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奇幻艾尔伦特1将旅归途

第184章 叛⑴

船上比较潮湿,但好在可以自由呼吸,飞翔的荷兰人号四处都种植着天空草,整艘船都被泡泡笼罩,听船员说偶尔他们也会上浮到海面上沐浴阳光。是更高的海面,也就是这个碎片空间,艾尔伦特的海域。

叶宸和克轶目不转睛地看着人家嘘嘘,弄得别人非常尴尬,最主要的是这两个家伙还一点都不觉得怎么,受到邀请之后也是一脸淡定找到了船长,在船长室里畅谈起来。

船长是个不拘一格的男人,看上去三十多岁,满嘴胡渣,披一件有些破烂的长袍,旁边竖立的衣帽架上挂着他的帽子。就是一个不爱打理的中年大叔。

“你们是?”船长问,“客人?盗贼?还是…亡灵?”

不对,是不是少了个选项…误入这种情况被你吃了?

“客人。”克轶回答。

“那不应该来这里啊,你们应该去听歌。”船长说。

不是你邀请我们上来的吗?!克轶和叶宸虽然面无表情,但心里一瞬间也是闪过了这个念头,那时候那个被盯着不敢尿尿的羞涩水手拉上裤子就往船里跑,不一会儿船停了,来了几个人邀请他们上船聊聊天。

“我们不载客人,只载亡灵。”船长又继续说。

叶宸的手不自觉放在了刀柄上,灵异事件与诅咒总逃不了干系,克轶则没啥动作依旧看着他。

“放轻松…”船长竟然掏了掏耳朵,显然察觉到了眼前两个人忽然绷紧了神经,“亡灵归亡灵,可你觉得一个被同性盯着都尿不出尿来的亡灵会害你吗?因为你们那灼灼的目光,他都害羞地不敢来邀请你们了,嗜杀的家伙会有这种反应?早都提着刀上来要把你们碎尸万段啦。”

看着那个船长掏了掏耳朵又吹走手中的东西,叶宸和克轶想想好像也是那么一回事。

“那,人鱼国怎么走?”叶宸问。

“人鱼国?当人鱼的客人?有可能会当一辈子哦…”船长说。

“什么意思?”

“像你们这种独行的人肯定不是去那里观光的,有什么必须的事情要去做吧?等你们到了那里就会知道了。”

独行?没看到这里有两个人啊?还独行,独行…嗯,就是独行。忽然船长丢过来一样东西,叶宸一把接住,是一个航海罗盘,上面的指针对着一个方向。

“我名为范达·迪戈,如果遇到什么事,把血滴到这罗盘上叫我一声船长,我可以帮你摆平一件事。”那个男人停顿了一小会儿,直视叶宸的眼睛,“而且我这个人是很好的,既然你叫了我一声船长,我就让你上船,永生安宁。”

叶宸心想原来这还是个交易呢,这个男人的眼神无疑是在说,如果接受了帮助,自己就会成为他的船员,而这艘船只载亡灵,亡灵身上是不会有时间流逝的,而且这艘船,它永不靠岸。

“那么,祝你好运咯。”

飞翔的荷兰人号船长范达·迪戈的最后一句话,叶宸和克轶回到了海中,明明上一秒他们还在船长室里,现在那艘船已经不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

………

“女王大人,我们并没有冒犯人鱼领土的意思,只是来找个人,在一次海难中他跌落到海里。”多林用很平静的语气和人鱼之王说话。

“那可早就死了哦,大海可不是那么简单的地方呢…”王轻笑着回应。

“并没有,我们检测到过他的生命信号,甚至还通过另一个位置信号追踪到了人鱼之国…”

“让我猜猜,你们是追踪到了那把刀?”

大家一时愣住,好奇她是怎么知道这个事情的。叶宸的刀甚至放在衣袍里头,人鱼之王根本就看不见。

“你知道很多在人鱼国外围生活的人有多向往中心区?那把刀的品质足以让我同意他的搬迁,可你们就这样生生掐断了他小小的梦想,你能想象到他痛苦流涕就要想不开的表情吗?”

多林他们被人鱼之王的话说得缓不过来,她是来诉苦的?传闻里她的模样简直就是个暴君,很难想象商纣王会为了自己的一个公臣民来讨说法。当然其实这个想法在他们回过神来时就否决了,因为那语气中的挑衅完全没有减弱。

“人鱼之国境内的东西都是我的,你们可以把它还回来吗?”人鱼之王接着说。

太没脸没皮了吧?明明是你们捡的,不要求你拾金不昧,反而还要求我们还,会不会太过分了?方函心里想。

“那您能想象一个靠这柄刀活命的人,失去了它会怎么样吗?”多林也用了相同的语气相同的方式反问。

“这你不用担心,刀会是我的,因为如果它的主人成为我的人,自然它也就是我的了。”

多林一时间无语,为了一柄刀,还要强抢良家少男?当然叶宸这种人,是不会像接下来开口的那个人一样的。

“是我的是我的!刀是我的,人鱼姐姐我此生就是你的人!!!”米查忽然就这样叫了起来,他面带笑容对着人鱼之王拼命地挥手。

人鱼之王回应他的是一个微笑,并没有说话。

“和她废话那么多干什么?”墨柯说着双手张开,看上去是有些不耐烦了,一个巨大的魔法阵瞬间在人鱼之王的头顶上展开。然后一道光柱从中而降。

光柱的威力很大,是墨柯的终极手段之一。当然这只是个迅速召出的阵图,并不是完全体,如果是的话,估计现在多林他们也已经被牵连,这个女孩曾经就用这个魔法,硬生生将一个城堡夷为平地。

相对城堡,原本立在面前的那个雕塑显得很渺小,眨眼间已经倒塌,等到重新看见那里的场景时,却发现人鱼之王毫发无伤,她安静地坐在废墟上,几秒钟之后她睁开眼。

“人类,海上是你们的世界,我管不着。但海下,却是我的世界,规则由我来定,记住,有些规则是改变不了的!”

人鱼之王化作泡沫消失了,留下了这样一句话,一句充斥着满满威胁的话,意思就是海中的世界,她说了算。但诛夜之影从来就不是个怕威胁的组织,多林轻笑了笑。

………

深海中的世界并不比陆地小,这里是一片街区,但其实就只有一条街,街上没有什么人。此时在这里中心位置的一柄大伞底下坐着一个人。

那是个男人,他手中拿着一个通讯器。通讯器就像对讲机,一个黑色的长方体,甚至还拉长着天线。海底当然有信号支持用它和人远程通话,并且双方的语言清晰,就好像是面对面在说话那样。

“深潜器一百五十架,破碎炮三十架,破碎弹三千发,刀剑有多少要多少,不要让我再重复一次了!这点东西都记不住吗?”男人是吼出声的。

“大人,您其实这是第一次说,您早上让我来这边,说先让你考虑下数量…”通讯器那头的声音很胆怯,小心翼翼。

“你说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只有这些吗大人?”

“不是说了还有五十架短距离转移的魔法阵吗?你是猪吗?!”

“对不起对不起,小的是猪小的是猪。”

随着男人按掉了通讯器,他的手下那边也开始把所需要的东西报给店家,这个店很奇怪,老板和员工都是死灵,而且时不时就会有新的员工到来,也不知道他们哪里来的材料,能够打造出很多东西,有生活用品,装饰的奢侈品,以及军事用的武器等,工匠们在某间庞大的房间里工作,工匠长坐在房间上方的一个平台处居高临下地监督。

自从工匠长将打造的本领传授给其他亡灵,他自己就闲了下来,经常做一些不符合死灵这个身份的事情,比如看书写书什么的。工匠们不会在工匠长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打扰他,光是看到他已经化为枯骨的脸上有一道刀痕,就意识到这肯定是个狠家伙了。况且他还经常跟随那些不甘心死去的亡灵们一起外出,去接收新的“同伴”。

死灵工匠们都没有名字,因为大家都长得一个样,只是高矮不同,骨头都差不多。经常有新人进来,但却没有感觉有明显的数量增长,很显然是有的工匠消失了,但具体是谁,消失的原因,也不得而知。

他们只知道做好工作就好,听说这一次的委托人还是人鱼之国的家伙,人鱼是海中拥有最高智慧的物种,并且也是总体来说最有战斗力的族群,他们这些骨头架子可不敢怠慢。

………

此时此刻,那个刚刚与手下联系的男人已经从大伞底下走出来,在街道里移动,这里没有阳光,光源是街上的一些植物还有些会从街道里游过的水母。男人移动缓慢,有几只水母从他的身边游过,光照亮了他的下半身,一条灰色的鱼尾。

“为了管理国家,你制定了一系列的规则,并不允许有人违反,但其实这个世界上唯一不变的规则,就是弱肉强食啊,我的女王大人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