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16章 番外4

“呵!没想到你对我还挺关注的。”芷希讽刺的看了他一眼,“其一,帝尊高于六界之上属于九天;其二,我并不是在救帝尊,我救的是忆仟,她与天地法则立誓十年之内找不到帝尊便愿殉葬;其三,眼缘?我和我师兄之间还能没有眼缘?所以并不存在破先例这么一说法。”

原来,她并没有想过独活。所以一直他都没有机会是吗?或许芷希说的很对。

他松开手,芷希瞪了他一眼甩了甩手腕,白皙的手腕被他捏的青紫青紫的,气死了。

这就是普通人与神的差距。

“对不起。”惊风低声说道,看着芷希的眼里含着愧疚。

“罢了,我受不起。”

芷希游上岸,长裙贴身姣好的身材便被某人不小心一览无遗。她冷冷的扫了惊风一眼,扯了扯贴在身上的衣服快步离开。

忆仟看着幻镜里播放的场景,略微有些心虚,窝在司渊怀里不老实的蹭了两下。

幻镜里是芷希妙曼的身姿,看起来有些诱人,忆仟不满的嘟着嘴,“不许看!”抬头想捂着他的眼睛。

刚抬头就见一双满是笑意的眸子戏谑的看着她,丝毫没有看幻镜一眼。忆仟捂着脸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师……相公,你说咱们会不会有些过分呢?”

司渊挑起她的下巴迫使她与自己对视,“娘子不是说这是为了监督他们恋爱有没有偷懒吗?怎么会过分。”

“不过那个……也对!”忆仟很快就被安慰住了,“可是芷希说话太毒了,他俩怎么发展的这么慢?我都忍不住想要帮帮她们,反正雪梨仙姑留给我对付你的东西我还没用,可以借他们玩玩。”

关于是什么呢?好像司渊的第一次和她的第一次都是因为这个东西才没的。

司渊没忍住眼皮抽了抽,看来自家师妹只能自求多福了。

什么道德观念之类的都被忆仟抛诸脑后了,她可以通过幻镜来暗中操作一切,比如下药什么的简单成怂了。

“相公,你确定月老那话能信?要不然我这下了药万一月老出错了我可就毁了两个人。”

忆仟对于那个老头的话表示深度怀疑,同时她也不想误伤这两个人。

“当然,为夫还替他们卜了一卦,夫妻命没错。”

“哦。”

对于司渊的话她表示深信不疑,于是就利用幻镜分别给两人下了点料。

“师……相公,你说我们等会是不是要看一部大戏?”

司渊睨了她一眼,“再唤错一次晚上的运动就多一次。”

忆仟捂着嘴点点头。

“幻镜是不会让你看别人做的,到时候幻镜会自动屏蔽。”不带一丝商量的余地。

“能不能只在重点部位打上马赛克?你说这一个破镜子还会玩屏蔽,有毒吧。”

司渊不语。若是让月老那老家伙听到仟儿这番话,恐怕会气到吐血身亡吧。

惊风看着女子远去的身影,脸色一变缓缓的上了岸。

明明是特别广阔的一个地方,他却感觉有些闷,燥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与此同时侧殿里也是一番景象。丹炉冒着几缕白烟,灵火在炉底跃动,芷希急切的看着丹炉。

体内刚发生异常她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她自己身为医者却解不开这个玩意儿,而炼丹也需要时间,她急得狂冒虚汗。

同时在心里又一次问候了遍司渊。

熄了火,她急忙打开丹炉,里面静静的躺着一个尚未成型的丹药,她也没办法计较这些,一口吞了下去。

过了半晌,体内的燥热并未减弱反而越加强烈,一阵接着一阵。

卧槽!别让爸爸知道是哪个龟儿子给我下的药。

司渊瞥了眼幻镜,伸手捏了捏忆仟的脸,语气低沉:“仟儿。”

“内个……我可以解释的。”忆仟低着头,心里发虚。

司渊轻轻的“嗯”了声,示意她解释。

“嗯……我不会控制幻镜,然后,然后下药的时候原本只是想在泉水里弄一点的,结果没控制住,灵界的所有水源里都不小心洒了点药。”忆仟两个指尖互戳,娇糯糯的解释。

“我原本想你师妹是医者兼并炼丹师应该可以解决的,谁知道她炼的解药需要加水,我,我对炼丹什么又不在行。”

早在她和司渊闹脾气的时候他就告诉自己了芷希的身份,以至于看幻镜的时候并没有多么激。

司渊听她说完,又捏了一把她的脸,啼笑皆非的说:“笨蛋!灵界的水供养灵界的生灵,所以你现在可是祸害了好多无辜的生灵。”

“那我该怎么办呢?”忆仟认错态度良好,水灵灵的双眸直勾勾的看着他。

炼丹她又不会,而且雪梨仙姑的药用灵力又无法解,这可让她愁,眼看幻镜里的两个人都快憋到极限了,就算不救他俩,可是灵界的生灵是非救不可的呀。

“仟儿自己想办法。”

“哼!明明是你告诉我说他俩可以我才给下药的,不仗义!”

“为夫只是说他们有夫妻相。”

“那你也没阻止我不是?”

“为夫说过,无条件支持你。”

哟,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

忆仟气鼓鼓的瞪了他一眼,她也不打算继续浪费口舌,反正又吵不过他,只好今晚让他自己睡侧殿。

什么三从四德他都没有遵守过,想想枫枫对自家老婆,想想觞潇对自家老婆,那个不是百依百顺,再想想自己,气死!

忆仟默默的心疼了把自己和芷希,为什么会遇上这么个男人!

看来自己只能去冥界找青落婆婆和觞潇帮忙了……

司渊感觉到她身上灵气的波动,手上掐了个诀。

忆仟瞬移没有成功,火气唰一下就上来了,“你干嘛!人命关天哎,你又不帮我还不允许我指望别人了!”

“药效发作需一个时辰,足够你想办法。”

司渊好歹也是个男人,怎么会允许自己女人去找别的男人帮忙,即使有家室都不行!

忆仟嘴一瘪,泪汪汪的看着他:“说好不许凶我的,你个坏人!明明你就知道我控制不住幻镜,事后你还要凶我,还不允许我去找别人,反正今天我就要出去!”为了灵界的生灵。

在司渊回来的这段时间,忆仟一直都被迫留在九天,唯一出去过一次就是找芷希。帝尊突升的一个月内,各界君主都处于历练期,帝尊不能插手他们之间的事,就是凡事都要靠自己。

忆仟性子本来就叛逆,再加上她还是会有一点魔性,只要找到一个出气口就忍不住外泄。

以前在现代她就有抑郁症,特别容易急躁,可能还给带到古代来了。

司渊听她说,原本还忍不住心疼她,认为自己对她还是太严了,并且她原本就不喜欢炼丹也不喜欢看医书,可后来听到她说还是要去先夜觞潇他们,俊脸一沉。

忆仟趁他不注意间和他拉开一段距离然后再次打算使用瞬移。

一个时辰,说多不多,而且青落婆婆和觞潇两个人一起炼丹制解药也需要一段时间,灵界生灵那么多,早知道就不应该用这种阴招,还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了。

“走了就别回来了!”司渊冷冷的说了句。

PS:番外应该不会虐,要不要看剧情大反转?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嫡略之瑰若芷嫣嫡略之瑰若芷嫣允丫丫|古言你所谓的孤独是我所喜的安静,你眼中的落寞实则我内心欣喜。一场车祸,让21世纪金融系高材生沈若芷穿越到架空的古代,身为丞相府没钱、没权又没势的三无小姐,沈若芷表示她有一点小懒,一点小记仇外加耍点小聪明,没事给那些达官显贵画画素描收收小费,民间都传这丞相府了不得,鸡窝里出了金凤凰,可是最后的最后为什么她家的庶姐不是疯了就是傻了,还有她那如花似玉的妹妹怎么如此想不开就当了尼姑?ps:此处非正剧:偶有女神经轻飘过嬉笑打骂实属人情此处非喜剧:人生实难大道歧多小虐怡情结局完美
  • 半纸荒唐半生信仰半纸荒唐半生信仰半夏瑾年|古言九岁,他说待我成人定给你这盛世天下,她信了,这个荒诞的承诺。十岁,她说她要穿上最美的嫁衣做她最美的新娘,他笑了。后来,他为了她放弃一切,从此阴阳相隔。那个承诺被带进他的暗铜墓柩。母亲摔碎了他送她的唯一一件海棠步摇,她的梦醒了。原来他死了。被五花大绑送进宫,与后斗,与妃斗,甚至与亲妹妹斗。三十三岁,她手捧一袭华裳轻轻覆盖在他的坟头。我说过我要做你最美的新娘,她说,你的天下我给你。她为他复了仇,却再也见不到他的笑颜。笛声寒,窗影残,愿来生能在茫茫人海中回头就找到爱了一辈子的他.
  • 倾城之恋:爱你无愧倾城之恋:爱你无愧冰恋瞳|古言上一世,她倾城之貌却被所爱人欺骗,为报仇与所爱之人同归于尽;这一世,她本不相信爱情,却不禁对他爱入谷底。他俊美无比但对女人淡漠,遇上她却不禁被她吸引,逐渐爱上她。一场爱恋渐渐拉开
  • 还珮空归月夜魂还珮空归月夜魂玉溆琳|古言国家跆拳道选手穿越至一个刚出生的婴儿身上,神马情况……赋惆,即是复仇,也是惆,她是澹台赋惆。在她出生后不久,她的父亲就被皇家的人给“杀害”了,从此,母亲就教她武功,教她念书,让她女扮男装参加科举上朝当官,只为有一日能手刃仇人,却不知,十六年前那一切,居然是暗号导致的乌龙一场,当迷雾消散时,一切皆好。纳尼,神马情况?你们认识?你是我爹?什么?因为那个暗号?喂喂,谁能告诉我,为什么你们那么蠢……那老子岂不是白费劲了?不但白费劲,还招了那么多桃花……“喂,澹台,别走啊。”王叔在身后喊到。“阿惆,我们私奔吧。”太子哥哥说。“赋惆,我喜欢你!”将军师兄表白了……本文1vs1,男女主身心干净(⊙o⊙)哦。
  • 三世轮回未了情三世轮回未了情墨殆雪|古言他是妖界妖皇,她却是他敌族将军之女,意外的相遇让她一见钟情,临死之际,她倒在他怀里笑道“老师,我们打个赌可好?”千百年的轮回她次次来到他身边,第三世她会得到她的专属爱情么?他是妖界妖尊,她是花族之首,他无意中救下她让她误以他人,再遇他与她是欢喜冤家,他道“救了你一命,难道不以身相许么?!”他是雪狐族族长,她是雪狐族公主,她的可爱不羁杀伐果断让他不禁心生兴趣,他拿起她的手放在心口“只道是那日风和日丽暖人心,却不知大意之际让你也跟着这暖意闯了进来”
  • 莲世倾歌莲世倾歌逍凡八|古言不是英雄,你不在我的身边。走天涯一把剑握在手间,漫漫路踏破铁鞋无觅处,相思苦刻骨铭心情不古。
  • 紫眸邪女:绝世双魂紫眸邪女:绝世双魂诗舒淇|古言她,医学世家钟家的大小姐,天生紫眸,医术出神入化。她,相府三小姐,爹不疼,娘早死,住处堪比乞丐贫民窟。一朝穿越,当她变成了她。未婚夫?太子?对不起,我看不上你,你可以滚了。爹?娘?呵呵,一把火烧了这相府。一体双魂,死魂和生魂。既然如此,那她便将这生魂也变成死魂!换个身份,女扮男装,追随那个人的脚步,一步步变强。收到了一块玉佩,竟放出来了一个大美男!剪不断理还乱的情缘自千年前开始……“你为什么也在这里?”某人轻笑:“你在哪,我便在哪。黄泉碧落,只要你在,我必追随。”
  • 蛇蝎美人:王爷的腹黑冷妃蛇蝎美人:王爷的腹黑冷妃苏妮曼|古言一夜之间,许家破灭,她成为乞讨为生的乞丐,唯有她的师傅,将她带走。八年后,她成为了复仇恶魔,将那些欠她许家的,统统都讨要回来。可当拿到那一切的时候,她并不开心,那些过往,早就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甚至害死了深爱自己的人,甚至,差点连自己都找不回。所幸……她身边还有他,一个神秘莫测的男人!
  • 凤啸九渊凤啸九渊贺兰瑜|古言一句话介绍就是:狡诈妖娆的女主和腹黑霸气的男主一起穿越,相爱相杀最后所向披靡的故事。正经介绍还是要有:九渊大陆,烽火连天!三千王爵,拼杀不休!她是翻云覆雨的镇国公主,轻咳一声九渊颤抖!她是腹黑狡诈的千山门主,号令一出八方名动!她是善恶难辨的双面妖姬,拂袖一去百国震慑!她,扶国君,诛叛敌,谋生死,定乾坤!血雨腥风,运筹帷幄,长空破日,月满山楼!他是浊世的翩翩佳公子,只求安稳逍遥。他是挑灯看剑的大将军,只为红颜一怒。他是家宅中仁慈的父亲,只因那抹微笑。他,挑琴弦,酿新酒,铸重剑,献今生!铁骑惊梦,血雨腥风,烈火灼心,不悔当初!二人携手,扬眉淡笑,浩瀚无垠,智谋无休!且看他们,扶逆鳞,触虎须,拔麒角,扯凤毛!且看他们,逐云巅,击沧海,摘星辰,啸九渊!ps:谋划已久的一篇爽文,哈哈哈哈!最后:1vs1片段来两个:*权谋篇*“天下之大,局势之乱,群王并起,关侯蠢蠢欲动,你觉得那闻名天下的九爷会选谁?”青衣书生两指微曲,一枚棋子“啪嗒”一声,落在经纬交织的棋盘上。“我倒是更想知道,那镇国公主会选谁,毕竟多年以来,政局几番风雨,她始终屹立不倒。”一个老者捻起一只棋子,犹豫半天,还未落棋。她抿唇一笑,看着棋局厮杀,款款一笑。身后一人满脸震惊。“我没有想到,你会选我。”*打情骂俏篇*她和他一起醉卧美人塌,指点苍茫星海,他笑:“几经离散,几番生死,我们终于能这样静静地看星辰浩瀚。”她亦笑,抚摸着他的脸颊:“世间再没有什么能把我们分开。”久久的缠绵。“卡!”帘子后头走出来一个古灵精怪的少女,一边走一边鼓掌,“这戏演得不错,鼓掌。”她从榻上下来,揉了揉肩膀,一把推开他,翻白眼:“哎哟,演戏太累了,你确定我们这样演能骗得过去么?”他嘴角抽了抽,“拜托,计策是你想的,骗不骗的过我怎么知道?对了,你什么时候加了一个摸脸颊的动作,不要以为演戏就可以吃我豆腐!”“毕竟我要忍着把你的脸撕烂的冲动,我很不容易的。”“…..今天我就把你撕了!”“停!有小孩在场,你别乱来!”“不管,小姑娘捂住眼站到外面去,我们要做羞羞的事啦!”
  • 本妃有特殊的争宠技巧本妃有特殊的争宠技巧界阳阴|古言霍将军军功赫赫,育有六子,各个可堪重任,为国之栋梁。育有一女,得之可得万军陪嫁。霍家有女,温良贤淑,举止端庄。皇上金口玉言所论,此女可为良配。……皇上说的话就是对的?这是温良贤淑?这是举止端庄?得齐天之福被皇帝赐婚的某皇子觉得……父皇的话,真不是全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