼谷之中一少年男子十七八岁的样子正站在一处墓碑的前面眼神直至的看着墓碑上的字体,墓碑上的字体写的确实“彩蝶之墓”。

这个少年每天起来都会来到墓碑前注视着墓碑,在他的脑海里都是他与蝶儿的种种欢声笑语,那个喊着他风的蝶儿永远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这个形象木讷的少年也许从此变成了一个守墓人了。这一切被远处的鬼谷神医看到了也是悲声焦炭,他想改变这个孩子的想法,可谓是他努力了,确依然没有改变清风的做法。

又是北地那个花落雪与萧墨寒掉进过的深渊之中,此时修仙界再也没有见到的杉杉仙子确实出现在这里,她看着曾经萧墨寒与花落雪为她永远也忘不掉的心爱之人立得幕嘴里默默的反反复复的念着那首谷内石壁之上留下的那首诗:

枯等谷底十七载,

不见思人泪两行。

此生缘浅难相见,

奈何情深永不忘。

杉杉仙子念着念着就变得泪流满面了,杉杉仙子哭的很是伤心很是后悔,悔自己当初为什么不也跳入深渊之中来看一看呢,如果那样又怎会让自己最爱的人独守在深渊之下十七年呢,杉杉仙子从来没有这么悔过,所以从此以后在这个再也没有来到的深渊谷底之中除了那个跟她一模一样栩栩如生的石像以外,又多了一个与石像一模一样没若天仙的人守护在这里了。

一个普通的村庄,一户普通的院落,院落的周边有很多满鲜花的过树林,所谓初春桃花开在四月里,漫天花雨飞满天,此情此景衬托着花落雪的名字是在恰当不过了。

院落里的萧墨寒在抚弄着他那首初见花落雪等人的琴声,琴声所过之处一片优美起伏,这让远处端着菜品的花落雪都听得如痴如醉。两人虽都没有了修为在身,但是此时普通人家幸福的生活又让这两人觉得很是满意,平生少有的知足感都在两人心尖流过。

美好的画面在一次魔门招收大点上结束了,在左中旗与高云鹏抢着要收的弟子之中结束了。

…………

本人生平第一次写小说,无论有没有人看,还是好看赖看请误喷,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