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93章 神经大条

“咱俩有一阵子没聊聊了。”萧尺素叫人端来一些点心和清甜的果酒,“等过些时候雪儿出来,我们又有口福再尝尝她的茶了。

楚月寒乍闻,手中酒杯差些没端稳。

他错愕地看了看萧尺素:“碧辅阁……复活了?”

“是啊。”萧尺素慢悠悠地揣起两手,“快了。已经到最后阶段了。真是可惜啊~~你当初为什么就没想到呢?”

“活死人,肉白骨。我一直以为是传说。”楚月寒的语气波澜不惊,仿佛真的已放下。

“有些事情看起来不可能,可是既然有流传,那一般都不会是空穴来风。你们也许……真的是有缘无分。哦,对了,昨天风韵给我来信了。他已经把佛骨放去了冰宫,你心里的石头该落地了。你没告诉他那是假的吧?”

楚月寒点点头:“有机会,我该好好谢谢他。”

萧尺素应了一声,兀自打起盹来。他一手支着头,一手懒散地搁在桌子上。眼帘浅阖,长睫轻颤。

“萧盟主,回屋睡吧。等天暗下来,外头就冷了。”

萧尺素摆摆手:“不用。我没睡着。”

话毕,他睁开眼睛:“差点忘了。我记得你好像蛮喜欢喝茶的,对不对?”

楚月寒不明话意,没有开口,只是微微点了下头。

“来人。把皇后送来的贡品取来。”萧尺素兴高采烈道,“我是个不懂茶的,平日里又闲不下来,三者也不太喜欢。送我根本就是暴遣天物。但我想着你是个爱它的,便把这一样留下了。”

才说着,一个小婢女已经将茶叶拿托盘捧了来,递到萧尺素跟前。萧尺素取过檀木的茶叶罐子,挥手示意小婢女退下。

“你看。”他打开罐子递给楚月寒,“这茶如何?”

楚月寒小心接过,浅浅一嗅:“贡品果然就是不一样。”

“我听送来的公公说,这茶据说能强身健体,祛除百毒。希望你能喜欢。”

楚月寒一愣。

(这是全送我了?)

“我取些尝尝鲜就够了。碧辅阁不也是爱茶之人吗?”

“哎,千万别推辞。你看我像是缺钱买好茶的人吗?管他什么好茶坏茶,花茶药茶,在我嘴里都是苦的!”萧尺素说着,自己撑不住笑起来,“雪儿虽懂茶,且会喝茶。不过她本人一般却只喝固定的那几种。她常喝的阁内都不缺,全部新茶。”

楚月寒莞尔:“那我就厚颜收下了。”

“这才对嘛!这茶要天天喝才能有功效。”萧尺素贴心关照了一句,而后伸了个懒腰,“回房睡觉。晚上再起来处理事情。啊,还有,铃儿那丫头不懂事。晚上我让她给你送饭赔不是。你就不要生她气了。”

楚月寒想说什么的时候,萧尺素已经转过拐角。

当夜,诸葛花铃还真的就来敲门了。

楚月寒开门,看见端着食盒的她有些意外,好半天没说出话来。

“怎么?一直让我在门外站着?”诸葛花铃不像个道歉的样子,依旧一派耀武扬威的神色。

楚月寒隐隐苦笑了下:“进来吧。”

一进门,诸葛花铃就闻到一股冷冷的香味。这是一种奇特的伤药。药方还是诸葛花铃交给他的。诸葛花铃闻着这香味,脑海中又开始闪现一些模糊的影子。她浅浅蹙着眉头。

“你不舒服?”

“凝香!”诸葛花铃突然眸中放光。

楚月寒原以为连这个她也不记得了,稍感失落。见她突然想起来,抑制不住地有些欣喜:“想起来了?”

“废话!这是我的独家伤药。”诸葛花铃看着他,神色有点古怪,“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楚月寒沉吟了一下,拿过食盒自己打开了,“你吃了吗?”

“你为什么要用这个药?这可是大补之药!重伤之人才适合吃。你伤得很重?伤在哪里了?”诸葛花铃不由自主地凑过来。

楚月寒抬眸一笑:“不碍事的。”

可他眸子深处却是一道道很深很深的忧伤与孤寂,拿着筷子的手很久没有落下。

诸葛花铃的心忍不住一揪。

她仔细前后一联想,知道当初楚月寒让清莲阁教众把自己带回去是为了自己好。如果没有推算错误,那时候,他真的是唱了一出“空城计”。只不过,他没有那么幸运,最后重伤回来了。

一念及此,诸葛花铃的负罪感更加重了。

她拿起食盒里的备用筷子,把菜夹到兀自发呆的楚月寒碗里:“快吃啦~~都瘦成这样了,思虑还那么重。那天分开后,你怎么脱身的?”

“我去找了你瞎哥哥。假佛骨也让他替我送了。”

“让他替你送?为什么不自己送?”

“因为……”楚月寒叹了口气,原本想说的话到嘴边又变了,“转移目标比较安全。事实证明,我赌对了。”

诸葛花铃却已经能够猜出一路上他受了多少暗算多少伤。突然觉得自己那么对他真的太不应该。

“你怎么了?”楚月寒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

诸葛花铃慌地回神过来:“哦,没什么。你快吃饭啦~~”

“花铃,我一直有一个问题想问你……”楚月寒欲言又止。

诸葛花铃每每听到别人用这种语气作为开场白,总是不由地有些紧张。她攥了攥衣角,小心地问:“什么?”

“你是怎么知道我会出门的?”

“猜的。”

“居然猜得这么准?”楚月寒反问,“萧盟主委托我去办这件事的时候,我也很意外。我知你能掐会算,可是,一下子找到占卜切入点不太现实。首先,你怎么会想到萧盟主有这个意向?他原本将佛骨放得好好的,谁又会想到这个?”

“因为……因为……”

“肯定是有人告诉你的。”楚月寒的筷子顿了一下,“你要是不想说,我也不勉强。但你最好还是知会一下萧盟主。我如此低调的进行,可还是被你跟上了。说明,给你消息的人和我接到命令应该是差不多时间。也就是说,他可能比我更先知道。这又会是谁呢?谁又有这个能力?”

诸葛花铃嚅嗫道:“莫昕慈。”

楚月寒大为震惊:“花铃?!你……你知道这是多危险的事吗?”

他一面心惊诸葛花铃的粗线条,一面疑窦丛生。

(这种事情也不过是萧尺素临时给我的密令。他竟有本事事先知道?莫非他当真已非凡人,那些都不是传说?)

(可如果是人为……)

楚月寒突然不敢往下想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易安天下易安天下藏云轩主|古言你不可能听说过我,更不可能见过我。因为我——萧国的兵马元帅,早已于那场爆炸中死去了,是我自己亲手点燃的炸药。在这之前我并不知道原来爱情是这世上最好的武器,好到兵不血刃,好到亡国亡心。我错了,错在本是女子,却以一个男子的身份生存;错在身为江家人,不得不披甲胄、统三军;错在轻易迷失在他的温暖笑容之下。我死了,他终得天下。我会回来的,届时,再无宁日。颜夕梧,我定会让你痛不欲生,如我当初一般!!!
  • 冥后绝宠冥后绝宠紫陌冰琴|古言看毛看!就说你呢!什么?谁不让你看我了!不准你盯着我老婆看!什么?你说太阳是圆的?滚!明明是方的!谁说的?当然是我家亲亲老婆说的!我老婆说的永远都是对的!什么?我老婆说错了?如果我老婆说错了,请参考上一条!这是一个宠老婆宠的没节操的冥王,那是一个傲娇的冥后。六界第一人,那是个传说,冥王妻奴那才是事实。我愿用六界来博你一笑,只要你高兴,没有什么不可以。六界新的开始,只因那个人的任性,只因冥王的宠溺。六界于你,微不足道!冥后的任性,冥王的放纵,新的世界会有怎样的故事?
  • 乱世之凤凰于飞乱世之凤凰于飞沈庆龄|古言曾经有个叫李逸尘的男人为了保自己一命放弃了一切,曾经有个叫兰若的傻子为了自己不惜生命,曾经有个叫陆言的先生为了自己倾尽十年之恩,曾经有个叫君华的皇帝为了一世安好的诺言赌上了皇位。我何德何能,负的起他们的恩德?如今国破家亡因我一人而起,与这个皇帝无关,与天下百姓无关,与我的兰若无关。若杀便杀我一人,我知我身死无以换君朝江山,但我从未伤百姓一人!我只是一个女人,是我把持朝政,是我祸国殃民,人言道:古有周幽王烽火戏诸侯,为夺美人一笑。这个皇帝从未为我做过什么,他只是许了一个诺言罢了。他是个好皇帝,好丈夫!为什么你们要如此对他?现今这个君朝已死,那便让我来殉国吧......
  • 萌仙有田萌仙有田咆哮的章鱼|古言你是食肉的,我也不是吃素的,既然志趣相投,我俩必为闺蜜!
  • 乔庄密事乔庄密事白隽鸽|古言施乔襁褓时第一次进京,邵庄的父亲溺水身亡。 施乔四岁第二次进京,邵庄的母亲难产而死。 施乔七岁第三次进京,邵庄的未婚妻坠马身亡。 施乔十四岁第四次进京,邵庄的嫡妻葬身火海。 施乔吃瓜心想,这人怕是有毒。 哪曾想,她十五岁生辰那日,竟然被指婚给了邵庄?! 本姑娘怕是要英年早逝了,施乔捂着胸口为自己默哀。 女主文,惜命如金乖乖女VS危机四伏心机男。 女主是个积极向上热爱生活珍惜生命的甜妞,类似重生大开金手指手刃仇人走上人生巅峰啥的,都木有哈
  • 夜帝狂妃夜帝狂妃一季流殇|古言(新书《凤帝九倾》已肥)二十一世纪金牌杀手从天而降,落入绝世帝王之手,就此被定下了归属权。无声对视之间,寒芒乍现,冰火交锋,竟是王与王之间的较量。东华皇帝夜临天:“跟我走,我许你皇后之位。”北炎皇帝云睿:“双皇并尊,我愿意给你繁华天下。”大周皇帝姬凉尘:“逐鹿天下太累,我愿意为你放弃如画江山。”面对众人求亲之词,她回眸冷笑:“本宫身边还缺三妻四妾,你们可以比武论大小。”众人脸色一黑。青澜女皇隔空示爱,“凤栖,你娶了我,我倾一国之力作为嫁妆。”男子淡然偏首:“月儿,你觉得呢?”“你敢娶她,我就敢废了你!”他哈哈大笑,心情瞬间飞扬。
  • 穿越时空之倾世爱你穿越时空之倾世爱你丁汀|古言他,是有盛王朝的三皇子,背后身份扑溯迷离。她,是卑贱的商贾之女,一朝含愧魂穿,竟遇朝思暮想之人。利用还是真心?谋划算计,步步为营。为其倾尽所有,哪怕你只有那副面容,亦是无怨无悔。不愿是替代品,我只要你心上深深刻刻都是我!丁汀初来乍到,甚为惶恐,请小主们多多包含……
  • 王爷银子拿来王爷银子拿来奇异水果|古言本是富家千金谁知道未婚夫居然和闺蜜好上未婚夫只为钱财一对狗男女在床被逮谁知被推出阳台。老天待我不薄,我居然扯淡般的穿越了!!还被腹黑好色的王爷劫色解毒,奉旨(子)成婚。王爷和福晋能欢喜冤家走到最后么...
  • 重生之妃难逃重生之妃难逃笑安公子|古言他,铁血残颜,心狠手辣。无论是至高无上的权利,还是数不尽的美人,但凡天下男人想得到的东西,他都无需费力去求,唯有那个人的心。她,水眸俏颜,灵秀单纯。原本无忧的生活,在遇到那个劫一般的男人后,坍塌殆尽,纠纠缠缠十年,所有的苦乐喜忧,结束于一根白绫。【女主篇】再次醒来,时光偷转,卧躺于襁褓,嘴角咧出梨涡,心中不断地默念着:离他远点儿...离他远点儿...什么情况?怎么相遇的比上辈子还早,这不科学!他那是什么眼神,怎生会如此慎人,她又不是刚出炉的晚膳,走开走开。【男主篇】原来,朕的爱妃小时候这么...这么...胖啊!腿那么短,你爬什么?而且,你爬得过朕吗?(众臣:您的腿也不长啊!牙还没长齐的小鬼!)爱妃会骂人了?爱妃长牙了?爱妃会走路了?这些重要的时刻,朕怎么能缺席。然后,一阵灰尘扬起,太医院就只剩下一群老眼昏花的熬药太监...
  • 穿越来爱你,公主殿下来嫁到穿越来爱你,公主殿下来嫁到安颜.CS|古言感谢阅文书评团提供书评支持本文讲述夏子鱼告别单身狗的奇葩穿越之旅。前世缘浅,奈何情深!别怕,我等,我等你说爱我。那个既美丽又狠心的男子,他优雅地向子鱼摊开双手道,弥儿与我就如同树和树皮一样,缺谁都活不了。子鱼撇嘴,写静庭,谁和你一样是千年树妖呀!本公主明明是一条美人鱼。男子唇角微勾,语气柔软道,今晚就加道“水煮鱼”如何?子鱼打了个冷颤,男子顺势将她拽入怀中,一脸温和道,弥儿不是常比喻说鱼游在水里才能自由吗?从今以后,我便甘若善水。子鱼的脸“腾”的红了,娇羞道,可是鱼的记忆只有几秒,你看…男子听似春风拂柳笑,呵…那就换道做法,将那鱼“生煎”便就长记性了。子鱼脑补中,那人已慢条斯理地上下齐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