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奇幻悬浮屋

第117章 147:重新启程

七曜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值得让白舟夸赞的话,他现在一心想着的,就是阻止夕句。

飞行器的速度已经调整到最快,得亏异能者协会出品的飞行器质量好,不然又是在恶劣天气飞行,又是连续用最快速度飞行,早就出故障了。

七曜让白舟把飞行器降落在黑色岛屿上,跳下飞行器,回头对白舟说:“我在这里等你,你可以去帮我找样东西吗?”

“找什么?”白舟茫然地问。

“亚特兰地图,我突然想起来,这个东西被我落在之前我们相遇的那个村子里了,我在这附近看看,你帮我去取一下地图吧。”

白舟疑惑地看着七曜,总感觉对方的话有什么不对劲,但具体哪里不对劲,他又有些说不上来:“你不会是想支开我,自己偷偷跑路吧?”

七曜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我能跑到哪里去?”

白舟一想也是,这个奇怪的岛屿,上面什么也没有,如果要走,除非直接游出去,但他还是觉得有些怪怪的:“那你跟我一起回去找吧,两个人找起来还能快一点。”

“我晕飞行器。”

这理由真是让人无法反驳,而且七曜脸色确实不怎么好的样子,他只好叮嘱道:“那你自己小心一点。”

七曜目送白舟离开,回想起自己当初在终结之地释放出所有能量的样子。

他们做出了错误的选择,那就让他们自己去终结这一切吧……

耀眼的光芒将七曜笼罩其中,这光芒直冲云霄,又化作光羽一片一片纷飞飘落。

“你在做什么?”千燐金色的身形出现在七曜眼前,却不是三百年那少年的模样,看起来成熟稳重多了,“你以为,你这么做就能改变一切吗?”

“我什么也改变不了。”七曜苦笑着说,“这是我最后能做的事了。”

“那就让我来教教你,神级核心究竟应该怎么用吧。”千燐伸出手,掌心赫然躺着七曜之前找到的印章。

来不及询问,七曜只感觉千燐把印章戳在了他的额头上:“这是打开时空之门的钥匙,但是,要使用这把钥匙,是需要付出代价的,三百年前,我把你送到了这个时代,化作灵体陪在你身边,但之后的路,你只能自己走下去了。”

在漫天金色的飞羽中,千燐化作点点闪光渐渐消失。

而这个世界,也一点一点褪去颜色,化为乌有……

记忆,也随之散去。

……

睁开眼,七曜看见自己正躺在丙级悬浮屋,他和江尧的房间里。他总感觉自己这一觉睡了很久,久到让他觉得脑子晕乎乎的,仿佛忘记了什么。

对了,他们好像要做什么事来着……好像是要前往亚特兰地图?

他赶紧穿好衣服,准备去找夕句,一开门,却见夕句正站在门口,表情有些奇怪。似乎是遭遇了天大的不幸一样。

看见七曜,夕句的眼里才透露出了一点光:“还好,你没事。”

时光倒流,夕句也清醒了过来。他体内的异能核心“隐”保住了他的记忆——虽然因为时光倒流,此时这颗异能核心已经不在他体内,那些黑暗的回忆,却如恶鬼一般附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

“师兄,你怎么了?”七曜一脸茫然,“对了,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夕句摇了摇头:“我们哪里也不去,就在这儿待着。”

经历过一次未来,尽管并不美好,但对于时光倒流后依然保有记忆的人来说,也不是一件坏事,至少他知道,哪个选择绝对不能选。

“小江呢?”夕句问。

七曜摇了摇头:“我醒来就没看见他了。”

“嗯,最近注意点,我怀疑有亚特兰人混进来了。”

夕句知道,亚特兰人现在巴不得他们赶紧进入亚特兰地图,而他们一旦离开,这个悬浮屋就毁了。

他拥有之前的记忆,所以,也知道此时就有亚特兰人潜伏潜伏在这个丙级悬浮屋里——没错,那个人就是子林。

此时子林正在外头执行任务,所以,夕句决定先去找另一个人。告别七曜后,他回到影之屋,独自去见了居住在亚特兰地图中的初代异能者。

“你来自未来。”老人说道,“你怀疑你的师父其实是亚特兰人?”

“是的。”夕句答到。

老人摇了摇头:“不可能,他上次来找我时,我听见他的心声,绝对是人类没错,但是,他有一次进入了墓地,就再也没来找过我了。”

“您的意思是?”

“也许后来的风老,不再是一开始的风老了。”

之后,夕句又去找了芸:“芸,你有没有觉得,我师父曾经有过显著的变化?”

芸先是摇了摇头,而后又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说道:“他以前并不很关心制造人类自己的异能核心这事,后来突然有一天,他开始对这件事上心……不,可以说是疯狂地在做这件事。”

夕句摸着下把,仅仅是这样,也不能证明风老换了人。

“说起来也奇怪,异能核心的技术太过匪夷所思,人类研究了几百年也没研究出个所以然来,但他好像突然得到相关资料一样,之后的研究也特别顺利。”芸说道,“如果不是后来出了变故,现在战争应该已经结束了吧。”

夕句点点头,每当想起风老,他能想到的也是风老对于人类自己的异能核心的研究成果,却忽略了,一开始风老的研究并不顺利。难道说,他的师父,从很久以前的某一天起,就被别的人替代了?那么,这件事和克洛斯又是什么关系呢?

芸见他陷入沉思,便问:“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夕句说道,“只是突然想起师父了。”

“是啊,他至死还在想着人类的事。”芸感叹道,“可惜他没能完成他想做的事,接下来,就只能看我们的了。”

夕句不置可否,他现在心里想的,还是人类、亚特兰人和魔法师的事。亚特兰人既然希望他们能够进入亚特兰墓地,说明他们极有可能是知道亚特兰墓地的情况的。但是魔法师可不是亚特兰人的朋友,反而是比人类更棘手的敌人。那些亚特兰人,到底在想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