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幻情半树梨花半城雪

第85章 复仇3

不知为何,就这么毫无顾忌地走了出来,像是在逃避什么一般,是的,她到底在逃避什么呢?她的眼神中失去了光芒,失去了骄傲,寒兮坠落的那一瞬间她才知晓义无反顾的为一个人原来可以这般,她也曾那么义无反顾地可以为了一个人付出了自个儿的性命。

她愣愣地走在长长的回廊中,身上只一件薄纱,却不觉得寒冷,“没想到你竟还回来了?倒是我低估了你。”女子的声音由远及近,只见一双金丝线的绣花鞋格外闪亮的出现在眼前,她猛然抬起头,却对上苏浅落那张白皙绝美的面庞,那眸子中带着平静却分明是恨她入骨的光芒,一身淡雅的蓝衣却生生披了一件不搭调的华贵外袍,梨末轻哼浅笑倒是像极了她的风格,身后是当时跟在皇祖母身侧的林嬷嬷和婢子墨瞳,不曾想她竟有这般手段将这两人竟也调到了身侧,二人倒是个懂礼数的,站的三丈远的距离,瞧着也听不见她们的对话。

“让你失望了,难道不是你引我回来的?想要我的命?”手中拿着维帽,一袭掩面的白纱,梨末嘴角划过一丝嘲讽,这难道不是她一步步精心的布局,事到如今又在扮演什么?

“哦?”苏浅落眼中闪过一丝玩味,“你的性命,我何时说要了?况且我对你的性命从不敢兴趣,看着你身旁的人一个个死去,一个个受尽折磨,这种滋味是不是很快意啊。”她的眉目虽是笑着,但一字一句都好似咬着牙根吐出来的一般。

梨末早便知道她的疯癫,与她做那口腹之争是最无用的,“但我却丝毫不觉得你成功了。”她说这话虽有一丝心虚,但想来她一次次坏了她的事,她的内心早已经五内俱焚,从她如今这气急败坏的模样已然瞧出来几分。

果不其然,苏浅落的眉眼开始变得狰狞,姣好的五官更是拧到了一处,却依旧装作一副闺秀的气度,“方才王上在大殿上下了旨意,立我为后,真真是叫人欣喜的,你这媒人若不留下喝杯喜酒啊,当真是过不去的呢。”瞧着苏浅落得意的神情,梨末的心却一阵阵绞痛着,她也曾想过不顾一切地告诉他,她才是那个与他立下了漫长誓约的女子,可是每每望着他的眼神,她却退缩了,因为她犹豫了,她开始怀疑他是否真的爱过她这个人,还是真如苏浅落所说他爱的不过是那张倾城的面容,那背后泼天的富贵,直到最后的最后她几乎放弃了再去告诉他的这个念头,她甚至觉得自己那般愚蠢好笑。

身后远远的回廊中,还身着朝服的白景亭疾步走来,“我不会祝福你的,因为你不配,你根本不懂得什么是爱。”她的眉目中闪着怒气,事到如今当她爱的人真的要娶眼前的人儿时她才明白那一切淡然不过是压抑在心中太过长久的苦难,许是压抑的太久,就连怒气也异样的强烈。苏浅落快速朝着梨末身后的方向一瞥,却假意做出一副被梨末的话激怒模样,扑到了梨末身上,又直直摔倒在地上,梨末只心觉好笑,她这般做戏给谁看?

却不料,下一秒,她却被一个重力推倒在地上,那力道却仿佛要将她身上的肋骨生生震碎几根一般,梨末吃痛地撑起身子,却对上了白景亭那双几乎要杀人的血眸,“落儿,你没事吧。”他将倒在地上的苏浅落轻轻扶起,轻柔的动作似曾相似,温柔的话语让人几乎遗忘了他方才那可怖的眼神。

正当她因着眼前的一幕而伤怀时,景亭却一把上前,死死摁住了梨末的脖子,“谁给你的胆子,敢伤害本王的王后。”那力道一丝丝加重,几乎让她无法喘息,那张面孔这般熟悉,如画的面容,俊廷的鼻梁,挽着君王的发髻,那原本的温润里添了几丝威严,如六月的暖风中夹杂着死亡严冬的肃穆。但那双瞳孔却布满了血丝,分明却是要将她置于死地的神情啊。“他的王后”,短短几个字几乎让她濒临深渊,原来从他的口中亲耳听到竟是这般,原来她最痛的不是被心爱的人掠夺生的权利,不是对抗苏浅落的疯魔,而是望见他的眼底,却再也瞧不见他的心这般撕心裂肺。

她的眼角有泪光在隐隐翻动,她终究承认这经年的爱慕早已刻入骨髓,顺着流动的血液在伴随着心脏饶有规律的跳动,直到那砰砰的心跳声要停止的那一刻,对他的爱却也不曾停止,即便一次次一遍遍的说了放下,再见却又牵挂,终于懂了,爱原来真的太苦,太苦。她缓缓闭上了双眼,嘴角泛起淡淡的浅笑,她似乎瞧见了另一个天堂,被掠夺的空气越来越稀薄,她竟不知道自己会死在他的手上,她不再辩驳,因为她生来便不喜那多余的解释的,他不信她便已然是最绝望的结果。瞧着她眼角的泪水,微微闭起的双眼,他手上的力道竟松了一些,他的心那般刺痛着叫嚣着告诉他该死的,怎么能伤害她。她的每一滴泪水都像是滴落在心头的那场大雨,无法停止,无法挣脱。

猛然之间,她却仿佛再次感受到新鲜空气的涌动,下一秒,跌进了一个宽广的怀抱。那声音带着急切的关怀,“末儿,末儿,你没事吧。”她再次睁开了双眼,萧风绪单手紧紧护住她,另一手却阻止着白景亭再次靠近。

“平阳国君竟这般纵容手下的在本王的王宫便想害本王的王后?”望着他拥着梨末,护着梨末那深情的滴水模样,他心头的怒意更深,但同时却好生庆幸他来了,他几乎发了狂,方才自己竟然差点杀了她,若是真的,他此生怎么能够原谅自己,他对自己脑海中冒出的荒唐想法竟表示欣然接受,这究竟是怎么了?

瞧着梨末未尽言语的双眸,萧风绪的眼底却全然不曾有他人的影子,“我信你。”只短短三个字,却好似要将梨末冰封的心融化了一般,信她,她那么深爱的男子认不出她,半分也不信她,眼前的这个人竟然说信她,为何?

白景亭的怒火几乎要将他的理智淹没,凭什么,他们这般毫无顾忌款款深情的模样,身后的苏浅落却几乎成了背景,脸色臭的泛着土色,“末儿断然不会伤害你的,”萧风绪停了半晌,望向身后怒气冲冲写满了妒恨的苏浅落,才发觉当二人站在他眼前时,他心底浮现的是谁的影子,“王后,国君若肯将小妹的骨灰归还,我等定一刻也不会多留。”

“是吗?本王还希望平阳国君能留下喝杯喜酒呢?况且你堂堂一国之君竟做了那下三滥的行径,难道你以为本王会这般轻易的放你走吗?”萧风绪猛然反应过来,只见白景亭那张温润的脸上写满了深意,原来他早已经知晓了,还是在诈他?

萧风绪倒是平静,面上不露半丝紧张之色,“是吗?既然如此,那本王也就只能安心住下,静待新婚之喜了。”说罢,瞧了一眼苏浅落那张气坏了的小脸,便环着梨末离开了。

待到二人离开之后,苏浅落瞧了一眼白景亭,那脸上怒气久久不消,心中对梨末的愤恨更是难以消减,“落儿,我已安排了司礼监准备婚礼,这几日你便安心准备吧。”听着这语气,这白景亭似乎并不打算替她讨回公道。

她难看的脸色带着微微的笑意,那模样甚是奇怪,“好,都听你的。”她本不是这个性子,可却深知他是喜爱这般温柔的,便是装也是装出了一副柔情似水的模样,一到苍落殿便发了好大一通脾气,又是摔杯子,又是摔碟子的,将这殿内的一通珍贵物件摔了个干净,才罢了休。

“你不问我些什么吗?”望着萧风绪的眼眸,她却有些回避,因为她也不确定他是不是知晓了什么,因为察觉到他望向她的目光明显炙热了许多,可却安慰自己,这怎么可能呢?

“哦?那你疼吗?”梨末睁大了眼睛,他竟然问自己这个问题,全然不曾关心旁事。

“不,不疼的。”她结结巴巴道,却默默低下了头,双手揪着衣角,有些心虚。他却不知从哪里掏出个药瓶子细细替她上药,温热的手在她的脖颈上来回移动,那动作却那么温柔,她的脸红的发烫。他却笑了,他的笑声爽朗,他的笑容如春日里最明媚的暖阳,那般耀眼让人移不开眸子,一股暖意在二人之间缓缓流动,窗外的雪还在洋洋洒洒的飘落着,却不觉得寒冷。

“拿着,我知你医术精湛,但这药却是本王亲身试验过的,专治你那种爱闯祸的。”什么,给药还不忘欺负她,她的小手一拳打了过去,却被他的大掌轻轻包裹,将药瓶塞到了手里,她抬眼望着他的笑意,连糟糕的心情都好了一些。

“知道了,你个唠叨的,怎么好似女子一般婆妈。”梨末将药瓶攥在手心,嘴上却依旧不饶人,他倒是不曾反驳,迈着大步便走了出去,那笑声却久久在屋子里回荡。

不多时,入夜,梨末坐在窗前细细品读医药典籍,门却不知啥时候被打开了,身后却传来那熟悉的声音,“小姐。”梨末的心脏猛然跳动了下,悻悻地转过身子,面上却强装淡定。

“姑娘,不知姑娘可是认错人了?”她除了震惊,更多的却是好奇,她是怎么认出来的?

“小姐,多谢小姐救命之恩。”桑影扑通一声跪下,那双眼底却是写满了肯定,却让梨末惊得身子一颤。“若非小姐这普天下之除了我那父亲还有谁能够解了这蛊毒,还有谁能愿意来救我一个卑微的婢子,还有谁能够知晓桑影二字的含义?”她字字珠玑,让梨末竟然没有辩驳的法子。

她款款起身,扶起了跪在地上的桑影,语气有些低沉,“我没做什么,你莫放在心上,也请你务必替我保密,莫要告诉旁人。”

桑影见她终究承认了,心中顿时万分欣喜,从怀里掏出一份绢帛和一张图纸,“小姐请放心,桑影知晓,自然也不会透露半分,只这图纸和绢帛是寒兮姐姐临死前赠我,让我托付于你。”她接过图纸,却发现这图纸上竟然是军备图,与上一份不同其上密密麻麻标记了每一处欧阳绝尘所属心腹及更为详细的兵力布置,梨末仿佛明白了什么,这一份才是真正的欧阳绝尘要交付给萧风绪的军备图,可她确有了几分犹豫,这图纸若是交付到萧风绪手中,那么两国战火再起,究竟又会有多少无辜的人因此丧命呢?

“好,你既交付于我,我必会仔细保存的,只这东西的去留……”梨末试探着说道。

“既然交付了小姐,那么这东西的去留自然也是由小姐决定的。”桑影知晓这图纸的要紧关乎了千万人的性命,托付了梨末,她自然是不会让生灵涂炭的。

梨末望着桑影满脸的信任,顿时心底涌起了一阵阵的暖流,这凡尘款款中,竟还有一人这般信她,想来很是知足了,她还想再说些什么,犹豫着是否要将马婉婉的事告诉眼前的女子,可她究竟忍住了,若是再无仇恨,或许此后经年她与景宏会是一对再恩爱不过的璧人,又何苦再掀起波澜,让那为了她付出了生命的女子白白寒了心呢,想到此处,她浅浅道:“寒兮的死我很自责,但她交代了你莫要再复仇,想来她是期望你一世安稳欢喜的,这也是我的期盼,你可懂得?”

梨末的心无法安稳,她需要桑影一个答案,“小姐宽心,此后世间再无欧阳雅儿,只有桑影,我也绝不会再让姐姐的苦心白白浪费,既然你与她皆是期盼的结局,那么想来也是我最好的结局了吧,那么自此我便与景宏隐居山间,再不问世事。”她的脸上挂着恬淡的笑意,仿佛是真的放下了,再不复当年那般愁苦,原是世间最沉痛的领悟和最决绝的放下皆是由累累白骨的堆砌而成的,那么她呢?怎么放下?眼前堆砌成山的白骨日日夜夜折磨着无法入眠,怎能安稳?

朝阳殿,白景亭却无心筹备婚事,虽吩咐了司礼监,可这民间和朝堂的流言便不曾断过,这让他满心愁绪,典礼的进度几乎处于了停滞的状态,且更有一事让他坐立难安。

“王上,萧风绪的人最近在几个兵力部署附近频繁查看,不知是否是在确认位置,难不成是欧阳绝尘的军备图当真落在了他们手中?若是如此,那么王上定要早做打算啊。”白景亭自萧风绪露面之后便一直派人紧紧盯着,却发现了此等动作。

“真是本王的好舅父啊,竟想本王死到了这般丧心病狂的地步,竟然不惜将国家的军备图交付到敌人手中,若是在他们一一确认之前无法拿回,即便一战也无几胜算。”白景亭白皙的脸庞上有黑气萦绕,却在心底暗自有了盘算,“你说若是不费一兵一卒拿回是否得做些必要的牺牲呢?”他的嘴角挂着一丝令人心底发寒的笑意,就连一旁的路随风也不住打了个寒颤。

“他那么在乎她,那么你说他能为了她做到什么地步呢?”他的心底多了一阵莫名的酸涩与自嘲,竟要利用一个女子,可他却更想知道那个女子在那人心中究竟有何特别?他冷冷地自嘲,似乎在自嘲那女子在自己心底却终究也与别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