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玄幻万魂争雄

第130章 飞鱼

松涛阵阵,风声梭巡。

没有了仙源大阵里的雾气蒙蒙,鸣鹿山脉的一切都是那么鲜活。

蜿蜒而过的河水旁,顾闲云蹲在一块光滑石面上,看着水面里映照的自己,不修边幅,风尘仆仆,不过双眸比原来更有神韵。

水面清浅,在石面流过,云朵、枯山、青林倒映其中。

他掬起一捧水来,洗了洗脸。

哗啦啦声中,水面浮动的一切都支离破碎。

洗完脸,感觉清爽许多,舒服的长舒一口气,三黑突的的吠了一声,他眸子一凝,就见重新平静下来的水面里多出了几道人的倒影。

向对面望过去,三个人,其中还有一个熟人,杜谦和。

看着这三人饶有兴致盯着自己的目光,他心里顿时警觉,面上却露出笑来,“杜老哥,好巧啊,咱们又见面了。”

“不巧不巧,我们是专程来找小兄弟的。紧赶慢赶,还好,总算追上了。”杜谦和笑的眯眯眼。

顾闲云缓缓站起身来,双手在身上抹干净水渍,自然的握住刀柄,“哦?杜老哥有事?”

杜谦和笑道,“不算什么大事,我家大人对你师承很好奇,想当面问你几个问题,所以……老弟,给老哥一个面子,跟我走一趟吧,别让我在我家大人面前为难啊!”

“咱们也不太熟,你说这话,不是让我为难吗?不太好吧。”顾闲云面容清浅,摸了下三黑的头颅。

“去了就不为难了。”

“可我不想去。”

杜谦和身旁一矮壮之人横眉冷目,“和他扯皮那么多做什么,敬酒不吃吃罚酒,直接抓回去。”

那人说着话,双手已从两侧抬起。

顾闲云顿时就感觉脚旁的河流里有澎湃的力量涌动,哗的一声,清浅的水流脱离河岸,腾空而起,如一水龙缠绕而来。

随这人动作,杜谦和和另一人立即抽刀,越过河岸,刀光掠影,直取顾闲云。

顾闲云足下用力,身子如离弦之箭般后退,一记四方云动,手中雁翎刀斩出刀气百道,嗖嗖声中,气势惊人。

铛铛铛。

一片密集的金戈交击声里,横越河岸的杜谦和两人挥刀遮挡瞬发而至的百道刀气,然而两人皆为三转魂术士,顾闲云四转境界的一记四方云动,便让两人略感吃不消了,消耗了横跨的力量,嘭的一声,落入没膝的河流中。

倒是那条水龙,刀光劈砍其上,水花四溅,轰轰炸裂,但却依然势不可挡的左冲右突的追随者顾闲云的身影,势要兜头卷下。

赤红的光焰突如其来映照了这片空间,水龙之上,无数赤焰如匹练缠缚而上。

瞬间那条威势凶猛的水龙,好似被绑缚住的一条虫,挣扎扭动不止。

背负红日的三黑,发出吼叫,紧紧拥赤焰拉扯住水龙。

顾闲云眸中冷光一闪而过,整个人唰的消失,如电光在乌云间眨眼即逝,施展电光斩的他下一瞬出现在矮壮之人身后,雁翎刀在那人脖颈间一掠而过。

矮壮之人脸上的讶异之色刚刚显露,只觉脖子一凉,然后天旋地转,失去知觉。

杜谦和和另外一人刚从河流里出来,回首看去,见矮壮之人身首异处,不禁骇然,“刘百户?!”

两人对视一眼,皆从各自眼神中看到不可置信。

因为杜谦和知道顾闲云的境界修为,所以才让同为四转修为的刘百户带队,负责此次任务,但没想到,同为四转修为的刘百户在顾闲云手下,竟然连三招都没有走过,直接授首。

两人也是当机立断,立刻扭头就走,纵身跃入松林之中。

顾闲云身形跃起,如苍鹰临空,直扑杜谦和二人。

杜谦和那一声刘百户,在他耳边不啻于惊雷炸响,惊的心头一跳。

这几人竟然是朝廷中人,而且能称为百户的,除了缉魂司,就剩下另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机构,锦衣卫。

杜谦和与他见过的缉魂司之人明显不同,那就只能隶属于锦衣卫了。

虽然不知道为何得罪了锦衣卫,但既然杀了刘百户,这下子,不管如何,他怎能让杜谦和两人逃走。

杜谦和二人倒是机警,知道两人联手也不是顾闲云的对手,忙分散奔逃。

“三黑!”

顾闲云紧追杜谦和,同时高喊了一声三黑。

三黑心领神会,立即狂奔向另外一人。

他眸子里此时渐渐有杀气凝聚,被锦衣卫莫名的给盯上,那可不是好受的。若只是他一人那还罢了,他还有老爹、干娘他们,锦衣卫可不会讲究祸不及家人那一套。

抄家灭族,那是他们的拿手好戏。

嗖。

风中有厉啸响起。

一道青光如有灵性一般绕向杜谦和。

逼的杜谦和左支右绌,奔逃的速度立刻慢了下来。

施展袖里飞剑,一手捏诀操控青玄剑牵扯杜谦和,顾闲云趁机再施展电光斩,一个闪现,出现在杜谦和面前。

一记摧山撼岳。

杜谦和举刀横档。

轰。

杜谦和顿时如炮弹一般被巨大的力道撞飞,口中鲜血狂喷。

顾闲云身影再次闪现,出现在飞行中的杜谦和上方,刀背轰的砸下。

杜谦和整个人像被铁锤砸铁毡一样,狠狠拍在地面上,激起地面树叶纷飞。

这下子,杜谦和筋骨尽碎,软绵绵躺在那儿,脸色苍白如纸,看着顾闲云,却像在看一个死人。

顾闲云没有理会杜谦和让他极度不舒服的目光,直截了当的问,“你是锦衣卫的人?”

杜谦和咳出一口鲜血来,似笑非笑,有气无力道,“是。怎么……怕了……”

“为何找上我?”这是让顾闲云最摸不着头绪的疑惑。

“呵!有因有果,看来你什么都不知道。上辈人的恩怨,下辈人难免牵扯其中。”杜谦和知道自己亦是必死的局面,神态倒是安然,“四方云动、摧山撼岳、雪满弓刀,倒是用的不错,你师父对你是倾注了不少心血啊,可惜。”

顾闲云心中一凛,四方云动这些魂术的名称,如果不是他主动告诉沈云旗他们,他们根本不知道,但一个素未谋面之人,竟能清晰的叫出自己魂术的名称。

难道是师父的仇家?

师父的仇家是锦衣卫,或者是锦衣卫里的大人物?

所以师父修为不知深浅,却只能隐居村庄,害怕暴露行迹。

“你认识我师父?”顾闲云再问。

却发现杜谦和自己把魂气散尽,已经魂归黄泉了。

还想问清楚更多原委的顾闲云顿时被弄了猝不及防,想着得罪了锦衣卫,不禁又窝气又惊慌。

他得赶快回去,找师父问清楚,最不济也要带着老爹干娘他们离开仙源城。

离开仙源?

似乎从小到大,他从没动过这个念头,他一直以为自己会老死此地。

此时突然升起这个念头,心头荡起一阵悲伤的愁绪。

汇合了解决了另一人的三黑,顾闲云加快步子,风驰电擎的往巨石荒原赶去。

许久,杜谦和的尸身里,已经被他主动散去的魂气突然慢慢凝聚,然后一条红鱼从尸身上跃然而出。

红鱼头有刺,嘴边有长须,满身鳞甲皆红色,头与身连接处有红鬣,生粉色双翼。

飞鱼晃动了下脑袋,四处看了看,煽动翅膀,腾空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