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游戏伊塔之柱

第661章 其所追寻的远方 XXXI

“拦住他!”灰衣人转过身去,高喊一声。

在场的盲从者卫士如梦方醒,从各处冲了出来,手持长戟,列成一排,杀向方鸻。

但一台巨像一般的构装体从方鸻身后列步而出,举起三四人高的右臂,一巴掌劈在地上。它掌心与地面相接之处,掀起一道震波,震波向前,立刻震得盲从者卫士向后飞出,落满一地。

“这是震地者七式,骑士先生,它的地震域源自于奥多奇的山之王鸣龙,它制造震动的媒介不仅仅是固体,气体与液体也可以。”

“最后一台震地者陈列于罗塔奥的群星之柱博物馆中。”

“它的敌人曾经是三大巨人之首的符顿。”

Irs带着一种匪夷所思的目光抬起头来。

他身畔,灰衣人的语气同样不可思议,“那是震地者,罗塔奥的骄傲,但我分不清楚是哪一型……”

“可他怎么会这个?”Irs压低了声音,“他不可能去过群星之柱,不,应该说没人能去那个地方!”

“有人可以,”灰衣人回过头,“坦罗王族,背信骑士,圣狩之卫……”

“他?”

反问换来的是一阵沉默。

Irs目不转睛,“他的龙魂很独特,可能是擅长精神力那一类,才能支撑起如此庞大的投影。”

他又回过头来,“但没人可以同时操控这么多龙骑士,工匠也不能。我或许能对付它。你不是有双龙骑士么,帮我牵制一下。”

此刻第二队盲从者卫士也冲了上去。灰衣人看着这一幕,点了点头。他仰着头,深褐色的眼中倒映出这如梦似幻一般的景象。

’VX-1,帝国之刃,审判者塔安,真理,银焰骑士斯里高,艾欣曼魔女……’

那些或叫得出名字,或叫不出名字的传奇构装,像是从博物馆的陈列之中整整齐齐走出的古董。但放在眼下,也比他们手上这些样子货有威慑力得多。

关键的问题是,这些投影究竟是从何而来?

灰衣人甚至压根没有去考虑过龙魂。

因为龙魂只是一个计算力提供者,具象化的执行者。从未听说,也没有出现过,具有——想象力的人工龙魂。

但塔塔-大拇指-晨星女士,诞生自一个光辉璀璨的年代;她的头衔,来自于一个尘封于历史之下的计划,永远是银之塔大图书馆的守护者。

很少有人能分辨出这其中的差异。

至少方鸻也不能。

“希尔洛芬!”Irs认真了起来了,他毕竟也是一个站在选召者的顶峰的选手,很快便恢复了冷静,变得心无旁骛起来。他抬起头,用龙语发出了一声低啸。

希尔洛芬听到这声低啸,展开银色的双翼,从半空中俯冲而下。而灰衣人也向前一步,两台双子星一样的构装出现在了他身后。

那两台灰白色的构装,狭长高挑,外形一致,左右对立,形同彼此的倒影。它们双手持剑,身后的金属飘带,仿佛白色的斗篷,有点像是大了一号的能天使。

这是方鸻第一次看到灰衣人的龙骑士。

这种双星式的龙骑士,因为其操控难度,还是相当少见的。

而他也终于明白了,自己之前之所以看不到对方龙骑士的原因。

“双重域,”塔塔出现在了他左肩上,妖精小姐扇动着羽翼,目光静然——这一幕当然只有他一个人能看到。方鸻回过头去,看着妖精小姐小口一张一合,“至少有一个是隐形域。”

她回过头来,用翠绿的目光注视着他,“骑士先生,要我告诉你这些龙骑士的用法么?”

“分享心灵吧,”方鸻点了点头,“这样更快一些。”

在震地者的攻击之下,盲从者卫士正溃不成军。

此刻巨像停了下来,一声悠长的鹰啼从半空降下,片片银羽,犹如一道转折的银光,直劈而下。重力域分开了地震域,让震波在空气中的传递缓慢下来。

“希尔洛芬,攻击!”Irs口中高亢的龙语,响彻广场。

银色的巨鹰在落地之前一扇双翼,翼下形成一道飓风,击中地面扬起烟尘。漩涡之中又生出道道风刃,分开烟尘片片向前激射。

巨像举起右臂,让这些无形的刀刃击中金属的外壳,扬起丝丝缕缕的火花。

而在那一刹那,巨鹰低啼一声张开利爪,掩映在卷起的迷雾之中直扑过来。

同一时间。灰衣人也用低沉的龙语发出命令,双子星式的龙骑士也一左一右挡在帝国之刃,审判者塔安与真理,银焰骑士面前。

他的目光从那些静止的龙骑士身上巡弋而过——

Irs至少有一句话说得对,即使是工匠,也无法做到同时操控这一切——这不是计算力的问题,而是交换效率存在上限。

方鸻静静地看着左中右三路向自己展开攻击的三台龙骑士构装,与它们身后的——两位货真价实的龙骑士。

那是一个时间的片段,但在思维的世界之中仿佛化为永恒。

因为在方鸻的目光之下,或者说在十台龙骑士共同的视野当中,它们的对手早已慢成了蜗牛。那一刻他心中竟十分安静。耳边好像回荡着种种话语,像是许多人在同时开口。

但其实,那都是塔塔小姐静静的声音:

“监察者是剑圣阿格曼奇的龙骑士,感知域分析能力最强的域之一。”

在心灵的世界之中,她有条不紊地描述着:“震地者挡得下这一击,骑士先生。”

“但那个人也没尽全力,小心他隐藏的意图,骑士先生。”

“审判者塔安擅长正面攻坚,它是帝国人的战争兵器,但不一定跟得上对方的速度。”

方鸻终于问道:“我可以人工修正么?”

“可以。”

“我需要限制它的移动力。”

“艾欣曼魔女的机械域可以做到,骑士先生。此外,VX-1的解放域在左侧侦测到了一次魔力释放。”

“那代表着什么?”

“那台剑士使用了幻术,它不在原本的位置上。”

在思维的世界之中,方鸻甚至还有时间惊讶:“探测魔法,解放域还能做到这个?”

“一切运动与位移,皆在解放域的监视之下。”

“那么向左修正三度。”方鸻命令道:“我们用审判者去对付希尔洛芬,用艾欣曼魔女去逼迫它走位。”

“再用银焰骑士去缠住那灰衣人的龙骑士。”

“至于另一边……”

“交给我好了,骑士先生。”

意识这一刻方从思维的世界之中抽离,时间流动的速度好像骤然间由慢变快。无数声音重叠在一起涌入他的脑海之中,但偏偏每一句话都听得分明。

在心灵的世界之中,交流仿佛立体起来,形成了一道密集的网络。

方鸻举起手来。

这一刻他胸前的水晶亮了起来,一个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艾德,我看到你了,’叶华同样远远看着这一幕,声音充满了不可思议的语气,‘小心,他们打算牵制你的注意力。’

‘意右边的希辛剑圣,它使用了位移术,并不在你所看到的位置之上,攻击之时要向左偏移三度——’

‘最后,从左到右优先使用震地者,审判者塔安与银焰骑士,去攻击希尔洛芬,用艾欣曼魔女与真理去缠住希辛剑圣双子。’

‘注意次序不要出错。’

叶华在半空中停了下来,张开巨弓,有些焦虑地看着那个方向——广场之上的十台龙骑士——龙骑士与龙魂之间的沟通效率存在理论上的上限,但若次序不出错的话……

其实仍旧有获胜的机会。

他只怕方鸻因为紧张,而手忙脚乱。可这个提醒,终归还是慢了一步。

最先动起来的是审判者塔安,当这台龙骑士举起手中的厚重双刃剑之时,Irs与灰衣人眼中皆是一亮。只是亮光尚未来得及透出瞳孔,很快又化为了一种恐惧的光芒。

那不可思议的神色,也同样出现在了叶华眼中。以至于他远远看着广场之上正发生的一切,竟然第一次,忘记了射出手中的箭。

方鸻一言不发。

但他身后十台龙骑士之中的七台,自审判者塔安始,自银焰骑士斯里高止,动作整齐划一地,同时动了起来。

那就像是一个魔术师立于台前,随他举起的左手,恢弘的音符跃然而起,整个舞台之上的人偶们,好像齐齐被赋予了生命。

是的,生命——

这一刻倒映在Irs与灰衣人眼中,正是这样的感觉。

审判者的塔安上前一步,一剑斩向飞掠而至的希尔洛芬,银色的巨鹰在半空之中一个转折,但机械零件构成的荆棘从地表之上破土而出,缠住它双爪。

艾欣曼魔女以手掩口,金属的面庞之上,银灰宝石的双瞳看着这个方向,仿佛闪烁着巧笑倩然的光芒。

塔安的巨刃一剑扫过希尔洛芬的巨翼,Irs惨叫一声捂住右眼,跪倒在地上,指缝之间竟汩汩流出血来,鲜红似火。

而另一边,帝国之刃一剑斩下,剑刃偏转,当一声火花四溅,那隐藏在位移术之下的希辛剑圣双子向上一折,闪烁了一下现出真身,向后跃出稳稳落在地上。

银焰骑士斯里高也横过长枪,拦在另一位双子剑圣面前。

“这不可能,”Irs手中鲜血淋淋,抬起头尖叫一声:“他根本没与龙魂沟通过,那些龙骑士不是他控制的,是谁在玩我们!?”

灰衣人眼中也闪过一丝讶异的光芒。

他张开口,低声吩咐了两句,两台希辛双子再一次一左一右攻了上去。与此同时,方鸻才终于发现了自己与对方的不同。

“骑士先生,他们好像需要用语言与自己的龙魂交流,”塔塔已先他一步捕捉到了这一点,“我们……”

方鸻心中也充满了不可思议的感觉,他好像这才明白过来,叶华之前一再反复向他所强调的,与龙魂之间的沟通究竟是什么。

可问题在于——他根本用不着啊。

“我们可以先他们一步。”妖精小姐立刻捕捉到了机会。

方鸻点了点头,用语言的交流效率有多低,怎么可能比得上心灵联系——纵使是最为高效的龙语,也同样无法改变这一点。

七台龙骑士立刻动了起来。

灰衣人与Irs越打越是心惊,对方的攻击已经凌厉到了超乎他们想象的地步,有时候他们的命令根本无法有效下达,因为才刚刚下达命令——对方早已转变战术。

打倒最后,几乎已只剩下龙魂本身本能地在战斗,但龙魂在战斗方面,岂是龙骑士的对手?

Irs再一次惨叫一声,他的希尔洛芬被审判者一件枭首,他哇地喷出一口血,顿时委顿了下去。

灰衣人这一刻也意识到这么下去局势不可挽回,他从身后取出一支短杖,握在手中。

这一幕落在方鸻眼中,目光一闪,便认出对方的职业,这人果然是魔导士。

灰衣人举起法杖,准备施展法术——但方鸻可不打算给他这个机会,与在这个世界没什么用的战士不同,施法职业可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他早就怀疑这个灰衣人的职业,一直在关注对方的动向,因此此刻灰衣人才刚刚张开口,便感到一道阴影笼罩了自己。

他抬起头来,看着半空中那道巨大的阴影,手上的动作忽然停了下来。

褐色的目光之中,不由自主闪过一丝无奈的神色,他松开手,任由法杖从手心之间滑落,让它‘咚’一声滚落在地上。

半空中,正是一头无比巨大的龙形巨兽。

“至高域……”

“好吧,你们赢了……”

灰衣人摇了摇头,一道龙炎已从半空降下,将一切化为飞灰。

两台希辛双子同时黯淡下来,无力地垂下头,半跪在地上。然后它们身上升起丝丝缕缕的烟雾,烟尘随风而逝,最后荡然无存——

方鸻微微有些讶异地看着这一幕。

他看了看自己伸出的左手,忍不回过头去看了看身后那龙形巨兽,就在刚才那一刹那,他心念才一动,这台龙骑士便好像主动与他产生了一种特殊的连接。

毋须他下达操作的命令,对方便已遵照他的意志而行事,那不像是工匠操纵构装体,倒更像是龙骑士对自己的龙魂下达命令。

可他的龙魂明明是塔塔小姐——

方鸻不由有些意外地看着那台龙形巨兽,看着它闪烁着的冷光的精金外壳之下,一双金色水晶瞳孔之中似乎蕴含着别样的含义。

方鸻恍惚了一下,才意识到那只是一台龙骑士,而不是真正的黑暗巨龙。

塔塔小姐的声音这时才安静地从他心灵之中响起:

“龙后玛格丽特,罗塔奥的三大王者型构装之一,它体内有一副黑暗巨龙的骨骼,曾经是狂妄者霍恩的龙骑士。”

“不过芬恩之灾后,这台构装就一直尘封于尘世之厅的地下,其实我不应该把它召唤出来的,这可能会给你带来麻烦,骑士先生。”

她摇了摇头,似乎不愿多谈,只道:“但它是我所接触过的,最富传奇的龙骑士之一。”

“之一?”

妖精小姐这才看向剩下两台龙骑士,但并没有开口。

方鸻顺着那个方向看过去,半空中那是两台一模一样的,伫剑而立的王者——只是外壳一黑一白,手中的魔导巨剑也各不相似。

但方鸻却听到了塔塔心中的声音:

“我已经忘了在什么地方见过它们,只是记忆当中,它们应当来历非凡。”

这时一个声音从两人身后响起:

“艾德。”

方鸻赶忙回过头去,才看到叶华从那个方向走了过来。

叶华看了看正跪在地上一脸不可置信的Irs,“星以为苍之辉会让你在这个世界获得无可匹敌的力量,但没想到……不过你每一次真是有不可思议的幸运,所以弥雅究竟给了你一个什么样的龙魂……我猜她自己都不一定清楚……”

他一边说,一边忍不住摇了摇头。

方鸻看了看半空中的十台龙骑士,自己都有一丝不可思议,他不由想到了弥雅交给自己的那支水晶匕首,那应当是一切的开端。

他不由自主想到了那双如诗如华的银色眸子,与安静的少女,虽然已经明白那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感情,但记忆之中的朦胧与柔软仍存。

他忍不住问道:“叶华大神,你认识弥雅小姐么?”

“她?”叶华笑了:“有点迷迷糊糊的,经常丢三落四搞一些乌龙,我猜你的这个龙魂也是她一手弄出来的;不过外界对她的评价多半是一根筋,不然你猜她海之魔女的称号是怎么来的?”

“啊?”

方鸻简直听得呆住了,他严重怀疑叶华和自己说的是两个人,印象当中温柔又可靠弥雅小姐,怎么会是这个样子的?

迷迷糊糊?一根筋?

怎么都不搭界好不好。

这时鲁伯特公主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她脸上还留着一些於伤,看了看两人。方鸻这才从自己的妄想当中回过神来,看向这位公主殿下。

“公主殿下。”叶华也问候了一句。

鲁伯特公主摇了摇头,声音沙哑地说道:“叶华先生,艾德团长,主殿就近在眼前了。”

事实也是如此,盲从者卫士早已倒了一地,非死即伤。灰衣人也化为飞灰,Irs跪在那个地方喃喃自语,好像失心疯了一样。

何况即使没有失心疯,失去了自己的龙骑士之后,他在这个地方也没有什么战斗力了。

方鸻甚至心想,对方干脆就是在装疯卖傻,免得自己杀了他。

不过他其实也没这个功夫去理会这个奥述人。

远处大殿之外,此刻出现了一排身穿长袍的盲从者。他们从大殿之中走出来,看到广场之上这一幕,眼中也无不露出惊讶的目光。

半空中这么多的龙骑士,是考林—伊休里安同盟还是星门港打上门来了?抑或是几个大型公会的联合,也只有它们,才派得出如此豪华的阵容。

盲从者们彼此互视一眼,皆看到互相眼中的狂热,他们立刻跪在地上,举起双手,仿佛在召唤什么。

方鸻仿佛听到了他们在祈祷的声音,只是如此远的距离,祈祷低沉连成一片,也听不清楚祈祷的内容是什么。只是片刻之后,一个矮小的人影,从大殿之内走了出来。

那是一个少女。

而方鸻在看到对方的一刹那,便不由呆在了原地。

而那一刻,祈祷的声音猛然高亢了起来:

“众生,众信与众圣——”

“至高无上的引路者,”

“迷雾之中的灯塔。”

“黑暗之海,与无声低语之女,”

“我神伊莲,愿你的意志行于这地上。”

无论是叶华还是大公主,那一刻皆怔立当场。

方鸻看得清楚,那个少女的容貌,不是别人,正是阿菲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