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幻情重生之狂傲仙医

第13章 刁蛮小姐

前世的时候,为了寻找天才地宝之类的东西,夜非雪没少进出大陆上赫赫有名的黑岩山脉,对于这种野外生存知识,这时间估计没有几人比她更加纯熟。

曾经为了教导水媚儿关于野外生存的知识,她亲自带着她进入黑岩山脉,言传身教,甚至还为了救她受过伤,现在想来,简直就是一种讽刺!

如果早知道水媚儿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的话,她又何苦为她做那么多?

她想他们的师傅恐怕早就看出水媚儿是什么人了,否则也不会在飞升之前将丹皇宫交给她,而不是交给更加擅长管理的水媚儿!

想到师傅,她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黯然,如果师傅知道她竟然落得如此下场的话,恐怕会很伤心吧?

这样想着,夜非雪的情绪也跟着低落了下来。

不过,这种低落并没有持续很久,就被一阵“吱吱”声给打断。

夜非雪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处,果然见到了一只浑身银白,额头处却有着一缕金色的、兔子大小的银狐。

这只银狐从三天前夜非雪在这块地方落脚后,它就好像被夜非雪烤肉的香气给吸引来,趁着她不注意,直接将她烤好的肉给抢走,而后退的远远的,一边警惕得看着她,一边快速地吃烤肉,吃饱了之后,还会人性化的摸摸自己的肚子,而后冲着夜非雪摇摇尾巴,晃晃悠悠得离开。

三天来,几乎每天她烤肉的时候,它都会来报道,似乎是因为她不理会它,它的胆子也大了很多,最起码走的时候还会冲她摆摆手。在这落崖山里,也算是她的一个伴了。

不过,今天它的情况有些反常,出现的时间要比往日晚些,而且,她眼尖地发现它的腿似乎受了伤,那里的毛发已经被鲜血染红,走路的时候也是一瘸一拐的,根本不复往日的潇洒。

它一边用它那双淡蓝色的眼眸渴望得看着夜非雪手中的烤肉,一边用舌头有些难受地舔着受伤的腿,那情形看得她竟然有些心疼。

她迟疑了一下,而后站起身子,握着烤肉,一边观察着它的反应,一边慢慢地朝着它靠近。

它在她靠近的时候叫了一声,似乎是警告,不过又似乎因为受伤而虚弱了很多,所以眼睁睁看着她靠近,它也只是呜咽了几声。

她走到它的面前,蹲下身子,将已经烤好的肉递到它的面前,见它接过之后,她便站起身子,朝着河边走去,她记得那里似乎有可以止血的药材,用来给它治疗刚好。

等她将药材弄回来之后,找了一块石头将其捣碎,而后又从包裹里取出准备好的绷带,再次来到银狐的身边,它已经将烤肉吃完,待看到她手上的药和绷带之后,呜咽了一声,然后缓缓地将它受伤的腿伸出,让它的伤口暴露在她的面前。

见状,她唇角一勾,而后轻轻地拨开它伤口处的毛发,发现那里似乎是被什么东西抓了一下,眉头微微一皱,将捣碎的止血药敷在它的伤口上,而后用绷带绑上,在上面打上一个蝴蝶结。

她没有发现的是,在她为银狐包扎的时候,那双淡蓝色的眼底竟然闪过了挣扎和犹豫,最后在她准备站起身的时候,银狐似乎下定了决心,在她站起来的瞬间,一口咬上了她的手。

感觉到手上传来的刺痛,她微微皱眉,看向银狐,银狐却已经松开了她的手,落到了地上,紧接着,她很是惊讶的发现,一阵金光竟然从银狐的身上冒出,紧接着,她的脑海中就出现了一个声音。

“吾愿与汝签订灵魂平等契约,自此后,与汝同生共死,生死不弃!”

那声音稍稍有些稚嫩,似乎是一个女孩的声音,等那声音落下后,她便感觉自己体内停滞多日的修为竟然突然涨了起来,很快就突破了后天六重,达到了后天七重,之后又继续突破到了后天八重才停了下来。

待金光消失后,她整个人还未曾从修为暴涨的惊喜中反应过来,怔愣在原地。

“主人竟然是仙魔之体,我好喜欢!”孩童特有的稚嫩嗓音再一次在夜非雪的脑海中响起,知识相较于之前,这次的语气明显轻快了许多。

她回过神来,目光落到地上正直直盯着她的银狐身上,仔细地打量着她,而后眉头紧紧地皱起。

“告诉我,你是什么?”她发现以她的见识竟然看不出它的种类,虽然它的外形很像银狐,但是它额头上那一缕金色的毛发很明显不是银狐该有的。

“主人,主人,我是九尾天狐。”稚嫩的嗓音在说到自己的种族的时候,还带着一丝骄傲!

“神兽?九尾天狐?”

夜非雪一脸震惊地看着地上正望着她的九尾天狐,大脑有瞬间的空白。

这可是传说中的神兽啊,就这么主动跟她契约了?

为什么她会有一种天上掉馅饼被砸到的感觉?

回想一下重生以后,不但得到了万载难遇的仙魔之体,现在竟然还被神兽主动认主,难道说她重生以后人品大爆发,运气也跟着提升了不少?

要知道除了神兽可以认主外,其余的妖兽或者是圣兽,都不能够认主。而且神兽必须是主动认主,契约才能够生效,否则的话,契约根本不会生效。

但是,要让神兽自动认主何其之难,大陆上从古至今,被神兽自动认主的也不超过十个,而且能够让神兽签订灵魂平等契约的,更是不超过三个!

灵魂平等契约值的是人类和神兽生命共享,灵魂相连,一方灵魂灭亡的话,另外一方灵魂也会跟着灭亡,也可以说只要灵魂不灭,那么这个契约就不会中断!

她现在不但被神兽自主认主,还签订的是灵魂平等契约,如果被人知道的话,恐怕会嫉妒死吧?

摇了摇头,甩掉脑海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她蹲下身子,将九尾天狐抱起,让它与自己平视,目光直视着它的眼镜。

“你叫什么名字?”神兽似乎都应该有自己的名字吧?她记得曾经看过的那本古书上面记载,神兽都会有其自己种族的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