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华体会体育app官网

第6229章 凤戏囚龙

肖宇依旧看着掌中的粉色花瓣,并未转身。
   来人是谁,她并不感兴趣,如若无意打扰,来人自会离去,如若是来打扰她的,她自然无可逃避,这桃林不是她家的,别人也有欣赏美景的权力。
   桃色花瓣在还未长出绿叶的树枝上迎风招摇,芬芳诱人。然而,一条纤细的紫色背影在沙鑫眼中却胜过这艳丽芳香的桃色,恨不得上前紧紧将其抱进怀中,极尽缠绵之事。
   桃树下的紫色背影微微一僵,她感受到了来人的气息,近得就在她身后,她可以感觉他温热的呼吸吐在她脖颈耳后,有一种莫名的颤抖划过心底,有些陌生的焦躁蠢蠢欲动。
   “宇儿……”沙鑫低哑地唤道,热气徐徐吐出,双手温柔地抚上她的肩膀,轻轻扳过她的身子,与他面对面。
   在那双手碰到她肩上的时候,她曾下意识地想闪避,身体却不听使唤地任由沙鑫碰触……肖宇疑惑地对上沙鑫那对溢满柔情的眼眸,心里那份陌生的焦躁不减反增。
   “我想……我是喝醉了!”肖宇喃喃说道,这是她目前能想到的唯一理由。
   “那梅子酒怎么会醉人呢?如此美景,宇儿定是酒不醉人人自醉了!”沙鑫柔笑着说,一手拉下她蒙面的紫纱,另一手已经自她肩头滑下,落在她不赢一握的纤腰上。
   如此清丽绝色,如此近的距离,闻着她身上传来的淡淡幽香,混合着满园香艳桃色,右手中的腰身柔软无骨,沙鑫只感觉自己的小腹一紧,燥热难忍。
   “酒不醉人人自醉?”
   肖宇并不喜欢沙鑫此时看她的眼光,努力往后挪了半步,还未离开他的气息范围,腰身就被他的手轻轻一带,她竟然毫无反抗能力地跌进他怀里,自投罗网似的被他的铁臂顺势禁锢住。
   “喂……”她要推开他,推开他,推开……
   然而,她却看到自己的手爬上了沙鑫的肩膀,看到他的脸凑得很近很近,近得几乎可以碰上她的嘴唇,而他,也真的亲吻上了她的嘴唇。
   她不可思议地瞪大双眼,却听到自己“唔”了一声,整个人几乎瘫软在他怀里。
   这是怎么回事?她明明想推开他的,明明不喜欢他的碰触,明明讨厌他的亲吻,明明……亲吻?
   肖宇这才如梦初醒般地发现自己的嘴唇正被沙鑫辗转吸允着,正欲撬开她的贝齿长驱直入,他的手更放肆地在她后背上下抚摸着,挑逗着她身上陌生而悸动的知觉……
   她狠狠一咬自己的舌头,吃痛而清明的意识回笼,掌中稍一用力,沙鑫便被狠狠推开。
   沉浸在品尝她的甜美中,沙鑫毫无防备地被深具内力的肖宇推了个四脚朝天,一脸愕然地看向本应陶醉的女子,此刻正防备地看着自己,双拳紧握。
   “宇儿,我以为你喜欢我!”沙鑫自地上爬起,一副受伤的表情。
   肖宇用力摇头,不可能!她怎么可能喜欢他?
   “你不肯承认,是在害羞?”沙鑫走近,她却往后退,似乎他是洪水猛兽。
   “不,我没有害羞,我根本不可能喜欢你!”他走近一步,肖宇便警惕着退后一步,心底对自己方才的异常感到一丝后怕。
   “为什么?刚才我情不自禁地吻了你,你并没拒绝,这不说明了宇儿也喜欢我吗?”沙鑫望着想辩驳却哑口无言的肖宇,嘴角上勾的弧度更深了些,乘胜追击地再进一步,道:“我们既已有了肌肤之亲,我要向父皇请旨赐婚,封你为太子妃!”
   一听到“太子妃”三个字,肖宇不由打了个冷颤。
   “不!我一定是喝醉了,不算数的!”肖宇急忙摆手,“只是亲吻而已,我不会介意的,太子表叔,你也别放在心上,我……我们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
   肖宇几乎算是落荒而逃,施展轻功将沙鑫与那片桃树林撇在身后。
   “谁?”见一条快如闪电的身影窜出,守在桃树林入口的太子贴身内侍大喝一声,正欲大叫侍卫抓人,却在肖宇停步回头时,那张少了面纱遮掩的绝色容颜令他灿了眼,失了魂,哪儿还找得到自己的声音?
   “是我!”肖宇没解释自己是谁,也没有心情解释,举步继续往前。
   她现在只想去一处安静无人的地方,好好反省一下自己酒醉后做的糊涂事!
   不再以轻功飞纵,她走得依旧疾步如风,凭着印象直往宫门方向而去,一路上遇见的宫女太监皆对她诧目而视,然,许是她此刻面色很差,竟无人敢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