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34章 道之眼

天之尽头,海域空,迷雾雨林。

“唔?”雨林深雾中传来一道疑惑之音,随后声音的主人似是想到了什么又轻笑了出声。一袭微风飘来,露出了一道背影。细看,原是一位清秀可人,气质典雅的女子。举手投足之间都是掩盖不住的贵气。

女子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抬手从一片迷雾中唤上一人。

“时鈡楼现在是何人在管?可是昆鲁?”

来人一身黑衣,从白雾中走来。朝着女子单膝跪地恭敬的回道:“禀尊者,是玉狸猫族黄字一辈的黄葔。”

女子优雅抬起修长的手撑在下颚,面上闪过一丝轻微的诧异,下意识的单手摆弄着无名指上的扳指,不知在思考些什么,把弄着扳指在指上来回转动,下颚上的手也不自觉的摩擦着鲜艳的朱唇。

雨林中的雾渐渐开始浓厚的起来,黑衣卫抬头望了望倚靠在梧桐树干上沉思的的尊者。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壮着胆子开口说道:“尊者,雨林的迷雾大了。”

女子回神,看了着周身逐渐越来越浓的迷雾。摇头叹息:“这次,它也依旧不愿见吾...”

“尊者...”

女子摆手,说道:“无碍,已是数回。也不在乎这一两次了。”

说罢,便朝着迷雾更深处走去。黑衣卫起身跟随,其后。

“浮玄,吾记得时鈡楼世代便是拥有怪眼的月白猫族看守....那黄葔又是怎一回事?”女子的问话看似平淡的毫无情绪波动,但只有浮玄知此刻的尊者,已然怒火连连。

黑衣卫即是浮玄,或者说历代黑衣卫首领都叫浮玄。这个传承了数万年之久的字,既是名也是称谓等级的象征。

浮玄替代上一任浮玄伺候了尊者几个世间轮回,能让尊者如此生气的是一只手便能数的过来。也知此刻若是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他怕是活不到下一个轮回了。

浮玄有些一时之间的失言,定了定神重新组织了一下言语,便回道:

“据下面人禀报,原先的确是月白猫族的四十七代灵言人,橘芥担任时钟楼的守楼者。本也只需再过几百年就可换下一批守楼者了,也不知这橘芥受了何人迷惑,居然打开了时钟楼的第二层,放了一个九州的平凡女子穿过虚无界到了九道极域。此事恰巧被那玉狸猫一族的黄葔撞破,所以导致了现如今尊者所见之。”

女子捏起耳侧被风吹起的发带,陷入了沉思,仿佛回想到了什么,喃喃自语:

“九州啊...吾记得,那还是吾亲手斩开的道。用的还是时钟楼的——铃”

“如今重新连接这两块大地的依旧是它吧?”

“离是它,合也是它,不愿见吾的也是它,在吾沉睡时做的这些动作丝毫不考虑遮掩,这不是明目张胆告诉吾它已经打算与吾划清界限了,要弃吾另选传承之人了吗不是?”

女子艳红的朱唇寡淡的讲出这些些许缥缈轻飘的话,仿佛风一吹就无人能听到细语。明明声音是那么软弱无力,可在此刻听在浮玄耳中,却如晴天霹雳。

时钟楼的铃居然悄无声息背叛了天道,这!!浮玄眼中的震惊之色根本掩盖不住,若是他此刻能说话的话,怕也是声音颤抖。

“罢了...”

浮玄疑惑的抬头望向背对他的尊者,不解为何尊者又不生气了。

“尊者....?”

女子似是接受了现实般摆了摆手,黑瞳望着某处,有些戏谑的意味说着:

“我倒是想看看被铃看中的人,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与吾到底有何差别?”

“尊者!”浮玄诧异的叫喊出了声。

“吾如今也无心再沉睡了,不如去见识一下这位女子。吾绝不出手插与下界的任何事物,这一点你可放心。正好松一松骨头,瞧瞧渡过了这么久人间轮回的极域有何区别,可别叫吾失望啊。”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天钟变天钟变展星|仙侠一口古钟,一道玄黄之气,一对儿大锤,造就了一个真正的男人!别作我的敌人!任你权势滔天,任你富可敌国,任你修为通天,任你阴谋不断,任你千军万马,惹到我,照样将你粉碎!
  • 往生寂灭往生寂灭劭浩惟|仙侠生灭灭己,寂灭为乐;如是万法,何以为见,如何是得。悠悠岁月,是何为,有何所得;然一生一世,最终也只是枯骨一具,一抔黄土。“哎呦喂~好痛啊!!!谋杀亲子啦!娘亲救命啊!老爹要把你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美丽动人的儿子打死啦!”一个满面泥土,十二,三岁的少年大声尖叫道
  • 凡尘仙踪凡尘仙踪千古风流|仙侠大地流转,花开花落,人力何以回天。苍天不知苦!仙人顶上指手问苍天。白驹过隙,白衣苍狗,世事变幻莫测;他仙袂飘飘,弑魔顶战天斗地。然而天地万物不过浮云尔尔,金阳没夜,冰轮挂天;人之力又岂能力斗上天?万物的匆忙,世间的疾苦,人心的险恶。白若松能否克服眼前丛丛叠嶂?
  • 镇世剑镇世剑纵横道少|仙侠一位少年,来到现世,却无缘无故地卷入了一场阴谋,引发了一系列江湖事端,由此发生了一段爱恨情仇……
  • 洪荒之弑天洪荒之弑天春夜叶|仙侠天道不公,我欲弑天。 (放心阅读,保证完成。)
  • 暗夜窃心者暗夜窃心者苏水|仙侠暗夜,被窃心的小女孩。暗夜,被窃心的男生。暗夜,一切邪念疯狂滋长,遏制不住的渴望,对心的渴望!是他,阻止了她;是他,打伤了他;却也是他,保护着她……怎样拨开,万缕的情丝,该怎样面对,这段故事。
  • 晶息源泉晶息源泉易水辽|仙侠我是不是杀了他们呢?可我就是必须一往无前地走下去。我的恶果会变得越来越大,因为我不敢倒下。我一次又一次地抛弃过去的自己,只是为了虚无缥缈甚至永远看不到的某个地方……我总是想,终有一天,我找到另一个我,一起同行。或者我在做一个不合实际的梦?我一步步,沉重背负,直到迷茫;深至空白。
  • 桃筏桃筏落明|仙侠历经三世,和尚,我们终于在一起了,可是,为什么却又是这样的结局呢?///和尚,你看,桃囜哭了,不是说妖怪不会流泪的吗,可桃囜哭了,桃囜不是妖怪了吧,桃囜可以和你在一起了吧,可和尚……为什么要死呢?
  • 卿丝灼君心卿丝灼君心童林希熙|仙侠北溟海,定终身,等来的是一纸被天地赞颂的婚约,可,新娘不是她。邓林风华,灼灼万世,那里明明是她的家,偏偏,那里容不下她。说什么万年的枯寂,只因她的陪伴而鲜活,可,那人爱的,不过是她的声音吧?君眼盲,君心亦盲?否则,又怎不识眼前人?道什么凶煞的命格,不过是打着亲人的名号,做着仇人的报复,罢了,他们要的,不过是苟且偷安,人本凉薄,茕茕孑立,有何不可?辗转六界,落于黄泉。遨游四海,融于赤阳。后来,她终是遇见了他,他护她周全,许她白首。为了她,入六世轮回,哪怕受尽万千苦楚,只为做她的心上人。上穷碧落下黄泉,宁可负了全世界,也不愿失去她。
  • 玄黄道心玄黄道心硒沙瓜少保|仙侠事无绝对,人无绝废,既无道心,我以道心入道!神魔不善,妖孽无情,纵然是天地所弃又有何妨!拦我者杀,阻我者亡,这天地,我便是道,这天地便是我的道心!少年奇遇,得道心,遇神魔,且看他如何一步步成长,到最后反手为云,覆手作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