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幻情挫骨成灰君可知

第9章 皓

望着千韵思安静的眉眼,皓的思绪不自觉的飘远。

他本是怡园中一棵不起眼的小竹精,当时还并未修成人型,整日待在怡园无所事事,某天,一眉目清秀的小孩送来一株百香草,这百香草正巧放在他身旁,也是后来他才得知那小孩名叫秋逸殇,是帝仙命他将这株百香草送往怡园并日夜看守,直至其修炼成人。

皓,此名还是筠陌在他修成人型时为他所取,他曾询问过原因,却没能得到答复。

渐渐的,三人成了好友,筠陌比他用功,率先修炼成人,便经常同秋逸殇外出游玩,他心有不甘,便也开始勤加练习,却发现自己的心上人早已心有所属,万分心痛,却选择了不再打扰,那以后,他私自离开仙界,归隐人间。

可好景不长,本打算一生就如此平淡地走过,却得知玄南阁宝物被盗,筠陌被害,秋逸殇却置之不理,正当他即将回仙界与其一战,才发现帝仙早已封闭了仙界通往人间的大门,当时的他仅仅是一介小小的竹仙,无力承受和破解帝仙的法术,便选择在此山林之中潜心修炼,只为有朝一日去往仙界为筠陌报仇。

而今日他在院中歇息时,发现远处有人斗法,本想着一探究竟,却不曾想见到一女子正在撕扯另一女子的衣袖,正当他打算起身离开,忽而瞥见了衣袖下虚掩着的薰衣草发簪状的图案,当下他便断定,那女子定是筠陌无疑,那发簪乃是当年秋逸殇赠与筠陌的,只是不知为何刻在了筠陌的臂上,据说,那发簪还是一法器,而那法器凡人是看不到的。

筠陌啊筠陌,时隔多年,你我终是再相见了,说明你我缘分未尽,筠陌,我再也不会将你拱手让人。

只是,如今的筠陌怎会换了副模样?想着,情不自禁地伸手触摸床榻上那人儿的脸颊,却触到一种别样的质感。随即,打来一盆水,轻轻拭去千韵思脸上的妆,待妆容全部褪去,皓勾了勾唇,的确,是他的筠陌。

“不…别过来,不要…求你。”千韵思皱着眉头,不住地喃喃道。

“筠陌,别怕,我一直都在。”皓轻声安慰。

“不!!”千韵思大叫一声,猛的坐直了身子。

“筠陌,别害怕,方才你是身在梦中。”

千韵思看清了眼前这人的模样,一张娃娃脸上却长着一双桃花眼,额前垂下两缕长发,似乎一颦一笑皆能牵动许多女子的心弦,虽然眼前人是个美男子可她却不自觉地退到角落里。

见她对自己如此防备,皓有些不安,“筠陌,是我啊,我是皓,你我青梅竹马,你不记得我了?”

语毕,眼前人只摇了摇头。

仅一个动作,如五雷轰顶,将皓雷的外焦里嫩,但很快便恢复正常,也罢,大不了从头来过,他已等待了许多年,也不急于这一时。

“我救了你,”边说边递给她一杯水,“不必对我如此防备。”

千韵思接过,轻抿了几口,“谢谢,请问,我这是在哪?”

“你正处于我的竹屋之中,大可不必担心有人趁虚而入。”

可真是稀奇,现在的人都这么喜欢语文的吗?怎么说出来的话都文绉绉的,早上刚见过两个,现在又来一个。

“那个,我睡了多久啊?”“两个时辰而已。”

千韵思松了口气,正打算离开,却被皓按住了身子,“我救了你,你难道就要这么一走了之?”

“那。。那你要怎样?”真是个难缠的家伙。

“同我讲讲,关于你的事,你的家人、朋友以及过往。”

见他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千韵思无奈,看来,不跟他说他就不会放自己走了,这人生地不熟的,万一他把自己拐卖了咋办。

(此刻的皓童鞋要是知道她的心思,定会满脸黑线,我把你当心上人,你却认为我要卖了你,扎心了,老白)

“我没有家人,我是个孤儿,在我的印象里我就只有一个朋友,她叫伊若,至于小时候的事我更是一点儿印象都没有,我只知道这些年都是伊若的父母资助我的生活,之后便是我自己打工补贴生活。你刚刚说你跟我从小一起长大,我怎么不记得你?还有,我现在和小时候差别可大了,你又是怎么认出我来的?”

皓愣了愣,辩解道,“虽然不知为何你已将我忘记,但能肯定的是,你我绝对是青梅竹马。”

“为什么?”“因为,你手臂上的图案,”闻言,千韵思不自觉的抬手摸了摸手臂。

“那你知道它是怎么来的吗?”注意到他的用词是图案而不是胎记,千韵思有些疑惑。

“知道,是某人赠与你的。”皓存心用某人带过,为的就是防止她追问。

“那,怎样让它消失?”千韵思有些莫名其妙,难不成这是纹身?可她当时打算洗掉的时候被告知这个东西是长在她手上的。

“消失?估计不可能。”皓顿了顿,其实是有办法的,不过,过程过于残忍,不忍心让她知道。

消不了吗?千韵思眸光暗了暗,却是没让皓察觉。

“那什么,我要回去了,要不伊若该担心了。”说着,便想下床,却被皓一把拉住了手腕,“关于你的家人,你想知道吗?”

千韵思愣了一下,“他们,在哪?”

“你若是想知道,就得先答应我一个条件。”皓勾了勾唇,不信你不上钩。

“什么?”

“七日,陪我。”

千韵思微微皱了皱眉,沉默许久,才开口道,“好,不过这七天里你不能强迫我做任何事。”

皓略带深意地看着她,果然她对自己还是不放心啊。

“看我干嘛?就说你答不答应吧。”千韵思不满。

“嗯哼。”

嗯哼是什么鬼?算了,就当他答应了,反正自己的学习还可以,偶尔请个假没什么不行,就是怕伊若会担心,只是之前在出租车上的时候把手机掉了,可是现在的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