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幻情帝阙归

第45章 大公主的请柬

果不其然被白轻颜猜中了,就在这件事情之后的几天内,欧阳竹影接连受到不明攻击。

先是吃坏了肚子,吐了几日,接着出门之时遇见拦路挑衅,那倒也无事,凭着她的本事,不过是受了点皮外伤,再然后,她在阴阳司居住的住所突然起了火,幸而有星罗在,不至于有生命危险,但房屋摧毁是不能再继续住了,只得先搬到别的屋里将就。

虽说都是些小事,但这么一来,她身心俱疲,需要闭关修养,阴阳司的内外事情便只能交由别的人来做,而这其中有多少是东宫的人,欧阳竹影并不知也从未想过。

隐秘山间,慕容墨跪坐在亭中,手指拨弄着棋子,对面之人一袭紫色长衣,促狭的凤眼勾着魅色,笑意盈盈的看着他,施施然道:“殿下的计划可是成功了?”

慕容墨垂眸盯着棋盘,思索片刻落下一子,这才慵懒的应道:“不急,雀已落巢,如今正是箭在弦上,等着便是。”

“殿下可要我花影阁做些什么吗?”

慕容墨落下一子,遂端起一旁的茶杯浅酌一口,慢悠悠道:“让你的人继续盯着本宫的四弟就行。”

李婉眼眸一转,忽想起一事来,“说起这个,有件事不知该不该告知殿下?”

“有事便说。”

“前几日在街头,宣王救了白轻颜。”

听闻‘白轻颜’这个名字,慕容墨眉头一皱,顿了片刻,问道:“具体。”

李婉便将事情经过一一道来,话毕,又道:“虽说此女子戴着面纱,但不难认出,定是赤炎门的白大小姐。他二人似还说了好些话,倒不像是彼此排斥的模样……”说到此处,李婉顿了顿,媚眼看了看面前的人,“难道宣王也有了想要拉拢白轻颜的想法?”

众所周知,灵净师尊坐化后,那个位置还空缺着,虽说圣上那边还未发话,但总归是要有人坐的。阴阳司历来都由白家继任者接手,之前灵净师尊还在的时候,皆由她去寻白家要人,如今嘛……自然是要看谁的手脚快了。

旁的人不知白轻颜的身份也就罢了,但慕容墨是深知的,若非如此,他也不会问冷义江要人了。

慕容衍救下白轻颜,两人并与街头说话……这消息确实令慕容墨有些许惊讶。

“隔得太远,我的人也并未听见什么,只是殿下……”李婉替他空了的茶杯中复又斟了茶水,“赤炎门当真可信吗?”

这话说中了慕容墨的心事。

赤炎门,江湖做派总有些叫人拿捏不住。表面上冷义江和冷文羽对自己,对东宫毕恭毕敬,言听计从,然自己想要白轻颜之事,却迟迟得不到冷义江的回复。

难不成,他们也在暗地里计较,到底他东宫是不是可栖的良木吗?

他贵为太子,却也只能依附于冯家,慕容墨自然也很清楚,冯家捧着他,是想要一个傀儡皇帝罢了。他身家背景俱无,这几年若非自己暗中培养亲信,恐怕如今这时候他也没有这个机会在这悠然下棋。

说到底,在这世上,除了自己,什么人都不可百分百全信。

慕容墨不置可否,两人的谈话也到此结束,因为,冷文羽来了。

李婉已离开,冷文羽坐在了她原本的位置,直面慕容墨,两人也不寒暄,直接入了正题。

“殿下之前提及的事情,师父已有了决断。”

因着方才的事,慕容墨心内还有些许不痛快,他“哦”了一声,等着冷文羽继续说下去。

“能让小师妹入东宫,自然是她的造化,师父与我自没有什么话可说。只是眼下的局势,殿下当真觉得是好时机吗?”

原本就知道他们定不会轻易的答应,慕容墨倒很想听听,他们会给出什么样的理由来拒绝。

如此,他也不急,只问道:“此话何意?”

冷文羽继续道:“若没有阴阳司灵净坐化一事,小师妹入东宫,那倒也水到渠成。但如今可不一样,主司一位空缺,圣上绝不会将此位轻易许给他人,那么最好的人选自然来自白家。圣上若果真要查,是很容易查到小师妹的身份的。若这个时候,殿下去问圣上要人,难免会让圣上起疑,到时,圣上应不应是其一,或许连带着也会顾忌殿下与小师妹的关系,而对小师妹多有戒备,所以……”

“所以你的意思,是要本宫先助你那小师妹入阴阳司,然后再找时机向圣上要人,是吗?”

冷文羽轻笑一声,“殿下果然聪慧,其中缘由,想必殿下已经清楚。”

慕容墨对此却很不以为然,他呵了一声,“你说的这般好听,但你与你师父能确保你的那位小师妹可为本宫所用吗?”

这便是担心之处了。

其实冷文羽也不能确保,不仅不能确保,甚至还略有担心。

前几日街头之事,不仅慕容墨知晓,他也早在第一时间知悉了所有细节。

他这位小师妹心里到底有什么计量,说实话,他还真不知。

“殿下的顾虑没有必要,小师妹入阴阳司那是迟早的事情,殿下不正是看中了她的灵力才想要收为己用吗?阴阳司归属朝廷,只有给她这个身份,她才能毫无怨言的为储君做事……话又说回来,如今最大的问题可能是小师妹到底愿不愿意回阴阳司,而不是你我在此纠结的事。”

此话令慕容墨彻底冷静了下来,他重重叹了口气,点头道:“本宫是恼糊涂了,竟未想到这一层,只是你这话又是何意?难道你那小师妹不知自己的身份吗?”

冷文羽自嘲一笑,难掩面上无奈之色,“说起来,不怕殿下笑话,师父与师母当初也算是一段孽缘,如今师母是不在了,但白家可不好糊弄,若非这么些年有龙阎山庄庇佑,恐怕白家早就对小师妹下手了。所以此刻,说不定白家为了阻止小师妹接任阴阳司,他们会暗中对小师妹下手,然后再指派别的人来接任阴阳司,到那时,就当真来不及了。”

“你想要本宫做什么?”

冷文羽一听这话,起身朝慕容墨恭谨俯首,“还请殿下暗中协助小师妹入阴阳司,要尽快。”

尽快的意思不言而喻,就是在比谁的动作更快。

不管是宣王还是冯氏一族,亦或是圣上,都有可能赶在自己前头办妥此事。

慕容墨不愚,自然明白此话的紧迫程度。

所以此刻,最要紧的是去探究圣上的心意,再寻机会不声不响的让圣上知道有白轻颜这个人存在。

慕容墨的动作很快,就在这次会面的三天后,一封宴请函就到了白轻颜的梨落阁。

还是琉桑亲自送来的。

白轻颜盯着那烫金的落款有些发怔。

这个印章她再熟悉不过了,看到的当时令她有几分恍惚。

说起来,她还从未与那位见过面呢。

“明日花朝节,大公主宴请了官家小姐去栖园祭花神赏红,也给你送来了请柬,明日我会亲自送你过去。”

琉桑说罢,将请柬递给了白轻颜。

她回过神来,方才想起明日是花朝节,自己这些年整日在山庄内,倒也没有好好过这女儿节了。

只是……

她有些不明了,她还从未与慕容悠见过面,那位怎会给她送请柬?官家小姐……她又算哪门子的官家小姐。

大约是看出了她的疑惑,琉桑复又道:“大约是从楚大小姐那里听说的你吧……只是这请柬已经送了过来,你也总不好不去,到底是皇家的人……”

琉桑知她为难,也便如此,冷文羽才派了他来游说。

白轻颜自然晓得他是被迫而来,便伸手接了过来,尔后也未多问,只笑道:“这些官家小姐的厉害我算是尝过了,正好,上一回落水之仇我还未报呢,这次过去,我倒要好好瞧瞧,上一回到底是哪一双手把我推下水的。”

“小白……”

“二师哥不也说要替我报仇吗?那你明日可也要替我好好瞧瞧了。”

她越是说的轻松,琉桑心内便越是堵,他看了她半晌,终叹了口气,“也好,那你今日好好休息,这里离栖园还有些距离,明日一早大约便要出发。”

白轻颜点了点头,见琉桑转身要走,忽想起琉萤,忙问道:“萤儿可一同前去吗?”

“公主只给你送了请柬。”

当真是有备而来。

白轻颜心下有了底,便不再多问。

到了晚间,冷文羽又来了一次,顺便还送来了一套新衣。

“早在年前就做好的,一忙便忘了,明日正好去祭花神,小白穿这衣服定能艳压群芳。”

白轻颜才不相信他能这般好心,她瞥了眼簇新的裳裙,笑道:“这可是上等的花萝,亲肤柔和,这个季节穿正好,大师哥可是破费了。”

冷文羽笑了起来,“难得入了小白的眼,这银子也不算白花。好了,夜深了,大师哥也不打扰你了,早些休息。”

待得冷文羽离去,狸猫同珠玑左右围着她,不约而同道:“事出反常必有妖,大人明日果真要去?”

白轻颜呵了一声,只盯着那衣服,不置可否。

她当然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若不是慕容墨在背后捣鬼,慕容悠这个高高在上的大公主怎会邀请她。

是慕容墨耐不住了吗?

她答应前去,不为别的,就想看看慕容墨又要耍什么花样。有些事情逃避是逃避不了的,躲得了今日躲不了明日,倒不如见招拆招,或许效果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