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古言骄傲萌徒,师傅你惨了!

第216章 番外4

“呵!没想到你对我还挺关注的。”芷希讽刺的看了他一眼,“其一,帝尊高于六界之上属于九天;其二,我并不是在救帝尊,我救的是忆仟,她与天地法则立誓十年之内找不到帝尊便愿殉葬;其三,眼缘?我和我师兄之间还能没有眼缘?所以并不存在破先例这么一说法。”

原来,她并没有想过独活。所以一直他都没有机会是吗?或许芷希说的很对。

他松开手,芷希瞪了他一眼甩了甩手腕,白皙的手腕被他捏的青紫青紫的,气死了。

这就是普通人与神的差距。

“对不起。”惊风低声说道,看着芷希的眼里含着愧疚。

“罢了,我受不起。”

芷希游上岸,长裙贴身姣好的身材便被某人不小心一览无遗。她冷冷的扫了惊风一眼,扯了扯贴在身上的衣服快步离开。

忆仟看着幻镜里播放的场景,略微有些心虚,窝在司渊怀里不老实的蹭了两下。

幻镜里是芷希妙曼的身姿,看起来有些诱人,忆仟不满的嘟着嘴,“不许看!”抬头想捂着他的眼睛。

刚抬头就见一双满是笑意的眸子戏谑的看着她,丝毫没有看幻镜一眼。忆仟捂着脸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师……相公,你说咱们会不会有些过分呢?”

司渊挑起她的下巴迫使她与自己对视,“娘子不是说这是为了监督他们恋爱有没有偷懒吗?怎么会过分。”

“不过那个……也对!”忆仟很快就被安慰住了,“可是芷希说话太毒了,他俩怎么发展的这么慢?我都忍不住想要帮帮她们,反正雪梨仙姑留给我对付你的东西我还没用,可以借他们玩玩。”

关于是什么呢?好像司渊的第一次和她的第一次都是因为这个东西才没的。

司渊没忍住眼皮抽了抽,看来自家师妹只能自求多福了。

什么道德观念之类的都被忆仟抛诸脑后了,她可以通过幻镜来暗中操作一切,比如下药什么的简单成怂了。

“相公,你确定月老那话能信?要不然我这下了药万一月老出错了我可就毁了两个人。”

忆仟对于那个老头的话表示深度怀疑,同时她也不想误伤这两个人。

“当然,为夫还替他们卜了一卦,夫妻命没错。”

“哦。”

对于司渊的话她表示深信不疑,于是就利用幻镜分别给两人下了点料。

“师……相公,你说我们等会是不是要看一部大戏?”

司渊睨了她一眼,“再唤错一次晚上的运动就多一次。”

忆仟捂着嘴点点头。

“幻镜是不会让你看别人做的,到时候幻镜会自动屏蔽。”不带一丝商量的余地。

“能不能只在重点部位打上马赛克?你说这一个破镜子还会玩屏蔽,有毒吧。”

司渊不语。若是让月老那老家伙听到仟儿这番话,恐怕会气到吐血身亡吧。

惊风看着女子远去的身影,脸色一变缓缓的上了岸。

明明是特别广阔的一个地方,他却感觉有些闷,燥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与此同时侧殿里也是一番景象。丹炉冒着几缕白烟,灵火在炉底跃动,芷希急切的看着丹炉。

体内刚发生异常她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她自己身为医者却解不开这个玩意儿,而炼丹也需要时间,她急得狂冒虚汗。

同时在心里又一次问候了遍司渊。

熄了火,她急忙打开丹炉,里面静静的躺着一个尚未成型的丹药,她也没办法计较这些,一口吞了下去。

过了半晌,体内的燥热并未减弱反而越加强烈,一阵接着一阵。

卧槽!别让爸爸知道是哪个龟儿子给我下的药。

司渊瞥了眼幻镜,伸手捏了捏忆仟的脸,语气低沉:“仟儿。”

“内个……我可以解释的。”忆仟低着头,心里发虚。

司渊轻轻的“嗯”了声,示意她解释。

“嗯……我不会控制幻镜,然后,然后下药的时候原本只是想在泉水里弄一点的,结果没控制住,灵界的所有水源里都不小心洒了点药。”忆仟两个指尖互戳,娇糯糯的解释。

“我原本想你师妹是医者兼并炼丹师应该可以解决的,谁知道她炼的解药需要加水,我,我对炼丹什么又不在行。”

早在她和司渊闹脾气的时候他就告诉自己了芷希的身份,以至于看幻镜的时候并没有多么激。

司渊听她说完,又捏了一把她的脸,啼笑皆非的说:“笨蛋!灵界的水供养灵界的生灵,所以你现在可是祸害了好多无辜的生灵。”

“那我该怎么办呢?”忆仟认错态度良好,水灵灵的双眸直勾勾的看着他。

炼丹她又不会,而且雪梨仙姑的药用灵力又无法解,这可让她愁,眼看幻镜里的两个人都快憋到极限了,就算不救他俩,可是灵界的生灵是非救不可的呀。

“仟儿自己想办法。”

“哼!明明是你告诉我说他俩可以我才给下药的,不仗义!”

“为夫只是说他们有夫妻相。”

“那你也没阻止我不是?”

“为夫说过,无条件支持你。”

哟,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

忆仟气鼓鼓的瞪了他一眼,她也不打算继续浪费口舌,反正又吵不过他,只好今晚让他自己睡侧殿。

什么三从四德他都没有遵守过,想想枫枫对自家老婆,想想觞潇对自家老婆,那个不是百依百顺,再想想自己,气死!

忆仟默默的心疼了把自己和芷希,为什么会遇上这么个男人!

看来自己只能去冥界找青落婆婆和觞潇帮忙了……

司渊感觉到她身上灵气的波动,手上掐了个诀。

忆仟瞬移没有成功,火气唰一下就上来了,“你干嘛!人命关天哎,你又不帮我还不允许我指望别人了!”

“药效发作需一个时辰,足够你想办法。”

司渊好歹也是个男人,怎么会允许自己女人去找别的男人帮忙,即使有家室都不行!

忆仟嘴一瘪,泪汪汪的看着他:“说好不许凶我的,你个坏人!明明你就知道我控制不住幻镜,事后你还要凶我,还不允许我去找别人,反正今天我就要出去!”为了灵界的生灵。

在司渊回来的这段时间,忆仟一直都被迫留在九天,唯一出去过一次就是找芷希。帝尊突升的一个月内,各界君主都处于历练期,帝尊不能插手他们之间的事,就是凡事都要靠自己。

忆仟性子本来就叛逆,再加上她还是会有一点魔性,只要找到一个出气口就忍不住外泄。

以前在现代她就有抑郁症,特别容易急躁,可能还给带到古代来了。

司渊听她说,原本还忍不住心疼她,认为自己对她还是太严了,并且她原本就不喜欢炼丹也不喜欢看医书,可后来听到她说还是要去先夜觞潇他们,俊脸一沉。

忆仟趁他不注意间和他拉开一段距离然后再次打算使用瞬移。

一个时辰,说多不多,而且青落婆婆和觞潇两个人一起炼丹制解药也需要一段时间,灵界生灵那么多,早知道就不应该用这种阴招,还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脚了。

“走了就别回来了!”司渊冷冷的说了句。

PS:番外应该不会虐,要不要看剧情大反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