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现言繁幸之味

第560章

丁漠湉翻看着办公桌上的文件夹,他昨天没让章晝帮他整理,因为没做完的计划书,不想让人弄乱,桌边上放着几份快递,应该是昨天下午他离开后,章晝拿进来的。

丁漠湉随意拿着几份快递看了看,一份没有署名的快递,瞬间吸引了丁漠湉的目光,他直接撕开外面的文件袋,袋子里装了份旧报纸复印件,是一个旧新闻,上面大标题赫然写着,兴耀集团司机遭遇车祸,生命垂危中,正在积极抢救,标题下的小字被刻意损坏了,除了这份旧报纸,还有同上次一样的一张纸条,打印出几行字,大致意思是约他出来见面。

丁漠湉捏紧了这张纸条,重新放进了文件袋里,推开办公室的门,手拿文件袋,对章晝问道:“Lily,这份快递是你收的吗?”

章晝看了下,点了下头答道:“是的,有什么问题吗?丁总。”

“没什么?你忙吧!”

丁漠湉重新回到办公室,快递都是前台收的,然后分好类给各个部门,章晝不会知道是谁送来的?即使看了监控录像,也只是知道是哪个快递公司送来的,而且这样调查的话,动静也太大了。

丁漠湉坐在办公桌前,思量着神秘人的思路想法,既然寄给他快递,却每次都只是掉他胃口,一直躲在背后,上次在筑溪村是这样?这次又是这样?究竟是为了什么呢?真让丁漠湉捉摸不透!

丁漠湉靠在了椅背上,他可以不用去理会这件事,当年发生的一切,都早已成为过去式,他何必要去在意呢?所谓的是是非非,也不是他该去管的?可内心深处却总被牵挂着,总觉得在被人窥视着一样?

还有唐忠?丁漠湉选择在他面前装糊涂,要不以后相处该如何自处呢?以前的恩恩怨怨牵涉其中,才会让叶青对他恨之入骨吗?这种控制不住的情绪,能让丁漠湉不寒而栗。

唐斌这几天总觉得母亲叶青,情绪波动很大,趁着叶青不在家,便向唐忠偷偷问起,“爸,妈这两天是怎么回事啊?”

唐忠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扯着别的话题,说道:“最近你和章晝相处的怎么样啊?”

唐斌发现唐忠问东答西的,但他还是老老实实的先回答了唐忠的问题,“蛮好的。”

唐忠点着头,唐斌又问道:“爸,妈不在家,你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吗?”

看到唐斌执着的一张脸,唐忠只好解释道:“我们不是去看了马术表演吗?”

“是啊!怎么了?”

“结果碰到了丁漠湉...?”

“丁先生...?”

唐忠点了下头,“你妈最讨厌丁家的人了。”

唐斌不自觉的点了点头,其实他并不清楚与丁家的恩怨?以前父母没在他面前提起过,一切只是从最近才开始渐渐路出水面的,母亲叶青虽然喜欢章晝,却又因为章晝在兴耀集团任职,而颇有怨言?

“爸,妈为什么讨厌丁家的人啊?”

唐忠当然知道从何说起,但他不想对唐斌言明,于是让人大跌眼镜的回了句,“没什么?”

唐斌露出个啊的表情,反驳道:“爸,你当我三岁小孩啊?这也太糊弄我了吧!”

唐忠看了眼儿子,心里想着,唐斌也长大了,有些事一直瞒着他是没用的,但是坦白说出口,他又不情愿,真是左右为难啊!

看到唐忠有些迟疑,唐斌往下问道:“姑姑一直在丁家做事吗?那么以前,爸你也在丁家做事的吗?”

唐忠站起身来,走到窗台前,阳光透过玻璃窗,折射在他身上,还没等到他的解释,唐斌又提到了一个人,“前些日子我去医院找你,看到跟你起争执的那个人,是陆伯伯吗?”

唐忠一个转头,反问道:“你见到了?你还记得陆伯伯?”

“嗯,我没有一下子认出来,只是觉得有点脸熟?”

这件事憋在唐斌心里很久了,他一直没有表露出来,也没有问过唐忠和叶青,跟章晝在一起后,有时候会提到丁漠湉,可每次提起,章晝总是夸赞不已,对丁漠湉一脸的崇拜。

“你爷爷以前是个乡村医生,一直希望我子承父业,所以逼着我跟他学医。”

唐斌点着头,这件事他听叶青跟他说过,唐忠继续往下说道:“可我喜欢做生意,所以就来投靠你姑姑,认识了陆伯伯,他在丁家做司机,我跟着丁晨泰赚了不少钱,也风光了好几年。”

“后来呢?”

“我被丁家陷害,差点坐牢,你妈受到刺激,怀孕五个月的孩子流产了,你的陆伯伯出了个严重车祸,命是救回来了,但是瘸了条腿。”

“都是丁家所为吗?”

唐忠肯定的回答道:“是。”

唐斌有些激动,问道:“那姑姑为什么还留在丁家?”

“发生那些事的时候,你姑姑不在,回了乡下,她是个念旧的人,丁家有恩与她,她不相信我说的话,我那时候年轻气盛,话不投机就不告而别,接着发生的事,你都知道了,我们有二十多年没见了?”

“姑姑不相信你吗?”

“也不能说不相信我吧!只是在她看来,我并没有坐牢,失去孩子也是个意外,开车撞伤陆伯伯人,也不是丁家的人。”

唐斌垂下了头,唐忠走近他身边,搂住了他的肩膀,“当年我有些激进了,所以才被人有可乘之机,而且你姑姑那个时候,多少还是有些埋怨我的?”

“姑姑为什么要埋怨你呢?”

唐忠叹了口气,解释道:“你姑姑的丈夫是个老实人,一辈子勤勤恳恳的做事,结果被自己的兄弟骗光了积蓄,又被人怂恿说赌一把翻本,问我借了钱去赌一把,结果不但没翻本,反而输得叮当响,郁闷之下喝醉酒,骑着车带着儿子,摔进河里一起淹死了。”

唐斌知道葵姨的丈夫和儿子是淹死的,但不太清楚事情的经过,“爸,这事不能怪你啊?这只是个意外。”

“是个意外,但我明知道他是去赌钱想翻本的,为什么还要借钱给他呢?他没有那些钱,就不会去赌博,就不会输光了钱去喝闷酒,就不会死了?”

“爸,这谁能预料的到啊?他不问你借钱,也很有可能去问别人借钱的?”

“这个道理我懂,所以你姑姑没怪我?”

唐忠看到唐斌忧伤的神情,便宽慰道:“做了医生以后,经常能看到很多生离死别,有些事情就释怀了很多,所以一直没告诉你,就是怕你会多想?会心里不舒服?”

“爸?”唐斌继续说道:“你真的能放下吗?姑姑真的没怪你吗?”

“你说一点都不介意,那是假的,但是我一把年纪了,不想活在仇恨里,所以我经常劝解你妈妈?”唐忠继续往下说,说到葵姨时,他停顿了一下,“二十多年没跟你姑姑联系了,就前段时间,我们聊了很久,把这么多年的心结都聊开了,人一下子就觉得轻松了很多?”

唐斌欣慰的笑了下,问了句,“妈介意Lily在兴耀集团上班?”

唐忠笑了下,说道:“你女朋友只是个秘书,一份工作而已,要是让她别干了,就有些歇斯底里了?”

“爸,所以你没拒绝帮丁漠湉治腰伤?”

唐忠释怀的一笑道:“我是医生,他是病人,就这么简单。”

“嗯。”

“我希望你也和以前一样,坦然处之就行了?”

唐斌以前总觉得父亲唐忠为人有些固执,今天他算是改观了,原来父亲是个豁达的人,经历了风风雨雨,还能笑看人生百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