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幻情挫骨成灰君可知

第8章 欺骗

没走多久,秋言夕忽然蹲下身子,手捂住肚子,一脸痛苦,“兄长,韵思,我的老毛病又犯了,可否帮我找些草药?”

伊若暗道不妙,这女人想干什么?故意支开她吗?不行,绝对不能让她得逞,“我也去。”“你不是说你连野菜也不认识吗?”千韵思一脸疑惑。伊若脸色一僵,但却很快恢复正常,“我不认识不代表我不可以帮忙啊。”秋言夕怕她坏了自己的计划,“伊若,你莫不是不想面对我吧。”语毕,晶莹的泪珠随之落下。

“哎呀,伊若,你就在这儿陪她吧,就当帮我了,回头请你吃饭。”

“可是…”

“别可是了,再拖下去太阳都要下山了,”随后,转身看向秋逸殇,“走吧。”

伊若虽有不甘却也只得留下。

“千韵思?”两人走了不久后,秋逸殇突然唤其姓名,千韵思呆呆地看着他。“你…”话还未说出口,只见秋逸殇皱着眉头,快速将她拉至身后,千韵思吓了一跳,抬头一看,只见一蒙面白发女子手持利剑,剑端距秋逸殇仅一拳之隔处被其空手握住,鲜血随之流下。

“在一边等候。”秋逸殇开口。

千韵思愣了愣,赶紧跑到远处的一棵树下躲避,按住自己狂跳的小心脏,刚刚那个女的好像她梦里的那个。。。

????------

伊若见两人许久未归,心急如焚。

偷偷打开一瓶药,此药无色无味,吸入者片刻即会昏迷,不动声色地打开一瓶装在普通水壶中的解药,喝了下去,瞥了一眼身边的秋言夕,按了按太阳穴,随后向一旁倒去。

秋言夕见其昏迷,暗道不好,正想起身,头部一阵晕眩,片刻便没了意识,几乎是她失去意识倒下的一瞬间,一旁始终背对着她的伊若睁开了眼,见她完全没了意识后,朝着那两人离开的方向匆匆走去。

------

此刻的玄清错愕,夙一告知她白筠陌的方位她便匆匆赶了过来,却不曾想正当剑端即将刺向白筠陌时被秋逸殇拦住,而当她看清她所认为的白筠陌的容貌时才发现,这不是当日搭救自己的那位凡间女子吗?可夙并未同她说起过白筠陌变了模样,莫非是认错人了?

见她失了神,秋逸殇快速反击,打了玄清个措手不及,看来,想要置白筠陌于死地,必先解决了秋逸殇,想着,便很快与其开战。

而一旁的千韵思见他们打了起来,正想叫人来帮忙,却不料,后颈一疼,便晕了过去。

打晕她的正是恰好赶来的伊若,正想将千韵思转移,却发现她的衣袖被树枝勾住,怕惊动正在激战的两人,将千韵思的衣袖撕开后便将其拖至另一棵大树下,小心地将她藏好,而自己则是返回到原地,观战。

殊不知,这一切都收入了一旁刚好路过的皓眼中,待伊若一心观战之时,将千韵思抱起,离开。

正当两人打得不可开交之时,夙突然出现,从背后偷袭了秋逸殇,带走了玄清。

见两人离开,伊若立马化作了千韵思的模样,秋逸殇正想上前去追,却被伊若拉住了衣角,“别追了。”秋逸殇见她一副受惊的模样,轻声安慰,“没事了,”忽而像想到什么似的,“对了,家妹说你名为千韵思,可我听说你并无家人,可否告诉我此名的由来?”

伊若松了一口气,幸好来得及时,否则就遭了,在花期到来之前,她不允许千韵思的身份被任何人发现,想着,便开口道,“这个啊,其实我是个孤儿,偶然被我现在的好朋友伊若的父母收养,然后他们又特别喜欢校长收养的千金千韵思,所以就给了我同样的名字。”

语毕,只见秋逸殇炽热的眼神逐渐冷了下来,怎么会?眼前这人真的不是筠陌吗,明明他那天心里有感觉的,可为何现在又没了?还有,她口中所说的校长千金又是什么人?

想着,便想往回走,伊若赶忙叫住他,“唉,不是要弄草药吗?怎么回去了?”“无妨,方才突然想起家妹身上有药。”

呵,这么low的谎话,鬼信你。虽然心里这么想着,但嘴上却没表现出来,“那你先回去吧,我去打点水过来。”伊若急着把千韵思带回来,想支开他,所幸,秋逸殇此刻心事重重,倒也没管她,只微微点了点头。

见秋逸殇离开,伊若立刻跑到树下,却发现千韵思早已不见了踪影。不容她多想,赶紧施法回到秋言夕身旁,变回了自己的模样,如无其事地躺下。

秋逸殇一回来,只见两人昏倒在地,心一慌,快步上前扶起秋言夕,轻拍其双颊,“夕儿,发生何事了,块醒醒。”可怀中的人却并无反应。

一边的伊若也揉了揉太阳穴,一脸呆萌地看着两人。“姑娘,家妹身体不适,还望姑娘向教书先生说一声,鄙人这就带她回去。”

“嗯。”两人身形渐远,伊若挂在脸上的微笑很快就垮了下来,这可是我当年从怡园带出来的秘药,够你受的了。可恶,眼看着花期就要到了,千韵思怎可在如此关头出差错?如今看来,只有先解决掉秋逸殇再做打算了,想着,心里已经有了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