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560章

丁漠湉翻看着办公桌上的文件夹,他昨天没让章晝帮他整理,因为没做完的计划书,不想让人弄乱,桌边上放着几份快递,应该是昨天下午他离开后,章晝拿进来的。

丁漠湉随意拿着几份快递看了看,一份没有署名的快递,瞬间吸引了丁漠湉的目光,他直接撕开外面的文件袋,袋子里装了份旧报纸复印件,是一个旧新闻,上面大标题赫然写着,兴耀集团司机遭遇车祸,生命垂危中,正在积极抢救,标题下的小字被刻意损坏了,除了这份旧报纸,还有同上次一样的一张纸条,打印出几行字,大致意思是约他出来见面。

丁漠湉捏紧了这张纸条,重新放进了文件袋里,推开办公室的门,手拿文件袋,对章晝问道:“Lily,这份快递是你收的吗?”

章晝看了下,点了下头答道:“是的,有什么问题吗?丁总。”

“没什么?你忙吧!”

丁漠湉重新回到办公室,快递都是前台收的,然后分好类给各个部门,章晝不会知道是谁送来的?即使看了监控录像,也只是知道是哪个快递公司送来的,而且这样调查的话,动静也太大了。

丁漠湉坐在办公桌前,思量着神秘人的思路想法,既然寄给他快递,却每次都只是掉他胃口,一直躲在背后,上次在筑溪村是这样?这次又是这样?究竟是为了什么呢?真让丁漠湉捉摸不透!

丁漠湉靠在了椅背上,他可以不用去理会这件事,当年发生的一切,都早已成为过去式,他何必要去在意呢?所谓的是是非非,也不是他该去管的?可内心深处却总被牵挂着,总觉得在被人窥视着一样?

还有唐忠?丁漠湉选择在他面前装糊涂,要不以后相处该如何自处呢?以前的恩恩怨怨牵涉其中,才会让叶青对他恨之入骨吗?这种控制不住的情绪,能让丁漠湉不寒而栗。

唐斌这几天总觉得母亲叶青,情绪波动很大,趁着叶青不在家,便向唐忠偷偷问起,“爸,妈这两天是怎么回事啊?”

唐忠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扯着别的话题,说道:“最近你和章晝相处的怎么样啊?”

唐斌发现唐忠问东答西的,但他还是老老实实的先回答了唐忠的问题,“蛮好的。”

唐忠点着头,唐斌又问道:“爸,妈不在家,你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吗?”

看到唐斌执着的一张脸,唐忠只好解释道:“我们不是去看了马术表演吗?”

“是啊!怎么了?”

“结果碰到了丁漠湉...?”

“丁先生...?”

唐忠点了下头,“你妈最讨厌丁家的人了。”

唐斌不自觉的点了点头,其实他并不清楚与丁家的恩怨?以前父母没在他面前提起过,一切只是从最近才开始渐渐路出水面的,母亲叶青虽然喜欢章晝,却又因为章晝在兴耀集团任职,而颇有怨言?

“爸,妈为什么讨厌丁家的人啊?”

唐忠当然知道从何说起,但他不想对唐斌言明,于是让人大跌眼镜的回了句,“没什么?”

唐斌露出个啊的表情,反驳道:“爸,你当我三岁小孩啊?这也太糊弄我了吧!”

唐忠看了眼儿子,心里想着,唐斌也长大了,有些事一直瞒着他是没用的,但是坦白说出口,他又不情愿,真是左右为难啊!

看到唐忠有些迟疑,唐斌往下问道:“姑姑一直在丁家做事吗?那么以前,爸你也在丁家做事的吗?”

唐忠站起身来,走到窗台前,阳光透过玻璃窗,折射在他身上,还没等到他的解释,唐斌又提到了一个人,“前些日子我去医院找你,看到跟你起争执的那个人,是陆伯伯吗?”

唐忠一个转头,反问道:“你见到了?你还记得陆伯伯?”

“嗯,我没有一下子认出来,只是觉得有点脸熟?”

这件事憋在唐斌心里很久了,他一直没有表露出来,也没有问过唐忠和叶青,跟章晝在一起后,有时候会提到丁漠湉,可每次提起,章晝总是夸赞不已,对丁漠湉一脸的崇拜。

“你爷爷以前是个乡村医生,一直希望我子承父业,所以逼着我跟他学医。”

唐斌点着头,这件事他听叶青跟他说过,唐忠继续往下说道:“可我喜欢做生意,所以就来投靠你姑姑,认识了陆伯伯,他在丁家做司机,我跟着丁晨泰赚了不少钱,也风光了好几年。”

“后来呢?”

“我被丁家陷害,差点坐牢,你妈受到刺激,怀孕五个月的孩子流产了,你的陆伯伯出了个严重车祸,命是救回来了,但是瘸了条腿。”

“都是丁家所为吗?”

唐忠肯定的回答道:“是。”

唐斌有些激动,问道:“那姑姑为什么还留在丁家?”

“发生那些事的时候,你姑姑不在,回了乡下,她是个念旧的人,丁家有恩与她,她不相信我说的话,我那时候年轻气盛,话不投机就不告而别,接着发生的事,你都知道了,我们有二十多年没见了?”

“姑姑不相信你吗?”

“也不能说不相信我吧!只是在她看来,我并没有坐牢,失去孩子也是个意外,开车撞伤陆伯伯人,也不是丁家的人。”

唐斌垂下了头,唐忠走近他身边,搂住了他的肩膀,“当年我有些激进了,所以才被人有可乘之机,而且你姑姑那个时候,多少还是有些埋怨我的?”

“姑姑为什么要埋怨你呢?”

唐忠叹了口气,解释道:“你姑姑的丈夫是个老实人,一辈子勤勤恳恳的做事,结果被自己的兄弟骗光了积蓄,又被人怂恿说赌一把翻本,问我借了钱去赌一把,结果不但没翻本,反而输得叮当响,郁闷之下喝醉酒,骑着车带着儿子,摔进河里一起淹死了。”

唐斌知道葵姨的丈夫和儿子是淹死的,但不太清楚事情的经过,“爸,这事不能怪你啊?这只是个意外。”

“是个意外,但我明知道他是去赌钱想翻本的,为什么还要借钱给他呢?他没有那些钱,就不会去赌博,就不会输光了钱去喝闷酒,就不会死了?”

“爸,这谁能预料的到啊?他不问你借钱,也很有可能去问别人借钱的?”

“这个道理我懂,所以你姑姑没怪我?”

唐忠看到唐斌忧伤的神情,便宽慰道:“做了医生以后,经常能看到很多生离死别,有些事情就释怀了很多,所以一直没告诉你,就是怕你会多想?会心里不舒服?”

“爸?”唐斌继续说道:“你真的能放下吗?姑姑真的没怪你吗?”

“你说一点都不介意,那是假的,但是我一把年纪了,不想活在仇恨里,所以我经常劝解你妈妈?”唐忠继续往下说,说到葵姨时,他停顿了一下,“二十多年没跟你姑姑联系了,就前段时间,我们聊了很久,把这么多年的心结都聊开了,人一下子就觉得轻松了很多?”

唐斌欣慰的笑了下,问了句,“妈介意Lily在兴耀集团上班?”

唐忠笑了下,说道:“你女朋友只是个秘书,一份工作而已,要是让她别干了,就有些歇斯底里了?”

“爸,所以你没拒绝帮丁漠湉治腰伤?”

唐忠释怀的一笑道:“我是医生,他是病人,就这么简单。”

“嗯。”

“我希望你也和以前一样,坦然处之就行了?”

唐斌以前总觉得父亲唐忠为人有些固执,今天他算是改观了,原来父亲是个豁达的人,经历了风风雨雨,还能笑看人生百态的人。

上一章第559章
下一章第561章
同类热门
  • 霸道总裁王俊凯深入爱霸道总裁王俊凯深入爱小草丛|现言她和王俊凯在一家超市遇见,可是她不知道王俊凯是大明星,她还和王俊凯抢同一样东西,后来……
  • 进击!娱乐圈进击!娱乐圈舒舒小琪|现言一个普通的初三学生,高考时撞见在同一所学校考试的当红明星,从此走上了“娱乐圈”这条不归路。
  • 豪门霸宠:甜蜜娇妻来入局豪门霸宠:甜蜜娇妻来入局蜡笔小心|现言一遭入局,她成了他心尖儿上的宠儿。含在嘴里怕化了,拿在手里怕捏疼。“蔺寒,我不要这个包包!”“包治百病,拿着!”“蔺寒,我不要这个口红!””在别人眼里,他是冷血无情的商业帝王,在陶思盈面前,他却是宠她上天的二十四孝老公
  • 豪门虐恋:爱你走火入魔豪门虐恋:爱你走火入魔小羊爱吃狼.CS|现言是爱,是蛊惑,还是走火入魔?钟越是颜值最高的巨星,是洁身自好的“国民情人”,但他却对声名狼藉的庄昕黎一见钟情。钟越想要一吻定情,却收到了庄昕黎的律师函,她不仅告他“非礼”,还要索赔一百万。“您确实需要那一百万?”钟越开门见山地问。“当然!您强吻了我,我不收钱,岂不成了免费供应?”庄昕黎笑容可掬;眼波荡漾着涟漪;嘴角的酒窝如鲜花般盛开;红唇如醉人的红酒;皮肤娇嫩得犹如秋天里的百合。但自钟越进门的一瞬起,她就刻意拉开了彼此的距离,始终以“您”相称。庄昕黎的办公室宽敞、舒适、豪华,却洁白得犹如雪国,像极了她冷如冰霜的心。
  • 冷墨相遇之巧盼情缘冷墨相遇之巧盼情缘潇洒如烟|现言她是富家小姐,因为一次恋情的背叛,分裂成双重性格。他是黑道和北洋集团的继承人,因为一次恋情的欺骗,不在用情。可是一次命运的安排,让他俩相遇了,彼此的心结都在一点点的打开。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就在他们准备订婚的那天杜樱宁回来了,还带回了一个孩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杜樱宁还活着?北墨他到底会选择谁?
  • 唯茶与汝唯茶与汝六重锦|现言她只是一介小小的茶艺师,家世普通,父亲早逝。只有一个嘴巴有点毒辣、思想非常世井的老妈。学历也不高。五官虽然长得好,但打扮有点老气。虽然没有很多钱,可是家里的老房子还是有的。虽然买不起名牌包包珠宝饰品,可是父亲传给她的白玉,可是很贵重的。虽然被青梅竹马的男友抛弃了,可是她还是很坚强乐观的。 而他,经营着连锁书店、茶馆的青年BOSS,海归,英俊多金。虽然穿得有点潮,可是性格其实很沉静。喜欢看书,画画,品茶。喜欢灵魂有香气的女人。 对的时候,恰恰遇上她。
  • 最美的峰景,遇见喋喋不休的你最美的峰景,遇见喋喋不休的你梦凝羽|现言当年,她还是懵懂少女,他还是无知少年,一句无心之语,却成了他们永久的契约。还记不记得当初的承诺与初心,一切再次从零开始,是否还会再次遇见最美的“峰景”?
  • 琉璃岁月之霸道总裁呆萌妻琉璃岁月之霸道总裁呆萌妻陌言瑞瑞|现言一个没有结局的故事一次没有爱过的爱恋一个没有忘记的人
  • 总裁出没:逃婚要趁早总裁出没:逃婚要趁早啊昵|现言婚礼上众人高呼“伴郎亲吻伴娘”于是她脑袋一热点起脚尖,二话不说吻了上去。事后,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便想离去。“喂,女人你得对我负责。”男人俊美的脸上不带一丝温度语气霸道而冰冷。某女掏出二百五微笑着放到男人手中:“喏,二百五。”帅气转身。“我的吻昨晚的钱你共欠我两亿零七百万,现金还是刷卡?”“附近有银行么?”某女怒。某男挑眉不语……“你怎么不去抢?”
  • 娇妻难宠,总裁老公太腹黑娇妻难宠,总裁老公太腹黑楚辞|现言“林晴如!你永远都记不住你不再是我的妹妹,而是我的老婆”我算计了所有,却唯独没有算到你的心!不过,就算是拼尽一切,你也休想再逃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