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430章 大结局

乔曼伊羡慕的看着楼上卧室的方向,说:“大哥好幸福,有嫂子这么不离不弃的。嫂子也好幸福,居然找到了全世界最好的男人。”

“喂喂喂,说话注意点,大哥当然好了,莫非我就不好了?”乔森和表示,很不满。

乔曼伊嫌弃的看了乔森和一眼,说:“你能和大哥比吗?”

乔森和配合的点点头:“这倒也是,不过,你那嫌弃的小眼神是什么意思?我怎么了?”

“你哪里好了,成天就知道跟我作对!”乔曼伊嘟嘴看着乔森和。

乔森和正好看到了一旁的Jeffrey。

“Jeffrey,你过来,你说,我是不是个好男人?”乔森和看着Jeffrey问。

Jeffrey正要点头,却听到一旁的乔曼伊说:“好好说,摸着良心说。”

“额……”Jeffrey觉得吧,平时这两人单独看的时候,都听成熟的,怎么碰到一起,就跟三岁的孩子似的呢?

“额什么额?你倒是说啊!”乔森和看着Jeffrey。

乔曼伊也说:“你老老实实说!他到底是不是好男人?”

“这……到底是……还是不是呢?”Jeffrey觉得,自己无论怎么说,都一定会死得很难看啊……

白粲粲笑着看着Jeffrey说:“你去忙你的吧,别理这两个孩子。”

“妈,我怎么是孩子了,乔森和才是孩子呢!”乔曼伊指着乔森和说。

乔森和给了乔曼伊一记嫌弃的眼神:“你才小孩子。”

“我比你大。”

“我比你高。”

“……”白粲粲看着两个熊孩子,无奈的看着乔慕辰,“老公,我们还是去睡了吧!”

次日,婆媳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临近中午了。

身边早已经没有了乔舒赫的影子,这一切,就像是昨晚上做了一个完美的梦,梦到乔舒赫安然无恙的回来了,然后安然无恙得帮她擦着眼泪。这一切的一切,太过美好。她甚至忘记了自己是如何从机场回到老宅的床上的。又或者,一开始她就在老宅的床上了?昨天发生的一切原本就是一场美丽的梦境?

阮依依瞬间翻身从床上坐起来,然后焦急的拉开房门,却瞬间撞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很安心很安心的怀抱里。

“赫赫,真的是你吗?”她抬眸看着乔舒赫:“原来这一切,不是我在做梦!”

乔舒赫擦了擦额头上因为晨跑而出的薄汗,笑着扬起唇角,宠溺的在女人额头上落下一记浅吻:“傻瓜,以后每天早上起床都要用这种特殊的方式跟我问好?”

“不是……”女人有些委屈的说:“我还以为,昨天发生的事情,都是我在做梦呢!”

“什么时候这么患得患失了?鞋子都忘了穿,乖,回去把鞋子穿上。”乔舒赫牵着阮依依朝着卧室走去。

说:“我更愿意乔太太每天早上给我道一句早安,或者来一个特别一点的早安吻。”

“谁让你总这么吓唬我的,害得我以为,一切都是我自己在做梦呢!”阮依依看着蹲在自己面前正在帮自己穿鞋子的男人,才终于相信,这不是在做梦了。

乔舒赫女人穿上了鞋子,然后才说:“乖,洗漱一下下楼吃午饭了,大家都等着你一个人呢!”

阮依依有些害羞的随着乔舒赫一起下楼。

敢情儿这都已经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了,然而她还在傻乎乎的睡觉。

阮依依下楼,果然一大家子人都在等着她一个人。

“昨晚睡得好吗?”白粲粲问。

阮依依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到南烟开口,“还好意思说,谁家的儿媳妇跟你一样的,睡到日上三竿还让所有长辈等着你吃饭?”

徐女士笑着说:“不碍事,依依这两天想必是累坏了。”

一边的苏琳也很是宠溺的说:“孕妇都是这样的,怀着孩子的时候,总归比正常人爱睡些。”

所有人都帮着阮依依说话,南烟也只好无言以对了。

南烟心虚的坐在了乔舒赫的身边。刚刚坐下,乔舒赫就给她盛了一碗汤:“多喝汤。”

“哟,瞧瞧,果果都知道心疼人了,果然是要当父亲了,都狠平时不一样了。”白粲粲调侃着乔舒赫。

旁边的少女陈忍不住替自家儿子打抱不平:“果果从小就懂事,最会心疼人。”

乔明宗看着这其乐融融的气氛,也是笑着勾起了唇角。

徐敏说:“依依这肚子里的孩子,马上就四个月了吧?”

阮依依笑着点点头说:“嗯,奶奶,马上就四个月了。”

“你看这肚子也是一日比一日大了。这婚礼吧,还是得尽早办了,不然到时候婚纱都穿不上了。”徐敏说。

阮依依倒是无所谓的笑了笑,说:“没关系,婚礼办不办都成,反正有结婚证呢,有没有婚礼都没关系。”

白粲粲说:“那可不行,婚礼还是必须得有的。现在果果已经将之前的工作全部都结束了,接下来就接手公司,到时候你就是乔家的少奶奶,就是总裁夫人了。公司里的人都知道你的身份,这样才对。你是我们乔家的媳妇儿,那必须明媒正娶,风光大嫁。”

阮依依看着乔舒赫。

乔舒赫说:“就听妈的吧!”

阮依依笑着点头,“好嘞,妈说了算。”

听到阮依依同意了,一家老小瞬间兴奋了起来。

“森森,你说我穿什么礼服?我得好好的跟我的造型师沟通一下,美得艳压群芳,找个高富帅,从此登上人生巅峰,简直不要太完美啊!有木有?”乔曼伊得意的看着乔森和,乔森和便是已经一头冷汗了。

粲粲笑着说:“依依啊,这件事就交给我们来操心了,你还是该吃吃该睡睡,没事折磨一下果果。到时候就负责美美的穿上婚纱做新娘子。”

乔慕辰笑着看向自家老婆:“你怎么比自己结婚那会儿还兴奋?”

“当然了。”粲粲看着乔慕辰说:“因为我们结婚那会儿,你把什么都安排好了,根本就没有我的用武之地嘛!”

乔慕辰笑:“以后森和和曼伊还有的你忙。”

粲粲压根没关注乔慕辰的话,她已经开开心心的和南烟讨论聘礼去了……

婚礼定在了半个月之后,的确都如同白粲粲所说的那样,这半个月里,阮依依还是该吃吃该睡睡,等到婚礼的当天,直接穿上了漂亮的婚纱,步入了教堂。

上午的时候,整个婚礼还算是顺利,但是下午,白粲粲安排了一场秀禾服的礼服。

正好遮住了阮依依凸起来的肚子。

乔舒赫像是伺候老佛爷似的伺候着阮依依,而Nicolas和柯诗意则顺理成章的成为了伴娘和伴郎。

这估计是史上最漂亮的伴郎了。

Nicolas也身穿着古装。

反正他演的古装戏不少,穿起古装来,也是像模像样的。反而是柯诗意,平日里就习惯了简单的服饰,突然穿上了古装,总觉得那里不对劲儿。

Nicolas上下打量了柯诗意一番,才说:“嗯,漂亮,就跟棺材里爬出来的一样,特别是这表情,到位,太到位了!”

“我现在就把你打进棺材里,你信不信?”柯诗意对着Nicolas扬起拳头,表示向来淡定自若的柯诗意都不淡定了。

夜影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房门门口,笑着扬起唇角问了句:“需不需要帮忙啊?我可以负责出买棺材啊!”

“对,买个翻盖的棺材,把你自己装进去,反正你这种暴力的女人都没机会找到男人要,正好孤独终老,好早日投胎转世。下辈子记得做个温柔善良的小女子,去吧,皮卡丘!”Nicolas嘴里一边叼着苹果一边嘲笑着门口的夜影。

却没想到雷诺突然出现在门口搂住了夜影的腰际,低眸看着夜影问:“宝贝儿,谁欺负你了?”

Nicolas嘴里的苹果滚在了地上,滚了好几圈。那错愕的表情,很是喜感。

这两人什么时候搞到一起的?

而夜影这会儿正傲娇的指了一下是Nicolas的方向,回眸温柔如水的对着雷诺说:“他欺负我,说我没人要。”

“乖,站远点,血别沾到白色礼服上。”雷诺抬眸,对着Nicolas挑眉、

说时迟那时快,Nicolas直接躲到了柯诗意的身后,看着雷诺说:“你别过来啊,你先解释清楚,你们什么时候暗度陈仓的!”

柯诗意也迷迷糊糊的看着夜影说:“对啊,你们现在什么关系?”

“情侣。”夜影说。

雷诺说:“爱人。”

“诗诗,他们虐单身狗,你管还是不管了?我们都是单身狗,可是一条船上的人,咋能容忍他们这么对我们呢?你说是不是?”Nicolas挑拨离间的抱住柯诗意的腰。

柯诗意嫌弃的一根一根将Nicolas的手指从自己的腰间掰开,说:“别逗了,谁是单身狗了这里,只有你一个人是单身狗。”

“什么意思?”Nicolas看着柯诗意,话音刚落,奥斯突然穿着一身黑色的西服站在了门口,对着柯诗意招了招手:“亲爱的,我到处找你,你怎么跑来这里了?”

“亲爱的?”Nicolas一把将柯诗意搂进了自己怀里:“你叫我还是叫她?”

柯诗意推开Nicolas,上前搂住了奥斯的手臂,然后踮起脚尖在他的脸颊上落下一记温馨的吻,说:“对不起,亲爱的,刚刚正要帮依依拿吃的,倒是忘了跟你说一声了,我们走吧!”

柯诗意说完,搂着奥斯的手臂走了出去。

就俩夜影和雷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什么鬼?亲爱的?”夜影看着雷诺,“柯诗意脑子被门挤了是不是?”

雷诺摇摇头说:“之前没听说柯诗意和奥斯……”

“我的天,我有病,诺诺,我有病。我怎么觉得他们看起来那么般配呢?郎才女貌的……”

“配个屁!”夜影还没说完,旁边就传来了Nicolas的声音,“那什么斯?奥斯?长得跟特么的泰国人妖似的,柯诗意那脑子有病的看上他哪一点了?眼睛瞎了是不是?姓夜的,你说,他帅还是我帅?”Nicolas看着夜影,问。

那眼神都快喷火了。

夜影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你帅。”

Nicolas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就是说嘛!这还差不多。”

夜影又说:“长得帅有什么用,又不能靠脸吃饭。哦,对了,我忘了你就是靠脸吃饭的……”

“你什么意思?”Nicolas看着夜影,雷诺将夜影护到了自己身后。

夜影才说:“我的意思就是,那什么,人嘛,都是这样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帅不帅都是看人家心情决定的,跟你也没半毛钱关系。人家诗诗说不定就是不喜欢太帅的呢!太帅了别人容易惦记,找个普通的放在家里多安心啊。再说了,那奥斯吧,虽然没有你帅,可是人家智商高啊,那智商都快赶上乔大的了。配得上我们家诗诗。你说是不是?”

“是个屁!你闭嘴。”Nicolas说完,甩手就走了出去。

夜影看着旁边的雷诺:“诺诺,我说错什么了?”

“你说什么都是对的。”雷诺说。

夜影笑着点点头,给了雷诺一个缠绵的吻,“就喜欢你这爱说实话的性格。不过,诗诗到底什么时候和奥斯好上的?”

“奥斯不喜欢女人。”雷诺突然蹦出这么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消息,吓得夜影小心肝都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那刚刚奥斯和诗诗……”

“闹着玩呢!”雷诺说。

夜影瞬间就笑了:“那Nicolas追出去证明了什么?”

“真爱。”雷诺惜字如金,却字字珠玑。

门外。

柯诗意笑着对奥斯说:“谢谢你刚刚配合我演戏。”

奥斯摆摆手说:“举手之劳,不过你演戏干什么?”

“告诉我自己一个真相。让我自己知道,某个人不适合我。”柯诗意笑着帮奥斯拉开车门。

奥斯坐进了驾驶座,才看着柯诗意说:“上车,我送你回去。”

“我是今天的伴娘。”

“婚礼都已经结束了,你这个伴娘也没什么用了,让我这个哥哥也做一次护送妹妹的事情。”奥斯打开车门笑着说。

柯诗意觉得自己的心情和这喜庆的婚礼格格不入,于是点了点头,拉开车门上了车。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对Nicolas产生了不一样的感情。那么自恋的一个男人,他说,喜欢他的人都可以从万里长城排到喜马拉雅山脉了。虽然他总是满口跑火车,又胆小,废话又多,还总有自以为是的幽默,可是,她到底还是动心了。

明知道这样的男人爱不得,可偏偏就是要喜欢。

甚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就开始在意了,只知道在飞机上,知道他有可能被冷冽下毒手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要停止跳动了。直到看到他活生生的和冷冽说话,她才终于放下了一颗悬着的心,那一瞬间,她终于看清楚了自己的感情。

这半个月里,她反反复复的思量。关于他,关于自己的感情。

最后,她还是决定放弃。

Nicolas的心太野,她收不了。也不希望在将来努力的去追求一个人,她恐自己经不住伤害,也唯恐这段感情没有开始就夭折了。

所以,她宁肯将这份感情扼杀在摇篮里,两家是世家,她怕因为自己的一厢情愿,导致两家人脸朋友都没得做。

所以,这就是最好的选择吧……

车子启动了,隐入阴沉的夜色之中。

奥斯看着后车镜,Nicolas竟然追着车子在跑。

他是不是傻?两条腿能敌得过四个轮子?

奥斯一个急刹车。

柯诗意莫名其妙的看着奥斯:“怎么了?”

奥斯指了指后车镜。

柯诗意回眸,看着后车镜里,Nicolas竟然披星戴月的晃着两条大长腿追了过来,他浑身带着戾气,似乎有些火大。

柯诗意皱了皱眉,说:“他发病呢,别理他。开车吧!”

“你是不是应该先听一下他过来想说什么?”奥斯建议。

“别说话,吻我。”柯诗意眼看开车也来不及了。所以,一把勾住了奥斯的脖子。

奥斯差点没吓死:“你……三思而后行啊!”

“我要是强吻你,你报警吗?”柯诗意问。

奥斯还没来得及回答,柯诗意就已经勾住了奥斯的脖子,然后给了他一个错位。

门外的Nicolas猛地拉开车门,看着拥抱的两人,双目喷火。

“柯诗意!”他一把将拥抱的两人拉开。然后目光灼灼的看着柯诗意说:“我喜欢你。”

柯诗意唯恐自己出现了幻听,皱眉,抬眸看着Nicolas。

Nicolas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重复了一句:“我喜欢你,你愿意……不,你必须,必须跟我在一起!”

柯诗意抬眸,清冽的目光里,波光粼粼,盛着雾气,合着美丽的月色,让人看不太真切。

这句喜欢,她好像,好像等到了……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豪门错恋:冷少老公换心妻豪门错恋:冷少老公换心妻甄珍|现言朱君雅,一个一直以来患有心脏病的女孩。一直渴望有一颗心来换掉她那颗不健康的心,终于有这个机会,她成功的做了心脏移植手术。但是换心手术成功的她却失去了初恋,被背叛,被抛弃。当她绝望的时候,另一个男人出现了,她以为是命中注定。雷之昊,深深的爱着一个女人。但是那个女人却因为交通意外去世,他将这个女人的心捐赠出去,让这个女人继续活下去。为了让这颗心留在自己身边,他找到了心脏移植的病患。使用手段将这个女人留在身边,他成功了,他们结婚了,这颗心永远的留在自己身边。只是这个女人查出了真相,她不再天真的,她不再相信雷之昊,却让雷之昊莫名的心痛
  • 安娜的战争安娜的战争摇摆的野马|现言半自传体职场轻小说,从职场小白到精英再到颠沛流离麻烦不断后迷失方向远走异国,最终重拾自己。有笑有泪,有寒有暖。
  • 娇妻当低调娇妻当低调唯儿时多梦故|现言徐灵灵本来以为,自己会和上辈子一样孑然一身,没想到会有一个人,带着他的包容与强势呼啸而至,将她的心彻底占据。就连她赖以生存的最大秘密,也让他获悉。呃,打不过,怎么办?
  • 空间重生之暮上铅华空间重生之暮上铅华俪人郡|现言穆芊芊重生了,在如花一般的年岁,她铅华初蜕,将爱恨化刀锋,全部祭给岁月峥嵘。 这一世,她只为自己而活!
  • 青春是一场赌局青春是一场赌局浅遇淡忘|现言年少的我们总是没有勇气述说自己心底里最真实的想法,小心翼翼的掩埋着自己的内心。有人说,世界上最傻的事莫过于暗恋,然而,有更傻的,是互相暗恋。
  • 顽猫顽猫酒醉帘梦|现言猫有九条命,意思是猫的生命力非常的顽强。 猫又很可爱,它安静的时候,慵懒的晒太阳的时候,好像与世无争,它的敌人就是老鼠,它把老鼠玩弄于股掌之中,对待老鼠,它的眼光非常智慧,非常坚定,还非常的凶狠,可它却是孤独的,不合群的单独体。
  • 边伯贤之影子边伯贤之影子我愿追随光|现言先虐后甜,晃心后面是甜的,虐狗的,边伯贤的
  • 帝少的亿万宠儿帝少的亿万宠儿兔姐姐|现言他是人见人爱的阳光学长,同样的他却拥有这黑白两面,他从小就爱上了她,最后看着她走向别人的怀里,看着她哭......她伤心...,终于爆发“林瑶儿!你以后不准再去见他.....”他宠她入骨,却换来...“少爷,林小姐又去和..那个人见面.....”他大发雷霆"你说什么!!把小姐给我抓回来"
  • 余生请你指教余生请你指教棘薪|现言『为了追赶他的步伐,我努力了十五年。』苏冉阳一直暗恋一个人。那个和她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人,那个永远都用冷漠高傲的眼神看她的人。他对她一直漠不关心。她却越挫越勇,从不曾放弃。*后来他身世揭开,变成C市最大金融公司的掌权人,身居高位,步步为营。复仇之路荆棘丛生,他亦犹鱼得水,泰然处之。*他有佳人相伴,羡煞旁人。她父母病重,伶俜无依。在她即将倒下之际,他缓缓朝着自己走来,伴随着木槿花的清香,就如第一次见面时,那个阳光灿烂的午后。只是不同的是他主动地向她伸出了手:“自我遇见你的那天起,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接近你。”可是父亲因他而死,她万念俱灭,第一次用冰冷的目光看着他:“付息,我宁愿从不曾认识你。”付息这一生从不惧怕什么,但唯独怕她的冷漠。付息这一世从不曾有顾虑,却始终担心她会受委屈。*他做的每一次她认为伤害自己的决定,都是为了守护她。只是苏冉阳从未明白,他一直在用他那独特的方式爱着自己。*你因经历沧桑而失去的童真,由我还你。——苏冉阳
  • 何路是归处何路是归处四方游游|现言世界上有一个人他放弃了所有的可能与未来,他决定去看看别人所代表的幸福背后是怎样的风景。 你所看见的幸福难道就真的是幸福吗?你所看到的痛苦难道又是真的痛苦吗? 世界上总有人在真正的痛苦中营造展示给他人的幸福,也有人在真正的幸福中抱怨臆造的痛苦。 假象和真实,人生如戏,戏造人生。 哪里才是归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