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投资理财 vnsr官网

第6065章 ·前世

(可不只是游戏王,里面可是乱入了很多东西的。总而言之敬请期待,满地打滚求推荐票求收藏求打赏!)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阿肯.李林,你们的雇主。”
   确认了自己面前的佣兵都已经到齐了后,站在工会提供的密室内,阿肯清了清嗓子。
   “诸位都是大平原上最顶尖的佣兵,那么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我不会要求你们多做些什么,但你们也不能对我的判断有所质疑,就是这么简单……你们知道我指的是什么。”
   “不要质疑任何法师的行为,这点规矩你们应该还是懂的。”
   四名佣兵纷纷点了点头。但是很明显的有些心不在焉。
   通过考验的佣兵一共有四个人。一男三女。
   男的是一个长着国字脸,看起来十分可靠的大叔。不过实际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一转剑斗士。擅长于突击和攻击性掩护。曾经在三十多头恶狼中保护了一个小萝莉,而且自身毫发无伤。甚至有消息称如果在保护小女孩的情况下,这个大平原没有任何人能够是他的对手。
   而如今,这名有着强大内心的萝莉控正在一脸深沉的样子凝视着桌面的烛台,似乎在思考着世界的奥秘。那眼神迷茫而又专注,似乎从烟尘中看到了什么不可知的未来。
   法师敢打百分百包票,这个脑子里面除了小女孩就是小女孩的家伙刚刚一个字都没听。
   另外三个女孩子也算是……青春有活力。当然,除了那个叫安塔的小姑娘以外其他的都不算是什么美人,只是普通的样子。一个看起来跟男孩子差不多的游侠,一个满脸雀斑的吟游诗人,最后就是长相漂亮但是却出人意料是个盾卫者的安塔。而且十分有趣的是,两个明显看起来不怎么样的人对于队伍一直在挑三拣四,反而那个安塔倒是很安静的样子。
   但是对于他们之间的敌视心理,阿肯也没有什么想要探究的欲望。
   “你们既然签了字,那么就意味着在这一次任务中我们是主从关系。你们要保护我的安全,同样我也不会加害于你们。你们最好不要质疑我每一个决定,因为你们不理解法师。”
   阿肯说着,伸手打了一个响指。已经标注好各种符号的地图就在众人中间的桌子上徐徐展开。四个佣兵纷纷凑上前来看着自己将来的路线。各种颜色的涂料已经标注好了他们的行进方向和危险的地方,看起来无比的可靠。
   “我也不多说什么废话,这就是我们的路线图。没有什么问题的话我们就可以出发了。”
   “……但是我有一个问题,boss。”
   看着桌面上的地图,游侠佣兵脸色顿时有些怪异起来。
   “为什么我们要绕开所有法师领地以及骑士团驻扎地,而要跑到那些巫妖和其他怪物们的领地呢?”估算了一下那地图上的标注的道路方向,佣兵只感觉到嘴角一阵抽搐。
   那条路线几乎完美的绕过了所有在大平原上标注的法师塔和骑士团驻地。对于圣光驻军地更是绕了一个让人发指的弧度,用一个仿佛螺旋塔一样的路线走向霍因海姆。而绕开所有这些有着强者镇守的地方,剩下的也只是某些不死者还有强大怪物占据的土壤了。
   能够在大平原上占据一席之地的怪物,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那些生活了上百年的巫妖和老牌死亡领主们几乎每一个都能跟相对的骑士团与大法师们达成均衡之势。从理论上来说,他们应该是处于劣势的,但是没有谁会相信这些驻守了那些森然绝地的老怪物们能够被大平原上的正式力量驱逐。毕竟在二百三十年前的正义行军没有做到,现在也无法做到。
   而且托了当年声势浩大的正义行军和某些狂热圣武士的福,这些地方的死灵生物们也不再是以往那样不管事了。他们开始有意识的驱散领地内活着的东西,或者用某些协约争取他们死掉。根据大平原内流传的‘可靠消息’声称,暗夜议会因为最近圣光教派的动作想要搞一次活死人之夜。所以近百年内进入到那些不死者的领地内都是一种很危险的举止——没错,不死生物的时间观念就是这么奇葩,他们号称要弄活死人之夜快二百年了还没动静。
   也就是说,那里面成为生命禁区已经快二百年的时间了。而他们这个小队就要打破二百年以来的规矩,以一个新手队伍的身份,直接面对那些古老而可怕的暗月议会成员,还有那些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古老魔兽与神秘的存在。
   这简直就是疯了。
   “我们完全可以通过大平原传送矩阵直接来到迷失之城霍因海姆周围,然后在周边进行长期驻扎。那样的话我们会有更高的自由度以及更多的选择。您这么做的举动我完全——”
   “因为这两种地方都意味着麻烦和苦恼,小同志。”
   法师打断了佣兵的话,脸上带着一丝不满。
   “一个法师贸然进入其他法师的领地,那是一种亵渎。就算是有旅法师勋章,我们的生命也如风中残烛。那些法师们很可能会毫无理由的来袭击我们,而圣光的队伍更是不值得信任。相比较来说,只需要一些负能量就能通过的所谓的禁地才是安全的地方。”
   阿肯一脸义正言辞,换来佣兵四人看精神病一样的目光。
   法师死宅跑出来袭击佣兵队伍?圣光教派的人不值得信任?这都是什么跟什么?
   但是这也没办法。要不是因为当初太年轻把人都给打一顿,他也不至于这么狼狈不堪。
   仔细算算的话,似乎在这个世界里还没有哪个大法师没被他揍过的。当时图书馆战争开场AOE混沌之涡就让无数大法师铭记在心,但是那也只是一个开场而已。阿肯想起来自己之后干的那些蠢事就想要穿越时空把当时脑子明显不正常的自己一刀剁了。
   但是现在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晚了。与其后悔,倒不如直接反其道行之,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直接从他们的领地走过去还有点活着的希望。要是被抓到,他觉得就凭自己当时干出来的那些蠢事,那群老魔头们能给他一个痛快都是奢望。他还不如死了算了。毕竟当时吊打了全世界的法师,而且还那么嚣张的发出了宣战布告,阿肯自己都觉得自己必须死了。
   “诚然,森林确实是值得人厌恶,但是我们是来历练的,不是来吃喝玩乐的,不是么?”
   法师一脸肃然,就像是转职圣骑了似得,声音如洪钟一般发人深省。
   “历练就是要深入险境,这么懒散的话成何体统!我让你们来保护我的同时也是要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法师应该做的事情。你们要做的不是质疑我,而是顺从我。只要跟着我走,完成我们的历练任务,那么就没有任何问题,你们听懂了吗?这是为了你们好!”
   在法师铿锵有力的声音以及威严又不失和蔼的目光下,几个佣兵顿时一脸羞愧的低下了头。但是在几个佣兵的心中早就把阿肯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
   历练确实是为了更好的力量,但是谁他妈的历练是去作死啊?
   而且做得还不是一般的死,而是做大死。这一趟线上把暗月议会和各方妖魔鬼怪的地盘走了一个遍,愣是不要一丁点人类领地。这位法师大人能够在如此复杂的地形里面找到这么一条路也算是个人才。你说他怎么就不把这点智商往正地方用呢?这种奇葩的能力哪怕去当个绘图师或者寻路师那也是世界顶尖的。虽然法师要比那两种职业都要强得多就是了。
   “但是,这也是说不过去的,这位法师先生。”
   身为吟游诗人的女佣兵揉着眉头深呼吸了几下,指了指地图上的几个节点。
   “在这里,这里,还有这个地方,都是需要长途跋涉超过一周的时间才能找到下一个有人烟的地方进行补给的。我们的目前的补给根本不可能支撑这么长时间,您有什么解释么?”
   “没有任何可以给你们的解释。你们想要知道的东西太多了。”
   失去了所有解释的耐心,阿肯一脸漠然的说道。
   “要么跟我走,要么什么都别管。佣兵就做好佣兵该做的事情,在魔法条约下,我不会做出来任何故意伤害你们的事情。但是同样的,不要妄图判断你的主子任何的行为。既然我能够选择这条道路,那么就意味着我有通过他的把握,你们明白了?”
   “我们明白了。”
   吟游诗人和游侠互相对视一眼,点了点头,站起来离开了这间密室。
   于是,佣兵组合再次退出两个人,只剩下那个一副神游天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萝莉控佣兵以及一脸踌躇不安的美少女佣兵安塔。
   “所以说真是丑人多作怪。”
   面对剩下的两个人,法师耸了耸肩膀。也懒得摆出那一副法师气质了。
   “你们呢?你们也想走么?”
   面对阿肯的质问,那名一脸沉重的男佣兵看着天花板,喷了口烟气,声音低沉的开了口。
   “我在接下来的历练中,能看见小女孩么?”
   “……”
   “……”
   这货刚刚在说什么?
   安塔一脸悚然的看着那名仿佛看破红尘了的佣兵。而法师则是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没有问题。吸血鬼小女孩很多的。”
   “我这辈子跟定你了。”
   喂!你们的这个对话真的没有问题吗!你的人生意义在于小女孩吗!
   看那男佣兵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安塔忽然有一种想要拍桌子怒吼些什么的冲动。
   但是没等她说什么,法师的目光就已经盯了过来。
   “安塔呢?你是走是留?”
   “诶?我?我不会成为泄欲或者别的什么吧?因为这件事我已经放弃了很多任务了。”
   少女愣了愣,然后脸上带着一丝不好意思的表情。
   因为她的相貌问题,虽然说很多佣兵团都想要带着这个能打能抗的盾卫者少女,但是在更多情况下是希望要‘打’她本人。这使得她虽然很强,但是佣兵完成度真的很危险。
   “除了知识和成为贤者之外,我对女人欲望很少。那边的那个估计只是一个喜欢小女孩的**。所以你应该可以放心你的人身安全。”看着在自己面前磨蹭着桌面,一脸羞红的美少女安塔,某个一心想要保命与复仇的法师一脸严肃的说道。
   而另外在椅子上思考人生的男佣兵也很快跟上了一句他对正常女人没兴趣。
   “……那就没问题了。”
   面对两个很明显有些不正常的男人,身为大平原一枝花的安塔坐在椅子上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但是也同时觉得,她这次可以说是鲁莽的选择很可能出了点什么问题。
   不过没有办法。如果再不接任务或者主动宣布失败的话,她就真的不能当佣兵了。
   如果失去了这层自由的身份回到了老家,就算是她很有战斗力,那些地方贵族和骑士团们也很乐意把这个看起来有点野的胭脂马捆在什么地方,献给那些肥臭的大商人。而为了避免这种悲惨的命运,安塔也只能暂时放弃思考,加入到这个明显前途无光的队伍中。
   “总而言之,你们先准备一下丛林生活用品,我们不走人类通用道路,直接翻山。具体时间是一个月。你们今天先准备一下,我去记录一下知识。”
   法师一副天经地义的样子张口就是一个月的野外生活,然后从腰带里变出来一副眼镜和书本,坐在椅子上开始看起来。另外的那名萝莉控少年也沉默的从腰包里掏出了一根棒棒糖,表情严肃的走出了大门。只剩下美少女一个人呆滞的坐在原地,不知道应该要做些什么。
   她本来应该是去准备一下物资的,但是这两个人的行动让她觉得她要是准备就输了。
   ……这次行动,真的没问题吧?
   面对法师那一脸死都不走正常路的样子,安塔有些疑惑的想到。
   没关系,没问题。
   法师微笑着伸出了一个拇指。