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杂志 百老汇官方官网

第1709章 江湖会友

“你想让永贞去以身犯险?”千随带着一个奇奇怪怪的圆顶帽子,不再像以前一样一开口便是“阿弥陀佛”,而是圆目微龇一脸愤然。
   明月刚刚才踏进待客的和风堂,没还有坐定呢,就得了怎么一句质问。
   “我也是没有办法。”明月答道。
   千随斜斜的瞟了她一眼,如山泉般清亮的嗓音响了起来,“你不是没有办法,而是你那个木头脑子想不出来办法吧,哼,蠢。”
   明月这么大个人被比她还小的千随骂,偏她还没办法反驳。只得脸红红的问道,“难道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千随将自己一路上手中杵着的棍子放下,自行坐在了上坐,“我的办法自然没有你那么蠢。”
   明月撇撇嘴,这小师傅千随气场强大。其实他的年纪和她差不多,只不过男孩子的身量一般都是“后来居上”的,前两年明月仗着身高还可以把千随当小弟调侃几句。现在明月可就不敢了,只能仰视着他。
   “这事儿我自有主意,这次就算是我帮永贞还了你们姚家这两年的养育之恩。”千随闲适的将自己放在椅窝里。
   明月微眯起眼睛,“你什么意思?”
   “这件事儿完了以后,我会带永贞走。”千随用手摸着下巴。
   “什么?”明月惊叫一声。
   千随淡定的捂住自己的耳朵,分析道,“如果那事儿,出了之后,再让永贞待在姚家实在不安全。长公主那么一个会闹的人,到时候我们就算做的再隐秘,她只要去皇上跟前一闹,说要让她女儿回到她身边。到时候我们全部都得遭殃。”
   明月一听,好像有些道理。长公主一旦知道了自己的女儿还活着,还不得闹翻了天呀。但是,让千随将永贞带走,这她实在不放心呀。
   “不是我不肯定你的能力,这我实在是不放心呀。你自己都还是个孩子,不对还是小和尚,带着永贞能去哪儿呀。”明月摇摇头,不赞同地反驳道。
   千随思索好久,才抬起手来将自己头上的皮帽给揭了下来,“我已经不是和尚了。”
   只见千随的头上早已不是光秃秃的一片了,而是相处了一寸长的毛发。短短的,黑油油的看起来有些奇怪,却也有几分精气神。
   “你这是?”明月咽了一口气。
   “我现在已经不是和尚了,而且我早就已经安排好了。这事儿一过我们就坐去高丽的船,躲一段时间,再做打算。”
   明月实在舍不得永贞,硬着嘴皮子说道,“反正我不答应,你们两个小孩子,万一船上有什么坏人直接把你们拐了怎么办呢。?”
   千随看说不通她,把手中的瓜皮帽一扣,直接说道,“静和师太都答应了,而且到时候我们自有我父亲的部下接应。”
   “但是……但是我父亲也不会答应你将永贞带走的。”明月还在结结巴巴地坚持。
   “你只需告诉你父亲,我父亲是蜀中玉林子,他肯定答应。”千随将自己的下巴微微抬起,一脸傲得不行的样子,让明月很想揍她一拳。
   “可是……”
   “诶,对了,让你家的管家腾一间客房出来,这事儿还没完之前我都住你家。”千随换了一张脸,颇为自得的说道。
   明月一脸便秘的表情,有些纠结的。
   突然,耳边好像是一阵百灵鸟娇嫩的初啼,“千随,千随,你下山来看我了呀。千随,我可想你了。”清风堂的门口,永贞像是一只归巢的雏燕一样,一下子就扑进了千随的怀里。
   明月诚心想锉锉小和尚的锐气,故意责备永贞道,“永贞,男女授受不亲。最近韩嬷嬷是对你太过放松了。”
   永贞已经十一岁了,已经有了少女特属的甜美气息。嘟着小嘴,摇着千随的手臂朝明月撒娇,“姐姐,永贞这不是高兴嘛。你就不要计较了,况且千随也不是外人。”
   “可是也不能……”
   “啊,我忘了,栋栋还在亭子里玩儿呢,等会摔着了怎么办呀。我先带着千随去看着他吧,姐姐我们先走了。”说着永贞就眨了一下眼睛,拉着满脸笑意千随就往前跑,明月叫都叫不住。
   明月只得跺跺脚,气闷的朝管家吩咐道,“去收拾一间客房吧,然后叫两个小厮去侍候着,别怠慢了。”然后就往姚父的书房走去。
   今天倒是凑巧,碰上姚父休沐。明月去的时候,姚父正在指导大房的姚明川写文章呢。
   明月没敢进去打扰,在外面等了一会儿。幸好姚明川没过多久就走了,明月轻叩了三下门,就进去了。
   向姚父说了一下千随,明月气呼呼的等着姚父的反对。
   没想到姚父拧着眉间的细纹,“蜀中玉林子,那是何等绝代风华的人物呀。明月让那个千随安排一切吧,既然他是为了永贞好,那他一定不会让永贞有任何闪失的。随他去吧,他应该能比我们做的更好。”
   明月被勾起了好奇心,“那千随的父亲,玉林子到底是谁呀?居然让父亲你一听他的名字就这幅模样了。”
   “他是圣上的第一谋臣,但是圣上一坐上这龙椅,就布了一个局,将玉林子一家全都给灭了。”姚父摇摇头,说起那桩往事,气氛有些沉闷。
   “为何呀?”明月还是不懂这些男人家事情,内宅里的事儿她还能帮帮忙,这外面的事儿却是一点都没有头绪的。
   “他太过聪明,太富于心机了,连皇上都怕他。不过最后他蜀中玉氏被皇上灭门,也说明他算的还是不够准呀。”姚父背着手,说着这玉氏一门的惨案。以前还没有觉得这皇上疑心重,现在一想这皇上可能一直忍着呢,只等着你没有价值,就将你铲除点。
   那,姚家的价值还剩多少呢?姚父忧心忡忡的望着远处,搏一搏吧。
   明月回到自己的院子时,太阳已经升到了最中央。让红竺将永贞叫了回来,又让云霄去厨房加了几道菜。虽然千随有些气人,但是来者是客,明月还是不会怠慢他的。
   永贞回来的时候,双眼肿的像个桃核似的,肩膀还在抽抽着呢。
   “怎么了?”明月连忙迎了上去,关切的问道。
   永贞可怜兮兮的扯着明月的袖口,一双核桃眼儿尽量睁得大大的,掐着一口哭腔问道,“我娘真的是公主吗?”
   明月看小姑娘哭得鼻涕都快流出来了,有些无措的看向“罪魁祸首”千随。
   千随向她点点头。
   “是的。”明月答道。
   “她现在想害你们?”永贞继续问她。
   明月点点头,心里有些不落忍。
   “我应该讨厌她的,可是我心里却一点也没有那种感觉。”永贞边哭边说,“我现在只想见见她,然后再抱抱她。我是不是也很怀呀?”
   静和师太对永贞的教育太过深刻,在她的世界观里,只要做了坏事的人,不管理由是什么,都是错的。
   明月只能安慰着,“你母亲本性不坏的,她只是以为我们害了你,她很难过很伤心,才来找我们麻烦的。”明月尽量说的含蓄些,她也不想让永贞太过伤心。
   “那我去和她相认之后,她就不会再害你们了吗?”永贞止住了哭声。
   “当然呀,一旦你母亲知道这是个误会,她一定不会再那么做了。”其实明月说这话心里也没有底,毕竟长公主是出了名的怪脾气。
   “那好,明天我就去找我母亲,和她说清楚。”永贞打着哭嗝,很是认真的说道。
   千随这才上来捧着永贞早就被养得圆嘟嘟的脸蛋,说道,“这你就别操心了一切都听我的。把这首曲子弹奏好了,我们就去找你母亲去。”
   千随从怀里掏出一张看起来的陈旧的曲谱。
   永贞接过曲子,凑进去一看,“《醉清风》?”
   “相信你两天时间就能学好了,到时候我们解决了这里的事儿,我就带你去其他地方玩儿。”千随没了之前的冷漠,脸上的轮廓都柔和了很多。
   永贞擦干了眼泪,重重的点点头,“嗯!”
   明月看不过眼,愤愤的背过身去。哼,等顾清泉回来了,我让虐一虐你们。
   殊不知,她的顾定淮正在一只脚踏进了鬼门关里头呢。
   西北
   “木大夫,到底是什么毒呀?”急得一脸汗水的宋祁东,声音都嘶哑了许多。
   正在为大夫递汗巾子的赵迎春,狠狠的剜了他一眼,“没看见大夫正在检查吗?万一出了什么事儿,怎么办?”
   过了好久,久到顾定淮的伤口都发出了莫名的腐臭味了,大夫才停下手中的伙计。
   叹了一口气,“这毒是断命,而我们没有解药。”
   “怎么会没有解药?”宋祁东激动的扯过那大夫的衣领,眼睛里的红血丝看起来分外的赫人。
   那大夫被他如此粗鲁的行为,吓得手都抖了起来,唯唯诺诺的回道,“这药是西北这地方的本土毒药,不是我们出的,所以我们也没有解药。顾小将军至多还有半个月的活头了。”
   这彻底把宋祁东引爆了,扯着大夫就往上面提,“你******不是名医吗,怎么连个土毒都解不了,那要你何用呀?”说着就操起了大刀,驾在了大夫的细颈子上。
   那大夫被吓得腿都软了下来,忙不迭的说道,“听闻,早些年高丽进贡了一株雪兰草,听说那个能解百毒,不过这里皇宫……”
   “你确定在皇宫里的?”宋祁东手中的刀又靠近了些。
   “是的,是的。”那大夫连忙跪倒在地。
   宋祁东朝着赵迎春吼道,“你给我照顾好他,如果我回来之前定淮要有什么事,我直接砍了你!”宋祁东男人味十足,拎着大刀就跑了出去。
   没一会外头传来一阵马的嘶叫声,然后“哒哒哒”的马蹄声就奔向了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