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小说 pg爱尔兰

第7397章 冥府秘辛

阿池允不断地说着醉话,过了许久这才安静下来,暖暖听他呼吸均匀,想必是睡着了,便轻轻推开他,果真见他已经闭上眼睛。
    暖暖将他放好,平躺在床|上,他长长的睫毛上泛着湿意。
  暖暖见他这幅模样,忍不住在心中一叹: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他堂堂北凉皇,说到底也不过是个痴情的男子罢了!
    依如爹爹对娘亲,依如阿池允对那个死去的少女楠子!
    只是不知道,自己的那个英雄何时才会难在她这一关……
    暖暖低头一叹,眼角余光不经意撇到阿池允怀中,露出的一角金晃晃的东西,她眼眸瞬间一亮,再没功夫多愁善感,,轻轻地,生怕惊醒了睡着的人,将那金晃晃地东西偷偷拿了出来。
    心中忍不住狂喜,果真是他的令牌!
    暖暖爬起身了,轻手轻脚地跨过阿池允,才刚抬起脚,便听他的声音响了起来,吓得她大气也不敢出,一个脚抬在那动也不敢动。
    “你曾说我是王,你便是妃,我是皇,你便是后,如今我已是皇上,可我的皇后呢……你在哪……我的皇后你在哪……”
    阿池允翻了个身便又不再言语,暖暖吓得直拍胸脯,心中又忍不住因他的深情感叹,不过可惜,她自己心有所属,而且北凉离她的家太远,否则冲着他这份深情,她还真就待在这了。
    见他不再说话了暖暖这才跨了过来,轻轻推开门便跑了出去!
    这两年她已逃过数回,早将北凉皇宫的地形摸了个透,一路跑着便来到了宫门口,宫门的侍卫正在换班,见暖暖过来,忙喝道:
    “是谁?”
    暖暖拿出令牌,那些人立马便跪了下去:
    “奴才不知是暖妃娘娘驾到,还望娘娘恕罪!”
    暖暖得意地收起令牌,忍不住想,这玩意还真是有用,早知道如此,自己便应该早早色诱一下阿池允,好偷来令牌。
    她大摇大摆地跨出宫门,刚要出去,便听见一个柔柔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带着几分急切地唤住自己:
    “暖暖。”
    暖暖赶紧回头,见是碧子提着裙子小跑了过来,走近一看,她竟是眼眶泛红。
    “碧子,你怎么了,你怎么突然来了?”
    “我是跟着你一路过来的!”
    暖暖皱眉,一时没明白她的话,她怎么会一路跟着自己?
    碧子梨花带雨地流起泪来,哽咽着道:
    “今天是姐姐的忌日,我知道皇上一定会难过的,所以在他殿外守着,后来见他醉熏熏的出了寝殿,我不放心便跟着去,不想他是去了你那里,不久后,便看你拿着令牌跑了出来,我知你一心想回大凌,所以便跟着你来了……”
    暖暖这才明白过来,难怪阿池允今天怎么那么不寻常,大半夜的竟然满身酒味的跑到她那去,原来竟是他心爱之人的忌日。
    暖暖自腰间摸出一枚珠钗戴在碧子的发间,钗上的珠子莹润硕大,泛着淡淡光华,与碧子温柔恬静的气质甚是相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