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都市化龙点金

第50章 落羽

“你若早些能这样想,我又何必关了你六年。”雷明接过迷迭端来的水杯,看着眼前的妙人,觉得自己苦等了六年的爱情终于开花了。

一伸手想要将迷迭揽入怀中,却被她巧妙的躲开了。

“别忘了我们的约定,你一天没有肖山强,我就绝不会同意。”

悻悻的缩回了手,雷明不屑:“那只臭猴子不过就是比我早生几十年,不然岂能轮到他对我发号施令。”

“你那日说看到狐媚子朝着市中心那里去了,看来你猜测的没错,那个贱人已经不回来了,安插在清江王那里的眼线没有得到一点的风声,看来这只狐狸藏得很深啊。”

不过探子回话说那个神仙果子已经在清江王手中。

雷明眼中电光闪烁,显然已经动了怒火,怪不得宁缺和那个神仙果子会跑去了清江王那里,肯定是狐媚子眼馋,索性破罐子破摔,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清江王。

迷迭站在雷鸣的身边,看着他的情形,嘴角若有若无的浮现出一丝笑意。

“要是她真的投靠了清江王,那这件事情我们要不要和肖山汇报一下,要是不说等他出关之后怪罪下来。”

雷明头痛起来,事情还真是麻烦,早知道如此当初直接把那个小娃娃吃了,就算肖山出关之后知道顶多撕破脸皮,反正是迟早的事情。

现在那个娃娃落到了清江王的手里,自己没必要和肖山搞得这样僵。

“不用了,肖山为人很谨慎,这次闭关的地方只有老四知道,他对我们都有戒心,等他出关再说吧。”

迷迭手如柔胰,按在了雷明的肩膀上,轻轻的揉捏了起来。

“不如我替你去远枫市中去打探一下消息,媚娘投靠了清江王,接下来肯定有大动作的。”

思忖了半刻,雷明最终下了决定,“也好,今晚你就去。”

等着雷明离开,迷迭嫌弃的用纸巾擦了擦手,强忍着在这里和这个臭老鹰演戏实在是太难受了,尤其是他动不动就想着占便宜,实在是该死。

手指间捏着的一根紫色的羽毛被迷迭妥帖的收好,已经两天了,要是还是找不到雷明的落羽,成功的概率就会小了很多。

刚才要不是看到雷明的后衣领上有一根落羽,自己怎么可能去给他揉肩膀。

迷迭芊芊出素手,脸上露出欣喜的微笑,迷迭的低声。

“花开了。”

六年,这一次即便是赔上性命也要从这只妖鹰的手中逃脱,只是希望宁缺能够顺利的进行计划。

宁缺手中拈着一朵花苞,之前一直放在上衣的口袋里,这是迷迭和自己的约定,若是她那一边准备好了,就会让这朵花盛开。

原先包裹在一起的花瓣柔软的向上翘升,像白天鹅徐徐抬头。花瓣缓缓展开,如玉女提裙起舞,这花在迎风摆动。盛开的之后送来缕缕清香,真是沁人心脾。

宁缺会心一笑,出了药圃。

黄管事果然蹲守在古井旁边,人就是青灰色的死人脸,拱手对着宁缺:“得罪了。”

一股阴寒的妖息蔓延在宁缺身体上,过了好一会妖息才散去。

随后黄管事对着宁缺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离开了。

“老小子真的检查我身上有没有携带灵药出门,这个清江王还真的是抠门,估计等不到二十天,就会心疼那些灵药提早要吃南小婉,不行,我得赶紧行动了。”

对着黄管事笑了笑,回房间收拾了一下,宁缺走出了顶秀青溪的别苑。

“龙王,那个宁缺离开别苑,朝着不夜天去了。”手下的人汇报。

“那个神仙果子如何,还在药圃中?”

“回龙王,宁缺是一个人离开的,那个女娃还在井中。”

清江王硕大的脑袋上横着裂开一道口子,原来是嘴巴张开,“莫要理会他,等他替我炼出人丹,同他妹妹一起把他吃了。”

活了二十来岁,要说这ktv宁缺却是去了不少次,但是不夜天这种高级销金窟确实是没来过。宿舍里的李达曾经省吃俭用攒了两个月的钱,去了中山大学附近的洗浴城一次,据他说,以前的日子真的是白活了。

不夜天是远枫最有名的夜生活场所,拿着手里的红鲤鱼金卡,宁缺能够在这里享受超级vip的消费,而且所有的费用全部报销,反正是大头鱼的产业,也就不和他客气了。

之前和迷迭说好,只要宁缺手里拿着这朵花,迷迭自然就会找到他,现在宁缺要做的就是好好的享受这里的纸醉金迷。

酒吧中,遇见了一些在闪耀的灯光迷离的音乐里狂乱的人群中舞动的人,一些悠然地坐在吧台前看bartender玩弄酒瓶的人,一些聒噪的落寞的兴奋的低沉的强势的无助的人。那酒瓶在左手与右手之间,乖顺地游动着,上下弹跳,温驯而矫情。

在吧台上对着长相甜美的招待妹子要了一杯从未喝过的路易十三,宁缺喝的很慢,因为真的很不适应洋酒的味道。

浓重的低音在耳边轰鸣,酒吧确实是一个消遣孤独的地方,不过有些男人来这里不单单是为了喝酒,而是想着捡尸。

胸口别着一朵紫色的花确实很别致,酒吧里面很多男女都朝着宁缺看了过来。

从来没有来过这种地方,当然宁缺也不了解约定俗成的规矩,男人在这种地方身上带着一朵鲜花作为装饰,那就代表着出柜。

看着别人投来的异样眼神,宁缺一脸的郁闷,他妈的怎么还有女的在偷偷笑自己,自己穿着很正常啊,脸上也没有脏东西。

“小哥,我总算是找到知音了,哎呦。”一个拈着兰花指的文艺青年妩媚的坐在了宁缺的身边,险些就贴在了宁缺的身上。

一副小女人的模样,文艺青年推了推黑色的眼镜框,享受的闻了一下宁缺口袋上的紫花香味。

“这是要送给我的嘛,对不对。”文艺青年对着宁缺抛着媚眼,吓得宁缺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急忙推开了,“你再过来我就不客气了,离我远点。”

妖艳的青年一跺脚,“哼,不是gay还带一朵花,消遣老娘啊。”

扭着腰肢离开了宁缺所在的吧台,寻找着下一个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