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07章 胜利(大结局)

“千羽,我独孤轩尘今日一定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深邃的目光如同寒渊般深幽,独孤轩尘见迎亲队伍来到自己跟前,道。

“莲花公主。”语气冷淡没有一丝生气,他此刻的气息就像是万年寒冰没有新郎的喜悦,更没有做驸马的姿态。

“好你个独孤轩尘见到我家公主居然出言不逊,你……”侍女高香趾高气昂道。

独孤轩尘本不受宠,皇帝不爱兄弟不和一生都在屈辱中度过,他配不上她们家公主,高香乃丞相之女因独孤轩尘的命令而来,看她嚣张跋扈的样子,独孤轩尘暗暗一笑。

“本尊果然没选错人,她今日说的话全城百姓都听见了。”独孤轩尘彬彬有礼的给莲花公主掀开娇帘。

“公主请。”独孤轩尘的声音就像是一缕烟尘,让人琢磨不透他在想什么,又想干什么。

公主高傲又有公主病,“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儿上本公主不予计较。”

莲花一个信步走出来眼神狂傲,一副魔女临世的姿态,独孤轩尘嘴角抽了抽道。

“莲花公主不愧是天下第一美女,本皇子全是开眼界了。”恭维的话她很是受用,三言两语便不再追究独孤轩尘无理。

一行人浩浩荡荡进了客栈,独孤轩尘已经准备好了给莲花公主接风洗尘,一入门一群丫鬟婆子忙碌着。

客栈的不必王府里面的陈设都比较简洁,房间里除了一张床还有一张桌子外其余什么也没有,莲花随是边界小国相比之下泱泱大国却如此不堪。

“难怪会让他入赘我周国。”莲花心里千万个不愿意,进入房间后立马板着个脸,不悦道:“来人,我们打道回府。”

意思在明显不过了,她莲花不屑让独孤轩尘入赘,现在得的意思是想要走人,旁边的高香接收到公主的讯息解释道。

“纳兰公子,我家公主不是那个意思,她从小娇生惯养惯了,如今对公子言语上有些无理,还望公子见谅。”高香一张巧嘴愣是把莲花的话给掰开来解释。

独孤轩尘是那种斤斤计较的人吗?他巴不得莲花说要回去,那么回去的路上出了什么事儿那就不是他独孤轩尘的事情了。

“公主初来乍到想母国乃人之常情,本皇子怎么会责怪她呢,这位姐姐多虑了。”独孤轩尘降低姿态,只是为了拖延时间。

他要去救他的千羽,其他的事情独孤轩尘一概不问,“既然公主思念家乡不如回去游玩几天,本皇子有一匹千里马可日行千里,公主和这位姐姐要回去用不上十二个时辰。”

“不知公主受得了这马儿颠簸不?”独孤轩尘说的很是不舍,可越这样莲花就越来气,只听她怒斥道。

“高月,我们走!”莲花一刻也不想待在这里,哪怕他是江湖上的传奇,她也不愿意,要让她嫁一个如此穷困潦倒的人,那莲花这辈子也抬不起头。

故死活都不可以嫁给他!

闻言独孤轩尘嘴角勾勒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公主慢走。”

独孤轩尘叫人准备好了两匹千里马在客栈外等候,大白天的他不可能让公主走前门,只能让她走暗道。

下面的人送走莲花公主后杀手一路追踪,他们等待时机让莲花公主去见阎王,独孤轩尘摘掉面具一把火点燃了客栈。

“你们准备就绪,我现在就进宫。”独孤轩尘吩咐完了之后,一个箭步上了快马,然后往皇宫飞奔而去。

密室中,苏千羽和两个暗卫一直找不到密室的出口,来来回回的原地打转。

“你们两不是很牛吗?飞一个给本夫人看看?”苏千羽调侃道,她现在也没什么事可做,只能逗着他两玩儿了。

“夫人,都是属下无能不能带夫人出去。”暗卫一脸的愧疚无奈道。

“算了算了,本夫人只是开个玩笑不用太认真。”苏千羽叫他两像个榆木疙瘩一样,不由的笑了笑。

等待的日子很漫长,两人饿的前胸贴背,只有苏千羽面不改色的坐在通道里,两人疑惑道。

“夫人可有良策?”

两人看了看苏千羽心里有期待但更多的是失落。

“没有。”沮丧的苏千羽给两人带来了不少打击,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下要是主上在就好了。

语落间说曹操,曹操便到了,独孤轩尘看到暗卫留下的记号半盏茶的时间都不用便找到苏千羽等人。

天知道独孤轩尘现在的心情,他看见苏千羽懒洋洋的坐在过道里心里泛起阵阵酸楚,他以为那个绝情寡义的人把他的千羽给……

独孤轩尘不敢往下想,拉着去苏千羽的手疾步飞去,两暗卫还没有反应过来便不知道人去了何方。

“主上?”暗卫跟着独孤轩尘的足记走去,心想“这……”

苏千羽还没反应过来,当她闻到熟悉的味道时便没在挣扎。

“千羽很快就到了你忍着。”独孤轩尘看见苏千羽手心发黑,就知道千羽中毒了,且毒还不浅。

他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大不了和老狐狸鱼死网破,一道道密令传下去整个边界所有的国度都在独孤轩尘的掌控之中。

他要让独孤列付出惨痛的代价,现在的首要任务便是处理好苏千羽的毒,见她脸色红润一般人绝看不出她种了毒。

一场腥风血雨马上就要上演,独孤轩尘带着苏千羽找到她母亲的遗物接着当场烧毁。

“母妃,您安息吧!”铁血男儿也会流泪,这时苏千羽第一次看到他柔弱的一面。

“轩尘,你……”苏千羽故意装作不知道,她明白独孤轩尘绝不会承认自己流了泪,他总是想把最好的一面展示给苏千羽看。

男人的脆弱往往藏在内心深处,只有懂他的人才会如此。

“千羽,我们成婚。”简单急促的一句话让苏千羽没有拒绝的理由。

“嗯。”独孤轩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急促的决定一件事,要么就是他时日无多,要么就是他做了甚大的决定。

暗卫匆匆忙忙见到主上……

“属下该死!”

被暗卫打断的两人独孤轩尘隐忍不发的神色,让暗卫们不寒而栗。

“滚!”独孤轩尘身上似有一股死亡的气息,他带着苏千羽走出密室留下一个个暗卫在原地发呆。

不久之后江湖上传来莲花公主抛尸荒野,让黎国的皇帝背上了不仁不义份帽子,周边国家因愤怒连个周国的皇帝统一讨伐黎国,战争一触即发。

“千羽你怕吗?”独孤轩尘抱着苏千羽在风中穿梭,一张俊脸儿红的像个苹果。

“我不怕,只要有你在的地方我都不怕。”苏千羽笃定的回答。

……

“皇上,您怎么连莲花公主也不放过。”众大人对独孤列寒了心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大胆,朕株你们九族!”独孤列已经失去了民心,更失去了大臣的信任如今他骑虎难下,本想让独孤轩尘永不超生,却让自己陷入险地。

“唉,……”丞相的叹息声越来越悠长,众大臣也不知道说什么,大家纷纷摇头不知道如何对答。

“你……”独孤轩尘气的当场晕倒,太医来诊脉说是无力回天,龙榻之上独孤列用千年人生吊着命。

这时候传来四国围攻的消息,这对于独孤列来说这就是雪上加霜,气已经表达不了他的心情,他现在挣扎只不过是不甘心罢了,独孤列眼睛瞪死死的,一口气没上来就咽了气。

太医宣布皇帝驾崩,此时争夺皇位的战争开始上演,所有的皇子都想坐上皇帝的位置,他们明争暗斗死伤无数。

独孤轩尘一直坐山观虎斗斗,最后赢的一方被独孤轩尘一刀毙命,此时的黎国被血雾笼罩,独孤轩尘把皇位传给了自己的皇兄独孤轩绫。

自己则带着苏千羽苏外面求医,几国之间的斗争也因此安定下来,周国皇帝痛失爱女为此他也把皇位传给儿子,自己去享清福。

小河边上,一男一女坐在浅滩上嬉闹,只听女子说道:“你来追我呀。”她笑的很甜蜜,仿佛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一样,绝世倾城的脸庞搭上秀美的紫烟罗衫,相得益彰。

男子俊美如玉,一头墨发披在身后,头戴金冠像腰间别玉,手拿着一根同体洁白的玉笛,那样子比九天上的天神还要俊美,仿佛是从画里走出来一样。

“千羽你慢点儿。”独孤轩尘担心道。

“看你大惊小怪的,是不是怕我命不久矣啊?”苏千羽最怕她走了独孤轩尘会想不通,她此刻想着打儿的逃离他。

谁知道独孤轩连皇帝也不做了整天陪她求医问药,像只苍蝇一样怎么打也甩不掉。

古有飞蛾扑火,今有独孤轩尘……

世间的****不是一句你不要了就可以撇的一干二净的,在独孤轩尘的心里,哪怕用全世界来换苏千羽他也不会答应。

“千羽我会等你治好的相信我。”独孤轩尘跟随她的步伐往苏千的方向跑去,见她笑的那么天真,独孤轩尘都舍不得让她下来走了。

“你是属蜗牛的吗?夜魔懂那么慢?”苏千羽等的不耐烦双手叉腰道……

下一章全书完
同类热门
  • 绝世倾颜,邪帝的宠妃绝世倾颜,邪帝的宠妃花玖烨|古言她,现代特工一场爆炸使她穿越成不受宠的王妃。大婚之夜王爷遭刺杀她为他挡了一剑。王爷视而不见,失忆醒来不久,又险些被王爷玩死。登上皇位后将她打入冷宫,腹中胎儿随之流产,最后一纸休书,一场大火,将所有的感情化为乌有。逃亡他国,看花倾颜如何扭转乾坤。在别国混得如鱼得水,桃花不断。连帝王都为她冲冠一怒为红颜,后宫粉黛尽疏散…
  • 净琉璃世净琉璃世浅紫忧静|古言他轻挑起她的发丝,靠近她的耳边,极其暧昧的说道:“一个小小的丫鬟,居然敢戏弄我?知道我是谁吗?”她躲开他靠在脖子后,那感觉一点都不舒服,还有啊,他凭什么污蔑我呢,我只是不小心闯进一房间,不小心看到他诱惑的上身,不小心撞进他怀里而已嘛,这男人怎么能这样呢,我又没做错事!我不想理他,便走了。谁知他一手抓住我的手,大手附在我脑袋后,一片温润的唇附在我的樱桃唇上,我不禁愣住了。“不好意思,我不小心的。”他轻笑着,眼里尽是一副好玩的样子。我回过神,看着眼前的男子,突然,我挽住他的肩膀,用那鲜红可人的唇附在了他的。随后,我放开了他,嘴角微笑着,用戏谑的口吻说道:”不好意思,我不小心的。”
  • 谣君行谣君行葱珩|古言南柯一梦吗?她偏不信,难道就让自己的父母惨死一方,难道历经一切的苦难都只是为了讨好自己曾经最痛恨的人,难道她的父皇母后、她身边的至亲好友乃至明明和她没有一点关系的人都要因为她或含冤而死或惨遭毒害。不,她绝不允许!!可是,这看似一切已成了定局的事情却又好像不是她所以为的那样。如果是这样,自己还有能力改变吗?自己做的这些又都是对的吗?
  • 倾城毒妃:殿下,别爬墙倾城毒妃:殿下,别爬墙月下长安|古言被爱情蒙蔽了双眼的苏锦颜经历了前世的惨痛,留下诅咒,以盼来生。重生之后,斗继母,整渣妹,废渣男,抢爹爹……可是,这位尊贵的三殿下,您趴在屋顶做什么?“殿下,爬墙好玩吗?”苏锦颜斜眼瞥了某殿下一眼,撇嘴嘲讽,“采花?”某殿下厚颜无耻的哼哼:“本王始终如一,只爬颜儿的墙,只采颜儿的花……”
  • 倾城狂妃之邪王霸宠倾城狂妃之邪王霸宠倾夜兮|古言“皇上,娘娘把你的花瓶摔了”“嗯”他平静道“皇上,娘娘坐在龙椅上说是要替你上朝。”“随她去。”他依然坐在那批卷子“皇上,娘娘把玉玺摔了!”“没事,她喜欢就好。”“皇上,娘娘她在收拾东西说是要和你离、离什么、哦,离婚。”“什么!?”他暴怒直接从桌上跳起来。
  • 遇见你已成定局遇见你已成定局绯羽之希|古言有诗曰:不禁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学校呆不下去,只好玩穿越。什么什么?别人穿过来都是公主小姐,怎么我只是个婢女?好吧好吧,婢女就婢女。只是!!那谁谁,别来惹我行不行?什么?我是你的青梅竹马?别开玩笑了,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可是,那莫名的心悸是怎么回事……
  • 邪魅王爷:腹黑小王妃邪魅王爷:腹黑小王妃魏子萱|古言人家是穿越,而我却居然是魂穿?魂穿到一个不受宠的王妃身上也就算了,夫君居然是一个不近人情冷漠不讲情义的王爷?电视剧里的王爷不都是玉树临风潇洒倜傥,为何自己遇见的是这副模样。唉,罢了罢了,既来之则安之吧。
  • 无情戏无情戏初染临|古言归途人陌路,花颜醉芬芳。情意不知尽,磨人看梨花。走过的路,唱过的戏,都在悠长的岁月里化成心上的伤疤。转眉折手,低低的唱,敌不过时间忽如其来的折磨。
  • 将门嫡女:纨绔大小姐将门嫡女:纨绔大小姐沐挽言|古言一朝穿越,她成了将军嫡女。街头邂逅,遇到了不受宠的三皇子和王府世子。一个冰冷疏离,一个眉眼含情。从此,便是数不清的纠缠……
  • 静如月,烈如火静如月,烈如火黑柳清雨|古言卿家大小姐卿如玉疑似被毒杀后,胎穿到玄枵国,成了秋官大司寇卿官龙爱女卿如雨。祖母慈爱,父亲誓不纳妾。她是母亲、长姐的贴心小棉袄,亦是哥哥们的“好徒弟”。人生正幸福美满,岂料她十岁那年,同姬三小姐被死皇帝下套,成了郡主。她的婚姻大事被控!十五那年,一纸诏书,将她指给中毒昏迷的异姓王。王爷你不纳妾,您又和我父亲不和也就算了,为啥你死我也得死!谁知王爷中毒、与她父亲不和为假,那金龙椅上人也不是真君!一场腥风血雨,谁知结局为何?(本书无金手指、异能、宅斗,有宫斗。简介改回来了)【本书律法、官员和称谓问题一律朝唐朝看齐,尚书们则以《周礼》六官为基准,也会涉及一些其他知识,作者会一一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