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科学 284万彩首页

第242章 安庆宗入京

果然是土遁术!
   地下虽不能视物,影鼎灵光就好像是手电筒,能将黄光笼罩的锥形范围内事物,巨细无遗的投射到刘火宅识海。
   加上天赋神通全开后,超级听力的辅助,片刻之间,刘火宅便发现了一切异响的来源。
   土遁的异草。
   应该就是熊洞里的那一颗,大小,样貌,根须的范围……
   大小模样差不太多,根须的范围却看不甚清了。
   原本散布在三十丈方圆之内的根系,此刻已然收拢 编成了麻花辫样的一条,在地底下仿佛灵活的蛇虫,蜿蜒游弋着前行。
   当真古怪,怎么第一次第二次的时候不跑,非得现在才跑呢?
   操控影鼎如烛照,刘火宅紧紧跟了上去。
   “嘶~~~”哪知,异草此刻却警觉的很,或许方才是在睡觉吧,现如今清醒了,五感敏锐了许多,惊叫一声瞬间加快了逃遁的速度。
   “哪里跑!”元气催动,刘火宅操纵影鼎紧紧追上了异草飞窜的脚步。
   异草的速度丝毫不占优势。
   或许也是发觉了此点,奔逃当中,异草麻花辫样的根系陡然如网散开,密密麻麻遮挡住了刘火宅前行的路。
   这些根须可不是土泥草石之类的俗物,可以土遁术轻松穿过,而是修出了灵识的妖草的根系,丝丝道道注满了妖力,比浸了油泡了水的牛皮绳还要强韧几分,最重要的是,土遁术无法穿透!
   既不能透,刘火宅只得用出其它法子:“影鼎!画地为牢!”
   伸手向前一指,影鼎灵光幻化道符,穿透妖力根网,越过灵草本体,在灵草前方瞬息凝结,力量散入大地。
   “嗵!”穿行正快的灵草只觉周身一紧,速度顿时大缓,如同老牛拉破车般又向前钻了几尺,终于力尽而止。
   这是影鼎能够操控土系灵力赋予的神通,其终极形态,便是指地成钢大禁。
   不过以影鼎的层数,刘火宅现如今的修为,指地成钢那是不可能的,指地成铁都远远做不到。
   虽然不行,对付前方草精却是绰绰有余了!
   一指之下,草精顿时走投无路,陷入了硬土包夹。
   神通奏效,刘火宅微微一笑,影鼎锥光罩定了草精,就欲上前将其擒拿,孰料,“吱吱……”那草精如同小兽般尖嘶两声,连同主体带它的根系,陡然“嘭”的一声爆炸了。
   爆炸力倒不是甚强,但在地下,声响与爆炸的冲击集中在某个范围,就不算弱了。
   再加上,爆炸之后,草精的本体连同根系同时燃起了熊熊大火,飞快的将地下烧炙的火热!
   若从地面上看,就是林间的这片空地陡然一震,然后一切陷入了沉寂,再无声息。
   又过了好半晌,“咳咳……”刘火宅大声咳嗽着,在影鼎的护持下,勉力爬出了地面,灰头土脸,焦头烂额。
   心中情不自禁的叹息:好暴烈的草精呀!
   世间万物打生出来,就是一个目的,为了活命,这一路行来,被刘火宅移植到楼兰洞天的花草,放养到其中的鸟兽也多了去了,还从没有见过草精这样,宁肯同归于尽,也不愿被捉的呢!
   若说是野兽,倒也的确有那种桀骜不驯之辈,难以降服;但是一颗小小的草精,至于吗?
   刘火宅只觉一脑门子官司。
   但是,此间森林的异变,草木的稀疏,灵气的稀薄,终究得查啊?
   喘息一阵儿,整理整理凌乱的衣衫,洗漱洗漱蓬乱的头面,修补修补体表与经脉的损伤,刘火宅很快再度出发,重新搜寻。
   此间林地怪异,刘火宅遍寻因由,也只找到了妖草这么一桩,若果真是妖草导致,那么此间的妖草,必然不止这一根。
   事实证明了刘火宅的推断,一时半刻之后,在另外一个已成气候的狐穴里面,刘火宅再度发现了一模一样的妖草。
   “影鼎!吸纳!”这一次,他可不会被无故打扰了,影鼎一翻,先将狐狸一窝扣住,再一翻,直接以神通吸纳妖草。
   移植花木,囚禁鸟兽,这是影鼎的另外一桩功能,可以保证花木根须无损,鸟兽精神健壮。
   总之,与楼兰洞天相关的赏赐,其功用全都在建设、管理、开发洞天方面。
   而且,每将一个新的物种带入洞天,移植或者放生成功,便可获得相应的功德累积。
   “吱!”这次野草警醒的快,立刻开跑。
   “画地为牢!”刘火宅的反应也很快,没等野草收拢根须钻到地底,便硬化了地面。
   一钻,两钻,无论如何钻之不动,于是……“嗵!”一声闷响,尘泥飞扬。
   刘火宅本能的举臂挡住崩飞的尘泥,然后眼睁睁看着,看着野草生长之处,强劲的火柱源源不断的从生长的空隙里面喷射出来,高度足有丈许,引燃了狐狸窝,甚至点着了成窝的古木。
   五行木生火,不过火借木势,燃烧的可全是妖草自己的精气神,这么剧烈的火势下,妖草必然无幸,火头既起,就算它想控制,都绝对来不及了,绝不可能是一种金蝉脱壳的把戏。
   若说一颗妖草自爆是赶巧了,两颗妖草都爆,似乎就不能用巧合来形容了。
   “神通,灭火!”看着那熊熊火光,待到妖草精华燃放的已经差不多,刘火宅神通发动,瞬间抽干了地穴里的空气,将大火扑灭,沉思起来。
   要逮住这草研究,不容易呀!一捉就逃,逃不掉就爆……
   似乎,只有熬炼一途了……
   此时已是金秋了,距离双蜃之事,已经过去了月余之久。
   这一个月里,刘火宅从楼兰洞天出发,一路向东北,一边赶路,一边修行,也着实累积了不少捉捕经验。
   虽然速度,和当初来的时候,被极恶老祖带着没法比,但这一个月下来,采集草木花藤、鸟兽虫鱼几千余种,从大漠瀚海,循着相对安全的小径,翻越了整个昆仑山,也算历练不少了。
   对这种桀骜不驯异类,最有效的手段,就莫过于熬炼了。
   惊走了它,你就在后面死追,它跑你就追,它停你也停,直追到它屁滚尿流,没了精神,没了气力的时候再捉,通常就不会有过于爆裂的举动出现了。
   不过之前,熬的多是鹰隼、猛兽之类,熬炼这妖草,也不知道能不能成。
   能不能成,也得试试啊!
   “嗵!”向地一挥掌,震彻巢穴,第三株妖草悚然而动,“咻”的一声没入地面不见。
   “影鼎!照见!”将影鼎锥光投向地底,刘火宅自己则飞身半空,悄无声息的缀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