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93章 神经大条

“咱俩有一阵子没聊聊了。”萧尺素叫人端来一些点心和清甜的果酒,“等过些时候雪儿出来,我们又有口福再尝尝她的茶了。

楚月寒乍闻,手中酒杯差些没端稳。

他错愕地看了看萧尺素:“碧辅阁……复活了?”

“是啊。”萧尺素慢悠悠地揣起两手,“快了。已经到最后阶段了。真是可惜啊~~你当初为什么就没想到呢?”

“活死人,肉白骨。我一直以为是传说。”楚月寒的语气波澜不惊,仿佛真的已放下。

“有些事情看起来不可能,可是既然有流传,那一般都不会是空穴来风。你们也许……真的是有缘无分。哦,对了,昨天风韵给我来信了。他已经把佛骨放去了冰宫,你心里的石头该落地了。你没告诉他那是假的吧?”

楚月寒点点头:“有机会,我该好好谢谢他。”

萧尺素应了一声,兀自打起盹来。他一手支着头,一手懒散地搁在桌子上。眼帘浅阖,长睫轻颤。

“萧盟主,回屋睡吧。等天暗下来,外头就冷了。”

萧尺素摆摆手:“不用。我没睡着。”

话毕,他睁开眼睛:“差点忘了。我记得你好像蛮喜欢喝茶的,对不对?”

楚月寒不明话意,没有开口,只是微微点了下头。

“来人。把皇后送来的贡品取来。”萧尺素兴高采烈道,“我是个不懂茶的,平日里又闲不下来,三者也不太喜欢。送我根本就是暴遣天物。但我想着你是个爱它的,便把这一样留下了。”

才说着,一个小婢女已经将茶叶拿托盘捧了来,递到萧尺素跟前。萧尺素取过檀木的茶叶罐子,挥手示意小婢女退下。

“你看。”他打开罐子递给楚月寒,“这茶如何?”

楚月寒小心接过,浅浅一嗅:“贡品果然就是不一样。”

“我听送来的公公说,这茶据说能强身健体,祛除百毒。希望你能喜欢。”

楚月寒一愣。

(这是全送我了?)

“我取些尝尝鲜就够了。碧辅阁不也是爱茶之人吗?”

“哎,千万别推辞。你看我像是缺钱买好茶的人吗?管他什么好茶坏茶,花茶药茶,在我嘴里都是苦的!”萧尺素说着,自己撑不住笑起来,“雪儿虽懂茶,且会喝茶。不过她本人一般却只喝固定的那几种。她常喝的阁内都不缺,全部新茶。”

楚月寒莞尔:“那我就厚颜收下了。”

“这才对嘛!这茶要天天喝才能有功效。”萧尺素贴心关照了一句,而后伸了个懒腰,“回房睡觉。晚上再起来处理事情。啊,还有,铃儿那丫头不懂事。晚上我让她给你送饭赔不是。你就不要生她气了。”

楚月寒想说什么的时候,萧尺素已经转过拐角。

当夜,诸葛花铃还真的就来敲门了。

楚月寒开门,看见端着食盒的她有些意外,好半天没说出话来。

“怎么?一直让我在门外站着?”诸葛花铃不像个道歉的样子,依旧一派耀武扬威的神色。

楚月寒隐隐苦笑了下:“进来吧。”

一进门,诸葛花铃就闻到一股冷冷的香味。这是一种奇特的伤药。药方还是诸葛花铃交给他的。诸葛花铃闻着这香味,脑海中又开始闪现一些模糊的影子。她浅浅蹙着眉头。

“你不舒服?”

“凝香!”诸葛花铃突然眸中放光。

楚月寒原以为连这个她也不记得了,稍感失落。见她突然想起来,抑制不住地有些欣喜:“想起来了?”

“废话!这是我的独家伤药。”诸葛花铃看着他,神色有点古怪,“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楚月寒沉吟了一下,拿过食盒自己打开了,“你吃了吗?”

“你为什么要用这个药?这可是大补之药!重伤之人才适合吃。你伤得很重?伤在哪里了?”诸葛花铃不由自主地凑过来。

楚月寒抬眸一笑:“不碍事的。”

可他眸子深处却是一道道很深很深的忧伤与孤寂,拿着筷子的手很久没有落下。

诸葛花铃的心忍不住一揪。

她仔细前后一联想,知道当初楚月寒让清莲阁教众把自己带回去是为了自己好。如果没有推算错误,那时候,他真的是唱了一出“空城计”。只不过,他没有那么幸运,最后重伤回来了。

一念及此,诸葛花铃的负罪感更加重了。

她拿起食盒里的备用筷子,把菜夹到兀自发呆的楚月寒碗里:“快吃啦~~都瘦成这样了,思虑还那么重。那天分开后,你怎么脱身的?”

“我去找了你瞎哥哥。假佛骨也让他替我送了。”

“让他替你送?为什么不自己送?”

“因为……”楚月寒叹了口气,原本想说的话到嘴边又变了,“转移目标比较安全。事实证明,我赌对了。”

诸葛花铃却已经能够猜出一路上他受了多少暗算多少伤。突然觉得自己那么对他真的太不应该。

“你怎么了?”楚月寒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

诸葛花铃慌地回神过来:“哦,没什么。你快吃饭啦~~”

“花铃,我一直有一个问题想问你……”楚月寒欲言又止。

诸葛花铃每每听到别人用这种语气作为开场白,总是不由地有些紧张。她攥了攥衣角,小心地问:“什么?”

“你是怎么知道我会出门的?”

“猜的。”

“居然猜得这么准?”楚月寒反问,“萧盟主委托我去办这件事的时候,我也很意外。我知你能掐会算,可是,一下子找到占卜切入点不太现实。首先,你怎么会想到萧盟主有这个意向?他原本将佛骨放得好好的,谁又会想到这个?”

“因为……因为……”

“肯定是有人告诉你的。”楚月寒的筷子顿了一下,“你要是不想说,我也不勉强。但你最好还是知会一下萧盟主。我如此低调的进行,可还是被你跟上了。说明,给你消息的人和我接到命令应该是差不多时间。也就是说,他可能比我更先知道。这又会是谁呢?谁又有这个能力?”

诸葛花铃嚅嗫道:“莫昕慈。”

楚月寒大为震惊:“花铃?!你……你知道这是多危险的事吗?”

他一面心惊诸葛花铃的粗线条,一面疑窦丛生。

(这种事情也不过是萧尺素临时给我的密令。他竟有本事事先知道?莫非他当真已非凡人,那些都不是传说?)

(可如果是人为……)

楚月寒突然不敢往下想了。

同类热门
  • 我做佞臣那些年我做佞臣那些年子谞不虚|古言仆从:“国师大人,丞相大人在外头跪着。” 国师:“何事?” 仆从:“丞相大人说这些日子要给您请早,祈求来年风调雨顺。” 国师:…… 众臣:“国师大人,丞相大人在塞外守着。” 国师:“何事?” 众臣:“丞相大人说这些日子要为兵洗尘,祈求来年国泰民安。” 国师:…… 皇帝:“国师大人,丞相夫子在殿外候着。” 国师:“何事?” 皇帝:“丞相夫子说这些日子要帮朕行礼,祈求来年清官当途。” 国师:…… 最一手遮天的温润丞相vs最民心所向的空灵国师 书又名《丞相又抢他媳妇职业怎么办》《小皇帝又来给丞相开小灶了》《丞相又贪污了又被国师抓去了》 【划重点。 丞相人设:情感上死皮赖脸baolu狂;事业上绝对嫑脸的吐槽狂。爱好:敛财,抢国师职业。 国师人设:管他情感事业,统统与我无瓜。爱好:睡觉,抓贪官???抓丞相???】
  • 相女惊华相女惊华九狐儿|古言丞相!你与将军文武勾结欺君罔上女扮男装上朝朕忍了,你骂朕是智障朕也忍了,你戏弄邻国亲王朕好不容易忍了,你辜负朕妹妹的芳心朕咬碎了牙忍着,你企图嫁人当朕的舅妈做朕的长辈朕最后忍你一次。你居然要把一个个丑女塞进朕的后宫?八嘎呀路!你给朕滚过来!什么?你居然是和朕一起穿越过来的同学?好吧朕原谅你了。但是你不能连朕梦中的皇后都和朕抢吧!你把朕的皇后抢走了,朕娶你啊?好主意,虽然你长得没有朕的皇后好看,朕再忍忍吧。可是你居然嫌弃英俊潇洒的朕?丞相你等着,我们俩的账好好算算!【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 农门闺色之辣妻当家农门闺色之辣妻当家妍君|古言飞来横祸,堂堂金杯市首席外科圣手医竟然被一道响雷劈中?作孽!重获新生,前世风光的她成了破落山村的极品‘疯女’张春花?坑爹!破旧山村,草庐一方,亲爹却是良田几亩,屋宅亮堂。娘亲偷偷送粮食就被打断腿。小弟嫌弃她疯癫不肯叫姐姐。地主爷爷枯木逢春娶新妻,色衰奶奶走投无路来投靠。天作孽,难道带着奶奶去啃树皮!张春花愤怒了!(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嫡女荣华:世子轻点撩嫡女荣华:世子轻点撩顾千暖|古言一朝冤死,灵魂入主,重生之后,定要你血溅当场。她是人人羡慕的北侯府大小姐,嫁给当今皇子本应是大喜,可惜自古红颜多薄命。她杀她孩儿,害她母亲,最后她纵身一跳,落入万丈深渊。灵魂移位,齿轮转动,时空倒转。一朝回到原点,与皇子刚初识的地方,看她素手芊芊如何将这大陆彻底翻转,她要让所有人知道这对狗男女负了她,她势必要报仇。不知从哪里来的一个病弱世子,一把抱住某女,温和的劝到:“乖,我们回府,我帮你报仇。”
  • 穿到古代泡王爷穿到古代泡王爷心鸳|古言你这个医药骗子,以后再看见你我就打折你的腿” 她是现代的女娃子,最讨厌看剧 却不曾想在家里洗个脸竟然也能穿越 “天呐,这是什么鬼地方”Σ(?д?|||)?? 周围美男必须拿下!!!! 霸道总裁不存在,腹黑王爷在古代! 若本人作品被侵权,严肃处理!!!
  • 王爷行行好王爷行行好夜萝|古言李若云不小心在攀山途中跌落悬崖,穿越轩月王朝,身无分文又无家可归的她,该如何在异地生存?偶遇刺杀事件,还被主谋者发现!先皇遗旨,皇位之争,权利之逐,阴谋阳谋轮番上演.....为了保命,她贞操节操碎了一地,给那狂狷王爷做牛做马,可危机还是接踵而至.....小剧场李若云眨着眼哀求道:“王爷行行好,请饶命,我上有老堂需赡养,下有小儿要抚养,今天我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OK?"轩月烨邪魅一瞥,慢悠悠的说:“哦~~~~~看你十分识时务饶你一命可以,不过要卖身为奴哦”抹了抹辛酸泪,委屈的答应,李若云就这样过上了幸【悲】福【催】到【无】底【限】的古代生活
  • 不一样的花木兰不一样的花木兰我喜欢美人|古言一个想当花木兰的女生,意外魂穿成花木兰在架空的时代,她以为只是上场杀敌而已,却不曾想惹上一身桃花运。诶诶诶,沈云之前的冷美人挺好的把嘴凑上来是怎么回事矜持啊还有小正太,柔然将军。。。你们是闹哪样啊!
  • 荒城临古渡i荒城临古渡i寒颜hy|古言筱陌——一位超人气网络作家。最近在写一本叫《公子独宠我》的网文。人气很高,不过她却陷入了码字难题。在一个晚上,因为一场雷阵雨,她来到了异次元世界——就是她的那本《公子独宠我》但她并不是女主,而是女主身边的丫鬟。在她构思的故事里,丫鬟的下场很惨。而如果她不改变故事走向的话,故事就会像她所构思的那样发展,她必须要拯救她自己……
  • 重生之卿如夏日重生之卿如夏日栩栩生南国|古言顾母一脸悲痛的对自家儿子说:儿子,你莫不是个断袖。 正在写字的顾渊一脸淡定的说:娘,你糊涂了。 顾母激动的说:那你为什么天天爬人孟大人的墙,房间里摆满了他的画像,甚至还偷亲她。 突然错了个字的顾渊:我……。我竟无言以对。 顾母:儿啊,是个人就带回来吧。 顾渊脸一红:低声应了一声,好。
  • 凤倾华之王妃是个有钱人凤倾华之王妃是个有钱人荢璇|古言她是左相府的庶出二小姐,无才无德无貌。出生时因着久旱的天忽将甘霖,恰逢太后到左相府做客,便将她赐婚与当时由太后抱着,仅有两岁的皇帝第四子尘王。十六年后,尘王与她大姐,大凌过第一人美女互看对了眼,便退了婚。八年前她八岁,穿越而来的她对什么都看得淡淡,既不入眼也不入心,这场退婚于她不过是丢了个长期饭票而已。他是大凌国唯一的异姓王爷修王,大凌的首富。皇帝为补偿她,便再次给她赐了婚,此番对象是大凌的首富,比起一个亲王,首富于她来说可是要好得多。白来的银钱谁不喜欢不是?她淡然,过着平淡的日子,过往的日子里除了赚钱别无其他,想着既然到了适婚的年纪,找个有钱有权有身份有相貌的人嫁了也不错。可是,神秘“天琼”的出现,打破了她原本所有的平静……她能顺利嫁了首富吗?从大凌到东楚,从东楚到遖阳,再从遖阳到独立为政的繁荣富饶之地___丰城,他们之间又经历了什么?修王,是否又只是一个简单的异姓王爷而已?……[小片段]——丫环道:“小姐,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刺绣!”待看清她绣的是一堆金元宝时,眼角狠狠抽了两下道:“小姐,你太庸俗了。”——“庸俗?没钱你能有饭吃么?没钱你能有衣穿么?在我看来,没钱啥事也做不成,所以我就是喜欢钱,恨不得整日抱着一堆金银过日子。若是有一天一觉醒来入眼处都是金子,啧啧,那日子,想想心里都美滋滋的。”说完面上憨笑目光笔直,似是在幻想着那场景。……——“小姐,你不要太伤心,陛下又给你指了一门亲事,对象是修王。”——“什么?你是说那个五年前因为大凌国水灾旱灾不断百姓食不果腹衣不蔽体之时捐了一笔巨款救大凌国百姓于水生火热之中,最后被皇帝封为大凌国唯一一个异姓王爷,大凌国最大、分所最多的酒楼拂篱楼的老板,大凌国第一首富的修王阜修?”……——“小姐,你不是也很有钱么?”——“这你就不懂了吧,自己的是自己的,怎么能比得上别人的也是自己的来得高兴?”……——“小姐,据说他是个病秧子,你嫁过去估计没多久就会变寡妇。”——“病秧子好啊,等他一命呜呼了他的财产岂不全归我了,到时候我可就是大凌国最有钱的人了,想想那数钱数到手软的日子,皇帝太厚道了,冲着这个,我决定现在就去给他画一幅送子观音,赶明儿母亲进宫的时候,顺道给他捎过去,哈哈……生活太美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