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72章 发现破绽

“把楚千秀囚禁在我们的‘幽冥’。让他们几个名门正派在江湖中奔走一番,务必协助萧尺素困住绝尘。萧尺素拿不下的时候,这便有用了。”

“可这样做恐怕会惹怒萧盟主。他最不喜欢别人拿女人来要挟。届时……”

“他还想要名誉?若真捅出漏子来,依绝尘的性子,指不定能唱出什么大戏。楚月寒就是第一件瞒不住的事情。还有,那些利用过的门派可以亮亮身份了。也好好教教萧尺素,别什么人都掏心掏肺,吃了亏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教主英明。”

“只是——萧尺素和绝尘彼此熟悉。绝尘不一定会相信萧尺素能干出……”

旁边一个人立马喝断了他:“愚蠢!教主不是说了,要让那些人亮身份!这就是要天下知道我们准备插手江湖了。”

“属下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要把这祸端引向自己?”

莫昕慈沉下脸来:“你不相信玄天血月的力量?”

顿时,整个洞穴都被压迫感包围。

“我大圣教无往不能,所向披靡!怎,怎么会把这些事情放心上!”其中一个心理素质比较好的鼓足勇气说了一句。

莫昕慈似乎是笑了一下。

一刹那,压力全无。

“只有让那些欺软怕硬的正派知道了我们的意图,他们才会更加团结地凝结在萧尺素的身边。萧尺素守护起圣器也就更加轻松。那我们为他之后安排的‘夺取圣器’才能更加顺利。”

“我们为什么要帮萧尺素?”

“帮他?他不过就是我拿来存放圣器的一枚棋子。”

“教主英明!”

“十天内炼出‘寂静往生’。”莫昕慈命令道,“幽灵花和业火如果不够了,向本教主汇报。本教主会派人把材料送过来的。”

“是。谨遵教主圣令!”

莫昕慈哈哈大笑起来:“绝尘,你该退场了。在三摩地中死去,也是我对你这个棘手货最大的仁慈了。”

清莲阁?碧雪房间。

这里的一切都没有改变。所有的物品都整齐地放置着。它们的表面一层不染,想来每天都会有人来打扫。

绝尘在房间四下看了一会儿,情绪不免有些低落。死者为大,在碧雪走的时候自己不能送最后一程,现在,还要来这房间翻东找西……

可很快,他又把这种愧疚的念头赶出了脑袋。

(雪儿用情太深。天知道会帮着萧尺素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他在碧雪的梳妆台前坐下,看着铜镜中容颜霸气而妖娆的自己,思绪纷杂。多是些碧雪平日梳妆之时的点滴。他虽很少见过碧雪梳妆,但有那么一两次就足够了。

回忆起那些惊鸿一瞥,绝尘有些走神。

(真是个讲究的女人。)

“讲究”二字闪过脑海的时候,还有一个很模糊的念头也混杂着一起掠过了。绝尘敏感地捕捉到自己好像想到了什么很关键的东西。

他的目光在妆台上反反复复游走了几遍,总觉得那里好像不太对头。正待细想,却听见门外有人。

绝尘一个鹞子翻身上了房梁。

这时,两个婢女拿着打扫的器具走进屋子。

一个绿衣,一个蓝衣。

绿衣道:“阁主真是痴情啊。辅阁都走了这么久了。这日常打扫却仍旧如过去一般。可是,再怎么样,辅阁也不会回来了……”

“唉。也许留个念想也是好的吧。你看阁主那段时间,整个人就像废掉了一样。如今,靠着这个寄托一下哀思,好让自己振作一点,也无可厚非。”

“哎呀,我没有说不好啦。就是感慨一下。”绿衣女子拿着抹布走到梳妆台这边,一面擦,一面道,“诶?还有两支簪子~唉……既然要搬空,何必还留两支簪子呢?看着触景生情,怪心酸的。还是收起来的好。”

说着,她把簪子小心翼翼拿起来,打开了梳妆台下面第一个抽屉。

蓝衣闻言,凑了过来:“呀!前两天我来打扫的时候,东西可都在呢。原本是放桌上的。后来,我只当阁主看着伤心,所以撤到下面去了。原来是全拿走了。”

“阁主原本是吩咐了东西一点都不允许动的。但或者……看到这些他实在伤感。为了不影响清莲阁的正常运作,他特地教人全部藏了起来。就留两簪子妆点一下。碧辅阁毕竟是个追求完美的人。梳妆台上太空不好看的。”

蓝衣不住点头。

“我看,簪子还是放回上面吧。”

绿衣将簪子放回了原位,和蓝衣细细打扫过一遍后,离开了。

绝尘从房梁上下来,坐回梳妆台旁边,陷入了沉思。

(萧尺素经常会来这个房间吗?)

(如果要按原样摆,又不常来,何必收掉这些呢?)

(还有,雪儿如此注重仪容,难道不该把这些作为陪葬么?)

(萧尺素把生死簿要过去,就是为了颠倒生死的。那现在的结果……他为什么没有遍访能人异士来研究怎么用呢?反而是在这里做出苦撑清莲阁的样子。)

他豁然从座椅上站起来,去向萧尺素的房间。

萧尺素的房间。

房间里停放着棺木,灵堂也设在这里。

绝尘走进来的时候不由地就放轻了脚步,神色有些肃穆。他盯着牌位上的名字,脸色变得很复杂。指尖抚摸过棺盖,心变得很空。

“人世繁华,何必走这么快?”他低低呢喃了一句。

话毕,绝尘不由自主地想要掀开棺盖,再看一眼碧雪。

这时,钉住的棺木引起了绝尘极大的怀疑。绝尘细细思量,很快就从怀疑变成一种愤怒。他极为粗暴地摧毁了棺木!

空的……

紧跟着他就想通了萧尺素的计划:什么一蹶不振、什么茶饭不思,这些都是骗人的障眼法。如此,既能够得到自己的圣器,还能够骗过其他武林人士。

“萧尺素!”绝尘扬手将他的案几劈成两半!

而后,带着满身的杀气光明正大踏了出去。

所有的人都没有想到,消失了那么一段时间的绝尘会突然之间出现在清莲阁里面。而萧尺素这个时候却还不知下落。

密室。

碧雪忧心忡忡地望向那扇门好几次,眉头越锁越深。

(我好像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

(好像是绝尘的声音。)

(绝尘来了吗?那……公子去哪里了?)

(不对,他,他怎么会进来的?铃儿和公子不是已经改过了护阁阵法。)

想着想着,她忍不住就站了起来,走到通向外面的那扇门那里。正要伸手按上机关,可是又不由地停住了。顿了顿,恨恨地转过身子。

碧雪完全不知道外面已经乱成一锅粥。

绝尘杀数十人,在花厅前留下“还我圣器”四个字,扬长而去。

所有人都巴望着萧尺素的出现。

绝尘迟早是要回来的。

同类热门
  • 花开陌,长弦歌花开陌,长弦歌小酱紫X|古言韩冉儿,身上流着蓝色的血液,从小没有父母,人人都把她当没有人要的怪物····外公,是韩冉儿在世上唯一的亲人,唯一活在世上的理由和希望。可一场大火,烧掉她那仅剩一点的希望····
  • 婚婚欲睡:老公,约吗?婚婚欲睡:老公,约吗?林花似锦|古言她不知死的爱上,让她恨之入骨的男人。他说,“宝贝,我们是日久生情。”被逼打掉孩子,她逃进陌生的庄园,遇上一个神秘的戴面具的男人,她求他收留。他说,“宝贝,我们要以后在说。”五年后,她强势归来,住进男人的家,要孩子要财产,就是不要他。他说,“宝贝,我们日久见人心。”
  • 郎情妾怯郎情妾怯檬檬|古言沈卿卿重活一世,依旧改不了贪富贵图虚荣的秉性。只是这一世,她不靠美色不巴结侯门,谨言慎行红杏深藏,对那恨意满满的男人也是能躲就躲,躲不了便极尽小意讨好,一颗玲珑心思扑在前世那点积留未被命运收回的伎俩恩赐中,终于赚了个金盆钵满,美人洋洋惬意。可是怎么回事,那婚书不是这样子的?那个劳什子公主不是早属意尽快成婚的么?怎么这厮竟是……美人妙目一横,垂泪控诉:“你这邪厮,竟欺我骗我。”面瘫男人收刀负手,“辱没皇家一等侍卫,罪不可恕,日日春宵严办。”
  • 毒步天下:嚣张大小姐毒步天下:嚣张大小姐九梦离殇|古言前生唐门精英,今世落难千金。陷害她的,算计她的,她全部奉还,以牙还牙。练武奇才,全系魔法师,天才召唤师,这些称号她照单全收,纵横异世,毒步天下!只是谁来告诉她,如何摆脱一门早就过期的娃娃亲?他天纵英才,冷傲不驯,却独独对她一往情深。她逃,他追;她打劫,他数钱;她放火,他添柴;她杀人,他收尸……某女终于烦不胜烦,“你到底要干什么!”某男悠悠答道:“你。”
  • 医手扎天:邪王盛宠小药妃医手扎天:邪王盛宠小药妃毒霜|古言初见,他一脸不悦:“哪来的小胖妞?打死!!”。再见,他长臂一舒,拎着她轻笑:“偷亲我就跑,恩?倾慕本殿下,你就这点胆?”某女白眼一翻:“你行不行啊?”于是他凶性大发,最后问她,某女回答:“一般。”她是医学界奇才,一朝穿越成尚书府大小姐,从懦弱变强悍。炼药,宅斗宫斗朝堂斗,她统统搞掂。骂她丑女,瞎了狗眼!没看妖孽美男围着团团转。一个二个要搞死姐,姐偏要大放光芒,治各种不服。
  • 鬼王魅妃:绝宠嫡小姐鬼王魅妃:绝宠嫡小姐风千凰|古言她,21世纪黑暗帝国的杀手女王,被爱的人背叛,穿越到痴傻丑女身上,光芒乍现,笑看世人!他,众人皆知的痴傻异姓王爷,可不知也是世人不敢议论的天地府魔尊。他遇上她,装傻,买萌只为惹她一笑!
  • 繁花凉了流年繁花凉了流年鱼鱼青城|古言昔日的师兄妹,最后竟是陌路人,只一句“纵使相逢不相识”,他们刀剑相向,争锋相对。是什么让他们有爱不能爱,有恨不能恨,江湖中的恩怨情仇,是是非非真的阻碍他们两人吗?他们还能对允“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承诺吗?他们还能袖手江湖,结伴走天涯吗?
  • 旷世神宠:妖王的上神宠妃旷世神宠:妖王的上神宠妃茉影溪|古言她,三岁时就穿越到了神界,有个主神母亲宠着,腹黑调皮;他,是不可一世,脾气火爆妖王,本身为狸猫。他曾是她收养的一只流浪猫,却一朝成为一代妖王;初遇,“母神这只猫咪好可爱。”安晴指着那只张牙舞爪的猫说。你妹的,你才可爱,本王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和可爱有什么关系?!!再遇,他是不可一世的妖王,她是不小心闯入妖界的帝女上神;他将她逼入墙角,“女人,你觉得本王可爱吗?”“可爱,妖王大人最可爱了。”某神说,她以为这位妖王有怪癖,喜欢听别人说他可爱,却不料…“哦?既然你觉得我‘可爱’,那么就爱吧!”言毕,扑倒。
  • 轮回道之缘定十生轮回道之缘定十生犬良君|古言她本是无忧无虑在家人百般呵护下成长的富家小姐,有点小嚣张小霸道小腹黑小腐小黄还有些小温柔。她一生所求不过是能够上好大学独立自主守护好家人以回报养父母的恩情。然而阴差阳错外加某人有计划的预谋,她撞上一个神棍老头还被他迷糊的小兽宠弄进了轮回,从此开始了不断的穿越。在一个个设定奇葩的异世界里,寻找所谓的前世记忆,揭开所谓的前尘冤孽。(本文纯属虚构,请勿模仿。)
  • 偷心小厨偷心小厨渐浠|古言人生如戏,柳清觉得她的生活就是一出大戏。每天婶家唱罢舅登台,真是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开开店,数数钱,柳清以为这辈子注定会这样波澜不惊的过下去,直到她救下了一个男人,自此生活天翻地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