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玄幻我和谁都五五开

第47章 打算

“在那场战斗后,因为救下过你们的母亲,让叶家对我的存在并不那么反感了,但依旧没有松口答应我与你们母亲的订婚。”高术继续回忆道,“不过当时悬壶门的一位长老还是被我的坚持所打动……”

高术说到这里时,眼神变得有些迷离起来,仿佛又回到了二十五年前……

“你这辈子都只是一个无法突破灵师的废物,我怎可能放心将女儿交给你?!”

“你救了我女儿是对我叶家有恩,但绝不是让她的后半生全放在你身上!”

“你扪心自问能带给她幸福吗?!”

“如果再有人出现,威胁到她的生命,你还能再保护她吗?!”

低下头,心头苦笑两声,高术摇了摇头,仿佛要将脑中那久远的记忆给甩出去似的。

等他再抬起头时,看向自己儿子的眼神已经恢复了清明。

高术所有的神情变幻全都落在高守的眼中,高守已经看出了什么,但并没点破。想必那所谓的“坚持”一定很辛苦吧……

“然后我就与那叶家达成了协议。”高术显然不打算说出曾经发生的细节,“叶家答应我与你们的母亲结婚,但只能秘密进行,并且结婚之后得离开天玄国。”

“所以你就带着母亲来到了武生城,并在这里扎了根。”

高术点了点头,眼中闪过几分失落,轻咬嘴唇道:“但与叶家还有一个协议,那就是若是你们母亲再次遇到危险,而我没法再保护下去的时候,你们的母亲就会被带回叶家……”

语气满是不甘。

“怪不得,牧家一打上门来后,母亲就不见了,看来是被叶家的人保护起来了吧。”高静并不笨,听了这么一会儿,也将其中的因果关系给梳理清楚了,只是想到这里,高静默默地从口袋里拿出一样东西,沮丧道,“可惜,这东西还没来得及送给母亲呢……”

看清高静手里拿的东西,高守瞳孔一缩,忍不住惊呼一声:“这是…!”

那是一条坠着翠绿色宝石的银色项链。

正是之前在武生山历练时,买的项链,为此还引发了好多事情呢。高守忍不住回忆起来。

“现在武生城是回不去了。”这时高术突然开口说道,“你们是怎么打算的?”

怎么打算的?

这个问题一问出来,反倒是将高守和高静两人给问住了。

这种决定不都是应该由父亲决定吗,怎么突然问起他们俩来。

不过这时的高静反倒是出奇的冷静:“我现在反而担心的是另外两位哥哥,如果知道咱家发生这样的事情,会怎么样……”

高家一共有四个孩子,除了高守与高静两人待在武生学院中,另外两位也算是年轻有为,其中一位加入灵犀国的军队之中,成为一位守卫边疆的将领。

另一位则创立了一个佣兵团,在灵犀帝国中也算小有名气。

“他们啊。”高术开口道,“我打算去找到他们,然后说明情况后,将他们带回天玄国的高家,也算是认祖归宗。”

“那我也要去。”高静开口道,“母亲也在天玄国吧,我要去找她!”

高术有些惊讶地看了眼高静,但嘴巴只是张了张,却没发出声来,将想要说的话给吞了回去。

“你呢?”

高术目光落在高守身上,高守这些日子里的变化是最让他震惊的,之所以询问他们的选择,而不是直接故作决定,将他们全部带回高家,目的就是想看看高守有着什么样的想法。

是啊,接下来我该有什么打算呢?

被这么问起,高守忍不住低头沉思起来。

和父亲一起回到天玄帝国的高家,认祖归宗?

但那真是自己想要的吗?

说实话,高守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再次打回牧家,去找那个叫牧常轩的人报仇。

可自己真的能报仇成功吗?自己只是有着一个五五开系统,即便与那牧常轩再打起来,也只会落下个五五开的结局。

并且五五开战斗持续时间一到,自己原形毕露,那时没叶家的高手再出手相助,自己就真是死路一条!

现在摆在自己眼前的路只有一条。

那就是依靠系统的神奇能力,来提高自己自身的实力,不再完全依赖系统。

五五开系统只能作为一个辅助存在,当遇见自己真的不能战胜的对手时,又或是自己的生命遇到危险时才能使用!

系统说得没错,打铁还需自身硬!

想到这里,高守的心中多了几分明悟,缓缓抬起头来,眼中的迷茫已经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却是大彻大悟。

高守猛地站起身来,对高术行礼歉意道:“父亲,请原谅孩儿不能与你同回高家认祖归宗。”

“哥,你这是要干嘛?”高静大惊,本以为会和她一起回天玄国的高守,居然并不这样打算。

高术的脸上浮现起几分欣慰,伸手打断高静想要继续说的话,开口询问道:“那你的决定是什么?”

“孩儿这些年一直待在武生城中,被一方天地懵逼了双眼,如井底之蛙一般不知天地大小,今与牧家一战才明白这灵气大陆中群英荟萃高手如云。”高守一脸恭敬道,“孩儿不想做一辈子的井底之蛙,所以想要云游四海,在外历练一番。”

若是别的孩子在高术面前说出要外出历练这样的话,高术肯定是二话不说拒绝的,但此时提出这话的是高守,一个背后有着神秘强者,并能与牧常轩这种高手战得五五开的孩子,高术心底自然放心。

他相信即便高守遇到了危险,也一定有着自己的办法逃离。

“好好好。”

高术点了点头,算是默许,一连说了三个好字,看着高守道:“既然你想要云游历练,我也不拦着你,但我有一点需要你向我保证。”

“父亲请讲。”知道父亲定会答应自己的想法,高守心中很是平静。

“我要你,不论发生什么事,自己的性命永远放在第一位,能不能做到。”高术的脸上少有地露出几分严肃。

“能。”高守干脆利落地答应下来。

“不公平!”谁知高守这边刚刚说完,高静在一旁却突然吵闹起来,“我也要向三哥那样,云游四海外出历练!”

“等你什么时候有了灵者实力再说吧!”高术看了眼高静,果断否决道。

高守笑了笑,走上前,伸手就要摸高静的脑袋,心里已经把想要说的词给想好了。

“啪”地一声,高静再次将高守伸向自己脑袋的手拍开,一脸嫌弃道:“哥,我严重怀疑你有什么怪癖。”

见这次摸头行动再次落空,高守只好尴尬地揉了揉鼻子:“那等你哥回来,就把历练中发生的所有事,都讲给你听。”

果然这种话应该一边摸头一边说才会有感觉……

高守在心中欲哭无泪。

第三次摸头,还是以失败告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