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玄幻天降神力

第48章

到了六月份夏利诞下一名女婴,这原本值得高兴,但人们渐渐发现事情不对劲。女婴生下的第二天全身变成黑色,眼睛发出绿光。

夏利问:“母亲,到底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情?”夏利的母亲身子微微颤抖,无奈,深叹了一口气说:“一定是那天它钻进你身体里,附生了。”皮鳇在一旁抱起孩子,仔细看着这个孩子。这个孩子黑得不像一个人,身子轻轻飘飘的。当他抱在怀里,却像一团烟雾落到地上。

皮鳇既震惊又恐惧,问:“这真是我们的孩子吗?”他走出房间,天空变了颜色,黑色再次笼罩大地,黑暗力量会再次降临,就像预言中说的那样。他才走到大堂的位置,停下来,男仆递过来一个包裹说:“这是南邦国王送来的贺礼。”皮鳇道:“事情已经这样,就不必送这样的东西了。”接过来拆开,只是几件小孩子衣物。皮鳇心想着德德要是在身边就好,可是他在千里之外。他再也不想,交给仆人让他拿到房间里去。

皮鳇尝到夏天雨水的味道,当夏天的雨水从天空落下,从脸颊流到嘴里。味道是酸的,淡淡的酸味。

夏利因为伤心流下了眼泪。她母亲沉默了好久,终于开口说:“女儿,我们应该到失落的梦境中找找办法。”

“失落的梦境?”夏利抬起头,她之前从未听说过这个地方。

她母亲说:“在那个地方你可以跟‘那个东西说话’。抱紧你的孩子,我们现在就去!”夏利抱起孩子,母亲抓住她的手,随着一个细微的声音,她们消失了。

几分钟后她们出现在点苍山,苹婆城南方四百公里。山顶的岩石上周围都是雪,刮着呼呼的风。

夏利问:“母亲这是哪里?”

她母亲回答说:“此山叫点苍山,山内有一处潭水,那是我们要去的地方。”她又指着半山腰的黑暗处说:“看到没有,那里有个山洞,就是入口。

两人从岩石上消失,现身山洞的入口。入口不知通往何处,里面阴森森的。

入了洞口,来到一处潭水。潭水是黑色的,像镜子一样平滑,只是偶尔会泛起几丝涟漪。夏利的母亲将一颗鲛珠放在石头上将空间照亮,说:“你沉入潭水里。”

夏利放下孩子,一步步走入水中。那些水好像又不是水,因为她能在水中呼吸。她沉入水里,来到另一个世界。

天空是乌云,飞舞着树状闪电。地面无边无际,流淌着火山喷出来的岩浆,空气中一股硫磺的气味。

她走在已经干硬的岩浆地面上,空气化无形为有形,一团黑色的东西出现,飘浮不定,两只绿色的眼睛发出光。

“是你,你到底把我的孩子怎么样了?”夏利问它。

黑影笑出声来,道:“真是愚蠢的人类,我附身在你女儿身上,现在我与她共生,现在我与她共死!”

“不,不,这是不可能的。我不能失去我的孩子。”夏利说。

黑影说:“你和你丈夫不会再有孩子了,这是最后一个。所以你必须听我的!”

夏利生气地问:“你到底想要什么?”

黑影发出响亮的笑声,声音快要震开耳膜。他说:“在你的孩子和丈夫之间做一个选择,要么让我永远活在你女儿身上,要么把你丈夫献祭给我!”

“你休想!”夏利叫道,同时双手结印,准备发出攻击,奇怪的是手掌心并没有红色的光出现。

黑影道:“不要白费力气,在这里你的法力是无效的!这里是你我之间的梦境。”

夏利觉得很冷,虽然周围都是燃烧的岩浆。对啊,这里只是梦境而已。她说不出话来,心很沉重。

黑影的声音又再次响起,说道:“把你丈夫带来这里,献给我。我可以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不再打扰你们人类。”

当他说完,梦境陷落。夏利从梦中醒来,浮上水面,拼命地喘着气。她母亲问:“阿利,怎么样?”

夏利道:“他想要我在丈夫和孩子之间做出一个选择。”她母亲冷冷说道:“邪恶的小小把戏!”又问:“那你会怎么选择?”

夏利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一千年前,当他降临我们的祖先是怎么将他封印的?”她母亲脸上平静得很,如同潭水的表面,将孩子递还过来,慢慢走出洞穴。夏利在后面追问:“母亲,你快告诉我。你从没告诉我这些,当年是怎么将他封印的。”

孩子忽然哭起来,像鬼魂一样,哭声回荡在洞穴里。

走到洞口,夏利的母亲在孩子眉心一点,消去她身上的黑影,让她终于像个普通的宝宝。“障眼法”,夏利半哭半笑地说道。她母亲终于开口说:“那个时代不像现在这样。那个时代还有仙人。如今他们早就不知所踪,而我们的法力越来越弱,单凭我们母女两人没有办法将它封印。”

夏利哽咽道:“如果祖父还在的话那就好了!”她母亲道:“可是父亲已经死了!我们回去吧!”她抓住夏利的手消失在空气中,卷起地上单薄的雪花。

皮鳇给远在南方的德德写了一封信,用最快的红鸽子传送。在他痛苦迷茫之际他也只有盼望德德这个男人来搭救他。

现在虽然是白天,但天已经被乌云罩住了。住在城里的人当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有王宫里的人才知道。

国王召见夏家的人。在王宫的大殿内,国王询问有关孩子的事。

夏利的母亲说:“事情一切都好了,你看现在这个孩子很健康。”国王看夏利怀中的孩子跟平常的孩子一样,放了心。但他问:“那为什么天上的乌云不散,凶象不除?”

夏利说:“陛下,明天早上乌云就会散去。一切会恢复如初。”国王点点头,散会到后花园散心。

皮鳇陪同夏利一起回家,路上接过孩子问:“这个孩子取什么名字好?”夏利苦笑,她倒从没有想过这样的事,名字都是国王找人取的,连自己的名字也一样。

皮鳇又问:“孩子只能姓夏,是吗?不能跟着我姓吗?”夏利说:“只有姓夏孩子才能往后追溯到祖先和血缘。”皮鳇听了有些失望。

夏利说:“晚上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好不好?”皮鳇抬头问:“去哪里?”夏利说:“这个我不能提前告诉你,你去了就知道了。”皮鳇笑道:“什么好地方不能先告诉我?”夏利仍是说:“你去了就知道了。”皮鳇怕她厌烦没有追问下去。

皮鳇想着既然这是一场约会就应该好好打扮一下。六点用过晚饭,他到房间换上皮鞋,穿上白衬衫,系上领带,戴上手表,在外衣的左上口袋里塞入红色绢布,露出半截。他修剪一下胡子,喷上香水这才走出房间,仆人告诉他夫人已经在院子里等候了。

来到院子,但见夏利仍是白天的装束,便奇怪地问:“你怎么不换一下衣服?”夏利勉强露出笑容,说:“不用换了,不是什么正式的场合。已经快九点了,我们快走吧!”

夏利催促着皮鳇走近自己。夜空中落下她的凤凰鸟,浑身是火焰。

“快爬到她背上!”夏利再次催促道。皮鳇爬到鸟背上,夏利坐在后面。轻拍一下凤凰鸟的羽毛她就飞入天空。

晚上有月光,因此一切不算太漆黑。凤凰鸟降落在山头,两人从鸟背滑落。没走两步皮鳇就问:“这是哪里,为什么要带我来这个地方?”

夏利道:“你只要跟着我走就行了!”皮鳇听了不耐烦,说:“你快说,不然我不跟你走。这里石子多,等下脚滑滚下山坡不是好玩的。”夏利见他终于不耐烦了,只好走近柔声地说:“我只想找一个我们约会的地方,一个没有其他人的地方。相信我好吗?”

皮鳇问:“在哪里?”夏利指着山洞说:“就在那里,里面有样东西我带你看看。”

走到洞口,皮鳇拿出鲛珠当探路灯,跟在夏利后面往前走。半天,终于走到那一处潭水。

看着平静无常的潭水,皮鳇问:“你要带我看的东西在哪里?这山洞里什么也没有啊!”

夏利说:“就在潭水里,你往水面看。”皮鳇往水面看,只看到自己的影子,叫道:“什么也没有啊!”夏利再次引诱道:“你再仔细看看!”皮鳇不得不又把头伸到潭水边,这次他看到自己的倒影慢慢变成一具骷髅。他还来不及尖叫,夏利一把将他推进水里。

皮鳇醒来,看到那个天上是乌云地上是岩浆的世界。皮鳇道:“怪道,这里满是岩浆和火山却感觉不到一丝热量。”

“这是一个梦境!”夏利从他背后走出来。皮鳇又再次问她:“这是个什么地方?”夏利说:“你往天上看!”皮鳇抬头,天上的黑影在浮动,认出正是那天危害苹婆城的怪物。

黑影笑道:“你终于把他带来,我等了好久!”夏利说:“对的,我把我丈夫带来了。”黑影说:“快把他献给我!”

皮鳇听出来不对,怒道:“原来你跟他是一伙的!”夏利冷冷地说:“很遗憾我必须这么做,原谅我!”皮鳇感觉到死亡的临近,让他无法呼吸,他叫道:“快快我带回去!”已经晚了,黑影伸出触角将他缠住。皮鳇感觉到快要窒息,灵魂一点点消失,曾经的记忆再也没有生气,也听不到一点儿声音。

夏利绝望地笑,此时她好像看到笼罩在国家大地的乌云在散去。

忽然皮鳇从空中掉了下来,梦境陷落。夏利从水中浮上来,睁开眼睛看见德德站在潭水边上,忿怒而视。夏利惊恐万状,张开嘴巴,德德一掌打向她,撞到石壁上昏死过去。

皮鳇也从水中浮上来,只是没有睁开眼睛。德德抱起来,放到地上,给他做心脏复苏术。过了很久都没见起色。

“你醒醒!”德德绝望地叫道。

身后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说:“他不是溺水窒息,他是被邪恶夺去了灵魂。”德德转身过来,看见旁边站着一个女人,夏利的母亲。她又说:“为拯救天下苍生,牺牲他值得!”

德德骂道:“你们都是魔鬼!你们两个要为此付出代价!”他拿出三叉戟往地上一戳,光束往三叉戟顶上发出朝向夏利的母亲。夏利的母亲举手防御,两个人的力量马上震碎了山洞。碎石落下来,皮鳇的戒指形成一个光罩,保护了他。夏利则被她的母亲护住,落到她身上的岩石纷纷变成粉末。

外面黑暗的天空,星光从破裂处照射下来。

夏利醒过来,望着现场的废墟已猜到刚才发生的事。

德德感觉到很愤怒,身上燃烧起蓝色的火焰。三个人打起来,发出的光甚至照亮了点苍山方圆百里的森林。

因为愤怒,德德的法力变得很强大,将夏氏母女两人击落在琥珀国南边的查尔干湖。德德身上很亮,就连天上的星星也感到逊色。月亮重叠在一起,大地变暗。他从云层降落回到皮鳇身边。

皮鳇身上泛起一层淡淡的金光,就像水里的金子一样。他睁开眼睛问:“你怎么来得这么快?”

德德说:“我坐着驺吾,日行千里。可是我知道我来晚了。”他流出眼泪来。驺吾从夜色中呈现,来到身旁,体型比老虎大,长着一条长长的尾巴,头上的鬃毛发着光,像燃烧的烟花。

皮鳇说:“把我带走,离开这里。”

德德抹去了眼泪,问:“你想去哪里?”

皮鳇笑道:”你说天上的月亮有森林有河流,住着仙人,我想去看看。”

“好!”德德将他背上驺吾。驺吾通灵,知道德德意思,一时天旋地转,万千色彩交错,带他们飞出星球。

星球越来越小,眼前的月亮越来越清晰,而四周是飘渺浩瀚的宇宙。

驺吾降落在较大的那个月亮上面。就像德德曾经说过的,这里有山脉河流,有森林和湖泊。

德德带着皮鳇来到一个湖边。月亮上太阳刚刚升起。湖面上飘动着雾霭,水面泛起银色的波光,只是这里安静得可怕,没有鸟叫也没有虫鸣。

两人坐在湖边看着太阳慢慢升起。皮鳇说:“这里很漂亮。”说完便没有了气息。德德哭了一场,坐着驺吾回到南邦继续做他的国王,享年384岁。

夏利和她母亲从查尔干湖浮起,回到苹婆城,得知一切已经恢复。夏利对外宣称丈夫暴毙,一个人抚养女儿。毫无疑问他们的女儿会成为一名先知,就跟她母亲一样。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